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主题版区 > 本格沙龙
十二生肖的探案——窃鼠
 作者:HiStory打开HiStory的博客  人气: 4810  发表于: 03年11月21日05点24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史力是喜欢热闹的人,这点表现在只要有聚会、出游一类的活动,他不会落下一次。当然还要他的身体够硬。
每年国庆都有聚会,一般不是去KTV或者泡吧。去年去某某好友的家里开派对,随后又在那里住了三天,前年是去外地旅游了。
今年史力前所未有的收到三位好友的邀请,权衡之后觉得实在难以舍弃其一,结果全不去了。
为了度过这空虚的假期,史力不得不从早睡到晚,再从晚睡到早。筠就算拧着他的耳朵叫他出去呼吸新鲜空气,他也不会挪一步了。
“我为什么要装得那么崇高……”史力自嘲地说,“哪怕跟着一方,现在恐怕也是开开心心了!”
不过他转念一想,筠也得跟着他无聊,不禁倒还高兴起来了。不巧“哈哈”地笑出声音,吃了筠一个耳光。
“晚上陪我去逛街,兜兜里带好钱!”筠很勤快,每天都要跑东跑西。
史力点点头,可怜巴巴地望着筠。
筠拍拍史力的头:“没打疼吧?乖一点。昨天,我以前初中的同学叫我去他那里玩,算是个小派对吧,住三天,我跟他说带你去,我们明天上午就动身。”
“干吗?你说去我就要去啊?你又没经过我同意!”
史力的惨叫一点都不惨。

“这个地方蛮远的,他们为什么不来接你?”史力一边看地图一边问。
公共汽车已经坐了一个小时,照筠说起来,仍旧是差好远。
史力直打哈欠。
史力昨天没睡好,逛了一晚上的街,又起个大早。他现在的习惯是白天睡觉晚上上网。
筠就更不咋的了,好歹史力前几天一直在家修养,她却没闲过。现在已经没有意识了,靠在史力肩上打着小酣。
“如果安安静静的,真的很可爱……”史力喃喃道。
“这个地方,呜,马上到了,还没想象的那么远么!”

筠和初中时代的好友热情得抱在一起,史力在一边数这屋子里有多少人。
“过来,我给你介绍我好朋友!”筠把史力拽过来,“别那么没礼貌用手指点着别人!”
“他叫史力……恩,奇怪的名字对吧。我的……算是男朋友吧……恩,我的眼光有点差是不是?他人很好,你不要看他老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我跟你说,史力,你跟她打个招呼呀!她叫孙蔼华。”
史力伸出右手想和对方握手,严肃的表情把人家吓个半死。
筠只得把史力拎进屋子,一边和孙蔼华说“对不起”。
“同学们,想我吧!”筠果然是开朗女王,到哪里都是最活泼的。
结果筠很尴尬地发现除了孙蔼华,只有一个是她过去的同学,其他想必都是主人现在的朋友吧。
女孩只好跟在主人的后边,吐吐舌头。
孙蔼华倒很乐意把她的朋友互相介绍一番。
“这是雯佳,我不用介绍啦!”坐在最里边的女孩子朝筠这里招招手。
“那个正在挖鼻孔的叫黄欣欣,喂!不要吧鼻屎弄在地上,不然我强迫你吃下去!”那个高个子的男孩翻翻白眼,从兜里拿出把瑞士军刀,又开始挖耳朵。
“这种军刀!带发光电筒的,最不实用!”史力想道。
这时候走过来一个颇帅气的男的,拧拧孙蔼华的脸:“我是她男朋友,我叫徐克,是个好名字,不是吗?你是筠对吧,她经常提起你,的确很想你的。”
筠抿着嘴笑:“那么多时候都不来联系我,还说很想我!”
孙蔼华指指落地窗边上的女孩子:“她叫周丽,我现在的同学,你会喜欢她的。”
随后她又把脸转向不停嚼着薯片的胖子:“侯肖风,我们叫他侯爷。哎呀我说侯爷,您给我们留点吃的行不行?”
“刘涛,他叫刘涛对吧,我也不熟悉,呵呵,是徐克的同学,对吧?”孙暧昧地抓抓徐的头发。
“正在和你打招呼的是舒一帆,他可是个才子啊,我们都知道他经常喜欢写点什么,经常投稿也经常给登出来的。他喜欢什么来着?叫侦探小说是吧?”
史力发出古怪的声音,大概象打饱嗝一般。
孙蔼华很郑重地把筠拉到身边:“这是我初中时候最好的朋友,你们叫她筠吧!很可爱的女孩子对吧?那个……叫什么来着?我一时给忘记了。”
“我叫史力……”史力的声音小的和蚊子一样。
“对了,是史力,是筠的朋友,好了,你们都认识了。”
“是啊,都认识了,我只不过知道了那些人的脸和他们的代号。”史力想道。

史力偷偷摸摸地潜进厨房,打开冰箱找吃的东西。不料背后过来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啊,侯爷是吧,”史力看看眼前的胖子,感叹事态炎凉,“您要吃点什么?我来帮你取吧!”
侯肖风指指白脱面包,指指切片奶油,又指指火腿肉肠,然后在厨房的数十个橱们抽屉中,取出烤面包机。
史力把食物交给侯爷,飞快得逃走了。

筠和孙蔼华、雯佳等几个女孩子聊得正欢,她原本就是善于和人打成一片的性格。
侯爷吃得满嘴黄油回来了,和徐克、黄欣欣、舒一帆打起了扑克。
周丽和刘涛,这一对显然是情侣档。史力看着头晕。
史力象外人一般——他原本就是外人——到处转悠。对着窗外吹口哨,看孙蔼华有什么唱片,或是摸到筠的后面给她找麻烦。这些都没有用,她就是一个外人。
“这是我这一年来参加过的最无聊的聚会了!还要在这里呆到后天!”史力嘀咕着,筠好象很开心的样子。
史力大概能猜出那群姑娘在讨论些什么,一定是在说为什么筠找了一个如此令人不安的男朋友,看上去没点地方配得上她。
史力竟然给自己的想象气坏了。

