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现场(三)
 作者:郑学华  人气: 2546  发表于: 01年10月29日10点54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5
桥梁工地正在灌水泥,车辆穿梭,人来人往,十分忙碌。混泥土搅拌机隆隆的声音令人心烦。李进财和小田走进低矮的简易工棚,看见赵芳正坐在椅子上发呆。
赵芳长得十分娇小,圆圆的脸上总是挂着孩童的清纯的笑容。李进财想,童话中在手掌上跳舞的拇指姑娘,大约就是这样子吧。据说有些男人只喜欢幼女,不知道齐宏发有没有这“雅好”。
李进财说:“前天晚上你打齐宏发的手机,叫他出来?”
“是的。”赵芳低低地说。
“几点钟?”
“我……记不清楚了。”赵芳慌乱起来,“我当时没有看手表,两个人在一起,谁会去记时间呢。”
两个人在一起,约会之时两个人都会注意时间的,赵芳似乎在掩盖着什么。
“也许你还有印象,大约是几点钟?”李进财不露声色地说。
“大约10点吧。”
“你们在哪儿约会的?”李进财无端地红了脸。
“在工地。”赵芳说起这种事,神色反而自然了。也许是习以为常了。“工棚里太简陋了,人又多;去旅馆,他怕碰上熟人;工地上一到晚上就没人了,也隐蔽……”
“带我去!”李进财阴沉着脸说。
赵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小田说:“带我们去工地看看——走吧!”
说是工地,其实是在海边的一座山脚下,一个偏僻的采石场,满地都是尖利的石片。这完全不是现场。
“到底在哪儿?”
“在那边,草丛那边。”赵芳指着采石场旁边一大块绿茵茵的草丛,一旁还长着几株竹子。
“带我们过去。”小田说。他想,这是否就是李进财所要找的现场了?
果然竹林边的草丛上尚有明显的压伏的痕迹。可是这块草地过于平坦了,李进财小心地比对着,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找不到同“现场”完全相附的地方。
这不是齐宏发死亡的第一现场!况且,一个小女人怎么可能勒死一个大男人呢。如果是她干的,一定还有个同谋者!
“有人知道你们在这里幽会吗?”
赵芳摇头。“工人们劳累了一天,那会儿早就睡下了;况且他们也不会去管别人的闲事。”
“你丈夫知道吗?”小田又问了一句。
“这种事哪能让丈夫知道呢。”
“齐宏发是什么时候走的?”
“大约是10点半吧。男人都是薄情的东西,事情一完他就走了。”
可验尸的结果表明齐宏发死于10点半以前!
“走吧,到派出所去!”李进财冰冷冷地说。

6
李进财坐在办公桌前盯着“现场”石膏像发呆。外边,小田正在打电话通知市刑警队,说是已经抓获了重大嫌疑犯赵芳,请他们派人来刑拘她。小的谎就行了。——或许她并不知道齐宏发死于10点半!
赵芳暂时被关在一个警员的房间里,并里警员看守着。李进财走进来,看着在垂泣的赵芳,小声地问:“你知道为什么把你抓进来吗?”
可小田刚放下电话,李进财就后悔了。不该如此匆忙的,还有许多的疑点没有搞清呢。比如杀人的现场在哪儿?动手行凶的是谁?又是如何杀人的?还有一个很大的疑点,如果是赵芳与其同谋者在10点半杀人,她为什么要说齐宏发10点半走了?她只需撒个小
“这我怎么知道?”赵芳抬起头,揩干泪。“我跟齐宏发只是普通的男女关系……他死了,你们就这样怀疑我杀人?”
李进财点点头。“你有很大的嫌疑。”他有说“嫌疑”两个字时声音显得特别小。“你起先同我们说的全是谎话。你在打齐宏的主意,你还有一个同谋,这个人就是你的丈夫!你们还拿走了他的手机和钥匙。”李进财所能推导的结果也只是这些了。他把所有的牌都打了出去。
“我不该说谎的……”赵芳又抹起眼泪来。眼泪就好像是女人们独特的道具。
这时候外边吵吵嚷嚷的。小田走进来悄声对李进财说:“赵芳的丈夫来了。”
“好的!把他也叫进来,我们分开询问他们!”
赵芳立即就坦白了。
赵芳的丈夫因为身体不好,在建筑工地打工已觉得十分吃力。风骚的赵芳于是开始勾引男人,赚些钱。她盯是了镇上闻人齐宏发,甚至想让他找关系包几个工程给她丈夫做。但齐宏发口头答应了她,却不见有结果。后来她又动了偷窃齐家的念头。前天晚上,当齐宏发伏在她身上时,她却已经悄悄解下了他身上的钥匙,扔到了草丛中。这样就算被他发现,也可以说成是他自己掉的。完事后两人离去,而赵芳的丈夫则捡起钥匙,拿到镇上磨制。等磨制好了,再把原来的钥匙放在工地的草丛中……
而她丈夫同她的供词是一致的。不过他们都否认拿走齐宏发的手机。

当张强兴冲冲地来到凤城镇派出所时,李进财刚刚放走了赵芳。
张强亲热地说:“李大所长,真有你的!才两天功夫就破了一个大案!——疑犯呢?”
李进财苦着脸,半天说不出话来。
  • 上一篇文章:现场(二)

  • 下一篇文章:现场(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