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派推理联盟 > 文章列表
【原创】岛别墅惨案 (浏览次数:1040)
发表于2009-3-3 9:44:00

                        岛别墅惨案

    “你们别过来!”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边后退边大声求饶着,“我又不会去告密!”
    “哼,若再告密我们会让你死得很难看!你这段时间为什么不提供货了?”一群男人手中拿着砍刀、手枪、斧头各种吓人的武器用威胁的语气问道。
    “我不想再过这种恶魔的生活了!”外国人望着地板,“这种生活令我感到害怕。我的妻子也多次奉劝我不要再干这行了。我还有两个女儿……”
    “哼!不要再说了!你不与我们合作,那只有死路一条!”其中一个三角眼的男人冷笑道。
    “怎么样?做还是不做?”那群男人中带头的金衣男人用棍子对着他,“做,你继续过舒服,衣食无忧的生活,别在意警察!不做,你就别怪我们翻脸不认人了!”
    “原来,”外国人惊讶的叫道,“你们一开始就想过河拆桥!”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拆吧!”金衣男人做了个手势,几个打手般的壮汉顿时对着外国人往死里打。
    “砰!”只听一声枪响,顿时现场鸦雀无声。
    过了一会儿,金衣男人走到外国人的尸体旁,轻声说道:“再见了,虽然你曾提供给我们发财的机会,但现在的一切只能怪你自己!”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

    上海—中国第一大城市。简称沪,又称申。位于中国南北海岸的中心,长江三角洲冲积平原前缘,东濒东海、北界长江,南倚杭州湾,西接江苏、浙江两省。面积6340.5平方千米,人口约有1000多万。1949年前,上海是中国金融、贸易和轻纺工业的中心,是中国民族资本最集中的城市。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上海经济迅速发展。成为现在的上海经济区。
    “是探中探夏超先生吧?您可总算来了!”我与夏超刚走下上海码头,一位体形魁梧、脸型饱满,西装革履,戴着个金丝眼镜,一副斯文富态的中年男人气宇昂藏的走过来。
    “您是……”夏超摸着头。
    “我就是你的客户,上海志响百货公司老板李质。听说夏超先生在中华号上又破了令人头痛的连环杀人案,真是恭喜您了!对了,先到对面那家码头餐馆用晚餐吧!”
    “抓小偷,抓小偷啊!”这时一位中年妇女边跑边叫道。
    夏超扭过头,“小偷在哪里?”
    “跑到那家餐馆去了!那该死的小偷偷了我的皮包,那里面可是装有我刚才从银行里取出的现金5千元啊!”
    “小偷长什么样,你看见吗?”夏超又问道。
    “一刹那的工夫,再加上天气较黑,没有看见他的长相!”妇女气喘吁吁。
    热心肠的夏超火速跑进那家餐馆,围着大堂转了一圈,笑着对一个尖嘴猴腮,肚皮明显发福的瘦弱男子说道:“快把东西还给人家吧!小偷,你可不是大盗五十三!”
    男人张大嘴,“你说什么呀?我可不是什么小偷?”
    夏超道:“我是探中探夏超,要给你看身份证吗?”
    男人惊慌失措的叫道:“我不是小偷,我可没偷!”
    “你没偷什么呀?”夏超叉着腰,正经的问道。
    “我没有偷那个包……”男子发觉情形不妙,赶紧捂住了嘴。
    “不打自招了吧?”夏超露出坏笑,“其实你说不说都没用,警察局一走,真相大白!”
    男人跪在地上,把藏在怀中的皮包乖乖的交了出来。
    “把他送去派出所!走!派出所!”旁人大声斥责着。真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我看不必!这小偷已经承认错误,可以酌情原谅。你走吧!”夏超对小偷说道。
    “谢谢!夏先生!”小偷灰溜溜的跑了。
    “拿去吧!是你的包吧?”夏超把皮包递给中年妇女。
    “多谢了!请问您真是探中探吗?”
    “对!”夏超点点头。
    “那么前几天的‘中华号’邮轮杀人案就是你破的喽!真了不起!”在餐馆的其他人纷纷竖起了大拇指。
    夏超摇摇头,“没什么!”拉着我与李质离开餐馆,来到附近的咖啡厅。
    “你真受欢迎啊!夏先生!”李质笑道,“你怎么知道那个男人是小偷?”
