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亚伦探案》之《夕阳下的谋杀》(短篇推理)
 作者:aaron  人气: 3336  发表于: 02年07月04日20点17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亚伦探案》
夕阳下的谋杀计划
一.
罗比从图书馆钻出来,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他眯着眼睛,抬头看了看天。太阳已经有半个脸躲进了天边,衬的周围都是一片温馨的橘色。它将这种颜色也毫不吝啬的洒在视线所能到达的地方。
校园里古老的欧式建筑应着太阳的余辉,显出了与往常不同的神秘与庄严。“太美了!”罗比赞美着这景色,心情很是舒畅。当然,他的心情不只是环境的衬托,更大一部分原因是经过了半个月的“战斗”,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毕业论文。
毕业,对于大部分学生来说,应该是既期盼,又恋恋不舍的。罗比也一样,他不愿意离开和自己共同学习生活了4年的同学,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大家终归是要各奔东西的。
两天前,经过詹姆士教授的推荐,罗比成为了CES的研究员。CES是美国一家最大的生物应用技术研究机构,能进CES对罗比来说无疑是理想的选择,这里不仅有一流的研究设备和研究环境,最重要的是它也拥有全世界最优秀的研究人员。罗比骨子里是一个坚强、无论到哪里都信心十足的人,对他来说越有挑战性的环境越能发挥他的潜能。詹姆士教授就是了解罗比这种性格,才不遗余力的推荐他的。其实,罗比的成绩并不是最优秀的,但却有了这次让多少人羡慕的机会,很多人是看在眼里,嫉妒在心里。更有谣传,说罗比是贿赂了詹姆士教授才有了这次机会。对此,罗比是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做出点成绩来,这不仅是对谣言的击破,更多的是为了回报詹姆士教授对自己的信任。
“罗比。”基斯从身后拍了拍罗比的肩膀。
“干什么?吓了我一跳。”
“想什么这么入神?”基斯笑着说,“你今天午饭还没吃吧?”
“是啊,这半个月都忙着毕业论文。早上吃了一个三明治就去图书馆查资料。中午到现在一直都没吃饭。我正觉得肚子饿呢!”罗比下意识的拍了一下肚子。
“我们下午在教室没有碰到你,就猜想你一定在图书馆查资料,准备毕业论文呢。亨利说我们上次去的步行街的中餐馆很不错,今天正好为你进CES庆祝一下!”
“呵呵,四年时间过的真快啊,我们这些兄弟转眼就要分开了。”罗比有点伤感的说。“真怀念我们这些死党在一起的时候~~~”
“好啦!”基斯笑着打断他的话,“怎么说的和永别一样?即使工作了我们也会常联系的。”
“嗨,罗比,我和基斯上次去的那个中餐馆不错,特别是那里的米酒,可能整个纽约也找不到第二家了。”亨利突然冒出来,象机关枪一样一口气说完。
“吓我一大跳,你怎么才下来?”基斯有点埋怨。
“换衣服总得有时间啊!”亨利笑着整理了一下还没有完全吹干的头发,“在游泳馆游了一下午,体力不支啊。”
“都快饿死了,我们快走吧!”亨利攀着罗比和基斯的肩膀,三人说说笑笑走出了校园。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仿佛使他们经历了一场噩梦。