吃晚饭的时候,舒一帆很兴奋,肯定是想显弄一下,就对大家说:“一会儿我们来玩推理游戏吧,我出题,你们来猜怎么样。”
众人都说好,史力也没说不好,没他发言的份。
晚饭后,孙蔼华把灯都关了,取出一支蜡烛来点上。史力暗想,这又不是讲鬼故事……
舒一帆坐在大沙发上,女孩子们也围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男生们坐在地毯上,史力倒骑在一把靠背椅子上。
“有一次我需要做一个不在场证明,我先给雯佳打了个电话,聊了十多分钟后和她说了拜拜。雯佳呢,就把电话给挂了,而我一直没挂,一直就吊在那儿。
“然后我出去杀了侯爷,侯爷你别生气,哈哈。用了大概二十分钟的时间,在侯爷那里留下了明确的可以指正死亡时间的东西,因为我需要不在场证明呀!
“回家之后把一直吊在那儿的电话挂上。
“我们都知道雯佳是极其冒失的人,所以我断定她不会记住时间,所以我才会选择打电话给她。结果警察来盘问的时候,她说案子放生的时候确实一直和我在打电话。具体时间因为挺长,所以她记不住了,反正肯定是侯爷死的时候。
“电信局那里,肯定也是我的证人,我认为是天衣无缝。结果没想到出了个大漏子,现在我想问的是,我到底做了什么傻事情?”
徐克用很低沉的声音说:“你这白痴肯定是把时间弄错了!”
舒一帆白了他一眼:“我可没那么呆!”
侯爷吃了一口蛋糕:“你在我那里留下了指纹。”
“我在你那里留下了一堆指纹呢!”马笑道。
孙蔼华和雯佳显然更没主意。
周丽和刘涛耳语了几句,刘涛摇摇头:“我想是你在杀侯爷的时候留下了线索,侯爷可能有死亡遗言,你没来得及检查。”
舒一帆同样摇摇头,显然刘涛也没答到点子上。
看着大家都有所思绪,马提示道:“不是侯爷那里出了问题。”
黄欣欣问:“那么是不是电话上出的问题呢?”
舒一帆点点头:“问题就在电话上,你们可以想一想,但我估计除了我这么观察细致的人,你们不会有什么希望的。”
筠转过头,看看史力:“你也不知道?你不是成天玩弄你那些破侦探小说吗?我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呢!”
史力张大嘴:“你问我?我还在想这么简单的问题怎么可能轮到我回答。”
肯定是史力的自信刺激了大家,舒一帆很不高兴地说:“那么,请你说说看我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孙蔼华和筠咬了咬耳朵:“你男朋友很会推理吗?他看上去一点不起眼。”
史力还是坐在那把椅子上:“记得我有一次打电话给筠,”他向筠招了招手,“两个人聊着聊着就吵起来了,结果她把电话摔了。我当时心里很不高兴。
“我也没挂电话,我想你不和我打电话,我也不让你和别人打电话。
“以前大家可能都看过一则侦探推理小故事,恩,我想想,是说一个人杀了自己老婆,然后打电话到他家,造成他老婆一直在和别人通电话的假象是吧?
“没错,以前的电话是这样的,可现在不是!现在的电信局,只要有一方挂断,一分钟以后就会自动为你切断的,所以什么二十分钟的理论纯粹是理想主义。至少现在是这样。”
史力好象说的实在有理,房间里静得出奇。
孙蔼华似乎很兴奋地对筠说:“你男朋友实在看不出!我们大多数情况下都猜不透舒一帆的想法的!”
筠脸上浮现出满足的表情,史力还是一样的严肃,老实说,用时髦点的语言,那叫酷。
舒一帆的脸色很不好,他肯定没有料想到,自己的迷题才一出就被人枪毙掉了,而且还是个外人。更不服气的是,现在这班人看史力的眼神和过去看自己的几乎是一模一样。
其实这只是他的感觉罢了。史力还是史力,比任何人都苍白。
好象游戏也没法玩下去了,舒一帆显然是不打算再献丑了。
孙蔼华又把蜡烛吹灭,打开灯:“算啦,我们还是打牌吧。”
“没意思,我们还是随意点吧,看看DVD,吃点零食,对了,蔼你们家有酒吗?”徐克钩上孙蔼华的手臂。
“你又想喝酒啊?”孙蔼华用手指戳了一下徐克的脑袋,“我这里有样好东西,我拿给你看看。”
史力眼送着孙蔼华走进厨房,皱起了眉头。史力属于喝一口酒脸就通红的人,他恐怕自己闻到酒的味道都会脸红。
“就是这个啦。”华乐呵呵地拿出一瓶看上去就不一般的酒。
“哟,皇家礼炮二十一年!”史力嘀咕了一声。这声不算嘀咕了,大家都听到了。
孙蔼华倒很高兴,有人竟然还很懂酒:“没错,‘皇家礼炮二十一年’,据说瓶塞就能卖八百人民币。”
一群人围了上来,争相目睹这古怪的宝物。
雕花的瓶塞是松木做的了,上边可能渡了金。瓶子的外壁摸上去滑爽无比,渗透着墨绿色的光泽,估计也是名贵的玻璃。里面摇晃着神秘的液体,就象不带杀气的婴儿一样纯真。
孙蔼华笑着对徐克说:“这瓶酒你可别想喝!我爸爸会杀了我的!”
“哪能啊!我看到这瓶酒就能想到你爸爸那脸,晚上连觉也睡不着了!”
史力突然奇怪地问;“这酒你放的安全吗?不会被人偷了去吧?”
“我也不知道,”孙蔼华抓抓自己的头皮,“放在我家里有什么安全不安全啊,又不会有外人来的。恩,我也放得挺严实的,不是一下就能摸到的。谁会来偷我这瓶酒呀!又不是什么钻石项链。”
“这也难说,”史力摇摇头,“我们酒吧也有这么一瓶酒,是镇店之宝。上次来了一个财神,当场开了请全店的人喝,老板那天全场免单。”
“就这么着吧,”徐克拍拍孙蔼华的肩膀,“去把这酒放好,我帮你去拿点其他吃的喝的。”
黄欣欣摇摇手里的牌:“谁先来?侯爷你肯定要来的对吧?那个,史力你来不来?”
史力其实是最喜欢打牌的人了,前面一直在忍耐,这下黄欣欣在召唤他,岂有不来之理?
侯肖风,雯佳,史力,黄欣欣,筠,徐克很快从厨房冲出来,捧着一堆零食:“我也来,稍等!”
舒一帆掏出一本书,恐怕又是侦探小说,找了个有落地灯的角落独自欣赏去了。
孙蔼华提着两瓶饮料出来:“厨房灯坏了,漆黑一片,我也找不到灯泡。反正也不用进去了,明天到小店里去买灯泡!”
周丽和刘涛这对伉俪当然过他们的两人世界去了。
孙蔼华伏在徐克身边看着。

