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侦探推理 > 法律案例
少妇猝死之谜
 作者:青青  人气: 4954  发表于: 02年05月02日02点25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少妇猝死之谜

  泉州人有句俗语:“未过元宵,愿未消”。其意思是泉州人要正月十五元宵节过后才算过完大年。春节元宵期间的泉州,处处呈现出欢乐祥和的喜庆气氛。然而,就是2001年2月4日这个人们还沉浸在欢度新世纪的第一个新春佳节的日子,对于南安市水头镇水头村陈厝自然村的陈志坚,却是个永远也不会忘记的黑色之日。这一天傍晚时分,陈志坚的爱妻郑美娜在自己的卧室里惨遭杀害。

  血案是由陈志坚的弟弟陈志海徒弟吕连金发现的。是日傍晚6时20分,陈志海、吕连金二人从镇上摩托车维修店回家,陈志海推开大门,发现大厅地板上一淌血迹,嫂子郑美娜穿粉红色休闲服,脚穿袜子倒在血泊中,身上多处创口,鲜血从伤口中汩汩渗出,口腔微启喘着粗气。出生仅4个月的小婴儿陈华锋在卧室的床上嚎声啼哭,小手的无名指未端也有一创口。陈志海见状大叫不好,忙蹲跪着抱起嫂子,吕连金急拔电话向陈志坚告急。

  邻里的乡亲闻讯后赶来,帮忙把郑美娜送往水头海都医院,无奈郑美娜失血过多,不治而亡。

  血案发生的消息惊动了南安市公安局领导。局长曾志敏、政委易小克、副局长肖珍怀即刻率刑侦技术人员赶到现场。

  当晚,以水头刑警中队为主,抽调水头公安分局、南安刑警大队科队民警组成的“2.4”凶杀案专案组组成,分管刑侦的副局长肖珍怀亲掌帅印,刑警大队长王尚程辅佐指挥。

  在水头镇海都医院急救室里,死者手上的金手镯、脖子上金项链等金首饰完好无损。法医进行了尸体检验,得出的结论:死者系被凶手持宽度约2厘米的单刃锐器刺中颈动脉和右下腹骼动脉失血性休克死亡。手上有几处抵抗伤。死者身上的伤口达21处之余。

  经过调查访问,专案组确定,案发时间大约在傍晚6时10分至6时20分之间,因为接到恶噩赶来的死者弟弟郑志全悲泣地说:傍晚时他到二姐郑美娜家办事。6时10分离开时,二姐还坐在床上逗小华锋玩。

  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又是在死者的卧室发生命案。作案者是在什么情况下居于一种什么样的动机进入死者的家里,而又将郑美娜杀害呢?也就是说,这起案件性质是什么?是财杀?仇杀?或奸(情)杀?

  当晚在专案组驻地,案情分析讨论异常激烈,各种观点都有人提出:

  死者丈夫陈志坚、小叔陈志海曾分别因销赃、抢劫罪被判过刑,社会背景较为复杂。二人在服刑期间或在社会上难免与人结下冤仇。凶手可能与陈氏兄弟有仇。而伺机前来报复。死者身上的20余处的创口,说明凶手作案时心狠手辣,非置被害者于死地不可。这是主张仇杀的侦查员的意见;

  从现场上血迹喷溅、流淌状态分析,作案者刺中死者的初始位置应在死者卧室的床上。因此,作案者有可能是死者的熟人,在卧室里与死者交谈时欲图不轨,在施暴中遭到反抗而持刀杀人。认为此案系人强奸杀的人分析的有根有据;

  死者家里的橱柜虽无翻动,身上的金首饰完好,经害者家属清点也未发现财物被盗。但这不等于就可以排除谋财害命。凶手进入卧室,是为了窃财,因被死者发现,未及行窃,而与死者搏打。死者身上的20余处刀伤及卧室、大厅地上的血迹,说明死者与凶手有过一场打斗。凶手若为报仇,为何不乘被害者不备时下手,一刀毙命?提出财杀观点的人同时也对其他观点持否定态度;