二.
步行街离学校不远,大约走了十分钟就到了。罗比在中餐馆门口就感受到了浓浓的中国特色,他虽然没有到过中国,但是读过一些关于中国的书籍,中国的文明史另罗比感叹不已。门口有两个红色的柱子,门栏上涂着各种花色的图案,复杂但不凌乱。
“欢迎光临!”一个相貌看起来非常年轻的中国女人冲着他们点了点头。他身上穿着旗袍,这个罗比认识。旗袍是中国清代的传统服饰。
“这里的老板和服务人员全部是中国人。”亨利向罗比解释到。
“就做这里吧。”基斯找了一个窗户边的位置招呼亨利和罗比坐下。
罗比环视了一下四周,虽然餐馆不算大,但大部分座位都被坐满,由于桌子之间的距离安排的很合适,所以并不显的拥挤。屋子用暖色做主色调,整个陈设给人以特有的亲切感。
罗比的目光好奇的落在了一个亚洲男孩的身上,他和一个黄头发的中年男人坐在罗比旁边的位置上。他大口的吃着东西,全然不顾中年男人在旁边和他说话。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盘子,好象几天都没有吃过东西的样子。“呵呵,这个人真是好胃口啊!”罗比自言自语的讥笑道,他从没有见过吃饭这么狼狈的人。
当罗比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餐桌上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各种中国菜。呵呵,大部分,不,可以说全部,罗比都没有吃过。他缓慢的拿起旁边的叉子,叉起一根绿色的东西塞进了嘴里。“果然很好吃!”罗比对基斯赞赏着,“颜色和味道都很好,和西餐果然有很大差别。”
“以后我们去吃日本料理和韩国菜!都是很不错的!”基斯顿了一下“呵呵,差点忘记了!”他说着朝服务台走去。
“他一定去拿本店最有特色的东西去了。”亨利笑者说。
不一会儿,基斯拿着三个竹桶走了过来。
“这个,就是本店最有特色的中国米酒!”
罗比好奇的看着这个竹筒,刚要开口说话。但随着桌子的一阵强烈震动,连竹筒里米酒都溢出了一些。罗比的眼前接着出现了一只大手,一个打扮象朋克族的男人指着基斯大声的说:“你出来,我想和你谈谈。”
这突如其来的男人惹得餐厅的人都向他们的位置投来好奇的目光。
罗比望着基斯,基斯的脸铁青,“我和你有什么好谈的?”
“基斯,对不起。”那男人旁边的一个金发女人用内疚的目光望着基斯。
“婊子!住嘴!竟敢瞒着我搞别的男人!”那男人把他的大手打在了女人脸上,女人捂着脸,轻声抽泣着。
他的行为好象激怒了基斯,基斯愤怒的把手拍在桌子上,他的声音因为气愤而颤抖着:“我们到那面谈。还有,你太可耻了,打女人的男人真让你瞧不起。”
“基斯~~”罗比和亨利已经明白了他们的关系,担心的望着基斯。
“不用担心,我过一会儿就回来。”基斯拍了拍罗比的肩膀,和那个男人朝走廊走去。
三.
突如其来的麻烦使罗比十分担心基斯的安全,他不时的望着基斯和那男人谈话的背影。亨利也皱着眉头,不时的向那面看。基斯不停着猛吸着烟,表情看起来十分严肃。
不到十分钟,基斯便低着头走了过来。
“没事吧?”两个朋友关切的询问着。
“没事。”基斯没有多说,但明显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差极了。
“不说这个了,我们喝酒吧!”他拿起竹筒,一饮而尽。
随着一声惨叫,竹筒从基斯的手中滑落到了地上。大家望着躺在地上的表情恐怖的基斯,一阵惊慌。罗比和亨利赶忙上去扶他。可是他的心脏已经停止的跳动。
四.
“基斯,基斯!”刚才的那个金发女人扑到了基斯冰冷的怀里。大声的叫着他的名字。
“大家不要动,都做在自己的位置上,我是警察!我们的人一会就到!老板麻烦你维持一下纪律,任何人都不许出去!”人群中出现了一个沙哑而响亮的声音。
罗比抬头望去,正是刚才坐在他旁边的黄发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拉开了那个金发女人,把他扶到了椅子上。
“我是肖恩探长。你们两个是他的朋友吧?”中年男子走过来,冲着罗比和亨利说。
“是。”
“那麻烦你们陈述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好吗?”
“好的。”亨利和罗比完整的把事情的经过叙述了一遍。探长仔细的记下了他们的口供。
“亚伦,也就是说基斯是喝了那杯米酒之后就突然死了。”探长看着笔记对旁边和他一起吃饭的亚洲男孩说道。
“是氢化物中毒。”亚伦伏下身体,闻了闻基斯的嘴唇说道。
五.
“化验结果出来了。杯子里的米酒确实是掺有氢化物。和死者服用的毒物一样。”法医拿着手中的报告,对探长作着陈述。
“头儿,这是餐厅老板口供。”探长的搭档南西翻着记录,表情严肃的说。“基斯和他的两个朋友:亨利和罗比是在19点10分到达这里,然后在靠窗户的第二个座位坐下,大约10分钟后,死者到服务台要了三个竹筒米酒,竹筒米酒是这里的特色,很受客人欢迎。大约过了不到1分钟,一个中年男人把死者叫到走廊上。两人发生了口角,但是并未大打出手。他们谈了大约十分钟后,死者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那个中年男子也选了一个位置和那个女人坐了下来。”南西说着,指了指他旁边的那个金发女人。
“南西,你再做那个女人和那个中年男人的口供。对了,那个女人的情绪很不稳定,不要太过激。”探长叮嘱后,转身问亚伦:“你有什么看法?”
“现在还不知道。”亚伦用手托着脸。
探长低下头,继续看着自己的记录本。
过了半个小时,南西完成了对另外两人的口供:“那个女人叫克里斯丁,职业是保险员。中年男子叫鲁斯,是附近一家夜总会的保安。据克里斯丁自己说,在三个月前的一家西餐厅邂逅了基斯,两人在一起不久就产生了感情并发生了关系。而克里斯丁已经有男朋友了,可是他并不爱他的男朋友鲁斯。而且鲁斯还经常向他施暴。他和基斯在一起的时候也一直没有告诉他自己已经有了男朋友。结果就在前天,鲁斯偶然发现了克里斯丁和基斯的照片,便向她大打出手,还扬言要教训基斯。克里斯丁吓坏了,发誓再也不见基斯。可是偏偏在这里,她们又碰到了一起。于是鲁斯说他一见到勾引他女朋友的这个男人,就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找到他私底下谈判。但基斯说他很爱克里斯丁,希望鲁斯放弃。他可以给鲁斯一些钱做为他放弃的条件。鲁斯才勉强同意考虑一下。”
“呵呵,这种男人太没出息了。”探长摇着头说。
“这么看,鲁斯和克里斯丁是偶然在餐馆遇到基斯的,不可能随身携带氢化物。在加上基斯是是喝了带有氢化物的米酒而死的,从根本说他不具备下毒的条件。在他身上也没有检查有出任何毒物的痕迹。”南西皱着眉头,发表着自己的见解。
“不一定,或许鲁斯在撒谎,他本身和基斯就没有谈妥,他们的谈话谁都没有听见,只是凭鲁斯一个人说,未免有点不可信。也许鲁斯早已掌握了基斯的活动,蓄意谋杀,这也是可能的。”探长依旧头也不抬的看着笔记本说。
“可是对于鲁斯谋杀的指控,我们没有证据。而罗比和亨利的嫌疑岂不是更大么?他们在鲁斯和基斯谈话的时候,有足够的时间下毒。”南西依旧皱着眉头说。“虽然他们三个是好朋友,但从我对克里斯丁的询问中,基斯曾向她隐隐约约透漏了一下对亨利的不满。尽管他们是很好的朋友,但亨利目前借了基斯很多钱,由于他的家境十分不富裕,而又养成了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所以一没有钱就找基斯借,由于基斯最近交了女朋友,手头也很紧,所以最近亨利向他借钱的时候,他都拒绝了。而罗比的情况,我找几个警员去他们的学校询问了一下,两天前,他在导师詹姆士教授的推荐下进了CES,而他的成绩并不是很优秀,所以导致了很多同学的非议,而比他成绩好的基斯却没有被推荐。两天前,基斯偶尔和同学说起罗比常常和詹姆士教授在一起。呵呵,同学们传来传去,飞到罗比耳朵里的就是‘基斯说罗比是贿赂詹姆士教授才能进CES的’。受到了好朋友的诬陷,罗比也有动机。”
听完南西的叙述,探长笑着夸奖:“真不愧是女警察中的精英啊,这么短的时间能掌握这么多资料和线索!”
“不做到这样怎么做肖恩探长的搭档啊!”南西拍着探长的肩膀。
“罗比和亨利确实有杀害基斯的动机,而且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下毒。但是我们同样没有证据。”
“你有什么看法?亚伦。”探长转过头对已经陷入沉思的亚伦说。
亚伦依旧保持着用手托住下巴的姿势,他的皮肤可能是因为日晒的原因,呈现着健康小麦色。一双黑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远方。
突然,他转了一下身体,目光落在了正在抽烟的鲁斯身上。“基斯和你谈话时有抽烟吗?”亚伦的眼睛直直的望着鲁斯,鲁斯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大跳。结结巴巴的回答:“我们一开始的时候由于比较激动,所以发生了一些争执,但后来几分钟就好多了,我有抽烟的习惯,并且也递给他一颗。”
鲁斯刚结束了谈话,亚伦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直飞走廊的垃圾筒,“麻烦法医先生,检查一下这里有没有基斯吸过的烟嘴。”
所有人都被亚伦的举动搞的莫名奇妙,只有探长自言自语的说:“这个年轻人真不简单。”
六.
“经过检验,发现带有基斯唾液的香烟过滤嘴上确实有氢化物。”法医边说边用惊奇的目光看着旁边这位20岁的年轻人。
探长继续着法医的话题:“也就是证明基斯在喝那杯毒酒之前就已经中毒了。而另他中毒的就是你递给他的香烟。”探长的目光落在了鲁斯身上。
“没有啊,我怎么可能杀他呢?真的,没有,我没有杀人啊!”鲁斯拼命的手舞足蹈的解释并没有让所有人把目光从他身上转移。
“不过~~~”法医顿了顿,“氢化物十分容易挥发,只是在过滤嘴表面上查到有唾液混着氢化物的痕迹。这有点奇怪。”
探长接着法医的话头,继续推理:“所以下毒者在表面过滤嘴下毒好象有点不符合逻辑。他可以在任何地方,比如过滤嘴内部。在表面下毒这对下毒者来说,也太危险了。”
“不,这对下毒者来说也是有可能的。”亚伦突然站起来说:“现在我已经完全解开这个案子的所有疑点了。”
所有人的视线在亚伦说那句话的时候,全都惊奇的落在了他身上。他们在等待这年轻人说出他惊人的推理。
亚伦的脸上写满了自信,“法医,最后,还请你做一件事。”亚伦趴在法医耳朵上小声说了几句话,法医便点点头离开了。
“等证据来了之后,我就可以揭开这个案子的谜底了。”

