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侦探推理 > 法律案例
传奇侦探弗兰克-蒙特:阴错阳差“杀手”扬名
 作者:b-2-9  人气: 2446  发表于: 02年08月19日12点08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在霓虹闪烁、繁华喧闹的都市一角,没有人注意到一个身着黑衣、头戴礼帽的人,他站在夜幕里,身材魁梧,目光如炬。他点燃一支雪茄,抬起头望着眼前的灯红酒绿,眼中充满了嘲弄和揶揄,他知道、他了解那些富豪、那些名人,在他们令人艳羡的外表下完全不相称的一面,他太了解他们,熟悉他们,他为他们工作,替他们卖命……

  这就是澳大利亚著名的私家侦探弗兰克·蒙特在新近出版的自传体新书《间谍游戏—
—我的不平凡的生涯》中给自己塑造的形象——和富豪名人打交道,了解他们的底细和隐私,看透他们和普通人一样的灵魂。蒙特的经历的确不同凡响,经过几十年的奋斗,这位前悉尼市的警察已经是世界上最出名的侦探和私人保镖了。在蒙特的新书中,他把自己从悉尼一名普通的私人侦探到为世界上最显赫的人工作的特殊经历公之于世,让人们了解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和奢华生活掩盖下的内心世界。

   阴错阳差“杀手”扬名

   现年55岁的弗兰克·蒙特描述自己的一生都在追求着女人、金钱和名望,但他对自己,包括自己的职业和生活感到极为厌倦甚至憎恨。可在他还是二十多岁小伙子的时候,他便对私人侦探这个特殊的行当怀有强烈的热情。据他的同行鲍勃·李讲,蒙特最初总是替一些妻子或丈夫完成将不忠的配偶“捉奸在床”的危险任务。

  弗兰克·蒙特是从法学院退学,又做了很短时间的警察后,才从事私人侦探这种工作的。作为意大利移民的后代,他一直都梦想着能得到他父母所不能给予他的金钱和权势。就是对这个梦想的执著追求,甚至令他暂时把自己的良心抛到了一边。

  刚入行不久的蒙特在这个圈子里便有了“杀人不眨眼的雇佣杀手”的名声。“这对我的职业很有帮助”,蒙特说,“在我们的游戏里,有这样的名声并不是件坏事。”

  为希腊船王工作

  蒙特侦探生涯的转折应该是在1973年,蒙特做了希腊船业大亨奥纳西斯的保镖,而这个人不仅是希腊最富有的人,而且还是美国前第一夫人杰奎琳·肯尼迪的第二任丈夫。

  蒙特为奥纳西斯工作的主要任务就是窃听船王生意伙伴的电话。一次,奥纳西斯和一些日本商人进行谈判,打算购买日本的涡轮机来安装在他的船上。对方开出的价格是500万美元,而且声称这是他们能接受的最低价格。然而,私下里,日本人和东京通电话时却泄露出200万美元才是他们价格的最底线,蒙特安装的电话窃听器起了作用。蒙特在他的书中写道,“在下次谈判中,奥纳西斯就直接对日本人说,‘200万美元,要么成交,要么走人’”,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不用说了。

  印尼丛林寻找小洛克菲勒

  1979年,美国洛克菲勒家族的一个代理人找到蒙特,要他帮助寻找这个全球最大财团的继承人迈克尔·洛克菲勒的下落。1961年,23岁的小洛克菲勒为了寻找可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中展出的艺术品,前往印度尼西亚。可他却神秘地消失在印尼巴布亚省的丛林中,再也没有回来。蒙特接受了委托,开始就此事长达4个月的调查,但一无所获。直到有一天,一个修女来到他那里,告诉他自己的兄弟曾是印尼巴布亚省新几内亚岛的传教士,他知道洛克菲勒的下落。开始,蒙特只是半信半疑,他带这名修女去做测谎实验,结果是她通过了测验,于是蒙特飞到了阿姆斯特丹去见那名教士。教士告诉蒙特,洛克菲勒是在试图偷取当地一个土著部落的宗教圣物时,被部落里的人杀死的。蒙特把这个故事告诉了老洛克菲勒,他们要他去寻找迈克尔·洛克菲勒的头骨回来。蒙特接受了这个看起来完全是“不可完成的任务”,然后一头钻入了印尼的丛林。

