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隐藏-/- 显示右部导航

【原创推理】布莱克森林的秘密茶会 
陌篱 发表于 2017-9-5 19:02:00

作者:陌篱
本文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0
4月1日,一场小雨过后,布莱克森林边缘。
一个有着一头闪亮金发的小女孩拉着一个栗色头发的小男孩的手,站在森林中的小路上,女孩回头还能看到来时路边人家的小屋。
女孩衣着可爱,穿着华丽的连衣裙,裙摆的蕾丝上缀饰着一颗颗珍珠,男孩的衣服单薄而寒酸,脏兮兮的背带裤,像是哪家工场跑出来的学徒。两人一言不发地站了许久,终于,女孩像是给自己暗暗打气一般,拉起男孩向森林深处跑去。
1
伦敦,泰晤士河畔,从来都是车水马龙,得不到闲暇的。
从泰晤士河畔向西,然后穿过七拐八弯的巷子,有一片传统建筑风格的红砖小楼,这里与热闹的市区不同,让人感到安静而从容。工业***前后,这里似乎毫无变化,面包店、裁缝店和玩具店,都是老样子,其中有一家店比较特别。
那是一家钟表店,店面很小,但分内外两层,外层是钟表店,内层是工作间。走进店里会被各种时钟的滴答声所包围,这家店不仅售卖钟表,还修理钟表。而且,这家店白天从不开张,直到夕阳西下之时,店主人才开始营业,有人好奇问过这种营业时间的原因,店主人说白天太吵,晚上安静利于修理钟表。大家想来也是这个道理,便习以为常。这家店只有两个人经营,一个温和的中年男人和一个十几岁的女孩,男人名叫史蒂夫·佩恩,女孩名叫莉莉安·索菲莉娅,邻居们平时听莉莉安称呼史蒂夫为舅舅。平时店里客人也不多,而且客人当中大多很奇怪,他们戴着面纱,似乎不想被别人认出。
三月份的最后一天,钟表店营业如常,傍晚六点钟的时候史蒂夫带着莉莉安来到店里。今天他们要一起修复一座小座钟,刚刚把钟表的外壳打开,莉莉安就听到了敲门声,她快步走去打开了门,一位衣着华丽的贵妇人站在莉莉安面前,可是她的脸上却没有了往日的神采,而是悲伤与痛苦。
“舅舅,是罗尔斯侯爵夫人。”莉莉安请贵妇人进来坐下,然后喊史蒂夫过来。史蒂夫听到莉莉安喊得急切,立刻放下了手上的活走了过来。
“您稍等,我去泡茶。”莉莉安温柔地将侯爵夫人紧抓着自己的手放下,起身去泡茶,这时史蒂夫已经走了过来。
“尊贵的侯爵夫人,您有何贵干?”史蒂夫在侯爵夫人对面坐下,他同样察觉到了侯爵夫人不太对劲,“您一定不是来买我精致的钟表,或者修理罗尔斯侯爵的怀表的。”莉莉安把红茶端了过来。
“是的,佩恩先生,我今天来是想求求您,一定要找到我的玛丽!”侯爵夫人歇斯底里。
“夫人,不要着急。喝点热茶吧。”莉莉安把红茶奉上,侯爵夫人却没有心思喝。
“谢谢你。佩恩先生,我的玛丽失踪了,两天了,一点音讯也没有。”侯爵夫人说,“而且她经常去的地方也找遍了,还是没有找到。”
“这方面是苏格兰场的工作吧?”史蒂夫说,“我也无能为力。”
“不!不能让他们知道!”侯爵夫人急切道,“多少钱我都可以出,求求你,把我的玛丽找回来!”
史蒂夫瞥向莉莉安,莉莉安表情平静,微微点了头。史蒂夫面带微笑道,“可以,我可以找您的女儿,只是……”
“只是什么?”
“您最好还是向苏格兰场说明情况吧,毕竟您没有线索。”
“事到如今,我就告诉您吧,佩恩先生。玛丽,不是侯爵的孩子,所以绝对不能让苏格兰场插手这件事!”
“原来如此。那么,玛丽小姐离家的时候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史蒂夫喝了一口红茶。
“没有。那天她出去是为了试上周定的新裙子,可是我去裁缝店问了,裁缝告诉我她对裙子很满意,穿上新裙子就跑了,不知道她要去哪里。”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只有十岁吧,您经常让她一个人出门?”