大约过了2分钟左右,法医走到了亚伦的身边,冲他点了点头。
“其实,这案子的结果可能是出乎很多人意料的。但是,凶手应该得到惩罚,所以事实是掩盖不住的,即使它再复杂。”
“其实基斯确实是在喝毒酒之前就已经中毒了。不过大家忽略了一个可能,那就是香烟表面的氢化物不一定是鲁斯粘上去的。根据这个问题向下推理。还有什么可能呢?那就是基斯在拿鲁斯递给他的香烟的时候,他的手上就已经沾有氢化物了。可是基斯怎么会把自己手上粘上毒药呢?当然,他是意外粘上去的。他在接过香烟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的手上已经粘有氢化物。”
“这也就排除了罗比和亨利利用基斯和鲁斯谈话的时间下毒的推测。”
“还有什么可能?我想到了那筒带有氢化物米酒,可是根据老板的口供,罗比和亨利中的任何一人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氢化物下入基斯的米酒中,而且还在众目睽睽下。”
“可是基斯的手指是怎么粘上毒的呢?这可能就该鲁斯出场了,他由于看到情敌不能克制自己的情绪,而去找基斯谈判。他用手大力的拍了桌子一下,这时米酒刚巧洒在了桌布上。基斯由于看到了站在旁边的克里斯丁,从他和鲁斯的谈话中已经猜到了他们的关系。心中很愤怒,下意识的拍了一下桌子。所以毒酒就粘到了他的手指上。”
“证据就是这块桌布,他粘有米酒和氢化物。”
“难道罗比把米酒拿到桌子上的时候就已经下了毒?是基斯自己下的毒?”探长这时惊异的说。
“是的,其他人没有机会在酒中下毒了。”
“可是,他为什么要自杀呢?”克里斯丁突然站起来,情绪很激动。
“其实他的目标是罗比!”
“罗比?”亨利喊着,“为什么?”
“我?”罗比吃惊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原因恐怕是你进了CES吧。”
“就因为这个,比四年的友谊还重要么?”罗比的声音哽咽了。是啊,他确实是无法理解这一切,就好象做了一个噩梦。
“可是你有什么证据说明他的目标是罗比呢?”南西开口问。
“证据同样是在这块桌布啊。”
“哦。”南西恍然大悟的笑了。

八.尾声
肖恩探长开着车,哼着涅磐的“MY GIRL”。
坐在后坐的南西整理着今天的口供。“这就是你给我说起的天才侦探?”
“呵呵,是啊,怎么样?”
“我觉得他已经足够能胜任我们的委托了。”
“不过,我想~~~呵呵。以后代价一定很大。他就今天一天就吃掉了我300美圆!”
“哈哈,吃这么多居然还不如我重。看来是脑子消耗能量太大了。哈哈哈哈。”
“他这小子真是滑头,只知道吃东西。我今天给他说的不知他听清楚了没有。”
“给他打个电话啊!”
“好吧。”
“HELLO?是亚伦吗?”
“哦,是探长吗?”
“恩,今天我拜托你的事情你可要帮忙啊!”
“什么事?哦,探长,对不起,我忘记了。为了更清楚你的委托,我们明天在唐人街XX餐馆见吧!”
“这小子!!!”探长气的把手机摔在了一边。


——完——

这是亚伦的第一篇推理小说,还请各位多提宝贵意见。

有什么推理方面的漏洞或其他方面的错误,尽管写出来~~~~~
  • 上一篇文章:雷米特之谜

  • 下一篇文章:春季校园——看门人之死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zhizhi』于2002-7-4 20:17:00发表评论:

  • 【aaron在大作中谈到:】

    >《亚伦探案》
    >夕阳下的谋杀计划
    >一.
    > 罗比从图书馆钻出来,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他眯着眼睛,抬头看了看天。太阳已经有半个脸躲进了天边,衬的周围都是一片温馨的橘色。它将这种颜色也毫不吝啬的洒在视线所能到达的地方。
    > 校园里古老的欧式建筑应着太阳的余辉,显出了与往常不同的神秘与庄严。“太美了!”罗比赞美着这景色,心情很是舒畅。当然,他的心情不只是环境的衬托,更大一部分原因是经过了半个月的“战斗”,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毕业论文。
    > 毕业,对于大部分学生来说,应该是既期盼,又恋恋不舍的。罗比也一样,他不愿意离开和自己共同学习生活了4年的同学,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大家终归是要各奔东西的。
    > 两天前,经过詹姆士教授的推荐,罗比成为了CES的研究员。CES是美国一家最大的生物应用技术研究机构,能进CES对罗比来说无疑是理想的选择,这里不仅有一流的研究设备和研究环境,最重要的是它也拥有全世界最优秀的研究人员。罗比骨子里是一个坚强、无论到哪里都信心十足的人,对他来说越有挑战性的环境越能发挥他的潜能。詹姆士教授就是了解罗比这种性格,才不遗余力的推荐他的。其实,罗比的成绩并不是最优秀的,但却有了这次让多少人羡慕的机会,很多人是看在眼里,嫉妒在心里。更有谣传,说罗比是贿赂了詹姆士教授才有了这次机会。对此,罗比是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做出点成绩来,这不仅是对谣言的击破,更多的是为了回报詹姆士教授对自己的信任。
    > “罗比。”基斯从身后拍了拍罗比的肩膀。
    > “干什么?吓了我一跳。”
    > “想什么这么入神?”基斯笑着说,“你今天午饭还没吃吧?”
    > “是啊,这半个月都忙着毕业论文。早上吃了一个三明治就去图书馆查资料。中午到现在一直都没吃饭。我正觉得肚子饿呢!”罗比下意识的拍了一下肚子。
    > “我们下午在教室没有碰到你,就猜想你一定在图书馆查资料,准备毕业论文呢。亨利说我们上次去的步行街的中餐馆很不错,今天正好为你进CES庆祝一下!”
    > “呵呵,四年时间过的真快啊,我们这些兄弟转眼就要分开了。”罗比有点伤感的说。“真怀念我们这些死党在一起的时候~~~”
    > “好啦!”基斯笑着打断他的话,“怎么说的和永别一样?即使工作了我们也会常联系的。”
    > “嗨,罗比,我和基斯上次去的那个中餐馆不错,特别是那里的米酒,可能整个纽约也找不到第二家了。”亨利突然冒出来,象机关枪一样一口气说完。
    > “吓我一大跳,你怎么才下来?”基斯有点埋怨。
    > “换衣服总得有时间啊!”亨利笑着整理了一下还没有完全吹干的头发,“在游泳馆游了一下午,体力不支啊。”
    > “都快饿死了,我们快走吧!”亨利攀着罗比和基斯的肩膀,三人说说笑笑走出了校园。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仿佛使他们经历了一场噩梦。