  还有的侦查员既不认为是奸(情)杀、也不主张仇杀,对侵财杀人也持反对意见。因而提出第四种可能,认为作案者进入卧室是为了偷抱床上的男婴。小华锋无名指未端的划痕可以分析,搏打是从床上开始的,凶手在作案时惊吓了婴儿,死者是听到婴儿的啼哭声赶来而与凶手交锋的。

  在激烈的争论中谁都难于确认自己的观点是在唯一正确的。案件未破之前,没有谁有绝对的结论。案情扑朔迷离,迷雾重重。

  艰难调查

  针对案件未破之前存在的各种可能,专案组决定从各方面入手全面排查。

  一是访问死者的家属、亲戚,了解死者的情感关系、家庭成员与外界的关系、矛盾纠纷等,以查找情杀、仇杀的嫌疑对象;

  二是以现场的水头村为中心,向周边的埕边、朴里、西锦、巷内、湖内等村辐射,并扩展至晋江安海一带,调查发现嫌疑人员;或在近一时期有否发生傍晚时分溜门入室盗窃案件,以供串并案侦查。

  三是对出租房、外来人口进行清理,重点清查有工不务,无工可务人员;

  四是刑侦技术人员为主,对现场进行详细的分析,反复勘查,假设摸拟作案经过。并访问死者邻里,在案发时有否听到异常声响。

  此外,由于死者的住宅与南星中学仅一巷之隔,案发之日以是学校开学、学生入校时间,因而也难以排除在校生入室作案的可能,而一组人员对在校生及前几届毕业生中的劣迹人员进行排查。

  各组人员接受任务后各自为战,开展工作。尔后又将调查情况汇集到专案指挥手中:

  死者郑美娜,今年28岁,娘家在水头镇帮吟村,经姐夫介绍认识了陈志坚,99年农历12月结婚,死者性格内向,不善交际,但为人贤惠,在娘家及夫家的邻里中口碑很好。未发现与何人有过情感瓜葛。

  死者丈夫因销赃摩托车判过刑,后因有病而保外就医。小叔陈志海虽判了11年徒刑,也因表现较好减刑。两兄弟在水头镇开了家摩托车维修店,技术不错,生意尚好。调查中没有发现陈、郑两家有什么仇人。

  由于案发时间正好是福建电视台播放《铁齿铜牙纪晓岚》的时段。所以邻居也没有人会去注意死者家里有什么动静。现场勘查查访没有取得新的进展。

  情杀与仇杀排除之后,剩下的就是奸杀或财杀了。

  专案刑警在对侦查范围内的一些行为不轨的人员进行调查时发现,附近有一男子林某,30多岁,已婚离异,据查有窥看女人洗澡的恶习,曾经到发廊按摸。此人精神上时有错乱发作,四处溜哒。专案人员费尽几番周折将其找到,又根据其所述案发时的活动情况进行调查核实,结果从时间上排除了。

  这个林某排除之后,十几天的内查外调仍没有发现新的线索,侦查工作难有新的动作。

  并案侦查

  就在“2.4”血案专案工作处于低迷状态的时候,一直关注着专案进展情况的泉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林林、刑警支队长卓庆忠、副政委林元益、重案大队长陶崇隆等刑侦行家来到专案组。他们与曾志敏局长、肖珍怀副局长一起,在认真听取专案工作汇报之后,对现场勘查、尸体检验和查访的情况进行综合分析,认为:前一阶段的专案工作走的路子是正确的,下阶段的工作重点应继续放在侵财方面,针对案发时间的特殊时段,特别注意这一时段有否发生过溜门入室盗窃案件,以便从作案时间、手段、方式上寻找串并案依据,利用并案中找到更多破案条件,将死案激活。

  对原有发生被盗案件的调查疏理工作并不顺利。由于大部分发生被盗案件的群众报案意识不强,从派出所、探组、下片民警的工作手册上登记的类似溜门入室的盗窃案件几乎为零,更不要说去拿什么案件来串并侦查了。