“不是的,她的家庭教师伊莲娜小姐会陪着她。但是,玛丽不喜欢别人跟着她,所以,伊莲娜小姐都是在不远处悄悄跟着她,可是,那天伊莲娜小姐回来告诉我,她跟丢了小姐。我将她训斥了一番,本想不久之后玛丽就会回来的。”
“玛丽的裙子是什么样的?”莉莉安轻声***。
“是一条平时穿的连衣裙,蕾丝边的……对,那些蕾丝边上缝上了罗尔斯送给玛丽的生日礼物,是珍珠。那条裙子是我送给玛丽的生日礼物,我的玛丽……”侯爵夫人哭了起来,莉莉安走过去安慰她。
“这位伊莲娜小姐可靠吗?”史蒂夫说。
“她也是看着玛丽长大的,我相信她和这件事无关。”
“夫人,玛丽在失踪前几天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说过什么或者做过什么。”莉莉安边安慰边***。
“奇怪的举动……玛丽那几天都很开心,没做过什么奇怪的事。”侯爵夫人努力回忆,“要说奇怪,玛丽说过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她问我有没有喝过疯帽子的茶,我说没有,我想她一定是童话看多了才会这样。”
“夫人,天黑了,您先回去吧。”史蒂夫送侯爵夫人到门口,侯爵夫人又叮嘱史蒂夫一定要找到女儿,才恍恍惚惚地上了马车。
2
送走了罗尔斯侯爵夫人,史蒂夫转身回到店里,将店门关好。莉莉安收拾好茶具,两人进了工作间。
“索菲莉娅,这是诱拐事件吧”,史蒂夫说,“昨天木匠和我们说的学徒找不到了的事。”
“嗯。可是目前这两件事没有关联啊。”莉莉安又拿起了小座钟的外壳,细细端详。
“……最近索菲莉娅有没有遇到诱拐犯?”史蒂夫擦了擦单边眼镜,注视着莉莉安。
“没有,舅舅。”莉莉安把手搭在史蒂夫肩头,“我还有你呀,我不会被诱拐的。”
“索菲莉娅……”史蒂夫明显还想说什么,却看到索菲莉娅将食指放在自己唇边,“不用再说了,这个案子我们一起调查,我不会单独行动的。”
莉莉安说:“不要再叫我索菲莉娅了,史蒂夫,我早就把你看作家人,你就是我的舅舅。”
史蒂夫忽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可是眼前的少女分明和她是不同的两个人。
“好吧,莉莉安。”两人相视一笑。
“零点之后,去找找线索吧。”莉莉安继续摆弄座钟。
“好。”史蒂夫从莉莉安手里拿过座钟,开始修复的工作。时间在不经意间流逝,零点刚过,两人就悄悄从店门溜出。最近因为多起诱拐事件,伦敦城实行了宵禁,两人悄悄走入一条不知名的巷子,前往他们的目的地。
莉莉安·索菲莉娅、史蒂夫·佩恩,他们不仅经营钟表店,也会接受贵族的请托调查涉及他们的秘密案件,那些戴面纱的客人,都是怀有秘密的贵族。他们在三年前来到那片安静的红砖房,没人知道他们的来历。
穿过了几条街,莉莉安和史蒂夫来到了市中心,在报社附近的一条小巷里,住着一个他们的熟人,莉莉安走到门前,轻轻敲门。
“谁啊?”里面传来一个懒洋洋的男人的声音。
“丹尼斯,是我。莉莉安·索菲莉娅。” 莉莉安回答。
一阵脚步声后,房门打开了,一张明显正在熬夜的、疲倦的脸出现在莉莉安面前,丹尼斯·林,记者、自由撰稿人,莉莉安父亲当年保释过他,因此每当莉莉安需要打听消息时,丹尼斯总会毫无保留地提供。
莉莉安和史蒂夫走入丹尼斯家,丹尼斯的书桌上散着一堆稿纸,看起来他在琢磨如何写出一篇好报道,事实上他从来写的都不赖。莉莉安坐在沙发上,顺手拿起他的稿件看了起来。
“最近在宵禁,小姐,你在这个时间来,一定是有问题需要我来给你答案。”丹尼斯拉来一张椅子,坐在莉莉安对面。
“是的,丹尼斯。你知道最近发生的诱拐案吗?”