    >二.
    > 步行街离学校不远,大约走了十分钟就到了。罗比在中餐馆门口就感受到了浓浓的中国特色,他虽然没有到过中国,但是读过一些关于中国的书籍,中国的文明史另罗比感叹不已。门口有两个红色的柱子,门栏上涂着各种花色的图案,复杂但不凌乱。
    > “欢迎光临!”一个相貌看起来非常年轻的中国女人冲着他们点了点头。他身上穿着旗袍,这个罗比认识。旗袍是中国清代的传统服饰。
    > “这里的老板和服务人员全部是中国人。”亨利向罗比解释到。
    > “就做这里吧。”基斯找了一个窗户边的位置招呼亨利和罗比坐下。
    > 罗比环视了一下四周,虽然餐馆不算大,但大部分座位都被坐满,由于桌子之间的距离安排的很合适,所以并不显的拥挤。屋子用暖色做主色调,整个陈设给人以特有的亲切感。
    > 罗比的目光好奇的落在了一个亚洲男孩的身上,他和一个黄头发的中年男人坐在罗比旁边的位置上。他大口的吃着东西,全然不顾中年男人在旁边和他说话。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盘子,好象几天都没有吃过东西的样子。“呵呵,这个人真是好胃口啊!”罗比自言自语的讥笑道,他从没有见过吃饭这么狼狈的人。
    > 当罗比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餐桌上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各种中国菜。呵呵,大部分,不,可以说全部,罗比都没有吃过。他缓慢的拿起旁边的叉子,叉起一根绿色的东西塞进了嘴里。“果然很好吃!”罗比对基斯赞赏着,“颜色和味道都很好,和西餐果然有很大差别。”
    > “以后我们去吃日本料理和韩国菜!都是很不错的!”基斯顿了一下“呵呵,差点忘记了!”他说着朝服务台走去。
    > “他一定去拿本店最有特色的东西去了。”亨利笑者说。
    > 不一会儿,基斯拿着三个竹桶走了过来。
    > “这个,就是本店最有特色的中国米酒!”
    > 罗比好奇的看着这个竹筒,刚要开口说话。但随着桌子的一阵强烈震动,连竹筒里米酒都溢出了一些。罗比的眼前接着出现了一只大手,一个打扮象朋克族的男人指着基斯大声的说:“你出来,我想和你谈谈。”
    >这突如其来的男人惹得餐厅的人都向他们的位置投来好奇的目光。
    > 罗比望着基斯,基斯的脸铁青,“我和你有什么好谈的?”
    > “基斯,对不起。”那男人旁边的一个金发女人用内疚的目光望着基斯。
    > “婊子!住嘴!竟敢瞒着我搞别的男人!”那男人把他的大手打在了女人脸上,女人捂着脸,轻声抽泣着。
    > 他的行为好象激怒了基斯,基斯愤怒的把手拍在桌子上,他的声音因为气愤而颤抖着:“我们到那面谈。还有,你太可耻了,打女人的男人真让你瞧不起。”
    > “基斯~~”罗比和亨利已经明白了他们的关系,担心的望着基斯。
    > “不用担心,我过一会儿就回来。”基斯拍了拍罗比的肩膀,和那个男人朝走廊走去。
    >三.
    > 突如其来的麻烦使罗比十分担心基斯的安全,他不时的望着基斯和那男人谈话的背影。亨利也皱着眉头,不时的向那面看。基斯不停着猛吸着烟,表情看起来十分严肃。
    > 不到十分钟,基斯便低着头走了过来。
    > “没事吧?”两个朋友关切的询问着。
    > “没事。”基斯没有多说,但明显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差极了。
    > “不说这个了,我们喝酒吧!”他拿起竹筒,一饮而尽。
    >随着一声惨叫,竹筒从基斯的手中滑落到了地上。大家望着躺在地上的表情恐怖的基斯,一阵惊慌。罗比和亨利赶忙上去扶他。可是他的心脏已经停止的跳动。
    >四.
    > “基斯,基斯!”刚才的那个金发女人扑到了基斯冰冷的怀里。大声的叫着他的名字。
    > “大家不要动,都做在自己的位置上,我是警察!我们的人一会就到!老板麻烦你维持一下纪律,任何人都不许出去!”人群中出现了一个沙哑而响亮的声音。
    > 罗比抬头望去,正是刚才坐在他旁边的黄发中年男子。
    > 中年男子拉开了那个金发女人,把他扶到了椅子上。
    > “我是肖恩探长。你们两个是他的朋友吧?”中年男子走过来,冲着罗比和亨利说。
    > “是。”
    > “那麻烦你们陈述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好吗?”
    > “好的。”亨利和罗比完整的把事情的经过叙述了一遍。探长仔细的记下了他们的口供。
    > “亚伦,也就是说基斯是喝了那杯米酒之后就突然死了。”探长看着笔记对旁边和他一起吃饭的亚洲男孩说道。
    > “是氢化物中毒。”亚伦伏下身体,闻了闻基斯的嘴唇说道。
    >五.
    > “化验结果出来了。杯子里的米酒确实是掺有氢化物。和死者服用的毒物一样。”法医拿着手中的报告,对探长作着陈述。
    > “头儿,这是餐厅老板口供。”探长的搭档南西翻着记录,表情严肃的说。“基斯和他的两个朋友:亨利和罗比是在19点10分到达这里,然后在靠窗户的第二个座位坐下,大约10分钟后,死者到服务台要了三个竹筒米酒,竹筒米酒是这里的特色,很受客人欢迎。大约过了不到1分钟,一个中年男人把死者叫到走廊上。两人发生了口角,但是并未大打出手。他们谈了大约十分钟后,死者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那个中年男子也选了一个位置和那个女人坐了下来。”南西说着,指了指他旁边的那个金发女人。
    > “南西,你再做那个女人和那个中年男人的口供。对了,那个女人的情绪很不稳定,不要太过激。”探长叮嘱后,转身问亚伦:“你有什么看法?”
    > “现在还不知道。”亚伦用手托着脸。
    > 探长低下头,继续看着自己的记录本。
    > 过了半个小时,南西完成了对另外两人的口供:“那个女人叫克里斯丁,职业是保险员。中年男子叫鲁斯,是附近一家夜总会的保安。据克里斯丁自己说,在三个月前的一家西餐厅邂逅了基斯,两人在一起不久就产生了感情并发生了关系。而克里斯丁已经有男朋友了,可是他并不爱他的男朋友鲁斯。而且鲁斯还经常向他施暴。他和基斯在一起的时候也一直没有告诉他自己已经有了男朋友。结果就在前天,鲁斯偶然发现了克里斯丁和基斯的照片,便向她大打出手,还扬言要教训基斯。克里斯丁吓坏了,发誓再也不见基斯。可是偏偏在这里,她们又碰到了一起。于是鲁斯说他一见到勾引他女朋友的这个男人,就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找到他私底下谈判。但基斯说他很爱克里斯丁,希望鲁斯放弃。他可以给鲁斯一些钱做为他放弃的条件。鲁斯才勉强同意考虑一下。”
    > “呵呵,这种男人太没出息了。”探长摇着头说。
    > “这么看,鲁斯和克里斯丁是偶然在餐馆遇到基斯的,不可能随身携带氢化物。在加上基斯是是喝了带有氢化物的米酒而死的,从根本说他不具备下毒的条件。在他身上也没有检查有出任何毒物的痕迹。”南西皱着眉头,发表着自己的见解。
    > “不一定,或许鲁斯在撒谎,他本身和基斯就没有谈妥,他们的谈话谁都没有听见,只是凭鲁斯一个人说,未免有点不可信。也许鲁斯早已掌握了基斯的活动,蓄意谋杀,这也是可能的。”探长依旧头也不抬的看着笔记本说。
    > “可是对于鲁斯谋杀的指控,我们没有证据。而罗比和亨利的嫌疑岂不是更大么?他们在鲁斯和基斯谈话的时候,有足够的时间下毒。”南西依旧皱着眉头说。“虽然他们三个是好朋友,但从我对克里斯丁的询问中,基斯曾向她隐隐约约透漏了一下对亨利的不满。尽管他们是很好的朋友,但亨利目前借了基斯很多钱,由于他的家境十分不富裕,而又养成了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所以一没有钱就找基斯借,由于基斯最近交了女朋友,手头也很紧,所以最近亨利向他借钱的时候,他都拒绝了。而罗比的情况,我找几个警员去他们的学校询问了一下,两天前,他在导师詹姆士教授的推荐下进了CES,而他的成绩并不是很优秀,所以导致了很多同学的非议,而比他成绩好的基斯却没有被推荐。两天前,基斯偶尔和同学说起罗比常常和詹姆士教授在一起。呵呵,同学们传来传去,飞到罗比耳朵里的就是‘基斯说罗比是贿赂詹姆士教授才能进CES的’。受到了好朋友的诬陷,罗比也有动机。”
    >听完南西的叙述,探长笑着夸奖:“真不愧是女警察中的精英啊,这么短的时间能掌握这么多资料和线索!”
    > “不做到这样怎么做肖恩探长的搭档啊!”南西拍着探长的肩膀。
    > “罗比和亨利确实有杀害基斯的动机,而且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下毒。但是我们同样没有证据。”
    > “你有什么看法?亚伦。”探长转过头对已经陷入沉思的亚伦说。
    > 亚伦依旧保持着用手托住下巴的姿势,他的皮肤可能是因为日晒的原因,呈现着健康小麦色。一双黑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远方。
    > 突然,他转了一下身体,目光落在了正在抽烟的鲁斯身上。“基斯和你谈话时有抽烟吗?”亚伦的眼睛直直的望着鲁斯,鲁斯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大跳。结结巴巴的回答:“我们一开始的时候由于比较激动,所以发生了一些争执,但后来几分钟就好多了,我有抽烟的习惯,并且也递给他一颗。”
    > 鲁斯刚结束了谈话,亚伦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直飞走廊的垃圾筒,“麻烦法医先生,检查一下这里有没有基斯吸过的烟嘴。”
    > 所有人都被亚伦的举动搞的莫名奇妙,只有探长自言自语的说:“这个年轻人真不简单。”
    >六.
    > “经过检验,发现带有基斯唾液的香烟过滤嘴上确实有氢化物。”法医边说边用惊奇的目光看着旁边这位20岁的年轻人。
    > 探长继续着法医的话题:“也就是证明基斯在喝那杯毒酒之前就已经中毒了。而另他中毒的就是你递给他的香烟。”探长的目光落在了鲁斯身上。
    > “没有啊,我怎么可能杀他呢?真的,没有,我没有杀人啊!”鲁斯拼命的手舞足蹈的解释并没有让所有人把目光从他身上转移。
    > “不过~~~”法医顿了顿,“氢化物十分容易挥发,只是在过滤嘴表面上查到有唾液混着氢化物的痕迹。这有点奇怪。”
    > 探长接着法医的话头,继续推理:“所以下毒者在表面过滤嘴下毒好象有点不符合逻辑。他可以在任何地方,比如过滤嘴内部。在表面下毒这对下毒者来说,也太危险了。”
    > “不,这对下毒者来说也是有可能的。”亚伦突然站起来说:“现在我已经完全解开这个案子的所有疑点了。”
    > 所有人的视线在亚伦说那句话的时候,全都惊奇的落在了他身上。他们在等待这年轻人说出他惊人的推理。
    > 亚伦的脸上写满了自信,“法医,最后,还请你做一件事。”亚伦趴在法医耳朵上小声说了几句话,法医便点点头离开了。
    > “等证据来了之后,我就可以揭开这个案子的谜底了。”
    >七
    > 大约过了2分钟左右,法医走到了亚伦的身边,冲他点了点头。
    > “其实,这案子的结果可能是出乎很多人意料的。但是,凶手应该得到惩罚,所以事实是掩盖不住的,即使它再复杂。”
    > “其实基斯确实是在喝毒酒之前就已经中毒了。不过大家忽略了一个可能,那就是香烟表面的氢化物不一定是鲁斯粘上去的。根据这个问题向下推理。还有什么可能呢?那就是基斯在拿鲁斯递给他的香烟的时候,他的手上就已经沾有氢化物了。可是基斯怎么会把自己手上粘上毒药呢?当然,他是意外粘上去的。他在接过香烟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的手上已经粘有氢化物。”
    > “这也就排除了罗比和亨利利用基斯和鲁斯谈话的时间下毒的推测。”
    >“还有什么可能?我想到了那筒带有氢化物米酒,可是根据老板的口供,罗比和亨利中的任何一人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氢化物下入基斯的米酒中,而且还在众目睽睽下。”
    >“可是基斯的手指是怎么粘上毒的呢?这可能就该鲁斯出场了,他由于看到情敌不能克制自己的情绪,而去找基斯谈判。他用手大力的拍了桌子一下,这时米酒刚巧洒在了桌布上。基斯由于看到了站在旁边的克里斯丁,从他和鲁斯的谈话中已经猜到了他们的关系。心中很愤怒,下意识的拍了一下桌子。所以毒酒就粘到了他的手指上。”
    > “证据就是这块桌布,他粘有米酒和氢化物。”
    > “难道罗比把米酒拿到桌子上的时候就已经下了毒?是基斯自己下的毒?”探长这时惊异的说。
    > “是的,其他人没有机会在酒中下毒了。”
    > “可是,他为什么要自杀呢?”克里斯丁突然站起来,情绪很激动。
    > “其实他的目标是罗比!”
    > “罗比?”亨利喊着,“为什么?”
    > “我?”罗比吃惊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 “原因恐怕是你进了CES吧。”
    > “就因为这个,比四年的友谊还重要么?”罗比的声音哽咽了。是啊,他确实是无法理解这一切,就好象做了一个噩梦。
    > “可是你有什么证据说明他的目标是罗比呢?”南西开口问。
    > “证据同样是在这块桌布啊。”
    > “哦。”南西恍然大悟的笑了。

