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冬季校园——建筑师之死
 作者:wumi0212  人气: 2575  发表于: 02年02月20日11点14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虽然像大连这样比较靠南的东北城市在一月份已经不算是很冷了,但小杨是南方人,来到大连读书四年还是不适应这样的气候。此刻他走在傍晚的校园中,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
  这几天学校的期末考试刚刚结束,同学们大都已经急着回家过年,所以校园内并没有几个人。小杨却并不急着回家,因为他们建筑系下学期就要实习了,而他打算就在系里的设计院实习,一方面安心准备明年的考研,另一方面现在联系导师以后也好办事。大约两个月前,他找到了在设计院的柳老师,柳老师也正好有一个工程缺人手,让他一考完试就到院里来报道。
  “小杨——”喊他的是班里的同学小胡。
  小胡和小杨一样也是南方人,两个人在班上是死党。他的打算同小杨一样,也和小杨一起帮柳老师干活儿。
  今天白天两个人在设计院画了一天图,吃完晚饭后回到寝室小睡了一觉,准备晚上再熬个通宵,一是为了画出几张效果图来,过两天给业主看,二是在设计院还可以上网,晚上老师不在正好可以上个够。
  “喊你好几句了,你怎么没听到?”小胡一阵小跑跟了过来。
  “是么?我没听见。”羽绒服上连的帽子加上耳包,小杨能听见才怪。
  “现在几点了?”
  “八点半。”小杨掏出手表看了看答道。
  “你起来了怎么不叫我一声?刚才我起来后到你寝室去找你,发现你已经走了。”
  “我去买了一份《体坛周报》。”报纸就挟在小杨的腋下,“走,上去吧。”
  说着话两个人已经到了设计院的门口。守门的老大爷两个人早就已经熟了,相互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设计院只有三层楼,他们所在的工作室在最顶上。
  “你们两个又回来了,要通宵啊?”问话的是工作室的另外一位宋老师,今年大约三十多岁,他原本就是这个学校的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才三十年。而柳老师则已经四十多岁了,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博士,在学校也有将近十年了,在工作室里相当于总工程师。
  “是啊,我们想把那两张效果图赶出来。”
  “正好,我今天晚上也通宵,”这回说话的是柳老师,“你们俩先去买点夜宵准备着,回来给你们报销。”
  ……
  “真倒霉,柳老师也要通。”
  “怕什么,他肯定熬不久,等他睡着了我们再上网。”



  一刻钟后两个人的东西买回来了。走上三楼,听到乒乓球的声音。原来工作室旁边就是一个乒乓球室,有一个乒乓球台。乒乓球室与工作室有一道门相连,平时工作室的人画图累了就到里面打一打球,放松一下。
  小胡和小杨探头向里看,里面三个人——宋老师和研究生金野、邓旭。宋老师和邓旭在打,金野计分。
  “怎么样?来一局。”金野转过头来。
  “不用了,我打的很烂。”小胡摇摇头。
  “小杨呢?”
  “我就看行,玩起来就差了。”
  “哈哈,那怎么行?以后你们要多练习,争取打赢宋老师。”邓旭一边把球拍交到金野手中,一边笑着说,“我们是没希望了。”
  “谁说的,好好计分,让你看我这次怎么赢的。”金野故作认真的摆起了姿势,“开始了。”
  ……
  “运动完了之后真舒服。”宋老师捡起电脑旁的毛巾一边擦汗,一边看表,“啊,都十点了,我得回去了。”
  “十点了,咱们也走吧。”金野放下球拍对邓旭说。
  “走吧。”
  “你们走的时侯别忘了把灯关上,门带上就行了,不用锁。”宋老师拎着一包图纸走过乒乓球室门前时又交待了一句。
  这时守门的老大爷走了上来。
  “柳老师,你们不走啊?”
  “我们今晚上通宵,不用管我们了,锁大门吧。”
  “柳老师,我们走了。”金野和邓旭从门外打了声招呼,紧跟着老大爷下了楼。