“侯爷,快出牌!你可以先出牌再吃东西的!”黄欣欣尖叫着,自己一边往嘴里塞进几根POKY。
徐克很生气:“黄欣欣是最口是心非的了,你看你,吃的也不比侯爷少啊!”
黄欣欣看上去也很不服气:“我哪能和侯爷比!他每天半夜都会起来找东西吃!”
侯爷一把抓住黄欣欣的脑袋:“你小子老说我坏话!看我不用肚子顶死你!”
黄欣欣一边求饶一边对雯佳眨着眼睛。
“一对王,我牌没了!”史力很懂得趁混乱制胜,他很悠闲地把自己的杯子倒满饮料,“不用我出牌了,我可以正大光明吃东西了!”
史力也是个大饭桶,几乎可以做到嘴不停。
“和谁发信息呢?”孙蔼华笑眯眯地对雯佳说,“是你哪个相好?”
雯佳也笑眯眯的:“就是那天我们在游泳馆碰到的那个男的……”
黄欣欣焦急地问:“什么男的呀?”
没人理他呢。
侯爷大叫了一声,也打完了手中的牌,和史力开始抢东西吃。
“对了,侯爷喝酒吗?”史力问。
侯肖风拍拍自己的肚子:“我这肚子就是那个时候天天和人飙啤酒弄出来的。”
史力啐了一口:“啤酒真他妈难喝,而且我喝一杯都会脸红!”
“你真是没用的人!”筠嘲笑道,“每次出来都不敢喝酒 ,我过生日你也就喝了一小杯。
刘涛从楼上一溜小跑进厨房,又怪叫一声,探出头来:“灯坏啦!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么。”
“我们早知道啦!”徐克招招手让他过来,“想找吃的东西是吧?”
刘涛乐滋滋地拿走两袋薯片。
“小刘别把我家床单弄脏!”徐克冲着他大叫。
孙蔼华使劲打了他一下:“什么是你家床单?”
史力伸了个懒腰:“这里就是远了点,不过真是舒服呢。那个大吊灯估计是从免税商店里买来的吧?”
“没错,你还真试货,老爸那个时候一眼就看中了。“孙蔼华倒是颇满足。
“客厅竟然不是和厨房连体的,这种结构一般只有公寓才这样,别墅好象很少。”史力很惹人讨厌地冒充内行。
孙蔼华倒是不厌其烦:“关键是厨房的采光更不好,客厅里那些牛眼灯开了跟本照不到里面,只有开这个大的吊灯。灯坏了真是不方便。”
“还有那个小房间,”史力倒还真来劲了,“你们肯定是把楼梯下部分敲掉,弄成转角的了,然后把空间隔成个小房间。”
“没错!而且一会儿我想让你给我睡到那里面去!”孙蔼华笑得直不起腰来了,“那房间是想给临时来的人住的,今天人多了,因为我没算到你会来,我想你可能得住那里了。”
史力撇撇嘴。筠哈哈大笑。

“困了,”孙蔼华摇摇徐克,“我先去睡觉啦,三楼哦,你等会儿和侯爷睡二楼大床,叫刘涛和黄欣欣把沙发床搭起来,对了,还有舒一帆,挤挤吧。史力,我前面说啦,你给我小房间里呆着去!”
徐克把头摇得象不榔鼓:“我要跟你睡么!”
“不行!你和我睡你叫他们几个女的怎么办!”孙蔼华气鼓鼓的,“不懂事。”

没什么问题,大家都累了,很快也就进入了梦乡。
史力一个人缩在4个平米的小房间里,直喘粗气。幸好床头还有灯,他很疲劳地看着书。这是一本恐怖小说,史力一般不想睡觉的时候就看这类书。
这几天工夫,史力天天在家睡十二个小时以上,现在是一点都不犯困。
“完了,”史力想,“每天这样,我的时差又要费工夫去调整了。”
书的内容一点都不恐怖,这让史力很倒胃口,索性也不看了。
史力抱怨这年头已经很难被恐怖的东西吓到了。上次被吓了一跳的时候是和筠去看惊悚片,看到那个所谓的高潮的时候,筠吓得抱住史力,把他手中的饮料也打翻了,着实吓了一跳。
合上书关上灯,史力把调频扭到“相伴到黎明”,正好是他最讨厌的主持人在大放撅词。史力一边听她胡扯一边盘算着怎么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这不愧是个讨人厌的长夜,史力只想和自己的老朋友去吃烧烤。

当太阳光射进史力房间的时候,他坐在床上发呆。
被子厚得要命,剩下的只有毯子。史力最不喜欢毛乎乎的东西了。
还有那个该死的床头灯,打开再关上之后就会‘滋滋’地吐白光,弄得不亮不暗的。倒是有点象恐怖片了。
史力看看表,六点不到,平时在学校,他几乎是这个时候睡觉的,在家也差不多。
一大群鸟里肯定有一只是会早起的,筠就是这只鸟。
史力已经听到筠出门的声音了,估计是去早锻炼。现在还能找到这种人?
于是史力也穿起衣服,打起精神,从小背包里取出毛巾牙膏什么的,这都是筠细心准备的。
史力有时候觉得筠的确很体贴,感觉真是个温柔的女孩子,女朋友的典范。但暴躁起来的筠根本让他吃不消,就象个没家教的野小子。
一楼也有公用卫生间,只是没有洗浴设备罢了。
史力梳洗完就傻坐在客厅里,看看是否有人会来给他弄点吃的东西。
黄欣欣从二楼蹦下来。他的头发弄得很整齐,脸上也没有什么疲态。“肯定是卫生间里弄了不少时间。”史力想。
黄欣欣倒很自说自话,自己跑进厨房找吃的。
“我就说么!”史力听见黄欣欣在厨房里开心的声音,随后看见他取出了火腿和面包。
“吃点吧,”黄欣欣很客气地把食物递了一些给史力。
史力饿了个半死,开始狼吞虎咽。
孙蔼华很幽雅的从楼梯上款款走下,后边是雯佳和还在打哈欠的周丽。什么时候女孩子都喜欢成群结队的。
史力冲门外指指:“那个姑娘去锻炼去了!”
“知道,如果不是她起那么早,也不会吵得我们都不得不爬起来!”孙蔼华转身进了厨房,“虽然说是个好习惯!羡慕她得很,每天锻炼不会发胖了。
“对啦,徐克你一会儿帮我去买一个灯泡吧,白天还行,晚上问题就来了。”
徐克正巧从楼梯口出现,两个人肯定有点心灵感应。
刘涛倒是和舒一帆一起下来的,看起来睡得都不好,史力换了地方根本睡不着。
侯爷慢慢迈着四方步出场了,这个贵宾倒是很不客气地把所有的早餐一扫而光。还一边嘟囔着晚上饿得够呛。
“侯爷就是这样,明明吃得比谁都多几倍,还老喊饿。”黄欣欣手中把玩着茶杯,说道。
“你别给我把杯子砸咯!”孙蔼华瞪大了眼睛,吓得黄欣欣差点把杯子摔到地上。
一切很平静,筠从门外气喘吁吁地进来,和每个人打招呼,又把擦汗的毛巾甩到史力的脸上。