    >八.尾声
    > 肖恩探长开着车,哼着涅磐的“MY GIRL”。
    > 坐在后坐的南西整理着今天的口供。“这就是你给我说起的天才侦探?”
    > “呵呵,是啊,怎么样?”
    > “我觉得他已经足够能胜任我们的委托了。”
    > “不过,我想~~~呵呵。以后代价一定很大。他就今天一天就吃掉了我300美圆!”
    > “哈哈,吃这么多居然还不如我重。看来是脑子消耗能量太大了。哈哈哈哈。”
    > “他这小子真是滑头,只知道吃东西。我今天给他说的不知他听清楚了没有。”
    > “给他打个电话啊!”
    > “好吧。”
    > “HELLO?是亚伦吗?”
    > “哦,是探长吗?”
    > “恩,今天我拜托你的事情你可要帮忙啊!”
    > “什么事?哦,探长,对不起,我忘记了。为了更清楚你的委托,我们明天在唐人街XX餐馆见吧!”
    > “这小子!!!”探长气的把手机摔在了一边。


    > ——完——

    >这是亚伦的第一篇推理小说,还请各位多提宝贵意见。

    >有什么推理方面的漏洞或其他方面的错误,尽管写出来~~~~~
    >老兄,柯南看多了吧?氢化物是无毒的,真正有毒的是“氰”(读“晴”)化物!
    Detective总得有一点化学知识吧?
    不过,不怪你,许多人都读错了。
  • zhizhi』于2002-7-4 20:13:00发表评论:

  • 【aaron在大作中谈到:】

    >《亚伦探案》
    >夕阳下的谋杀计划
    >一.
    > 罗比从图书馆钻出来,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他眯着眼睛,抬头看了看天。太阳已经有半个脸躲进了天边,衬的周围都是一片温馨的橘色。它将这种颜色也毫不吝啬的洒在视线所能到达的地方。
    > 校园里古老的欧式建筑应着太阳的余辉,显出了与往常不同的神秘与庄严。“太美了!”罗比赞美着这景色,心情很是舒畅。当然,他的心情不只是环境的衬托,更大一部分原因是经过了半个月的“战斗”,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毕业论文。
    > 毕业,对于大部分学生来说,应该是既期盼,又恋恋不舍的。罗比也一样,他不愿意离开和自己共同学习生活了4年的同学,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大家终归是要各奔东西的。
    > 两天前,经过詹姆士教授的推荐,罗比成为了CES的研究员。CES是美国一家最大的生物应用技术研究机构,能进CES对罗比来说无疑是理想的选择,这里不仅有一流的研究设备和研究环境,最重要的是它也拥有全世界最优秀的研究人员。罗比骨子里是一个坚强、无论到哪里都信心十足的人,对他来说越有挑战性的环境越能发挥他的潜能。詹姆士教授就是了解罗比这种性格,才不遗余力的推荐他的。其实,罗比的成绩并不是最优秀的,但却有了这次让多少人羡慕的机会,很多人是看在眼里,嫉妒在心里。更有谣传,说罗比是贿赂了詹姆士教授才有了这次机会。对此,罗比是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做出点成绩来,这不仅是对谣言的击破,更多的是为了回报詹姆士教授对自己的信任。
    > “罗比。”基斯从身后拍了拍罗比的肩膀。
    > “干什么?吓了我一跳。”
    > “想什么这么入神?”基斯笑着说,“你今天午饭还没吃吧?”
    > “是啊,这半个月都忙着毕业论文。早上吃了一个三明治就去图书馆查资料。中午到现在一直都没吃饭。我正觉得肚子饿呢!”罗比下意识的拍了一下肚子。
    > “我们下午在教室没有碰到你,就猜想你一定在图书馆查资料,准备毕业论文呢。亨利说我们上次去的步行街的中餐馆很不错,今天正好为你进CES庆祝一下!”
    > “呵呵,四年时间过的真快啊,我们这些兄弟转眼就要分开了。”罗比有点伤感的说。“真怀念我们这些死党在一起的时候~~~”
    > “好啦!”基斯笑着打断他的话,“怎么说的和永别一样?即使工作了我们也会常联系的。”
    > “嗨,罗比,我和基斯上次去的那个中餐馆不错,特别是那里的米酒,可能整个纽约也找不到第二家了。”亨利突然冒出来,象机关枪一样一口气说完。
    > “吓我一大跳,你怎么才下来?”基斯有点埋怨。
    > “换衣服总得有时间啊!”亨利笑着整理了一下还没有完全吹干的头发,“在游泳馆游了一下午,体力不支啊。”
    > “都快饿死了,我们快走吧!”亨利攀着罗比和基斯的肩膀,三人说说笑笑走出了校园。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仿佛使他们经历了一场噩梦。