    “很简单!我看到那个男人坐在椅子上不停的颤抖,一看就是犯罪的外行人。再加上他凸起的肚子与其瘦弱的脸庞完全不成对比,很明显可以看出来他是把皮包塞进怀中的。自然小偷除了他,别无二人。”
    “不愧是探中探,看来我这次请您来是正确的!”李质高兴的说道。
    “你要我做什么事?”夏超充满警觉的问道。
    “别担心!你先看这封信笺!”李质掏出一封信递给夏超。
    信的内容如下:
    再不久你会舒服的,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随你高兴!等死吧!李质。
    “好奇怪的话。”夏超笑道,“这委托也能接受,不过你能给我多少酬金?你该不会是铁公鸡吧?”
    “只要你能保住我的性命并把这个恐吓我的家伙给抓到,想要多少我就能给多少!”李质显然有点生气,“这里有3千元,就当作定金吧!”
    “NO,NO!”夏超挥挥手指,“你听说过随行就市吗?你刚才也看到了,凭我现在这种名气,3千块钱已经算小数字。这种案子,我看起码要5千块!物价局应该也会同意我这种价格的。”我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他也实在太夸张了。
    “行!”没想到李质竟从包里掏出了5捆面值100元的钞票,看来他对夏超的提价早有准备。
    这时,有两个奇装异服的男青年看到大笔的钞票,走过来拍着夏超的肩,“嘿,哥们!赚钱有一套啊,不介意给我们兄弟分一点吧!”说完就拿起桌上的钞票。我看这两人吊儿郎当的,十足是两个阿飞。
    夏超动也没动,“愚蠢的年轻人!你们知道现在你们在跟谁在说话?”
    那两人斜视着夏超,“你是黑帮老大吗?看上去不像呀!哈哈哈!”两人嘲笑起夏超来了。我也想看看夏超会如何动作。
    “黑帮老大,他们那些人看到我绝对会躲起来!因为我最擅长将人送进监狱或者……地狱!我就是探中探夏超!”私家侦探面不改色的继续端坐在椅子上。
    两个阿飞脸色大变,惊慌失措的放下手中的钞票逃之夭夭。
    夏超忍俊不禁的笑起来,“现在的这些小混混啊……”又转向李质说道,“话说回来,我怎么保护你的性命?”
    李质又拿出一张纸,“这是在昨天塞在我家信箱里的另一封信笺。”
    信笺上如是写着:
    你的死期在10月21日晚上9点,我会让你死在岛别墅里的!
                                                      讨厌富豪
    “讨厌富豪?”夏超摸不着头脑。
    “我也不清楚,”李质说道,“可能是一个无聊的人想出的无聊名字。”
    夏超看着信笺笑了,“好!我接受你的挑战!讨厌富豪的人!”
    “信上说的岛别墅是什么玩意?”我提出新的疑问。
    “那天晚上我正好要前往果品公司老板的生日宴会,而举办地就是上海郊外有名的岛别墅。到时候你们也一起去吧!就在那里保护我。那么这几天你们可以在上海附近逛逛。总之,鹿死谁手就在那天了!”
    现在我与夏超已热血沸腾,等待那天的来临。

    “这就是岛别墅,光月果品公司老板金雨的豪宅。”李质指着远处金光闪闪的建筑说道,“虽然建在上海郊外,不过它的主人在华东的知名度可不亚于夏超在华南。”
    眨眼之间已经到了10月21日,我与夏超跟着李质来到一座金碧辉煌的双层建筑。我不禁借物叹道,“这也太豪华了!”
    “是吗?”夏超看着四周简陋的平房,“这大概就是暴发户与穷光蛋的最大区别吧?”他冷笑着。
    百货公司老板则对此不以为然,“这样就吃惊还太早了些,看看里面吧?”
