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侦探推理 > 法律案例
谁是纵火者?谁关闭了孩子的逃生通道
 作者:灰原哀  人气: 2062  发表于: 04年01月10日18点03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突如其来的大火

  1995年10月24日半夜过后不久,911召集了堪萨斯州约翰逊县消防局,到一幢大火失控的豪华住宅。屋主德博拉·格林医生和她的10岁女儿凯特,从火灾中逃生,但是13岁的蒂姆和6岁的凯利仍然被困在里面。

  消防员首先营救了孩子们,但是他们难以穿过这场大火,大火几乎吞噬了半间屋烧到了天花板。

  火舌从二楼的窗户中伸了出来,要进去的惟一办法是从地下室进去,他们尝试爬上第一层的时候,浓烟在等着他们。他们在地下室搜寻了没多久,上面的地板开始掉下来了,如果他们待的时间太长,他们也会被烧死。

  队长莫里斯·莫特没有办法只好命令他的队员撤退。火舌从住宅的屋顶一楼、二楼的几扇窗户中喷出来。当时救火人员非常担心,很怕整个建筑物会倒塌。莫特和他的队员相信孩子们不可能生还。

  为了避免格林和她女儿受到看来致命火灾造成的精神创伤,侦探把她们带到了警察局。格林告诉警察,那天半夜过后不久,她到一楼的房间睡觉。一阵警报声惊醒了她,她开启卧室门,发现走廊被烟火烧毁了。她说她关上了门,走上二楼,她告诉孩子们,待在房间里,自己去打电话给消防局。她从对讲机中听到她儿子呼叫救命,但是她不能到达那里。突然间,烟雾警报声停止了,格林告诉他的儿子,让他们等在房子里面等待救援。

  跟她妈妈一样,凯特也被警报声惊醒,看到浓厚的黑烟从走廊薰过来。她从卧室的窗户逃了出去,她爬上了车库顶,然后跳到了安全的地方。而她的哥哥和妹妹,则永远没有从床上起来。

  凌晨五点,大火被扑灭了,消防员发现了凯利和蒂姆的尸体,他们的遗骸被送去验尸。验尸员断定两个人因为吸入浓烟,而死于一氧化碳中毒,夺去他们生命的大火温度很高,火势也蔓延得很快。燃烧了不到一个小时,大火已经烧毁了大部分的地板,使房子内部只剩下烧焦的结构。

  有人故意纵火

  消防员召来特遣部队一致行动的原因是:屋子的受损程度和两条人命,都超出了该市火灾案件记录的范围。住宅面积大约是700平方米,地下室比较整齐。

  警察局请来了堪萨斯州和密苏里州县市的一支法律实施特遣部队和火灾调查官员以及侦探。起因调查人员检查了被烧毁的住宅,直立的墙上痕迹告诉侦探,火势向上燃烧的速度很快。他们检查并拍摄了这个700平方米住宅的每个房间。

  刑事侦破化学家比尔·蔡平确信,这是不寻常的住宅失火。厨房里的火势很猛烈,但是厨房里吃饭的地方火势比较弱。客厅的火势很猛烈,而主人的卧室却没有起火,住宅其它部分的地方火势很猛烈。这是荒谬的混合场面,在一个普通、典型的火灾中是不可能看到这种情况的。只有当这些严重受损的地方曾被浇上了助燃剂,才能合理地解释这样的差异。

  损失的数量和火势奇怪的蔓延模式,表示有人故意纵火。但首先特遣部队需要排除偶然因素。气体管道处于正常运作状态,电子工程师断定没有一条电线短路。

  当侦探挖掘碎石的时候,注意到一个深坑和被称为油画层皱裂的鳞状损坏,这证明他们发现了液体助燃剂曾倾注在地上的痕迹。往下挖了不久就发现了火灾的源头,放火的人并没有埋藏燃料,屋子周围发现了防冻剂,液体木炭引燃器和酒精瓶子。