结果还是有事情发生了,打破了这平静的聚会!
孙蔼华苦着脸向大家陈述那可怜的‘皇家礼炮二十一年’时,徐克也只能不住地安慰她。
“我没想到这么昂贵的东西会丢!爸爸一定会生气的,不仅仅是因为贵重!”孙蔼华当然是急得要哭出来的样子。
“别哭乖乖,我想肯定不会丢的,你想啊,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怎么可能丢失呢?况且就丢这一瓶酒是不可能的呀!你确定放在那里吗?”徐克一张嘴真是漂亮!
史力觉得徐克说得很对,没有人会仅仅偷走这一瓶酒,难到就为了古怪的爱好?
不对,史力觉得这太不可思异了,这瓶就是最不该丢的东西!
舒一帆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头一次和大家说话,这人真小心眼:“我觉得应该是我们这些人里的一人或几人,把这瓶酒偷偷取走了。我暂且不说是偷,可能是觉得好玩吧?”
史力觉得舒一帆到底也是推理好手,说的话有一定道理。如果不认为是谁动了坏脑筋,而且有收藏酒的爱好,偷走这名贵的‘礼炮’作为自己的收藏的话,完全可能是某人的恶作剧。
筠和雯佳一起在安慰孙蔼华,周丽傻呆呆地看着她的男朋友。刘涛在摸头,舒一帆托着下巴在思考什么,侯肖风又开始吃火腿肠了,徐克还在翻箱捣柜以为能找到什么,黄欣欣很无奈地挖着鼻孔。史力看着这些人觉得有点古怪。
筠走过来拍拍史力的脸颊:“帮帮她,她爸爸一定会非常生气的!”
史力从不拒绝筠的要求,况且他隐隐觉得这事情很有意思。
史力把筠拉到一边,悄悄对她耳语道:“听我说,我估计东西是给那一群人里的一个拿了,没错的。具体是哪个我现在还没有目标。我虽然不是普通人,但总要给我一个思考的时间吧!对了,我想到一些事情。”
史力骤地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这个梁上君子跑进厨房拿走了那瓶名贵的酒,他的动作真是迅速无可挑剔,但是厨房里没有灯呀!
史力拼命回想昨天晚上有没有感受到大厅里那眩目的吊灯,但他肯定地对自己说“没有”!
史力发觉这群人,除了筠以外,好象都是好熟悉的朋友了,难道会为了区区一瓶酒做出对不起朋友的事情?
史力觉得不可能,除非另有其他目的。这个目的有些不可告人。
这些思考是在几乎一瞬间完成的,史力被孙蔼华拉回了现实。
“史力大哥,昨天晚上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啊?”孙蔼华用几乎哀求的眼神看着史力,看得他脸上起毛。
史力很认真的跟孙蔼华说其实昨天晚上他根本没睡觉,一点儿也没有听到可疑的动静,孙蔼华很失望。
不过史力觉得他还是要问一问那群不老实的人,昨天晚上到底有没有乖乖在自己的床上补充体力。史力坚信:“人们总是愿意讲真话的,因为这样容易些,没有编制谎言的压力。可以撒一两次谎,或者三四次,但不可能总是撒谎。这样,真相就慢慢露出来了。”这是被史力奉为经典的一句话。
“好的,我觉得吧,你们里面是有人干了这件缺德的事情。是谁呢?”史力两手叉腰,冲着大伙儿说道。
黄欣欣嬉皮笑脸地说;“其实,我倒是怀疑你呢!”
徐克看看孙蔼华,又看看史力:“我们都和你不熟悉,我觉得你很喜欢酒,也蛮有研究的。当然,晚上你说没听到动静,完全可能是你没听到,也可能是你骗人。”
徐克说的很平静,史力习惯了,他早知道自己是最不象好人的。
侯爷很少有不吃东西的时候:“是叫史力是吧,他们怎么会说是你!我觉得你不象啊,你看上去很老实啊!“
史力打心眼里高兴了,这辈子他最开心的就是被别人说老实。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我们都有嫌疑是吧?除了孙蔼华。”舒一帆对着徐克摇摇手指,“别说你是她男朋友你也没有这样的话!我觉得你嫌疑很大!”
史力感到舒一帆说的有点道理,徐克的嫌疑倒是不小,起码作案的可行性不小!
“好吧,”史力说道,“你们如果有人不相信我呢,可以来搜搜看啊!”
筠很生气地冒出一句:“史力是我见过的最老实的人,你们谁敢为难他我对你们不客气。”
史力看见大眼瞪小眼的人们,觉得有说不出来的幸福。
史力在很短的时间内思考了一下,他觉得自己已经抓住了这次事件的关键,如果能称它为事件的话。
“只要一个小时!”史力对自己说。

