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侦探推理 > 法律案例
(转载)一根小木头毁了两个家
 作者:一平  人气: 2956  发表于: 02年07月24日18点46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子夜时分,妻被砍死夫被砍伤,是自导自演的情杀吗?浙江警方围绕这起离奇的案子,展开艰难的侦破工作,终于真相大白:

半夜凶杀案

1997年12月27日凌晨零时许,浙江省海宁市公安局“110”报警台,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宁静:“快……快,双山乡利民村9组周四宝家里发……发生凶杀案……”
报案者俞山明,是死者周四宝的小叔(前夫之弟)。这段时间嫂子周四宝家正在造楼房,俞山明连续一个多月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12月26日,他望着刚刚结顶的楼房,嘴里终于舒出了一口长长的气:今天可以睡个好觉了。
半夜,俞山明突然被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声伴随着男女的叫声吵醒,侧耳细听,是嫂子家的老房子里传出来的。“怎么又在吵架,真是的!”稍顷,他又猛然听到嫂子的哭声和叫“救命”的声音,而嫂子的后夫则不停地在讲“好了,好了”。“今天吵得怎么这么厉害?别出啥事情了。”俞山明一骨碌披衣起床匆匆下楼。走到嫂子家门前,见客厅大门开着,而屋内一团漆黑,他再朝发出声音的房间走去,推开房门,隐约看见一个黑影在床前晃来晃去。便问:“你们在干啥?半夜三更……”殊料,话音未落,黑影转身冲向俞山明,手里举起一样东西盖头劈了过来。俞吓得魂不附体,拉上门拔腿跑回家里,紧紧地关上门,半晌喘不过气来。大约又过了10分钟,他终于从恐慌中缓过神来,继而感到有些不对劲,便再次拉开门向嫂子家跑去。一看,呆住了,只见嫂子的丈夫已昏倒在房门口,而嫂子则躺在地上死了。
“救命啊!杀人啦!”俞山明冲出大门拉开嗓子大喊起来。尔后他赶紧跑回家里打电话报警。
“赶快想办法把伤者送医院抢救,否则他也要没命了。”看热闹的村民提醒道。俞山明听了显得束手无策:“怎么送呀,又没有汽车?”“俞韶明不是有辆‘小飞虎’吗?”围观者中有人说起。俞韶明是这个村上唯一的一名个体汽车司机,听到出了杀人案,他二话没说,爬起床穿上衣裤就把车子开了过来,并不顾伤者身上的血迹等脏物把伤者扶进了汽车,临发车他还叮嘱俞山明:“要保护好现场,向公安局报警。”
车到医院,俞韶明又热心地背伤员进急诊室抢救。

排查挖线索

警情,将海宁市公安局的整幢大楼吵醒。没几分钟,副局长高海忠、金德仁、刑侦大队长邵雪明、教导员沈志恩带领刑警以及双山警组的民警迅疾赶赴案发地。这是一个两开间三室的旧式平房,大厅内血迹满布,房门口有一把特大号断线钳。房间里,周四宝头部血肉模糊。床上的蚊账、被子洒落一地,马桶翻倒,灯泡破碎;床周围墙上有喷泉状血迹,床沿下地面也有脸盆大小的血泊,在翻倒的马桶边上有一把断柄斧头,顺房门口经客厅到后小间窗口的地上有一行滴血,并找到一只血手套。窗口处有翻爬的痕迹……初步判明,这是一个经过激烈搏斗过的凶杀现场,死者死亡时间在23时40分左右。作案者1人,系男性,手段凶狠残忍,有反侦察能力。致人死亡工具是斧头和断线钳,但主要是断线钳。
访问中获悉,伤者叫许朱其,是死者周四宝的后夫,两人均41岁。1980年,周与俞山明哥哥结婚生下一女儿。1986年,周前夫不幸在一起车祸中身亡,1987年,她经人撮合又与桐乡人许朱其结合,并招许为上门女婿,两人生下一男孩。在造楼房期间,周一般一个人睡在老房子里,而许和其弟弟及儿子睡在新楼那边看管建筑材料和工具,周的女儿则与奶奶一起寄睡在俞山明家。访问还得知,平时,夫妻间关系一般。
外围搜查虽然也及时展开,但由于天黑路滑,如果盲目行事,说不定使有关凶手的罪迹遭破坏,所以刑警们决定等天亮再扩大外围勘查。
凌晨,全体参战人员召开了案情分析会。从现场无撬动箱柜的痕迹来看,不像是谋取钱财,而尸体身上的分泌物经鉴定,暂时排除了奸杀的可能。看来只有两种可能:情杀或意外杀人。所以目前最关键的,是等待许朱其苏醒后能开口说话。