    >二.
    > 步行街离学校不远,大约走了十分钟就到了。罗比在中餐馆门口就感受到了浓浓的中国特色,他虽然没有到过中国,但是读过一些关于中国的书籍,中国的文明史另罗比感叹不已。门口有两个红色的柱子,门栏上涂着各种花色的图案,复杂但不凌乱。
    > “欢迎光临!”一个相貌看起来非常年轻的中国女人冲着他们点了点头。他身上穿着旗袍,这个罗比认识。旗袍是中国清代的传统服饰。
    > “这里的老板和服务人员全部是中国人。”亨利向罗比解释到。
    > “就做这里吧。”基斯找了一个窗户边的位置招呼亨利和罗比坐下。
    > 罗比环视了一下四周,虽然餐馆不算大,但大部分座位都被坐满,由于桌子之间的距离安排的很合适,所以并不显的拥挤。屋子用暖色做主色调,整个陈设给人以特有的亲切感。
    > 罗比的目光好奇的落在了一个亚洲男孩的身上,他和一个黄头发的中年男人坐在罗比旁边的位置上。他大口的吃着东西,全然不顾中年男人在旁边和他说话。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盘子,好象几天都没有吃过东西的样子。“呵呵,这个人真是好胃口啊!”罗比自言自语的讥笑道,他从没有见过吃饭这么狼狈的人。
    > 当罗比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餐桌上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各种中国菜。呵呵,大部分,不,可以说全部,罗比都没有吃过。他缓慢的拿起旁边的叉子,叉起一根绿色的东西塞进了嘴里。“果然很好吃!”罗比对基斯赞赏着,“颜色和味道都很好,和西餐果然有很大差别。”
    > “以后我们去吃日本料理和韩国菜!都是很不错的!”基斯顿了一下“呵呵,差点忘记了!”他说着朝服务台走去。
    > “他一定去拿本店最有特色的东西去了。”亨利笑者说。
    > 不一会儿,基斯拿着三个竹桶走了过来。
    > “这个,就是本店最有特色的中国米酒!”
    > 罗比好奇的看着这个竹筒,刚要开口说话。但随着桌子的一阵强烈震动,连竹筒里米酒都溢出了一些。罗比的眼前接着出现了一只大手,一个打扮象朋克族的男人指着基斯大声的说:“你出来,我想和你谈谈。”
    >这突如其来的男人惹得餐厅的人都向他们的位置投来好奇的目光。
    > 罗比望着基斯,基斯的脸铁青,“我和你有什么好谈的?”
    > “基斯,对不起。”那男人旁边的一个金发女人用内疚的目光望着基斯。
    > “婊子!住嘴!竟敢瞒着我搞别的男人!”那男人把他的大手打在了女人脸上,女人捂着脸,轻声抽泣着。
    > 他的行为好象激怒了基斯,基斯愤怒的把手拍在桌子上,他的声音因为气愤而颤抖着:“我们到那面谈。还有,你太可耻了,打女人的男人真让你瞧不起。”
    > “基斯~~”罗比和亨利已经明白了他们的关系,担心的望着基斯。
    > “不用担心,我过一会儿就回来。”基斯拍了拍罗比的肩膀,和那个男人朝走廊走去。
    >三.
    > 突如其来的麻烦使罗比十分担心基斯的安全,他不时的望着基斯和那男人谈话的背影。亨利也皱着眉头,不时的向那面看。基斯不停着猛吸着烟,表情看起来十分严肃。
    > 不到十分钟,基斯便低着头走了过来。
    > “没事吧?”两个朋友关切的询问着。
    > “没事。”基斯没有多说,但明显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差极了。
    > “不说这个了,我们喝酒吧!”他拿起竹筒,一饮而尽。
    >随着一声惨叫,竹筒从基斯的手中滑落到了地上。大家望着躺在地上的表情恐怖的基斯,一阵惊慌。罗比和亨利赶忙上去扶他。可是他的心脏已经停止的跳动。
    >四.
    > “基斯,基斯!”刚才的那个金发女人扑到了基斯冰冷的怀里。大声的叫着他的名字。
    > “大家不要动,都做在自己的位置上,我是警察!我们的人一会就到!老板麻烦你维持一下纪律,任何人都不许出去!”人群中出现了一个沙哑而响亮的声音。
    > 罗比抬头望去,正是刚才坐在他旁边的黄发中年男子。
    > 中年男子拉开了那个金发女人,把他扶到了椅子上。
    > “我是肖恩探长。你们两个是他的朋友吧?”中年男子走过来,冲着罗比和亨利说。
    > “是。”
    > “那麻烦你们陈述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好吗?”
    > “好的。”亨利和罗比完整的把事情的经过叙述了一遍。探长仔细的记下了他们的口供。
    > “亚伦,也就是说基斯是喝了那杯米酒之后就突然死了。”探长看着笔记对旁边和他一起吃饭的亚洲男孩说道。
    > “是氢化物中毒。”亚伦伏下身体,闻了闻基斯的嘴唇说道。
    >五.
    > “化验结果出来了。杯子里的米酒确实是掺有氢化物。和死者服用的毒物一样。”法医拿着手中的报告,对探长作着陈述。
    > “头儿,这是餐厅老板口供。”探长的搭档南西翻着记录,表情严肃的说。“基斯和他的两个朋友:亨利和罗比是在19点10分到达这里,然后在靠窗户的第二个座位坐下,大约10分钟后,死者到服务台要了三个竹筒米酒,竹筒米酒是这里的特色,很受客人欢迎。大约过了不到1分钟,一个中年男人把死者叫到走廊上。两人发生了口角,但是并未大打出手。他们谈了大约十分钟后,死者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那个中年男子也选了一个位置和那个女人坐了下来。”南西说着,指了指他旁边的那个金发女人。
    > “南西,你再做那个女人和那个中年男人的口供。对了,那个女人的情绪很不稳定,不要太过激。”探长叮嘱后,转身问亚伦:“你有什么看法?”
    > “现在还不知道。”亚伦用手托着脸。
    > 探长低下头,继续看着自己的记录本。
    > 过了半个小时,南西完成了对另外两人的口供:“那个女人叫克里斯丁,职业是保险员。中年男子叫鲁斯,是附近一家夜总会的保安。据克里斯丁自己说,在三个月前的一家西餐厅邂逅了基斯,两人在一起不久就产生了感情并发生了关系。而克里斯丁已经有男朋友了,可是他并不爱他的男朋友鲁斯。而且鲁斯还经常向他施暴。他和基斯在一起的时候也一直没有告诉他自己已经有了男朋友。结果就在前天,鲁斯偶然发现了克里斯丁和基斯的照片,便向她大打出手,还扬言要教训基斯。克里斯丁吓坏了,发誓再也不见基斯。可是偏偏在这里,她们又碰到了一起。于是鲁斯说他一见到勾引他女朋友的这个男人,就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找到他私底下谈判。但基斯说他很爱克里斯丁,希望鲁斯放弃。他可以给鲁斯一些钱做为他放弃的条件。鲁斯才勉强同意考虑一下。”