“对不起,我刚才并不是说一定是你,只是我们和你不熟悉!”徐克现在在那里一个劲解释。
史力一般不把别人的话放在心上,不管好话坏话:“哦,这没关系。对了,孙蔼华把酒放在哪里啊?”
徐克用他那干净的手磨挲着下巴:“放酒有一个专门的柜子,不过那酒不是放在那里面的。是和一套银餐具放在一起的,对了,冰箱左边上边放着烤箱的那个柜子!”
史力“哦”了一声,盯着徐克的脸不放,看得徐克不好意思了。
“我说,“史力先开口了,“其实你也蛮懂酒的呀!我觉得你的脸有点熟!”
徐克点点头:“其实你打工的那家酒吧我是一直去的,我早就认出你了,但我觉得没必要跟你说这个哩!”
“这个挺有意思啊!”史力嘿嘿一笑,“其实我根本没生你的气。对了,昨天晚上睡的如何?我是没睡好,你有没觉得他们谁晚上不太平?“
“都不太平!侯爷的呼噜肯定比你爸爸的还厉害!我他妈的还和他睡一张床!黄欣欣晚上还磨牙,这么大了难道还有蛔虫?舒一帆喜欢来回翻身,这是他的老毛病了!你刘涛喜欢说梦话,你没听到他叫周丽的小名多么恶心!不过我后来睡着了,就没感觉到什么了。”
史力很高兴徐克能说了这么许多,他很满意:“要不要留个手机号码以后好联系?不用了吧,反正你一直来酒吧。”
徐克把手机又放回兜里。

把侯爷从零食堆中拉回来比从死亡线上拉回来难上许多!
史力用很可怜巴巴的语气和侯爷聊着。
“你看,我挺喜欢你的,我也很羡慕你,你也很能吃啊,但你不胖!
“昨天饿了一晚上,今天早上一起床就来找吃的,这还不正常?
“你知道我的习惯,我就喝喝啤酒,根本不懂洋酒那些东西。
“我晚上睡觉不塌实,不过昨天晚上倒是凑合,所以没觉得什么人进进出出呀!”
史力把自己的衣服塞进裤子里:“不过侯爷,你和黄欣欣好象老是吵吵闹闹啊!”
侯爷哈哈大吓,差点没把史力吓死:“我和小黄毛是初中时候的同学了,他这个人就喜欢嘴上惹我,习惯咯,如果他不来惹我八成是生病了!
“不过我前面倒觉得徐克不大对劲的,这家伙平时看上去笑哈哈的,但给人阴森森的感觉,我发现她和孙蔼华可能很快要分手啦!”
“侯爷你说的太好了,哦,对了,你手积号码多少,我记记!”
侯爷和史力互相留了手机号码。

史力思考的时候喜欢用手擦自己的鼻子,他已经隐约觉得这事情的可笑之处了。
史力发现,因为昨天晚上大厅的灯没开过,所以厨房里百分之百是一片漆黑的,如果真的要偷那瓶酒的话,没有照明工具是不可能的。史力一开始觉得这事情太简单了,看看谁晚上爬起来过,估计那家伙从什么地方摸出来个手电,就在厨房里翻箱捣柜,害人不浅了。
“千万不要给我碰到杀人的案子!我可不喜欢。”史力暗想道。

孙蔼华看上去的确很沮丧,这也正常。如果你的朋友到你家来大吃大喝,临走还把你家的彩电和冰箱搬走,你会很开心吗?况且那瓶酒的价钱要比彩电什么的贵得多。就象液体黄金一样。最昂贵的香水是375美圆一盎司,这个酒可能少许便宜一点吧!
“我向你保证找出这个贼不是什么难事情!”史力对孙蔼华眨着眼睛,“你觉得徐克怎么样?”
孙蔼华被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搞的不知所措:“他,就这样吧。他这人太大男子主义,平时也不会听我说些什么,我觉得和他在一起开始还好,时间长了,其实他不是很经看。不过现在我们关系还可以,以后么也难说。”
史力很满足侯爷满口是真话:“昨天晚上你们几个女孩子没有跑进跑出吧?”
孙蔼华摇摇头:“我这人懒得很,总是沾到枕头就睡觉了!她们就算打起来我也不知道!”
史力倒是很高兴:“对了,手电你这里有吧?一般放哪里?他们知道不?”
“我想他们不知道,我就放厨房最上面那一排柜子里,具体哪一个我自己也忘记了。其实也不是我放的。”她做了个鬼脸。
“你看,我就知道你老把东西乱放是不明智的!”史力很少有教训人的机会,“对啦,都是第一次到你家来?”
孙蔼华点点头;“徐克不是第一次来哦,不过以前他来的时候我爸爸妈妈都是不在的,给他们看见一定会骂我的!”
史力使劲想象自己的父母是多么的开放。
“对啦,你觉得我和筠配不配啊?”史力露出少有的荒诞的表情。
孙蔼华使劲想着:“我觉得说不上配不配,其实你们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好,你的性格是很会忍让的我看出来了,筠是会随着环境改变的性格!我现在看着你也觉得挺帅的。”
史力脸红了。

雯佳看起来就象个洋娃娃,史力估计这样的人多半是不会偷东西的。
“对啦,我问你几个小问题。”史力孜孜不倦地进行他的询问工作。
“随便吧,刚才舒一帆也在那里问我呢!”
史力打了个喷嚏,只有在他感到极度滑稽的时候才会这样。
“那么,我的问题太简单了,就是前面舒一帆问了你什么问题啊?”史力倒真会想鬼主意。
“刚才他问我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我说很好,一上床就睡觉了。
“后来他又问我,我觉得谁可能拿这瓶酒,我当时想了好半天,也没想出来。可能我天生比较迟钝?”
史力点点头:“有这个可能,对啦,你和孙蔼华还喜欢和不认识的男孩子搭讪?”
雯佳摇摇头:“昨天打牌的时候听见的吧?其实不是,孙蔼华和我一样,是说给黄欣欣听的!你大概也看出来了,黄欣欣很烦也!”
史力表示同情。

