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派推理联盟 > 文章列表
【谜题】一道推理题 (浏览次数:2419)
发表于2009-3-8 11:53:00
我就读于J大学,今年已经是第4个年头了,不说在学校家喻户晓,也至少小有名气,前年的手机被盗案,还有食堂卡被盗案都是我破的,虽然都是小案子但是和校内的大盖帽都熟悉了,他们管我叫老娘舅,还收了个徒弟叫吴克鸟,人称鸟哥……转入正题了,正当我觉得最后一年无聊的时候,一件大案正在悄悄酝酿。
  那还是刚刚开学第二个星期的星期三,上海的天气虽然没有了原来那么炎热,但是早晨还是比较凉快的,同样的一个平凡的早晨,我还在熟睡之中,突然传来一阵空啤酒瓶子倒地的声音,我从梦中醒来,心想:谁啊?那么早就不安分……接着又是一下石头撞击地面的声音,我拿出手机一看才5:50,天还蒙蒙亮的,“谁啊那么早!”睡我对床的鸟兄也醒了,“不知道啊,有毛病的哎……”我接着睡下了,“啊!……”刚刚闭上眼睛,突然走道上传来大叫声,“今天真的精神病院放假了!”鸟兄说。然后外面开始吵闹起来,我慢慢的爬下床,下铺的还没醒……毅力真好啊。开门看见走廊底的一间寝室围满了人,个个神情慌乱。我下意识知道出大事了!
  我回屋穿好衣服裤子跑向出事寝室,我们住在2楼,出事的寝室在走廊最里面,和我门一样他们也是4人间寝室,但是他们是研究生,就3人住,由于大四了很多人都不住校,所以学校就把空的寝室给本校的研究生住了,我们2楼有这样2间给研究生住了,寝室进门左边是书桌,离门近的是4个小橱立式的,右边是床,上下铺的,近门面对窗,窗是朝南的。全楼都是这样的。一进房间,印入我眼帘的是右边上铺,姚广能躺在床上,胸口左边心脏附近斜插着一把刀,血染红了床单,右手握着刀。唐牛呆坐在椅子上,我立刻冲进房间,问唐牛怎么会事,唐牛摇摇头,很弥茫的看着我,另一个叫曹山峰,就是他大叫吵醒我睡觉的!他手里拿了手机正在打110。我这时候让围观的都出去保持现场,曹山峰站在我旁边茫然的看着窗外,我顺手给了他根烟,然后打开我亲爱的送的ZIPPO准备帮他点,他忙摆摆手说,“我不抽烟了”,“你这老烟枪还不抽烟,打死我也不相信啊!”,“我老婆不准我抽,再说在现场抽烟不好啊……”他说,忽然伸来一只手把我嘴边的烟那走了。
  “老娘舅,人家都比你懂啊!!”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大盖帽老赵带着他的调查员来了。老赵是身经百战的老探员,因为年龄大了才被分配到我们学校的校内110,“怎么样?什么案子啊?”,我没说话,老赵看了看我的表情,似乎知道了这案子不简单。按照规定我是不能参加调查的,但是在我百般哀求下我也在旁边帮他们打打小工。
  这个房间充满了汗臭味道一个标准的男生寝室,窗子下面是被打碎的啤酒瓶子,窗是开着的,我走过去往窗下看,窗下1.5米左右有条突出的台阶,似乎可以站人,下面离地面估计有2.5M左右,应该没有梯子只能勉强跳下去,但是跳不上来,突然看到那台阶上有个被叠起来的纸,我让一个调查员下去拿了上来,这是一张被叠了5下的纸,打开后发现是空白的,台阶上还有一小块苹果皮,台阶角上已经多了很多凹槽和裂缝,看来年久失修了,站上去还是比较危险的。旁边书桌上因为有一个书桌没人所以放了电视机,然后旁边每个人桌上放了好多书啊什么的,我来到了姚广能的桌子,桌子靠右有个台灯,左边零乱的放着笔和纸,最上面放着几个水果,热水瓶,闹钟,军棋,还有一瓶喝了一半的高博特盐水瓶,我问旁边的唐牛,“那个姚广能有没有什么肠道病?”
  “有胃病的,半夜痛起来很吓人,我们在他带领下也有吃哦,还有睡前一个水果,也可以养胃。”
  “额,我胃也不好我也去试试!”