惊人的口供

在海宁市第一人民医院,负责伤者笔录和人身安全保护的刑警静静地守候在那里。许朱其的头上除了五官外,整个被纱布捆扎着。医生告诉民警,伤者头部前顶有6处开发性裂创,属钝器伤,右手无名指和小指第一指骨中段均断裂,外表皮擦伤,右手肘部嘴骨粉碎性骨折,左手肘部皮下出血并有裂创。在问到头部伤势程度时,因未拍CT,所以医生也只作了个猜测:头顶部可能有骨折。
这时,病床边的民警报告:许朱其开口了。然而随着许吃力的描述,民警们听了吃惊不小。只听许朱其说道:
……晚上11时许,他送走最后一批客人后,准备到老房子里去取内衣更换,便叫弟弟和儿子先睡,自己朝老房子走去。当他推开客厅大门,忽然听到房间里传出“悉悉卒卒”的响声。他立刻想起了以前关于妻子“生活作风问题”的传闻,就快步冲进房间问妻子是什么声音,他妻子答是“老鼠声音”。他不信,就拉亮了电灯寻找,结果在床后发现了一个蹲着身子的男子,(这名男子,许一口咬定就是村里的驾驶员俞韶明。)他发现后就一把将俞拖了出来责问,可俞不承认有此事,双方僵持了一会,他虽心里恨俞可又怕俞打他,所以就把俞赶了出去……大约半小时后,他又突然听到俞韶明的敲门声,问什么事,俞答其手表掉在屋里了,他便开门让其进屋,并帮其一同寻找手表。当他寻找到床后时,俞突然在他身后用脚把他踹倒,然后就用东西敲打他。这时周四宝从床上爬起来帮他,不想俞顺手操起一把断线钳朝周头上猛敲,直至周不能动弹,他见状一下子吓呆了,心里怯怯的,可俞似乎并不肯放过,又举起钳子朝他打来,出于求生本能,他继续反抗,在扭打中,房里的灯泡也被砸碎。后来听到有人叫门,俞才逃跑。接着他挣扎着把妻子往外拖,可拖了一会儿自己也无知觉了。
据许陈述,那把断线钳是他家造楼房时使用的,可问他怎么放在老房间里时,又说不清楚。同时问到那把断柄斧头时,许只是估计从木工那里借过来的……许在陈述时,一脸的惊慌,心神不定,似乎有什么隐情。
许朱其颠三倒四的供词着实在刑警中掀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澜。如果许的口供成立,那么俞韶明的杀人动机是什么?因为照许猜测俞与周有“暖昧”关系,而照常理,这样的人一般不会将自己喜欢的女人杀掉。何况俞山明在民警的询问下,讲他去叫俞韶明时,亲眼看到俞从被窝里钻出来,而许朱其的弟弟也反映俞很热心:“幸亏俞韶明用车送去抢救,否则我哥也没命了。”鉴于此,民警们在保留许证词成立的基础上又作出了以下几种推测:一是许的脑子受伤,神志不清;二是许胆子小,突然碰见外人,心头恐惧继而发生错觉;三就是许自己所为,因他怀疑周四宝有“野男人”,而可能性最大的是俞韶明。26日晚上,许借口更换衣服,而把斧头、钳子带入房间,逼迫周讲出“情人”,周不承认,双方发生争吵,许就捡起带回的工具杀向周,然后伪造现场,且编造事情经过……
但推理毕竟是推理,凶手究竟是谁?

天亮露端倪

大量的调查访问,村民们对许朱其和俞韶明两家的关系,都作了这样大同小异的证词:两家关系正常,既无恩也无怨。关于周本人,平时虽然讲话随便、粗鲁,但生活作风尚正派。就在此时,医院对许的脑CT检查结果出来了:脑子和颅骨均未受伤。与此同时,法医对许的伤势检验是:他人致伤,且是身强力壮的男子。再有经访问组调查获悉,除了斧头来历不明外,断线钳是从别人那里借的,因怕丢失,是周四宝特地藏在房间里。另据好多群众反映,许朱其平时胆小如鼠,虽与妻子吵架不停,但绝对不会发展到干杀人的事。民警深入勘查,证实了这一点。由此,首先否定了许作案的可能。如此一来,疑点一下子都集中到了俞韶明身上。
“喔!喔!喔!”鸡叫三遍,东方渐渐吐出了鱼肚白。辛苦了一夜的刑警们顾不得疲劳立即进行外围勘查,寻找起新的线索来。终于,在现场的西北角方向干警们又捡到了一只血手套,初步认定与现场遗留的是一双。再细勘查,又发现地上有奇怪的痕迹,便顺着它继续搜寻。一直搜到另一户俞姓村民家旁的一个粪池边,此痕迹忽然消失了。多谋善思的刑警便在粪坑里打捞起来,不出所料,经耐心打捞,终于有可疑物品呈现在大家眼前:一件男式灰色茄克衫,男式咖啡色灯芯绒外裤和灰色棉毛裤各一条,一双女式运动鞋。经多名村民辨认:可能是俞韶明家的。为了慎重起见,民警又找来熟悉俞韶明家的人进行辨认,结果也肯定除那双女式鞋是俞韶明妻子的之外,其余三件衣裤均是俞韶明的。
难道是俞韶明夫妇合伙所为?结果很快排除了俞妻的嫌疑,因为有很多人都作证,她在这天晚上7时就到厂里上夜班,中途未离开过厂。而俞韶明的去向没有人能确切证实。
可待民警找到俞韶明,他却大喊“冤枉”,并振振有词说这些衣服已不见了好几天,也正在找。说着还不满道:“我做了好事不表扬不说,还怀疑我,以后再也不做了。”难道另有他人要嫁祸于俞韶明?在办案民警面前,俞韶明讲话也显得有条不紊。他说当天晚上因妻子上深夜班,所以和3岁的儿子、10岁的女儿老早睡了。一直睡到半夜俞山明敲门叫车,他才起来去帮忙,他说这些可问两个小孩作证,但他们的儿女一觉睡到天亮,根本无法作证……就在这时,刑技人员经过认真细致的勘查,又在俞韶明的楼房周围发现了与许朱其家里出来的路上同样的痕迹。经辩认,确系俞韶明留下的。另外,刑警又在他的手上发现了他不能自圆其说的新鲜伤痕。与此同时,刑警又进行侦察实验,发现在同样的时间里,俞韶明完全有机会伪装一切。