史力把舒一帆给提溜过来,准备和他好好谈谈,如何结束这无意义的侦探大比拼!
“听我说,”史力的语气很坚定,“我知道你比我高明,所以我打算不调查这件事情了!”
舒一帆显得很不高兴:“其实我觉得你比我强,就拿我昨天问你们的那个迷题吧,我真没想到你能那么轻松就说出来!”
史力翻翻白眼:“我说的很明白啦,那次筠摔我电话……”
“你最喜欢哪个侦探?”舒一帆似乎和史力聊起了两人的相同之处。
史力想也不想:“波洛,其次是梅格雷。”
“是啊,克里斯蒂的小说是精彩,也是我的最爱。不过我觉得奎因可能是最好的作家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意见,这是事实。
史力点点头:“奎因我一直无法对他评价,因为我觉得他过于出色了。”
“克里斯蒂的小说我觉得最好的是《ABC谋杀案》和《谋杀启示》,你呢?”
“我和你的观点相同,但我和很多人不一样的是我同样喜欢《埃奇韦尔男爵之死》,也就是《人性记录》。不知道为什么,况且这本书我看了不下五遍。”
“奇怪的偏好,我没有一本书是看过两遍。”
“对啦,你平时上网吗?”
“有时候上,也算频繁吧。”
“那你倒真应该去一个叫www.tuili.com的网站看看,我很喜欢的!”
“你这么介绍的话,我倒是真要去的!”
“好!以后有空我们再聊天,你留个手机给我!”
“手机这次竟然忘记带出来了,号码给你!”
史力很迅速地记录下舒一帆的手机号码。
“对了,你睡觉喜欢翻身?”史力皱起眉头。
舒一帆把嘴瘪进去:“我怎么知道,我睡着了难道还有知觉啊?”
“这倒也是啊。”史力喃喃道。

黄欣欣老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但也不是很让人讨厌。
史力很高兴黄欣欣没有在他面前挖鼻孔。
“对啦,你肯定觉得我和侯肖风关系不一般是吧,呵呵,”黄欣欣怪笑道,“我们初中就是同学,这头胖猪!
“你肯定想象不到我多么了解他。昨天晚上我说他喜欢半夜起来吃东西,其实是真的,哈哈。
“我睡觉以前在冰箱里夹了张纸片,我最后一个睡觉的,今天早上我又那么早起来,你也看见了。奇怪你怎么也起得那么早!
“我又去查看那纸片,哈哈,果然不在了,侯肖风还老装腔作势呢!“
“嘿,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到厨房里拿了点东西吃,大概破坏了你的计划!”史力面无表情地说。
黄欣欣也不沮丧:“呵呵,那真太可惜了,谁知道你这坏小子破坏我的计划!”
史力伸出手:“你的军刀给我看看,我也喜欢这玩意!”
黄欣欣倒很爽快地掏出军刀,给史力把玩。
史力看了一会儿:“会发光的?218元一把是吧?这光亮不?”
“你知道得很清楚啊!一般,反正能看看书什么的。和电力不充足的手电差不多!”
“对啦,你应该看看医生,你可能有蛔虫!”
“又是徐克和你说的?这家伙自己有性病!哈哈。”
史力很认真的对黄欣欣说:“你如果不改掉挖鼻孔的坏毛病,雯佳死也不会看上你!”
黄欣欣好象很无奈的样子。

刘涛和周丽总是在一起,而且更有意思的是,穿的衣服也近似情侣装,用的手机都象是一模一样的。
“他们看上去恋爱了有些时间了。”史力想。
“对啦,我想你们昨天吃完饭听完故事就到楼上去了吧?没和我们在下面打牌?”
刘涛把周丽的头发揪了起来:“是啊,反正人也多么,我们就不凑热闹咯!”
周丽用嗲得不得了的声音告诉史力其实她昨天晚上跑过两次厕所,史力觉得这和这次盗窃行动没什么关系。
“虽然这么说,你们是我最后问的两个人,我现在一点眉目也没有,我只知道你们两个人是不可能的。”史力自信满满的说。
周丽很高兴,刘涛对着史力不住点头。
不过,史力又提起了问题:“我想知道关于孙蔼华的事情。还有徐克,老实说,这两个人是不是在外面惹了什么麻烦?”
刘涛很慎重的想了想:“我想没有吧,他们谈恋爱家里不是很反对,也没欠人钱,也没惹黑社会老大,恩,现在哪里有黑社会啊?对吧?”
史力挠挠头:“我想你们说的很多了。”

筠把史力的耳朵拎了起来:“玩你的破侦探游戏就算了,还开始盘问我了?就是我拿的,怎么样?”
史力苦笑,双手合十:“谢天谢地幸好我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了,不然准保给你打死!”
筠对着史力给揪红的耳朵不停吹气:“我想你也肯定能知道事情的真相!毕竟你是我百般挑选的男朋友!”
不能让史力太高兴了,因为他有时候会忘乎所以!

“实话说吧,我早就觉得那个人是最可疑的了!”在回家的路上,筠喃喃的对史力说。
史力很好看的笑了一下:“我想也是,你比我可聪明多了!”
筠点点了头:“我一般是凭借直觉,我承认你刚才是在奉承我,找个线索什么的,我们没法比的。”
“但是关键也是要靠你,如果这次不是你那么早就起床的习惯,我想我的确很难察觉什么。”史力总是在筠面前说她的好话,这个已经成了习惯,外人看来可能会感到肉麻。
“而且我觉得吧,这样的聚会不适合我,以后再有机会,我也不想来了。因为……”
筠让史力闭嘴,不过这次用的是很柔和的办法。