  “2.4”血案专案侦查每走一步都是异常艰难。专案组在迷茫、困惑中努力寻找一线破案生机。

  就在这举步艰难的时刻,在水头邻近的埕边村、朴里村又相继发生溜门入室窃案。

  2月19日晚8时许,一窃贼利用埕边村民吕某在看电视的时候,溜门入室,盗走5100型手机一部;2月23日,晚7时许,朴里村村民黄家也被窃贼乘隙而入,盗窃一部8210型诺基亚手机。

  令专案技术人员注意的是,这两家发生盗案的住房结构与“2.4”血案郑美娜家的住屋结构相同,都是单层屈尺形平房。把“2.19”、“2.23”两起盗窃案件的时间作案手段与“2.4”血案发生的时间、作案手段等对比分析,专案组决定并案侦查。理由是:相对于其他夜间盗窃案发生在午夜而言。三起案件发生的时间都比较早;作案者都是乘事主住宅大门未关锁时溜门入室。虽然“2.4”血案的发案时间要早于其他二起窃案,但当时正是收看电视的黄金时段。另外,刑侦技术人员在对“2.4”血案的现场再次勘查中发现,死者卧室外间的桌上电视机旁正好放着手机充电器。一般情况下,陈志坚的手机也是放在那里充电的。据此进而分析,“2.4”血案的作案者很可能也是冲着手机来的。

  大胆将“2.19”、“2.23”案件与“2.4”血案并在一起。根据3起案件的作案范围、时间分析作案者必须是在这一区域活动的人。专案组决定加强对这一区域人员的排查,其中包括本地人员、外来人口、有业不就、无业可就、好吃赖做、有作案前科的人和在校生中的有劣迹的人。同时,加强对被盗手机的赃物布控,堵住销赃渠道。显然,并案后的侦查思路要比以往拓宽和清晰很多了。

  嫌凶凸显

  事实证明通过破获盗窃案攻克凶杀案,实施这种以小案带大案的侦查谋略是成功的。

  在对侦查区域进行拉网式的排查访问中,专案刑警发现二条线索:扑里村有村民吕某反映,在“2.23”案件发生的前一天晚上也是8时左右,同村的村民吕辉光曾未动声色地进入他家卧室,被发现后吱吱唔唔地说是要来找某某人,走错了房子就出去了。类似情况也有多个村民反映,当然其中也有的并不认识吕辉光,但从其描述的体貌特征分析,就是吕辉光。

  全面查清吕辉光的情况,迅速掌握其去向。刑警副大队长陈定宏受命负责此项任务。经查,吕辉光,21岁,未婚,绰号“破大缸”,16岁小学毕业后就走上社会,98年3月因犯盗窃罪被判刑8个月。此人无正当职业,终日游手好闲,混迹于“的士高”歌舞厅和录相厅,经查阅其前科卷宗材料,作案方式大多是溜门入室行窃。

  在对吕辉光家的突击行动时,未查获吕辉光。针对其关系人进行逐一查访,也难以发现吕的行踪。也有的关系人提供,吕已去上外省打工了。

  吕辉光去向不明,追逃工作开展了20多天仍无进展。“2.4”血案的其他排查工作仍在继续。

  3月20日,专案组得到举报,吕辉光曾到泉州市区汽车站附近办理假身份证。陈定宏率领便衣侦察,假扮欲办证人员,抓获二名制贩假证“托儿”,两名“托儿”承认曾有一个体貌与吕辉光相似的人来,“托儿”拿出那个人来办证时提供的照片,正是吕辉光。