    > “呵呵,这种男人太没出息了。”探长摇着头说。
    > “这么看,鲁斯和克里斯丁是偶然在餐馆遇到基斯的,不可能随身携带氢化物。在加上基斯是是喝了带有氢化物的米酒而死的,从根本说他不具备下毒的条件。在他身上也没有检查有出任何毒物的痕迹。”南西皱着眉头,发表着自己的见解。
    > “不一定,或许鲁斯在撒谎,他本身和基斯就没有谈妥,他们的谈话谁都没有听见,只是凭鲁斯一个人说,未免有点不可信。也许鲁斯早已掌握了基斯的活动,蓄意谋杀,这也是可能的。”探长依旧头也不抬的看着笔记本说。
    > “可是对于鲁斯谋杀的指控,我们没有证据。而罗比和亨利的嫌疑岂不是更大么?他们在鲁斯和基斯谈话的时候,有足够的时间下毒。”南西依旧皱着眉头说。“虽然他们三个是好朋友,但从我对克里斯丁的询问中,基斯曾向她隐隐约约透漏了一下对亨利的不满。尽管他们是很好的朋友,但亨利目前借了基斯很多钱,由于他的家境十分不富裕,而又养成了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所以一没有钱就找基斯借,由于基斯最近交了女朋友,手头也很紧,所以最近亨利向他借钱的时候,他都拒绝了。而罗比的情况,我找几个警员去他们的学校询问了一下,两天前,他在导师詹姆士教授的推荐下进了CES,而他的成绩并不是很优秀,所以导致了很多同学的非议,而比他成绩好的基斯却没有被推荐。两天前,基斯偶尔和同学说起罗比常常和詹姆士教授在一起。呵呵,同学们传来传去,飞到罗比耳朵里的就是‘基斯说罗比是贿赂詹姆士教授才能进CES的’。受到了好朋友的诬陷,罗比也有动机。”
    >听完南西的叙述,探长笑着夸奖:“真不愧是女警察中的精英啊,这么短的时间能掌握这么多资料和线索!”
    > “不做到这样怎么做肖恩探长的搭档啊!”南西拍着探长的肩膀。
    > “罗比和亨利确实有杀害基斯的动机,而且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下毒。但是我们同样没有证据。”
    > “你有什么看法?亚伦。”探长转过头对已经陷入沉思的亚伦说。
    > 亚伦依旧保持着用手托住下巴的姿势,他的皮肤可能是因为日晒的原因,呈现着健康小麦色。一双黑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远方。
    > 突然,他转了一下身体,目光落在了正在抽烟的鲁斯身上。“基斯和你谈话时有抽烟吗?”亚伦的眼睛直直的望着鲁斯,鲁斯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大跳。结结巴巴的回答:“我们一开始的时候由于比较激动,所以发生了一些争执,但后来几分钟就好多了,我有抽烟的习惯,并且也递给他一颗。”
    > 鲁斯刚结束了谈话,亚伦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直飞走廊的垃圾筒,“麻烦法医先生,检查一下这里有没有基斯吸过的烟嘴。”
    > 所有人都被亚伦的举动搞的莫名奇妙,只有探长自言自语的说:“这个年轻人真不简单。”
    >六.
    > “经过检验,发现带有基斯唾液的香烟过滤嘴上确实有氢化物。”法医边说边用惊奇的目光看着旁边这位20岁的年轻人。
    > 探长继续着法医的话题:“也就是证明基斯在喝那杯毒酒之前就已经中毒了。而另他中毒的就是你递给他的香烟。”探长的目光落在了鲁斯身上。
    > “没有啊,我怎么可能杀他呢?真的,没有,我没有杀人啊!”鲁斯拼命的手舞足蹈的解释并没有让所有人把目光从他身上转移。
    > “不过~~~”法医顿了顿,“氢化物十分容易挥发,只是在过滤嘴表面上查到有唾液混着氢化物的痕迹。这有点奇怪。”
    > 探长接着法医的话头,继续推理:“所以下毒者在表面过滤嘴下毒好象有点不符合逻辑。他可以在任何地方,比如过滤嘴内部。在表面下毒这对下毒者来说,也太危险了。”
    > “不,这对下毒者来说也是有可能的。”亚伦突然站起来说:“现在我已经完全解开这个案子的所有疑点了。”
    > 所有人的视线在亚伦说那句话的时候,全都惊奇的落在了他身上。他们在等待这年轻人说出他惊人的推理。
    > 亚伦的脸上写满了自信,“法医,最后,还请你做一件事。”亚伦趴在法医耳朵上小声说了几句话,法医便点点头离开了。
    > “等证据来了之后,我就可以揭开这个案子的谜底了。”
    >七
    > 大约过了2分钟左右,法医走到了亚伦的身边,冲他点了点头。
    > “其实,这案子的结果可能是出乎很多人意料的。但是,凶手应该得到惩罚,所以事实是掩盖不住的,即使它再复杂。”
    > “其实基斯确实是在喝毒酒之前就已经中毒了。不过大家忽略了一个可能,那就是香烟表面的氢化物不一定是鲁斯粘上去的。根据这个问题向下推理。还有什么可能呢?那就是基斯在拿鲁斯递给他的香烟的时候,他的手上就已经沾有氢化物了。可是基斯怎么会把自己手上粘上毒药呢?当然,他是意外粘上去的。他在接过香烟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的手上已经粘有氢化物。”
    > “这也就排除了罗比和亨利利用基斯和鲁斯谈话的时间下毒的推测。”
    >“还有什么可能?我想到了那筒带有氢化物米酒,可是根据老板的口供,罗比和亨利中的任何一人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氢化物下入基斯的米酒中,而且还在众目睽睽下。”
    >“可是基斯的手指是怎么粘上毒的呢?这可能就该鲁斯出场了,他由于看到情敌不能克制自己的情绪,而去找基斯谈判。他用手大力的拍了桌子一下,这时米酒刚巧洒在了桌布上。基斯由于看到了站在旁边的克里斯丁,从他和鲁斯的谈话中已经猜到了他们的关系。心中很愤怒,下意识的拍了一下桌子。所以毒酒就粘到了他的手指上。”
    > “证据就是这块桌布,他粘有米酒和氢化物。”
    > “难道罗比把米酒拿到桌子上的时候就已经下了毒?是基斯自己下的毒?”探长这时惊异的说。
    > “是的,其他人没有机会在酒中下毒了。”
    > “可是,他为什么要自杀呢?”克里斯丁突然站起来,情绪很激动。
    > “其实他的目标是罗比!”
    > “罗比?”亨利喊着,“为什么?”
    > “我?”罗比吃惊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 “原因恐怕是你进了CES吧。”
    > “就因为这个,比四年的友谊还重要么?”罗比的声音哽咽了。是啊,他确实是无法理解这一切,就好象做了一个噩梦。
    > “可是你有什么证据说明他的目标是罗比呢?”南西开口问。
    > “证据同样是在这块桌布啊。”
    > “哦。”南西恍然大悟的笑了。