  这时候调查员给老赵送来了化验报告,死者名字:姚广能,山东启东人,J大学生物医药学研究生,死者因为左边胸口下方刀伤失血过多而死,死亡时间为凌晨:4:00-5:00,死者肌肉松弛,无痛苦表情,根据胃中取样,他死前服用镇痛药品,可能是因为服用过量镇痛药品引起的神经错乱,现场推断是自杀。老赵放下报告走近尸体,刀伤离开凶手第3和第4根肋骨处,刀是普通的水果刀,刀上还带着半块苹果皮。
  忽然老赵看到死者背上一条红色的淤血勒痕,在背部颈椎下方横着有20CM长,老赵对我说“你觉得这是怎么形成的?”
  “应该是被绳锁勒的吧,但是床上也没坚硬的物体啊……”
  “是啊!确实很奇怪……”老赵清了清嗓子,叹了口气。
  这时床上的手机响了,所有人吓了一跳,原来是K医药公司打来的,说姚广能理论上合成了一种新的L-人造胰岛素,可以彻底治疗糖尿病,K医药公司本来在明天要和他谈合作事项,而据说L-人造胰岛素的分子式和制造方法都在姚广能的笔记本电脑里。“笔记本电脑呢?!”老赵急忙问,大家在屋里找了一圈都没发现。
  “他那台老了不要再老的笔记本都有人偷啊,USB坏的,网卡也坏的,卖废品也没几个钱!”唐牛说。
  老赵在屋子里又找了一遍,在床边停下了脚,拉我过去说,“你感觉有什么问题?”,我很快发现,靠窗这这上下铺好象被移动过,和积下的灰的形状不一样,我指了指床脚,老赵点点头。难道当时打斗过吗?我想,正当我想的时候老赵拿了快手帕拿起一块白色的玻璃碎片,放进档案袋,“拿回去化验下。”
  “你怀疑酒里有安眠药?”,老赵笑笑说:“化验了就知道了。”
  “唐牛和曹山峰呢?”老赵问,“两个人都坐在门口。”调查员A说,老赵走了过去,“唐牛,你先来,这里有没有安静的地方?”
  “正好对面是个晾衣房,没人住的!”我说,老赵带着唐牛走到了寝室对门,我也冲进了房间,老赵看了看我,然后把门关了起来。
  老赵说:“昨天晚上10点到凌晨4点你们干了点什么?”
  唐牛:“昨天晚上我们晚饭都没吃饱,然后10点半左右曹山峰说去买点东西吃,然后我就叫了旁边寝室的陈文萧,一起去吃夜宵,然后我们买了啤酒和买了点下酒菜回来,然后一起喝酒看电视聊天,一直吃到晚上2点多吧,我有点醉了,然后也很困就睡觉了。”
  老赵:“姚广能也和你们一起吃么。”
  唐:“是的。”
  老赵:“你们吃了点什么菜在哪里买的。”
  唐:“吃的有啤酒,花生,这是超市买的,然后我们又去旁边我们一直去的大排档炒了个辣炒田螺,还有清炒蛏子,还买了个蔬菜”
  老赵:“那吃的时候,中间有谁离开过房间么?”
  唐:“大家好象都上过一次厕所,好象陈文萧去了2次吧。”
  老赵追问:“一起去的?”
  唐:“陈文萧胆子小一定要人陪。第一次是曹山峰陪陈文萧一起去的,第二次我和姚广能陪他去的。”
  老赵:“嗯,那吃好以后呢。做了点什么。”
  唐:“吃好,我实在太累了,又好象有点醉,就直接躺床上睡觉了。”
  老赵:“嗯,姚广能在干什么。”
  唐:“我不太清楚,我太累了,一上床就睡着了。”
  老赵:“昨天你在他们寝室有没有看到笔记本电脑?”
  唐:“有啊,昨天我们还看了部片子呢!”
  老赵:“那你是怎么发现被害人的”
  唐:“早上,啤酒瓶打翻的声音吵醒我了,然后看见上面在滴水,我叫曹山峰看看怎么回事,然后他就大叫起来,我再一看原来是血。”
  老赵:“半夜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
  唐:“没有哦……”
  老赵:“那你是睡在被害人下铺?”
  唐牛:“是的!”
  老赵:“那你知道姚广能有什么仇人吗?”
  唐:“额……我想下哦,应该没有的吧,哦对哦,那个刘霸好象帮他发生过矛盾吧,好象为了他们研究的什么东西吧具体不知道。”
  老赵:“嗯,好,我知道了。”