  陈定宏、郑星洲等刑警在汽车站一带守候4天整,吕辉光仍未出现,线索又断了。

  追捕组围绕吕辉光展开了各种侦查工作,有关吕的活动情况的线索断断续续地出现,又接二连三地掐断。

  3月29日晚上8时,追捕组又接报告,吕辉光正在晋江市安海镇区的“好来坞”录相厅出现。陈定宏立即率员赶赴安海。途中通过安海警方查清“好来坞”录相厅座落的相关情况。刑警到达“好来坞”录相厅后,一组人员把住安全门,另一组人员从大门进入搜索,结果在第二排发现吕辉光,刑警悄然贴近将其制服。

  吕辉光归案后装着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一再表明他没有看黄色录相。更不要说交代其他问题。

  以审查几起入室盗窃未遂案入手,逐渐加压,再突“2.19”、“2.23”盗窃案,最后攻克“2.4”血案。曾志敏局长、肖珍怀副局长坐镇水头刑警中队,亲自制定预审方案。并抽调富有预审经验的经侦大队长林金仕、刑警副大队长黄志明、林招泽等人参与预审攻坚。

  “吕辉光,我们用了那么多的警力到晋江安海就是为了查你有没有看黄色录相吗?再说,你有没有看黄色录相是刑警管的吗?你是个有犯罪前科的人,不会不知道刑警是管什么的吧?”一连串连珠炮式的反问令吕辉光不得不抬头正视面前的预审人员。

  只要不开口,神仙难下手。吕辉光毕竟是个进过铁窗铁门的人,反审讯还是有一套的。任凭你刑警如何发问,他就是缄口不语。

  “吕辉光,你前一个时期串门走访朋友还是蛮勤的啊。”预审员决定引入正题。

  吕辉光抬头看了一下,又一阵沉默。

  审问陷入僵局。吕辉光还是不吐出一句话。

  以静制静

  以静制静。曾志敏局长、肖珍怀副局长及时调整预审方案,审问人员不急于发问,坐在那里。让吕辉光先开口。

  预审室里,预审员只坐在那里抽烟、喝茶、看卷宗材料,其他一言不发。整个房间听不到一点声响。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了,将近半个小时,还是这般寂静。

  “你们抓我来,到底为什么?”终于,吕辉光沉不住气。

  “为什么?你自己清楚。”预审员不冷不热的。

  吕辉光知道不交代一些东西是混不过去的。便开始交代几起溜门入室被发现盗窃未遂的案件。

  “你每次作案都失手了,没有作案成功的吗?那你卖出的手机是怎么来的?”预审员适时地抛出证据,直逼吕辉光。

  吕辉光又供出了包括“2.19”、“2.23”盗窃案在内在陈厝、埕边、朴里村一带的溜门入室盗窃手机的12起案件。

  今年2月3日,吕辉光路过死者住宅,从窗户外看见死者卧室桌上放着一部摩托罗拉998型手机,因当时屋里有人,不便行窃。2月4日傍晚6晚许,吕辉光又路过死者家,见大门虚掩着。便溜门进入,走进卧室内间内被死者发现。郑美娜问吕要找谁,吕诈称是找其丈夫联系修理摩托车的事。说罢就要溜走,郑揪住吕不让走,并说要打电话给其夫核实。吕见到摆脱不了,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凶相毕露“你再不放手,我就刺你了。”那知道郑美娜不畏恐吓,仍抓住吕的后领襟不放,并大喊“抓贼”,吕辉光恼羞成怒,凶残地朝郑美娜刺去,郑美娜扑倒在床上又翻倒地上,吕辉光朝床上又是一刀,结果刺到床上的婴儿,无奈婴儿的啼哭声和郑美娜的叫喊声被电视剧声音淹没。吕辉光撒腿想跑。这时,郑美娜倒在地上正好摸到平时藏于床下防贼的铁棍,便一把抓起铁棍,朝吕辉光背部狠狠地砸去。吕辉光见到死者身上喷出血液,仍奋勇追打。朝死者身上又是一阵乱刺,夺过死者的铁棍后夺门而逃。郑美娜追至厅内躺在血泊中。

  至此,全案大白。


(福建省泉州市公安局)

  • 上一篇文章:指纹的黑色档案

  • 下一篇文章:第五个是真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