史力把那一群人召集到客厅里,这个场面是不是很熟悉也很庸俗?在经典侦探小说里常见,在廉价侦探小说里也多如牛毛。
“这个场面说明我打算告诉你们谁是那个麻烦的窃贼!”史力清清嗓子,“他当然在我们里面,我估计东西么,他也仅仅是藏了起来罢了。你们现在不要说话,我问你们在回答,OK?”
虽然在场的人感到极其不舒服,肯定觉得看着史力装酷有点恶心。但也没办法,毕竟现在主人家里出了点事情,这也关系到他们,没人想惹麻烦。
“好了,你们也知道窃贼就在我们这些人里,而且我肯定发生窃案的时间是昨天晚上大家都睡觉以后一直到今天早上筠出门早锻炼这段时间里。”这是史力第一个推论。
“为什么我这么肯定是这段时间呢?昨天晚上我们很多人都在客厅里玩牌,就算这个窃贼是在这段时间里,偷偷进的厨房,或者光明正大进了厨房的话,他基本上是会把那瓶酒还藏在厨房里,让我们找不到。但我肯定孙蔼华发现酒失窃之后一定会在厨房里瞎找一番,现在看来是没什么结果的,所以肯定不是在那段时间里行窃的。
“我又敢打包票,今天早上我起来之后,不可能有人溜进厨房行窃,除非他也是把酒藏在厨房里了。我虽然眼睛不好,但是我喜欢东张西望,想看的东西还是不会落下的。
“这样一来,我就敢肯定,是入了夜,我们都去睡觉的时候,有人溜进厨房,很利索地或者找了半天,拿走了那瓶该死的酒,然后把他藏到一个地方。也肯定是这幢房子里的一个地方,只是我们找不到罢了。这很正常,我们不可能象专业人士一样地毯搜查。你叫我搜查我也不一定能找到,我就经常找不到自己的东西。”史力说了一大通之后扫视了在场所有人一眼。
“那么就是说那个人是在后半夜进去偷的那瓶酒咯?”徐克问道。
“没错,不过也不一定是偷的,极其有可能就是拿的。”史力走到徐克身边,“现在我发现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你们都知道厨房的灯坏了!当然,是昨天晚上打牌的时候,孙蔼华发现的。她的意思是先凑合一下,明天早上去买个新的灯泡。
“这样我有必要相信,那个窃贼进厨房的时候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的。如果不采取一点措施的话,他根本找不到那瓶酒,孙蔼华把它放得很好,和一些精美的餐具放在一起,不是很容易就能找到的!
“但是帅哥,他很可能知道放酒的位置,不需要什么照明设备就可以找到它,是吧?”史力拍拍徐克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
徐克的眉毛拧在一起:“你是怀疑我?好的,很好,可以的,你成功了,就是我做的,怎么样!”
史力点点头:“的确,我说得你很生气是吧?不过不是你,因为我想来去,也觉得这事情对你没一点好处。可能你和你老婆感情没以前那么好,别激动,但是你也没必要让她爸爸发火,你说是吧?而且你也懂点酒的,这种名贵的东西,我估计你是不敢随便去拿的,万一给人知道,比如孙蔼华的父亲什么的,你会死得很难看!”
徐克跳起来揪住史力的衣服领子,发了一通脾气。
史力也没变什么脸色,徐克发泄完了就很自觉的坐下了,象个乖学生一样。
“那么,我也觉得刘涛和周丽与这事情无关。
“从来这里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就粘在一起,典型的两人世界,我实在想不出他们有什么理由破坏这个聚会!除非他们吃饱了。而且我敢确定这两个人对除了他们以外的事物一点不关心。昨天吧,孙蔼华在这里说厨房灯坏了的时候,他们两人是在的,结果刘涛还是傻呼呼地跑下来到厨房找吃的。我很清楚地记得,当时他对厨房的灯怎么坏了是惊讶得不得了。”史力走到刘涛边上,做了个大吃一惊的表情。
说的刘涛周丽直点头,象个棒棰。
“这里我又想说了,我有一段时间怀疑孙蔼华自己做的。”史力又偷偷转到孙蔼华的后边。
“嘿!”徐克又一次动怒了,显然是为了维护他的爱人,“你这么可以说这话!”他甚至有可能拔拳头。
“徐克你这傻瓜,你没听他说是一段时间怀疑我吗?每个人都怀疑一遍是侦探的惯用手法,也是写小说凑字数的法宝!”孙蔼华两眼瞪住徐克,那个白痴才乖乖坐下。
史力擦擦头上的汗:“那我就不拖延时间了,不过进行分析推理的过程是最有意思的,我只是想尽情享受这段过程。”
所有人,包括筠在内都哄成一片。
“孙蔼华没有问题,如果是她想换点钱什么的,装作老爸的宝贝给人偷掉了的话,她没必要拿那瓶酒做目标,那东西太贵重我已经说过了!如果她把那东西拿出去晃的话,可能会有一大帮人告诉她的父亲,她在做什么。
“好吧,我认为这个案子关键的地方就是那漆黑的厨房!那天晚上,我在自己的小房间里一晚上没睡觉。换了地方我实在不习惯。我没发现客厅的吊灯亮过,如果亮过的话,我是百分之百会察觉的,我甚至会跑出来看看。长夜漫漫,找个人聊天很不错的。
“灯没亮过,那只能说明某人在漆黑一片的厨房里找那瓶酒,而不用摸索那瓶酒,可以直接取到它的人,我刚才说了,孙蔼华和徐克我都给排除了。
“我先前问过孙蔼华,这里有没有手电筒什么的。当然是有,但是这也没用,因为孙蔼华不仅自己都摸不清放在哪里,更是就放在那黑屋子里的某处。找酒以前你就摸黑找手电吧!
“我之所以要解释的那么清楚,是为了说明那个窃贼是一定有自己的照明工具的。这工具大家当然都有咯。
“我昨天刚来的时候,就看见黄欣欣在玩一把瑞士军刀。这东西我也喜欢。我很清楚他那把刀是带照明源的,这刀外面卖218,虽然光不是很亮,但正好供人小偷小摸。”
黄欣欣打了个喷嚏:“你这好象是在说我么?”
史力举起右手,竖出食指,摇摇指头:“不是不是,没那么简单。你听我说下去!
“黄欣欣有带发光的小刀,但也有同样好用的照明工具。”史力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个手机,“这家伙,我晚上熄灯以后总是用它抓蚊子,虽然效果不是很好!
“不过照着找东西是完全可以了!我和侯爷、舒一帆留了手机号码,雯佳也有手机,所以呢,你们都完全有可能作案呢!
“听我说,你们别激动,我知道一个个怀疑过来是不好的习惯!
“不过我有感觉,侯爷不是会说谎的人。
“我之所以要这么说,是因为我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怀疑我找到了事情的真象。
“黄欣欣和侯爷的关系,这两个人好象认识很久很久了吧?可能这两个人从小就习惯你开我一句玩笑我掐你一顿脖子。”
侯肖风点点头,黄欣欣的眼睛看着天花板。
史力有点兴奋:“黄欣欣昨天玩牌的时候,说候爷是个饭桶,喜欢半夜起来找吃的。这是真的假的?”史力把视线转向候肖风。
“有时候是的,如果我醒来,觉得饿的话,我是会去找吃的。”侯肖风看起来对他的习惯很满意。
“早上侯爷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我看他饿得能吃下一只猪,所以,我想侯爷你昨天晚上没去厨房找吃的吧?”史力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这是个习惯动作。
“的确没有,昨天睡得还可以吧!”侯肖风若有所思的说。
“我敢保证,你昨天晚上没有去厨房找吃的东西吧?”史力朝侯肖风眨眨眼睛。
候爷沉思了一下,表示同意。
史力满意地打了个响指:“不过呢,黄欣欣昨天晚上是做了一件怪事情。睡觉前他在冰箱里夹了一张纸片,今天早早起来,就是想看看到底侯爷半夜三更有没有下来找吃的。
“他成功了,黄欣欣今天早上很欢欣的样子。我在餐厅的时候,听到他说:‘我就说么!’。我恐怕,他那个时候发现他夹的纸片没了。我后来告诉他,是我早上去找吃的时候,打开冰箱的。”
黄欣欣一边挖着鼻孔,一边说:“我当时认为肯定是侯爷半夜爬起来找东西吃了。”
“你说的对,不过,候爷没起来找吃的,我早晨也没开过冰箱。”史力一个箭步站到众人中间,“筠一早就跑步去了,然后我就一直镇守在餐厅里。你们每个人都说晚上很安稳,不是吗?那么晚上没人去厨房找过东西吧?”
孙蔼华摇摇头,徐克也是,情侣二人组也是,舒一帆、侯肖风和黄欣欣也是,两个女孩子也摇摇头。
“那么对了,要么这个冰箱坏了,自己会开开关关,好吓人!不过呢,总有人开过它的。我想晚上起来找东西吃是很正常的吧!你们都很随便的呀,找东西没什么大不了,没什么不好意思说的,那么说来,其实也没人晚上起来找东西吃对吧。
“这么简单一件事情,我现在说了那么一大串,你们都明白了吧?就是那么简单呀!我想我不解释你们应该也能知道了吧!”史力指指徐克,“知道了吧?”
“一头雾水。”徐克摇摇头。
“聪明面孔笨肚肠,绣花枕头一包草。”史力也摇摇头,唏嘘一声。徐克虎着个脸紧捏拳头。
史力又把头转向黄欣欣:“有点眉目了吧。你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不会思考!”
黄欣欣作思考状:“我想,你把重点放在冰箱上,那么冰箱肯定是关键咯。我估计,那个贼,开冰箱是做照明用的。”
史力会心一笑,转向全体:“你们看,多么简单,谁都可以分析出来啊。冰箱当然可以照明咯,我半夜回家就经常开着冰箱下方便面。”
徐克收起了不高兴的脸色,抛给史力一个赞许的眼神。
孙蔼华欣喜地说:“我觉得你讲的很有道理,这么说来,你觉得你有证据指出谁开过冰箱啊?”
史力拍拍舒一帆:“冰箱的问题解决了,现在你觉得谁最可能开这个玩笑呢?”
舒一帆捶捶自己的脑袋:“不好用了,我真想不出来。”
“呵呵,真没用啊,”史力转了一圈又回到舒一帆身边,“你再想想也没什么不可以啊。”
舒一帆涨红了脸,突的站起来:“可以了,受不了了,就是我。你真厉害,服气。”
“同学们,”史力拍拍舒一帆的肩膀,“这只是个玩笑,也可能是个挑战,现在我赢了。”
“准确的说,事情是这样的。”史力清理一下嗓子,开始做称述报告。他说了前面那么多屁话,其实就为了说这一段,“昨天晚饭后的侦探小游戏,舒一帆败给我了,呵呵,他很不服气。不过没办法啊,我不是普通人,这也怪不得他。
“然后孙蔼华把酒拿出来现宝,舒一帆觉得有机会了。
“等我们嚷嚷着要打牌的时候,他就一个人到楼上去构思这个小小的玩笑了。
“真是不巧,他人不在,所以也不知道厨房的灯报废了。
“等我们都散了,黄欣欣做完他的记号之后,舒一帆偷偷摸摸下来了。原谅我用这个词,我很喜欢偷偷摸摸这个词的。
“如果是黄欣欣呀,刘涛什么的,因为他们知道厨房灯坏了,肯定会打着手电要不就是揣着手机下来。
“真可惜,舒一帆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厨房灯坏了。
“我之所以喜欢偷偷摸摸这个词,因为我一直是偷偷摸摸的。如果我是舒一帆,我再回去取照明工具,多半是会给人发现的。
“但是问题是,舒一帆连自己的手机都没带,这点是他亲口告诉我的,,没瞎说吧?
“也不用我多说了,我在楼梯下的小房间里,舒一帆当然不敢开大厅的灯,他用屁股也能想出用冰箱照明。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既然你们晚上没人下来到厨房找过吃的东西,那我估计只有舒一帆一个人是有可能去开那冰箱的。
“况且他也不是存心想偷那瓶酒,只是想挑衅我一下。你成功了,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现在可以把酒还给人家了。”
舒一帆翻起了白眼,孙蔼华冲上去直打他,不过呢,这事情也算小小圆满了。