“知道,受害者在不断增加,可案件却毫无进展。”
“木匠杰克的学徒亨利·摩德,你认识吗?”
“他不也是受害者吗?失踪了一周。”
“对,关于他你知道多少?”莉莉安盯着丹尼斯。
“那孩子本来流浪街头,谁也不知道他的父母是谁。在八年前的圣诞节前夜,他冻晕在杰克家门口,当时把杰克吓了一跳,可是后来杰克发现这是一个瘦弱的孤儿时,便把他收留了。”
“原来是这样。”史蒂夫认真的听着。
“上周杰克报案说亨利失踪了,可是,前几天在2号码头,有人说看见了亨利。”
“有人看见了他?”莉莉安微微皱眉。
“是的,他当时还和亨利打招呼,可是亨利拔腿就跑。但是,当时是早上,雾还没有完全散净,所以那个人也无法断定自己看到的是不是就是亨利·摩德。”
“对罗尔斯侯爵你了解多少?”薇薇安问。
“我亲爱的小姐,你知道我对贵族的八卦不感兴趣。”丹尼斯灌了一口咖啡。
“他的名字可是经常出现在报纸上,你不可能对他一无所知。”莉莉安的语气变得凌厉起来。
“好吧。罗尔斯侯爵是新贵族,他热心于兴办公司,可以说他几乎把他的家族几百年积攒下来的财富全部用于了投资。但是,小姐你知道,市场上的争夺难免会与人结仇,所以罗尔斯侯爵的仇家也不少。”
“你对他的家人了解多少?比如,他的女儿,玛丽·罗尔斯小姐。”
“玛丽·罗尔斯?据说她是侯爵夫人的私生女,在她和侯爵结婚之前就有了,可是侯爵还是娶了她,爱情可真伟大,不是吗?”
“呵,你这话分明是一种嘲讽。”莉莉安对他无聊的反话不感兴趣。
“可是,侯爵和侯爵夫人的婚姻生活还算幸福,至少在我们这些外人看来是这样的。”
“好的,我要问的都问完了。谢谢你,丹尼斯。”莉莉安起身打算离开。
“路上小心。”丹尼斯目送莉莉安和史蒂夫离开,转身又钻入了稿件堆里。
3
深夜的伦敦很安静,晚风有些寒冷,史蒂夫将风衣披在了莉莉安身上。
“史蒂夫,我们明天去拜访一下罗尔斯侯爵吧。”莉莉安裹紧了风衣,小声说。
“可是,莉莉安,我们没有预约啊,这样登门造访……”
“你觉得侯爵夫人讲的都是实话吗?”莉莉安微笑,“或者说,她是侯爵夫人吗?”
“你是说,昨天来店里的,是伊莲娜小姐?”史蒂夫有些诧异。
“不错。她可以改变容貌,但是那双手是无法改变的,虽然侯爵夫人十指不沾阳春水,但是岁月不饶人,她的手不可能那样细腻。”
“可是看她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啊”,史蒂夫思索,“难道……”
“没错,玛丽不是侯爵夫人的女儿,她是伊莲娜和侯爵的女儿。侯爵不敢明目张胆地把她带出来,参加各种社交活动,可是侯爵夫人为了讨好丈夫,却常常让玛丽和自己一起抛头露面,因此,我们这些外人就产生了一个奇妙的误会,认为玛丽不是侯爵的女儿,而是侯爵夫人的私生女。”莉莉安慢悠悠地说,“总之,明天去拜访伯爵就知道了。”
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无边的夜色中,雾气越来越浓,最后完全看不出人的影子。
第二天,莉莉安和史蒂夫起了个大早,莉莉安找出自己许久未穿的连衣裙,平时为了活动起来的方便,她都穿着小西装和背带裤,看起来像个假小子。今天,莉莉安穿上了米色的小礼服,戴一副蕾丝手套,手中握着小阳伞,这才是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应有的打扮。史蒂夫也换上了燕尾服,外套一件羊毛大衣,两人坐上了前往罗尔斯侯爵府邸的马车。