  老赵给我使了一个眼色,叫我带他出去,换一个人进来。

  老赵:“你叫……”
  曹山峰:“曹山峰!”
  老赵:“昨天晚上10点到4点你在干什么和你在一起的有谁?”
  曹山峰:“我和姚广能,唐牛还有陈文消出去买了点小菜和啤酒,然后回来一起吃到2点45分左右,大家都有点醉,然后就散了。”
  老赵:“你们吃了点什么菜在哪里买的?”
  唐:“啤酒啊花生,再去昆哥那炒了几样小菜。”
  老赵:“昆哥?”
  唐:“ 嗯,哦,就是学校后面那个大排挡,生意好,我们一直都哪里买的!”
  老赵:“哦,那中间有谁离开房间了?”
  曹山峰:“我们都去了次WC哦,陈文萧去了2次哦!”
  老赵:“一起去的吗?”
  曹山峰:“不是,他胆子小12点的时候我陪他去的,1点多时候是唐牛和姚广能陪他去的,”
  老赵:“嗯,那吃好以后呢。做了点什么”
  曹山峰:“吃好么大家都有点醉了,我也有点头晕晕,然后我就睡了。”
  老赵:“嗯,姚广能在干什么。”
  曹山峰:“姚广能说他今天要去医药公司,要准备下,然后我就先睡了。”
  老赵:“昨天你在他们寝室有没有看到笔记本电脑?”
  曹山峰:“嗯……我们昨天晚上一边喝酒一边看的DVD!”
  老赵:“那你是怎么发现被害人的?”
  曹山峰:“早上一早,唐牛吵醒我叫我看看姚广能在干什么,然后我一看姚胸口插了把刀,我吓死了,然后就叫唐牛,然后我就报警了。”
  老赵:“半夜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
  曹山峰:“没有哦!”
  老赵:“那你是睡在被害人对面的?”
  曹山峰:“是的!”
  老赵:“你下铺有人么?”
  曹山峰:“没的,我们3人寝室。”
  老赵:“那你知道姚广能有什么仇人吗?”
  曹山峰:“和刘霸可能有矛盾吧,他们经常吵架,刘霸说姚偷他的研究成果。别人的话应该没了吧,姚广能平时还是比较随和的。”
  老赵:“嗯,我知道了。”

  “知道了,别看我了!”我说,老赵笑笑:“你现在聪明了嘛!”