  侦探收集了48个样品,把它们送到了实验室进行测试。在许多地毯样品上,侦探发现了大量的液体木炭引燃器的痕迹。如果纵火犯运用防冻剂和酒精,这两种东西都会被烧光。

  助燃剂的存在证明了有人故意纵火,因为这个家庭很富裕,侦探怀疑纵火犯是否借大火掩饰盗窃罪证。但是现场没有强行入屋的痕迹,防盗自动警铃处于正常工作状态,门闸都是锁上的。门窗的惟一损坏是消防员造成的。放了这场致命火灾的人,要么在屋内,要么有钥匙。侦探断定火灾烧毁了德博拉·格林医生的家,并使她两个孩子致死。现在他们要确定是谁放了这场致命的大火。

  即将破裂的家庭

  特遣部队继续挖掘屋子的同时,侦探调查了屋子的前屋主。警察再次询问了德博拉·格林,格林跟她的丈夫迈克·法勒结婚了18年,他们都是成功的医师。他们第三个孩子出生之后,她放弃了医生的职业,一心一意当一名贤妻良母。

  过去几年里,他们的婚姻变得不愉快。火灾发生前三个月,法勒说他想离婚,并承认有外遇,这个家庭开始破裂了。

  格林告诉警察,火灾当晚,在她就寝睡觉前不久,她跟丈夫曾经在电话里吵架。警察把法勒带到警察局,作进一步问话。

  法勒对警察说,“在火灾当晚,他一直跟他的孩子在一起,他把他们留在屋子里,然后回到他自己的住宅。我打电话给我的妻子。”

  电话记录证明,半夜过后,法勒就在他的住宅,但是他不能解释之后的行踪。很快,他把矛头指向格林,声称她精神不正常,很可能是她放的火。

  警察对此感到怀疑,他对德博拉生气,表明他有动机;他有钥匙表明他有到达目的地的手段。但是,德博拉也有同样的动机和手段,是迈克·法勒潜入屋里纵火,还是德博拉纵火,并扮演受害者,陷害她丈夫呢?只有现场留下的证据,可以判定事实的真相。

  当他们继续挖掘的时候,侦探发现了倾倒液体的痕迹,这条痕迹从屋子开始在德博拉卧室门口终止。德博拉曾说,在火灾当中,门一直是关闭的。她说,当她看到烟的时候,是从后门走出来的。但是侦探在她卧室的地毯上发现了液体引燃器的痕迹,并且地毯上的燃烧模式也不可能在房门关闭的情况下出现。接着发生了什么事,门口的线索显示德博拉是有罪的。

  但是案子还不能够完结,侦探还需要更多的证据,确定是丈夫还是妻子,应对使他们的孩子致死的火灾负责。

  头发确定纵火犯

  侦探制定了一个计划,助燃剂被密集倾注整个屋子,使大火突然爆发。纵火犯也可能会被烧伤,但是格林和法勒都没有任何明显的灼伤。不过一些烧伤只有在显微镜下才能够观察到,侦探从德博拉·格林和迈克·法勒身上都采集了头发样品。

  在显微镜下,法勒的头发没有受损的迹象。然而,德博拉的那一束则被严重烧焦了。蔡平进行了许多测试,排除其它导致头发烧焦的因素。只有用火烧才能造成她的头发达到那种程度的损害。

  格林曾经告诉警察,她从来没有靠近大火,刑事侦破学证明她是说谎。格林的谎言最终暴露了自己,警察找到了纵火犯。

  特遣部队从混乱的犯案现场构想了不顾一切的、亡命的行为。格林对和她丈夫之间的关系一筹莫展。迫近的离婚是点燃她的怒火的火花,在她用酒精和其它助燃剂浸泡的卧室里的桌子上,摆着他们的离婚协定书。在整个屋子里,她着重于引起法勒感情伤痛的地方,他的钢琴、书桌,而最悲惨的是还有他的孩子。在楼上走廊倾注助燃剂的时候,她故意关闭了孩子们的主要的逃生通道。

  警察以正在进行的调查需要她辅助的藉口,把格林召到了警察局。当她来到警察局的时候,他们拘捕了她。特遣部队永远不能完全理解导致一个百万家财的医生,杀害她的孩子的精神错乱行为。但是他们精确的火灾现场调查确定,德博拉·格林要为她的罪行付出代价。

  在确凿的法律证据面前,格林选择服罪而不是出庭。德博拉·格林被判处无期徒刑。

  
  • 上一篇文章:蛛丝马迹泄露火灾背后的谋杀案

  • 下一篇文章:弹痕、笔迹终破连环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