OK,以上是窃鼠的故事,你不喜欢我也没办法,这里没有血淋淋的尸体。你有没有发现,其实那个舒一帆,从一开始就被认定是老鼠(舒)啊。
  • 上一篇文章:推理谜题十戒律 乐阳

  • 下一篇文章:谈谈小说、迷题中的侦查环节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星辰之泪』于2004-4-3 15:59:00发表评论:

  • 好长哦
  • 楚州狂生』于2003-11-22 16:09:00发表评论:

  • 真相呢!??
    写的好的话可以让我做迷题!~
  • 春上树』于2003-11-21 8:55:00发表评论:

  • 历史发威了-_-!!!.史力就是历史,史力喝酒脸红,历史喝酒可是全身都会红的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浅谈旧新人赏与新本格派的不兼容…[2868]

  • 推理之门――《每周谜题》总目录…[4331]

  • 《占星杀人魔法》游戏即将开放!…[9244]

  • 每周谜题观感(总第71-80期)(我是…[3013]

  • 每周迷题读后感(81-96)乐阳[3255]

  • 卖装备遇到了推理小说爱好者!!!!…[3624]

  • 谈谈小说、迷题中的侦查环节[3809]

  • 推理网站大全(原创)[7204]

  • 关于“本格”的一些想法!(东乡)…[3234]

  • 我和本地女推理爱好者的故事[4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