愚昧毁两家

根据俞韶明的心理特点,民警在审讯他时着实动了不少脑筋。开始,俞韶明在民警面前,依然是一副“见义勇为”者受到“冤枉”的样子。刑警见状,便立即改变审讯策略,让俞自由陈述。慢慢地,俞自己感到有些话前后矛盾,刑警们马上抓住时机,正面攻击,俞终于沉默了。直至28日凌晨2时许,俞的心理防线和意志开始松垮。又经过2个小时的艰苦较量,俞韶明终于开口交代了案情的全部真相。
他,34岁,是一个吝啬而又要脸面的人。26日,他见许朱其家楼房已结顶,一些原先搭脚手架的木料拆下来堆在房子边。就起了贪心,准备“弄”一根来派派用场。漆黑的夜幕下,他蹑手蹑脚溜到许家偷木料。他刚要扛起木料,忽然楼上有人下来,他就“呼”一下窜到许朱其的旧房门前,见大门房门都未关,就又向里躲了进去。他哪想到,楼上下来的人正是许朱其……
被许朱其拖出来后,许怀疑他与周四宝有“暖昧”关系,他自然不承认,可许不信,提出要他出2000元钱私了“此事”。他自知哑巴吃黄莲,却又不敢说出事情真相来,就答应以500元“成交”,因当时身上没有现金,就让许跟他到家里去取。许返身进屋,他想听许要对老婆说啥,便又转身返回到许家窗外。他听到许在追问周四宝是否与自己有关系,周不承认,后来就听不到声音了。此时,他有些害怕,害怕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不算,还染上个“贼骨头”的臭名声。他越想越恼火,顿起歹念:“把这两人杀掉算了。”他立马从家里取来斧头并以找手表为名叫开许家房门。为了事后给侦破工作制造假象,他更换了一身平时不常穿的外衣,又穿上了妻子的球鞋。在行凶时,令他懊丧的是,就在他用斧头从身后劈向许朱其时,不料因用力过猛致使斧柄断裂,在扭打中,周四宝又光着身子突然从床上跳起帮助许,他操起墙边的断线钳朝两人狠砸。忽然,他山明推开了房门,已杀红了眼的他又转身朝俞山明劈了过去,结果没劈着。他以为俞山明去叫人,所以扔下作案工具从后窗夺路而逃……半路上,他将衣裤和鞋扔进粪池,然后跑回家简单涮洗一阵钻进被窝。当时他最担心的是俞山明认出了自己,所以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直发愣。不想,俞山明根本没看清凶手是谁,还跑来叫他出车。当他发现周四宝已死亡,许也昏死,便装出一副热心肠抢救起伤员来……
“我好后悔啊?”俞韶明交代完一切后,哭丧着脸对民警哀叹道。
村上的老百姓知道事情真相后,一个个叹息:造孽啊,为了一根小木头,竟毁了两个好端端的家。
  • 上一篇文章:世界警探史上的经典案件,你能猜出是怎么回事吗?

  • 下一篇文章:传奇侦探弗兰克-蒙特:阴错阳差“杀手”扬名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89264010』于2002-7-24 18:46:00发表评论:

  • 真是不值啊~,如果是我,就承认想“拿”根木头回去了~……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2001年推门第一案现在正在法庭辩…[3485]

  • 【案例】丈夫因杀妻罪两次被判死…[4744]

  • 4·20体彩案侦破记(转载)[2649]

  • 已故英伦拳王原是连环奸杀妓女案…[3009]

  • 英少年化身女特工借MSN鼓动他人谋…[2779]

  • 《转载文章》英犯罪学家称找到11…[2269]

  • 自杀?谋杀?40年的谜案[2631]

  • 美华裔女律师命案结案陈词 检方推…[5029]

  • 跨国谋杀:上海警方与一对日本母…[3231]

  • 小蔡笔记之神探Lee破案实录 No.2…[2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