  老赵:“你是……”
  陈文萧:“陈文萧。”
  老赵:“昨天晚上10点到4点你在干什么和你在一起的有谁?”
  陈文萧:“我和广能,唐牛和山峰,一起吃夜宵哦,然后大家说累了就睡觉了。”
  老赵:“几点散的?”
  陈文萧:“2点半多吧,记不清楚了头晕晕的。”
  老赵:“你们吃了点什么菜在哪里买的。”
  陈文萧:“啤酒,花生,田螺,酸豆角,还有那个贝壳的什么叫不出,曹山峰说好吃,确实很鲜都被我和唐牛吃了,他自己倒没吃多少,呵呵。东西在昆哥夜排档买的”
  老赵:“哦,那中间有谁离开房间了?”
  陈文萧:“都去上过厕所。”
  老赵:“一起去的吗?”
  陈文萧:“嗯……我去了两次,第一次和曹山峰一起去的,第二次阿牛和广能陪我!”
  老赵:“嗯,那吃好以后呢。做了点什么?”
  陈文萧:“吃好以后我就回寝室睡觉了。”
  老赵:“嗯,姚广能在干什么。”
  陈文萧:“不知道,我一下就睡着了。”
  老赵:“那你晚上有没有出去过?或者听到什么?”
  陈文萧:“没有哦,直到早上我寝室和我说旁边出事了才醒。”
  老赵:“昨天你在他们寝室有没有看到笔记本电脑?”
  陈文萧:“嗯,有哦,我们还用他电脑看了DVD。”
  老赵:“那你知道姚广能有什么仇人吗?”
  陈文萧:“仇人没什么吧,就是觉得唐牛和曹三峰因为自己是上海人有点看不起姚广能,上星期唐牛钱少了说姚广能拿了他钱,后来也不了了之了。别的话没什么仇人吧,他做人还是比较低调的。”
  老赵:“好,我知道了。”

  “最后一个,那个刘霸,快叫过来。”老赵对我说……

  老赵:“刘霸?”
  刘霸:“是的”
  老赵:“昨天晚上10点到4点在哪里在干什么。”
  刘霸:“昨天晚上我就在这里晾衣房,在帮两个人补课,他们今天补考,一直到今天早上,看到曹山峰冲出来。”
  老赵:“那就是说你一晚没睡觉。”
  刘霸:“是啊,没睡过。他们两个可以作证。”刘霸手指着门外。
  老赵:“那看到他们什么时候睡觉的。”
  刘霸:“2点半多吧,那时候他们都散了,然后就关灯了,一直到早上没有人出来过。”
  老赵:“那你中间有没有出去过?”
  刘霸:“在3点的时候我上了次WC,晚上着凉有点肚子痛。”
  老赵:“去了多久,有没有证人。”
  刘霸:“10分钟,晚上WC没人啊!”
  老赵:“那你晚上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刘霸:“没有哦。”
  老赵:“姚广能有没有什么仇家?”
  刘霸:“没有哦。”
  老赵:“那好,就……”
  刘霸:“那个……”
  老赵:“什么?”
    刘霸:“我觉得曹山峰和唐牛有大问题,还有那个陈文萧、曹三峰在外面搞女人,现在弄的两个女人的肚子大了,前几天还问我借钱呢,陈文萧股票输了好多,他们肯定为了拿到那L-胰岛素,杀人的!”
  刘霸:“那个……”
  老赵:“我知道了,我会调查的”
  我送走了刘霸,然后老赵又找了昨天晚上补课的两个人证明了刘霸说的。我和老赵坐在洗衣房里,这时吴克鸟进来了:“师傅,师傅,我知道杀人过程了!”老赵看看我,我耸耸肩,吴克鸟继续说了,“罪犯是从窗外上来的,然后杀了人之后再带电脑从窗口逃跑了,然后跑的时候打碎的啤酒瓶,然后跳下去时候正好跳在阴沟盖上,就是这声音吵醒我的”。“你有没有看过地形啊,2.5米啊,上来要梯子的,下面宿舍门是关的,然后周围半小时有保安巡逻,哪里有可能搬梯子啊!你可以走开了!”我一边说一边推他出门。
  老赵说了:“我大概知道谁是凶手了,但是我还有一点不明白。”
  “我也是,但是我不明白凶手怎么把电脑藏起来的。”
  “还有一个人被人刺的话不可能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时候,调查员A进来了:“刚刚对啤酒的成分进行调查,里面没有发现安眠药成分!”我手里那着啤酒瓶碎片的袋子,看着天花板,外面蝉在叫,墙角的蜘蛛还一动不动挂着,忽然,我灵光一闪!我全明白了,我马上跑回现场看了看床,再看了看楼下我全明白了!凶手就在我们中间!

  1、自杀还是他杀?
  2、凶手是谁?
  3、电脑在哪里?
  4、作案手法?
  5、犯罪动机?
楼主

您必须登录后才能进行回复或者发起新的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