    我们走进建筑。正如李质所说,里面的景象的确是让人无法想象:金色的墙纸、金色的地板、金色的吊灯、金色的皮质沙发、金色的茶几……建筑内的装潢摆设几乎全是金色的,来到这儿仿佛走进童话里的阿拉伯宫殿一样。
    “嘿,你看看!”李质指着两幅挂在墙上的照片说道,“那是金老板死去的两个宝贝公子,听说都是不务正业,整日游手好闲的两个废物,到头来无缘无故的被人谋杀。”
    而我则对别墅主人的书柜感兴趣,“嘿,都是程小青的侦探小说,《魔窟双花》、《活尸》、《白衣怪》……看来这个金老板很是喜欢程小青的侦探小说。”
    夏超则没有注意这些,他指着窗外说道,“的确很奢侈,但没有了那座吊桥,这里其实就是个孤岛!”
    我望望窗外。没错,建筑四周被急流大河包围,通往外面的只有个摇摇晃晃的吊桥,而且只够单人行走,车辆都停在对岸。没有吊桥,这里就是个孤岛。想渡河也是不可能的。时值初冬,急流大河深又宽,河水寒冷,附近也不可能有船。这些场景不禁让我想起了推理小说中孤岛模式的始祖《无人生还》。
    “这才是有情调的岛别墅啊!”这时,一位留着络腮胡,戴着副金丝眼镜,嘴里叼着个吕宋烟的中年男人走过来,“不是吗?”
    “你是……”夏超又摸不着头了。
    “噢!初次见面,我就是光月果品公司老板金雨。你就是探中探夏超吧!太好了!您可总算来上海了。”
    “金老板,用不着那么兴奋吧!过度的兴奋就代表着心虚。”一个三角眼走过来,“夏超可不是偶像明星!”
    “啊!你好像是廖宁吧?”我认出了三角眼。
    “哼!不是好像而是确实,又与你们见面了,心里总是不爽。好像又要发生什么案子似的。”
    夏超陪着干笑几声。
    “别乌鸦嘴啊!廖宁。你是来蹭饭的,不是来诅咒的巫婆!”一位魁梧的中年男人走过来瞄了一眼廖宁,他看到我们,自我介绍道,“我是上海第三织造厂老板沙文兆。”
    “呵!连沙文鱼也来了!今天有大餐吃了。”三角眼冷笑道。
    “滑头廖又带来什么好货吗?”沙文兆反唇相讥。他们到底是敌是友?
    “别吵了!”一位丹凤眼的男青年,“你们有完没完!”
    李质悄悄说道,“他是上海当世大才子,22岁的广传公司经理赵远。”
    “广传公司是什么?”
    “就是广告传媒公司。连这个都不晓得吗?哼!”一个长相艳丽的长发女人像女鬼一样突然冒出来,着实把我吓一跳。夏超问道:“她是……”
    “上海时报副社长钟传丽。”“女鬼”自己介绍道。
    “你也来了,钟小姐。”一个大腹便便,全身穿红色服装的中年男人用色迷迷的眼神看着钟传丽,“我是上海洋芝农产品公司老板张广志,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
    “女鬼”用冷眼看看他,“滚,我不认识你!”随后她径直走开了。
    “呦!张老板今天这么穿得如此花俏,有什么喜事吗?”一位留着八字胡,梳着半分头的青年男人走过来。
    中年胖子望望来人,“你是新大世界掌门王界吧?今天不是要庆祝金老板的诞辰吗,不穿体面点行吗!”
    “是吗?”王界暗地坏笑几声。
    “咦!这不是韩骏吗?”我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回头一望,竟然是杀人犯韩勇!
    “韩勇,你不是应该在牢房吗?怎么……”
    男人挥挥手指,“我是韩勇的双胞胎弟弟韩猛。难道你不认识吗?你小时候经常来上海我家玩。”
    “噢!你们兄弟俩长得一模一样,我实在分不出来。”我苦笑道。
    “我现在是中州商业集团的营销部长,代表公司来参加这次宴会的。”韩勇脸上充满了阳光气息。
    “各位先生女士们,”这时走上来一位戴着眼镜,穿着黑色礼服,约莫有50岁左右的老年男人站在大厅中央,郑重其事的说道,“欢迎各位参加这次金老板的45岁生日宴会。金老板先要说几句。”
    金雨嬉皮笑脸的说道:“谢谢各位赏脸来参加不才的生日宴会。以后祝各位在各自的行业里生意兴隆,步步高升。也希望大家多多合作。”
    众人拍手叫好。
    这时所有的灯光突然熄灭。韩猛笑道:“是要吹蜡烛,吃大蛋糕了吧?”