    >八.尾声
    > 肖恩探长开着车,哼着涅磐的“MY GIRL”。
    > 坐在后坐的南西整理着今天的口供。“这就是你给我说起的天才侦探?”
    > “呵呵,是啊,怎么样?”
    > “我觉得他已经足够能胜任我们的委托了。”
    > “不过,我想~~~呵呵。以后代价一定很大。他就今天一天就吃掉了我300美圆!”
    > “哈哈,吃这么多居然还不如我重。看来是脑子消耗能量太大了。哈哈哈哈。”
    > “他这小子真是滑头,只知道吃东西。我今天给他说的不知他听清楚了没有。”
    > “给他打个电话啊!”
    > “好吧。”
    > “HELLO?是亚伦吗?”
    > “哦,是探长吗?”
    > “恩,今天我拜托你的事情你可要帮忙啊!”
    > “什么事?哦,探长,对不起,我忘记了。为了更清楚你的委托,我们明天在唐人街XX餐馆见吧!”
    > “这小子!!!”探长气的把手机摔在了一边。


    > ——完——

    >这是亚伦的第一篇推理小说,还请各位多提宝贵意见。

    >有什么推理方面的漏洞或其他方面的错误,尽管写出来~~~~~
  • aaron』于2002-7-4 10:36:00发表评论:

  • 【kiss在大作中谈到:】

    > “可是你有什么证据说明他的目标是罗比呢?”南西开口问。
    > “证据同样是在这块桌布啊。”
    > “哦。”南西恍然大悟的笑了。

    >我是新手,请指教,谢谢:)

    因为桌布上的毒酒溢出是在罗比的位置上.
  • kiss』于2002-6-25 22:20:00发表评论:

  • “可是你有什么证据说明他的目标是罗比呢?”南西开口问。
    “证据同样是在这块桌布啊。”
    “哦。”南西恍然大悟的笑了。

    我是新手,请指教,谢谢:)
  • magicgirl』于2002-6-14 15:36:00发表评论:

  • 看到一半的时候觉得这是一篇文笔不错,但是情节跟推理都很普通的作品,但是看到结尾前忽然有自己太大意的感觉,然后再从头找线索~
    惭愧ing~~~~~~~~

    青子最后的评语:文笔、推理、构思都很不错
    继续努力啦~~~~~!

    P.S.是不是写这样文章的作者都是细腻的人呢?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秋季活动4] 血红色礼物[4483]

  • 现场--愚人节之死(fan原创)[3186]

  • 股(蛊)惑——(十六)[2735]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中国炮仗之…[4733]

  • 黑 夜 的 尾 随 者[3632]

  • 双层公车站杀人案(5)[3146]

  • 该隐号疑云(3)修订[2567]

  • 《推理迷的噩梦》第一部[7657]

  • 夏日里的吸血鬼(01)[3051]

  • 原创小说连载:东一村悬案(已完…[5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