穿过喧闹的人群,马车驶出市区,走在宁静的郊区小路上。道旁的树木很高,郁郁葱葱,满目翠绿,让人心旷神怡。
侯爵的府邸也是在森林的怀抱里,房子看起来是自百年前就在这里,侯爵继承了爵位之后就直接搬进来住了。
“这片森林有名字吗?”下了马车之后,莉莉安问史蒂夫。
“这里是布莱克森林,是罗尔斯侯爵家族世代种植出来的,一大片人工林”,史蒂夫说,“而且,侯爵不允许族人进入,因为这是保护府邸的树林,因而种植的都是相似的树木,其间道路也留的复杂,进去很容易迷路。”
“原来如此。”莉莉安看了一眼森林,然后轻轻敲门。开门的是伊莲娜小姐,她看到眼前的两个人吃了一惊,“索菲莉娅小姐,佩恩先生,你们怎么……”
“伊莲娜小姐,我们想和罗尔斯侯爵谈一谈。您也不想您假扮侯爵夫人的事被发现吧?”莉莉安说。
“两位请进吧。”伊莲娜轻声请莉莉安和史蒂夫进了门。侯爵的府邸很大,伊莲娜领莉莉安和史蒂夫上了二楼,来到了侯爵的卧室门口,侯爵坐在床边,背影看起来消瘦而疲惫,床上躺着一位和侯爵差不多年纪的妇人,她面容憔悴,看起来正生着病,她就是罗尔斯侯爵夫人,此刻她正在睡觉,神情安详。
“老爷,索菲莉娅小姐和佩恩先生来了。”伊莲娜轻轻在侯爵耳旁说道。
侯爵起身,面对着莉莉安和史蒂夫,“索菲莉娅小姐、佩恩先生,昨天伊莲娜和你们见过面了吧。”伊莲娜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是的,罗尔斯侯爵,今天我们来就是为了找回令爱的。”莉莉安说。
“到会客室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侯爵带莉莉安和史蒂夫去会客室,伊莲娜则继续守着侯爵夫人。
三人来到会客室,老管家正在整理房间,见到侯爵带来了客人,便起身去泡茶。
“索菲莉娅小姐的厉害我是见识过的,实不相瞒,是我让伊莲娜去找您的”,侯爵面露难色,
“您也是贵族,您应该明白我的苦衷。”
莉莉安微微一笑,“我明白,只是单凭伊莲娜小姐的几句话,我没有办法找到玛丽小姐。”
“您想问什么,就问吧。”侯爵拿过老管家奉上的红茶,喝了一口。
“玛丽是侯爵和伊莲娜小姐的女儿吧。”莉莉安将红茶放到桌上。
“对,伊莲娜小姐才是玛丽真正的母亲”,侯爵很平静。
“那么,侯爵夫人对玛丽怎么样?”
“很好。玛索不是那种善妒的女人,我们相爱多年,直到前几年我继承了爵位才和她结婚。”
“侯爵,您既然深爱夫人,又为什么会和伊莲娜小姐……”史蒂夫迷惑了。
“哦,上帝啊,那天我一定是冲昏了头。我参加完晚宴回到府邸,我喝醉了,我把伊莲娜小姐错当成了玛索……后来,伊莲娜小姐怀孕了,我把这件事告诉了玛索,玛索非但没有生我的气和憎恨伊莲娜小姐,反而对她百般爱护。”
“大概这就是东方的成语:爱屋及乌吧”,莉莉安说,“后来侯爵和夫人举行了婚礼,玛丽出生了,一直平静的生活着,是这样吧?”
“对。”
“伊莲娜小姐从来没有抱怨和委屈吗?她没有向侯爵提什么要求吗?”史蒂夫问。
“没有。这十年来,我和玛索没有亏待她,而且伊莲娜心地善良。我只有这一个女儿,将来玛丽是要继承爵位的,由我们抚养玛丽对她们都是好事。”
“打扰了,侯爵。我会帮您找到玛丽的,只是,您自酿的这一杯苦酒,只能由您亲自品尝了。”莉莉安起身离开,侯爵目送他们,良久未发一言。
4
坐在回城的马车上,莉莉安一直在思考,史蒂夫则欣赏着沿途的景色。
“去2号码头。”莉莉安忽然开口,史蒂夫回过神来,问:“去那里干什么?”