    夏超突然站起来,“有些不对!”
    “啊啊啊啊啊……”在一刹那,一声尖叫响起,灯也突然亮了。可是出现在我们面前的绝对不是生日宴会上该有的场面:
    一具血肉模糊,不堪入目的尸体躺在地板上,殷红的血正慢慢流出来,并且夹杂着一阵尸体的恶臭味。
    “呀!”众人忙乱起来,“快叫救护车与警察!是金老板吗?”
    “没必要叫救护车了,他已经死了!”韩猛看着尸体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廖宁语无伦次的说道。
    韩猛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警察证,“我是上海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突击组组长韩猛!”
    “你不是……”张广志欲言又止。
    “中州商业代表只是个幌子!我是受上海警察局派遣前往金雨的生日宴会,调查金雨的犯罪行为!”
    “犯罪行为!”众人大为惊讶。
    “不好!电话线被人切断了。”黑礼服男人大叫。
    “那么谁去开车报警?”赵远脸无表情的说道。恐怕在所有人中,他是最冷静的。
    夏超走过来,“看来我的预言成真了,吊桥的绳索被砍断了!这里已经成为孤岛。”
    “那这下怎么办?”众人面面相觑。
    夏超看到李质一直咬着牙,痛苦的坐在椅子上。走过去问道:“怎么了?李先生?”
    “在刚才灯灭的一刹那,有人用刀刺杀了我的左大腿。一点小伤,没什么大碍!”李质露出苦笑。
    韩猛走过来,“死者应该是金雨,是被枪击中。普通的德制7.63mm毛瑟M1896驳壳枪。”
    “现在怎么办?难道我们要在这过夜?”王界问道。
    “不,二楼有十来个小客房,你们先凑合一下住那儿吧!”黑礼服似乎早有准备,很镇静的说道。
    “等一下!”我的堂哥突然指着黑礼服问道,“你是什么人,报上名字!”
    黑礼服愣了一会,“我是这里的管家孟先生。”
    “那两个人呢?”堂哥指着墙角边瑟瑟发抖的两个年轻人。
    “他们是这里的男仆小花与小穆。还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孟先生向韩猛反问道。
    “好吧!各位先去休息。阿骏与夏超先生留下来。”
   
    不一会,大厅安静下来。我的堂哥对我们说道:“虽然没有法医,死者应该是金雨吧?你看出来什么端倪吗?”
    “暂时没有。”夏超看到我愤怒的眼神连忙挥手道,“真的没有!真的没有!”
    韩猛笑了,“好,那么犯罪嫌疑人就在那几个人中了。你认为谁有可能?”
    夏超还没有答话,我抢着说道:“是那个冷血赵远吧?只有他在看到尸体时表情很平静,似乎看多了死人。”
    韩猛看看钟,“这样,既然我们这里又没有法医来验尸,只好一切留在明天再说吧!明天8点叫所有人前往大厅。你们休息去吧!”
    我们到了二楼。我发问道:“这几天食物怎么办?如果不够我们岂不是要被饿死?”
    “这你放心吧。我刚才问过管家了,库存还能维持一个星期呢!这一个星期我们破不了案吗?”韩猛十分乐观的说道。
    夏超打开我们的房门,顿时金光闪闪。没想到客房也如此豪华。同样,所有的装潢摆设是金色的。
    “洗手间与浴室在左手边,所有日常用品都放在柜子里。”不知何时,孟管家又出现在我们背后。
    “真像星级宾馆呢!”我感叹道。
    “这时金老板喜欢的装潢,他喜欢金色。你们请休息吧!随便说一下,请不要四处乱走,出了什么岔子可别怪我。”孟管家留下了这句奇怪的话,离开房间。
    夏超则露出了微笑。

    “喂,起来!”