  音箱里放着音乐,偶尔开两句玩笑,要不然机械的画图会让人枯燥死。
  “你的模建的怎么样了?”小杨站起身走到了小胡身旁。
  “还差很多呢。你的呢?”
  “建完了,正在渲染。”小杨伸了伸懒腰,“你饿不饿?”
  “有点饿了,坐点面吃吧。”
  “柳老师要不要?”
  “你一说我还真有点饿了。”
  “那我去做一锅面,再把三明治放进微波炉里。”
  别看工作室不大,大到微波炉小到碗筷一应俱全。小杨独自忙了一阵后,热热乎乎的“饭”准备好了。
  “本来有点困,肚子一饱又有精神了。”柳老师看了看表,“才十二点钟。”
  ……
  音乐声已经停了,工作室里很静。
  “嘿,画完了么?”
  “渲染完了,该加配景了,你呢?”
  “我全画完了,”小杨回头看了看,后面床上柳老师正在熟睡,“已经三点了,柳老师早睡着了,我要上网了。”
  “你上吧,我画完再说,”忽然小胡一捂肚子,“肚子怎么开始疼了,你的面做的不干净。”
  小胡一溜小跑奔向厕所。
  “十多分钟了,还没有回来。”小杨正嘀咕着,忽然后面有人拍他。
  原来是柳老师。
  “干吗呢?”
  “哈哈,”小杨笑的有些尴尬,“画累了,上一会儿网。”
  “小伙子真有精神。”柳老师并没有责备他,而是溜溜达达地走了出去。
  又过了五分钟小胡回来了。
  “刚才从厕所出来时,正看到柳老师站在走廊的窗户旁抽烟,吓了我一跳。”小胡一边说一边回到了座位上。



  早上六点半,守门的老大爷起了床。他伸了伸懒腰,穿上衣服,简单的洗漱一下。
  “诶,你们俩这么早就来了。”老大爷打开大门,见金野和邓旭就坐在门口的台阶上。
  “没办法,有几张图赶着画。”金野站起来笑着说,“大爷去吃饭啊?”
  “是啊,习惯了,一大早就饿。”
  ……
  “已经十点了,看来宋老师今天是不会来了,”柳老师从床上坐起来。
  “去打乒乓球吧,”金野去推趴在电脑前的小杨和小胡,“走,打乒乓球精神精神。”
  “啊,走?”小杨揉揉睡眼看着小胡。
  “走吧。”小胡也在揉眼睛。
  乒乓球室的正门反锁上了,和工作室相连的门也反锁上了。
  “钥匙在那儿?”
  “在宋老师的抽屉里。”邓旭走到抽屉旁,“抽屉也锁了。”
  “去找老大爷要吧,他那里也有一把。”说完金野走下楼去。
  过了一会儿拿着钥匙上来了,打开门。
  “啊——”所有人都惊呆了。
  原来乒乓球室里横躺着宋老师的尸体。
  “快去找校派出所。”赶来的柳老师喊道。



  “什么时候发现的尸体。”问话的是小杨和小胡的同学小郭,此刻他正蹲在尸体旁检查。
  小郭是个推理迷,家里经济条件不太好。上大一时学校帮助贫困学生把他安排在了校卫队,因为他很能干,也帮忙解决过几次辣手的事件,所以大四了还留在校卫队。现在放假了,他本来打算过几天就回家,正赶上了这件事。
  “十分钟前。”小胡还算镇静。
  “小郭,先不要动尸体,一会儿市公安局的人要来验尸。”说话的是校派出所的王所长。
  “从尸体僵硬的程度看来是昨天晚上后半夜死的。死者脑后受过钝器的打击。”宋老师穿着一件皮夹克,头上也没戴着帽子,血流了一地。
  “这屋里有钝器么?”王所长看了一下空荡荡四周,“就有这两个乒乓球拍还能算是钝器,不过上面没有血迹。”
  “所长,在卫生间的垃圾桶里发现了一个塑料袋,上面有血迹。”
  ……
  “守门的老大爷说从昨晚到发现尸体前楼里都没发现过其他人进来。看来杀人者就在这些人中。昨晚小杨、小胡和柳老师各有一次长时间离开过工作室,不过都只有十几分钟。凶手到底是谁呢?”小郭挠着头。
  市公安局的法医检查过了,宋老师的确为钝器所杀,没有其他死亡原因,也没有任何其他伤痕和药物的痕迹。
  “这锁有问题么?”小郭仔细地检查着门锁。乒乓球室的两个门锁都是很普通的装修室内门锁——里面都可以随意拧开,外面也可以拧开,但如果里面按进了绷簧,外面就只有用钥匙开了。
  “金野,昨晚你们临走时锁门了么?”
  “应该是没锁吧,我也有点记不清了。”
  “欧,我想起来了。昨晚上我本来想开乒乓球室的门,因为床有柳老师在用,我想在乒乓球台上睡。但那时门是锁着的。”小胡插了一句。
  “正门还是侧门?”
  “正门。侧门我没试。”
  “那宋老师的抽屉钥匙还没找到么?”
  “宋老师身旁什么东西都没有,他的衣服口袋也翻过了,没找到钥匙。”
  小郭继续在楼里漫无目的的走着,从工作室门前到乒乓球室门前,从乒乓球室门前到卫生间门前 ,从卫生间门前又走到楼梯口。忽然——
  “我知道了,原来杀人凶手是他。”