“丹尼斯的话我一直很在意,说不定去看看就会有新的线索。”
“你是为了亨利吧”,史蒂夫说,“亨利的事情交给苏格兰场吧。”
“我不认为玛丽的失踪是侯爵耍的把戏,她的失踪和亨利一样,是连续诱拐事件”,莉莉安说,“在我眼里他们都是迷路的可怜孩子。”
“我的小公主,不要滥用你的同情心啊。”史蒂夫轻轻揉了揉莉莉安的头发。
莉莉安拨开史蒂夫的手,“我不是公主,更没有滥用什么同情心,他们都是女王的子民,保护他们是我的责任。”
史蒂夫的心仿佛被什么刺了一下,眼前的女孩,本不应该承受这些,可是命运偏偏爱开玩笑,他所能做的,就是守护好她,仅此而已。
一阵咸腥的海风把史蒂夫的思绪拉了回来,2号码头到了,海边格外寒冷,史蒂夫将羊毛大衣披在莉莉安身上,两人开始寻找看到过亨利的人。
“听丹尼斯说对方也是个十几岁的少年,戴着贝雷帽,穿着一件脏兮兮的格子马甲。”莉莉安边说便找。
“莉莉安”,史蒂夫向不远处的轮船指去,“是不是他?那个正在搬箱子的少年。”
莉莉安和史蒂夫马上走了过去,正在搬运沉重箱子的少年,正是莉莉安要寻找的目击证人。监工的船老大在不停催促,恶狠狠地吆喝着,史蒂夫走上前去,塞给了他一些钱,示意他要和少年交谈,船老大马上摆出一副讨好的嘴脸,让少年跟史蒂夫走了。
找了一个旧仓库,三人坐在货箱上,少年揉了揉肩膀,看起来刚才着实劳累。
“你叫什么名字?”莉莉安问,她看着少年手上那些细细的伤痕。
“维克。小姐、先生,你们找我干什么?”维克很奇怪,而且不耐烦,因为他少搬一次就要少赚一次的钱。
“你少赚的钱,等你回答完我的问题,我会双倍补偿你”,莉莉安看出了维克的焦急,维克衣衫单薄,莉莉安便把身上的大衣披在他的肩头,维克有些惊讶,莉莉安面带微笑平静地看着他。
“好吧,你问吧。”维克说。
“五天前你在这里见过亨利·摩德?”薇薇安问,“你和他说了什么?”
“我是见过亨利,当时我想向他打招呼,可是他一听见我喊他就跑了”,维克似乎有些生气,“他从来不这样。”
“他原来是什么样?”史蒂夫问。
“亨利很开朗,我们是好朋友。可是,从上个月开始,他变得怪怪的,他来找我的时候总是东张西望,好像被什么人跟踪了。”
莉莉安皱眉。
维克接着说:“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事,当时我也没在意。后来我去杰克大叔那里找他,本来是想请他来我们的聚会,可是杰克大叔却告诉我亨利失踪了。”
“那天你见到他,你想叫住他,他却跑了?”
“对,他一听见我喊他,就跑了。明明之前他还一脸开心告诉我,他找到妈妈了。”
“妈妈?”莉莉安很奇怪,“木匠杰克是个鳏夫啊,他并没有妻子。”
“亨利不是杰克大叔的儿子,他是被收养的,他说他找到他的亲生母亲了。”维克说。
“他还说了什么?”莉莉安思索着。
“别的……对了,他说他的妈妈住在森林里。我还看到过,他和一个女孩在一起。”
“那个女孩是不是叫玛丽?”莉莉安问。
“那个女孩叫什么我不知道,但是像是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
“谢谢你,再见。”莉莉安起身准备离开,史蒂夫把钱塞给了维克。谁知维克却拒绝了,“小姐,我知道你也在找亨利,求求你,把亨利找回来吧!”
莉莉安微笑,“钱你就收下吧,亨利,我也会帮你找回来的。”
莉莉安和史蒂夫离开了仓库,维克还站在那里,攥着钱,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 标签:原创 英伦 异域风 
  • 发表评论:
    读取中...

    Powered by 推理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