    黑夜中,我被夏超的声音唤醒。
    我揉揉眼睛,看看表:才凌晨3:00。
    “干什么?”我不满的说道。
    “去探险!”夏超穿好外套。
    “什么?管家不是叫我们不要四处乱走吗?”
    “如果你不想知道什么内情的话,请继续睡大头觉!”夏超这句话刺激了我的心绪。我也一骨碌起了床,披上大衣,尾随夏超走出房间。
    我们来到长廊。只听见有人轻声的谈话。夏超向我示意不要出声。声音来自于地下,夏超摸黑找到了一个地下室的入口,轻轻的打开门,小步迈进地下室。之后我们看到这么一个场景:
    两个年轻男人在窃窃私语。地下室占满了白色的蛇皮麻袋,有一些丸状的东西洒在地上。
    “老大死了,这些货物如何处理?”红衣男人问道。
    “我也不知道二子怎么处理。但是我想应该将货快速的交易出去。”绿衣男人脸上一副沉稳的表情。
    “我们能不能……”红衣男人凑到绿衣男人耳边耳语一番。
    “不可能!你要知道这做法会自取灭亡。二子不把你杀了才怪!”绿衣男人斥道。
    又过了一会,两个男人离开地下室。我们才从暗处走出来。
    夏超从地上捡起一颗丸状物品,嗅了嗅。脸上突然露出严肃的表情。
    “那是什么?”我问道。
    “毒品摇头丸!”夏超没有表情的说道,“看来这个案子大有内情!”

    “起床!起床!”夏超用不知道哪里来的勺子敲着同样不知道哪里来的锅,大声喊道。
    “怎么了?”有人睁开充满困意的双眼。
    “穿衣洗漱,9点要开始审讯了。”
    “审讯?把我们当作犯人了吗?”
    夏超挥挥手,“哦!别在意,只是简单的问话罢了。”
    韩猛看看他们,“嗯,都到齐了。”
    “那个色鬼张广志还没有来呀!”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混蛋!快去叫他!”王界大骂道。
    “不用叫了!他已经死了,”夏超的神情严肃起来,“在今天凌晨4点多被刀砍杀。现场留下了一张纸。纸上写着:我是从黑地牢的窗爬出来的白衣怪,这是第二个人!—讨厌富人。”
    黑地牢?窗?白衣怪?
    “讨厌富人?”王界大惊,“难道他想在我们这些富人中大开杀戒吗?”
    “那我们不是都有危险了吗?”沙文兆哭丧着脸。
    “废话少说,还是快跑吧!”廖宁神经质的向外跑。
    但他们看到没有木板的吊桥,你望我,我望你,无可奈何的走回来。
    “可恶!”廖宁捶着饭桌,“我的预言真的灵验了呢!”
    “放你的狗屁!”王界给垂头丧气的三角眼吐了一脸的口水,“没法子了!为了生还,我要游泳过去!”
    韩猛摇摇头,“行不通,河水寒冷又深不见底。”
    “那么就这样给那个讨厌富人的杀人狂任凭宰割吗?”赵远摊手说道,“难道中国版的《无人生还》就在这里翻拍吗?”在这种境况之下,他竟然还有心思开玩笑!真可与夏超有的比了!
    探中探走过来,“各位,我并不认为这个凶手要杀在场所有的人。我想:从命案现场看凶手是有预谋的进行杀人,而不是那种没有目标的胡乱杀人狂。”
    “既然如此,”王界站出来,“我来抓凶手!”
    “你?”夏超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王界。
    “凶手就是张广志本人,他肯定是畏罪自杀。因为他的公司效益一直被光月果品公司压制,即将亏损。生意上比不过金雨,他就用邪门歪道!再自行了断。”夏超在一旁差点笑出声来。
    “这可不一定!”沙文兆笑道,“比如说您王老板。我听说您经营的新大世界的房产证要转交给金雨了,这样一来,换作谁来做老板都会纹丝不动吗?”
    “别瞎说!”王界脑门上出现了豆粒大的汗珠,“那么你自己呢?织造公司近年来不景气,是金老板暗中捣鬼吧?”
    “这,我不知道呀!”
    “别装了,你在一次酒宴中不是对自己的好友说要痛宰金雨的吗?”