  “王所长,能不能让当事人都到工作室里集合一下,我找到重要物证了。”
  “什么物证?”
  “秘密。”小郭做了个鬼脸。
  “你小子……”王所长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相信小郭的能力,也不只一次见识过,所以没提出什么异议就照办了。
  ……
  “人到齐了,快说你的物证。”
  小杨、小胡、金野、邓旭、柳老师还有守门的老大爷,这些人从发现尸体后都一直没离开过楼。
  “邓旭,你的帽子能让大家看一下么?”
  “我的帽子?”邓旭的帽子就在他自己手上,“我的帽子有什么好看的?”
  “没什么,我只是想证明一件事。”
  “开玩笑,我的帽子能证明什么?”邓旭抓帽子的手握的更紧了。
  “我想你不介意大家看一看吧。”
  “来,把帽子交出来。”王所长看出了问题,向邓旭走去。
  “不。”邓旭向后退了一步。
  “不要逼他了,是我干的,是我杀了姓宋的。”当王所长就要动手抢时,金野开口了,他的语气很冷静。
  众人的表情都呆住了,只有小郭的嘴角边露出了微笑。



  “原来如此,不过你怎么知道邓旭的帽子里有血迹?”
  “猜的,结果证明我是对的。”小郭坐在工作室的凳子上,悠闲的回答王所长的问题,“其实就是金野不说我也猜的差不多了。从一开始我就认为犯人不一定就是当晚在楼里的四个人,因为这件大楼从头至尾并不是全封闭的。宋老师是被人从脑后重击致死的,他身上没有任何其他伤痕和药物的痕迹,所以当他死前他不可能不喊叫,这么大的声在空旷的楼里别人不会听不见。
  “还有,守门的老大爷说看见宋老师第一次下楼时他拎着一包图纸,但现场并没有图纸。宋老师、金野、邓旭刚走不长时间守门的老大爷就查完楼回来把大门关上了,宋老师再回来的时间很短,他的那儿去了?这很不正常。所以我断定第一现场根本就不在这个楼里,宋老师的尸体是后来由人抬进来的。”
  “抬进来?那现场的满地血迹怎么解释?宋老师是后半夜死的,在早上血早就干了。”
  “我们不是找到了一个有血迹的塑料袋么,后半夜杀人到早上六点半如果用塑料袋装血就不会干。凶手把熟料袋里的血撒在现场,到了十点钟干了就不会有人发现问题了。”
  “那你怎么认定是金野干的?而且要是尸体是后抬上来的,乒乓球室的门是怎么开的,难道他们有钥匙?别忘了小胡证明昨晚上正门是关着的。”
  “很简单,因为里面有人。”
  “谁?难道是宋老师?”
  “不,是邓旭。”
  “邓旭?别开玩笑了,今天早上守门的老大爷可看到他同金野一起坐在门口的台阶上。”
  “这是最关键的问题——守门的老大爷看到金野的正脸了么?没有。你想想,现在是冬天,大家裹的都很严实,穿上羽绒服,戴上帽子,坐在台阶上时又是背对着大门。同老大爷说话的是金野,老大爷会想当然的认为穿着邓旭衣服的人是邓旭本人。”
  “你是说当时穿邓旭衣服的是宋老师的尸体?”
  “没错,这方法虽然大胆,却没有太大的危险。因为这几天学校本来就人少,金野要是一大早,比如说五点钟就把尸体搬来坐着,不会有人发现的问题的。早上守门的老大爷照例去买早饭,虽然时间很短,但对金野来说时间足够了,他完全可以趁老大爷走远把尸体背上楼。而邓旭其实一整晚都在乒乓球室里,他从里面开门接应。通宵了一夜的人早上六点半正是最困的时候,只要他们手脚轻一点柳老师三个人就不会发现了。”
  “的确,这同金野交待的很吻合。可惜他就是不愿说他为什么要杀人。”
  “让我去问吧,在一个同是学生的人面前,他也许愿意说出真心话。”
  ……
  • 上一篇文章:罗修的十二星座探案——双鱼座(中篇)

  • 下一篇文章:蛙声一片——乳猪的学校迷案(短篇)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poirot』于2002-2-20 11:14:00发表评论:

  • 把那个迷题改成小说发出来了吗?我觉得做小说比做迷题要精彩。:)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八王子谋杀案(转载)[3273]

  • 金秋田探案集-----<办公室的凶杀…[2671]

  • 阳光岛的罪恶(2)[2959]

  • 套子里的人[3364]

  • 女娲石传奇——上:九藜山庄不可…[6772]

  • 凶宅(二)[2469]

  • 《夜黑》——曾经投给【推门十周…[4906]

  • 美人鱼的诅咒(8)[2465]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法国裙子之…[4725]

  • 生日会上的恐怖夜话[3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