  有一次,他们正在丛林中跋涉,遭遇了一队好斗的土著人,他们几乎全身裸露,有的头上还插着鸟的羽毛,大多数手持矛和盾牌。于是,血战在所难免,在一阵短兵相接之后,8名当地人被打死,蒙特这边有一人被长矛刺成重伤。

  蒙特的长途探险和艰辛终于有了结果,他在丛林深处见到了一名部落头领,他说洛克菲勒是被已经去世的前任杀死的,他还告诉蒙特,洛克菲勒和另外两名白人的头骨至今还保存着。蒙特用一个船用发动机换回了三个头骨,然后迅速离开了这个与世隔绝、充满不测的地方。几周后,蒙特回到洛克菲勒家族在纽约第五大街的豪华寓所,将头骨交给他们,并应他们的要求签署了一份保证10年不向他人提及此事的书面保证。

  婚姻失败背井离乡

  尽管蒙特的事业一帆风顺,但他的个人生活却是一团糟。他的第一次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蒙特和他的妻子在两个儿子出生后就分居了。1985年,两人离婚,孩子由蒙特来抚养。这件事为他在侦探圈里赢得了一些赞扬,因为大家都知道,如果有人打算跟踪他并把他干掉,那有孩子在身边是很难保护自己的。

  和其他人比起来,蒙特的前妻给他带来的麻烦似乎更大,她对外界说蒙特曾企图谋杀她。这件事倒是没有对簿公堂,可舆论的压力迫使蒙特不得不离开澳大利亚,因为蒙特所有的朋友都不再理他,他走到哪里,哪里的人就对他说“嘿,你真不应该去谋杀你的妻子”等等类似的话。

  1990年,走投无路的蒙特带着新女友兼搭档贾斯汀·萨多基尔斯基来到了洛杉矶,然后又辗转到了纽约,蒙特在纽约很快便如鱼得水,完全摆脱了这些年受到的非议和冷遇。在洛克菲勒中心开了自己的侦探事务所,而且他的客户也都是大集团和名人。

  是谁杀了范思哲

  又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登门来找蒙特,寻求他的帮助,这个人就是姜尼·范思哲。范思哲第一次和蒙特联系是在1996年,几次见面和沟通之后,蒙特取得了这位意大利“时装之王”的信任,于是范思哲向蒙特透露自己遇到的难题。有一个从米兰来的绰号名叫“约翰尼猫”的人从他的公司里偷走了5本秘密账簿,他向范思哲开价500万美元,范思哲不能去找警方,因为这可能牵扯出他在多年前同意大利黑社会的关系。蒙特写道,“范思哲告诉我,那些账簿将揭露出他曾在几年时间里为意大利的有组织犯罪洗过‘黑钱’。一旦这些账簿的内容被公开,那么范思哲和他的公司将有大麻烦。”蒙特说,范思哲非常担心自己和黑手党的关系会为世人所知,同时困扰着他的,还有他在意大利的家人因为怀疑他患有艾滋病而要断绝他的财源。

  1997年7月,范思哲在迈阿密自己的海滨别墅门前台阶上被人开枪射死。这桩轰动一时的“阳光下的罪恶”不仅震惊了国际时装界,也令迈阿密这个旅游名城笼罩在一片阴云之中。尽管蒙特不是范思哲的保镖,可他还是为自己没能保护范思哲而感到自责,联邦调查局认为杀手就是他们长期通缉的十大要犯之一、现年27岁的安德鲁·库纳南,是一名男妓,而他在凶杀案不久后就饮弹自杀。而蒙特对真凶却有自己的一番见解,他认为范思哲的家族和意大利黑手党都有杀害他的嫌疑。

  蒙特的新书不仅讲述了他个人奋斗的曲折经历,更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他揭开了名人头上的那圈光环,让人了解到他们性格中不为人知的一面。《间谍游戏———我的不平凡的生涯》在出版商看来,书中的情节不亚于印第安那·琼斯历险记中的故事,只不过更为真实。然而,蒙特把自己的经历看做是莎士比亚式的悲剧,而不是男孩子的冒险故事,他写道,“我一点也不觉得这很冒险,我认为这是一种悲剧性的经历,而我就要结束这种生活,因为我从来都没有接近过我所渴望得到的幸福和快乐。”
  • 上一篇文章:(转载)一根小木头毁了两个家

  • 下一篇文章:《转载文章》英犯罪学家称找到114年前连环碎尸者杰克悬案真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