    “啊?”沙文兆一时无言以对。
    王界得意的冷笑着,“恒莞公司营销主任廖宁,你为什么最近闷闷不乐,要我说出来吗?不就是金雨投诉恒莞公司总部,你把电器次品卖给他吗!”
    廖宁脸色苍白。这家伙也太不象话了!
    王界似乎觉得还不够,又开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赵远与钟传丽发难:“你们不是都欠金雨一笔大钱吗?这下可好了,你们不用在为欠款发愁了,不是吗?”
    钟传丽和赵远气得直咬牙。王界太过分了。我想着,欲要站起来制止,被夏超阻止了,他似乎说:别惹火上身,不然他能把矛头指向你。
    但那边王界并没有觉得过瘾,他又对李质说道:“还有你……”
    无法站起来的李质恼火了,“你有完没完!我都成这副模样了,能怎么样啊!”
    “但如果是苦肉计呢?”王界坏笑道。
    “你不许再口出狂言了!”韩猛走上去。
    “对了,还有这位警察先生,金雨是黑帮老大,你有义务除掉他呀!”
    “啪!”韩猛出乎我们意料的给王界一巴掌。那可真是解恨啊!
    “动机是永远没有办法成为杀人证据的!永远!”韩猛气愤的骂道。
    王界被打后,也瞬间住嘴了。他知道,我这位堂哥并不是好惹的。
    不过,从他们的话语中可以看出,他们与金老板之间都是尔虞我诈、明争暗斗的关系。
    这时,我意外的发现金家的两个年轻男仆掩饰着脸,向夏超方向望去。当我注意到他们时,他们马上低下了头打扫着房间。
    同一时间,夏超也注意到了。他仔细的看着两个男仆,露出得意的冷笑。
    所有人沉默了大约半个小时后,突然韩猛大声叫道:“我知道凶手是谁了!”同时脸上还显露出自信的神情。
    “是谁?”王界凑过去问道。
    “就是李质!”
    “什么?”李质正坐在沙发上休息,听到他的说话,大呼冤枉,“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这种样子怎么去杀人?”
    韩猛笑了,“是苦肉计吧,让我看看你的伤势!”他怎么突然学起刚才还被自己骂过的王界呢?只见他冲上前去将李质的裤脚掀起,只见一大片血迹,腿上贴着个大号创可贴。韩猛又用力撕掉创可贴,李质一声丧心病狂的大叫。他的伤口是存在的,并不是无中生有。
    “可以了吗?”李质快速的贴好创可贴,拉起裤脚,“我是凶手吗?”
    韩猛苦笑道,“看来是我弄错了!已经11点了,大家请去用餐吧!”
    众人长叹一口气。这家伙搞什么鬼!
    “哎,刚才还在这里的王界到哪里去了?”韩猛气急败坏的说道,“我不是叫他别乱走吗?”
    “还有那位女士!”不知是谁在旁边插了一句。
    这时,二楼传来一声女性发出的惨叫。我们连忙来到二楼,打开王界的房门,里面的惨象不堪入目:
    王界的身体被砍成两半,血从血肉模糊的尸体上不断的涌着。金色的壁纸已经被染成血红色,房内的血正向外扩散着。地板已淹成血池。这画面仿佛让我们置身于阿鼻地狱中。发出惨叫的则是已经昏倒在房门前的钟传丽。
    韩猛小心翼翼的走近尸体,顺手拿起床单掩盖住王界恐怖的脸。捡起放在床头柜的纸条。
    “纸条上写了什么?”我问道。
    “披着白纱巾的我用血手印请君入瓮,惨剧会继续下去—讨厌富人。该死的家伙!”
    其他人发抖起来。赵远咬着牙说道:“那么下一个被杀的是谁?”
    沙文兆不停的打着寒战,“快,快离开这个恐怖的房间吧!”
    廖宁不以为然,“要离开的人应该是我!我的房间刚好在王界房间旁边,而右边则是另一个死人张广志的房间。”
    我偷笑道,这家伙还真是会找时间开玩笑。
    夏超则在一旁沉思着,他突然向我发问:“两张纸条写的第一句话都很奇怪,你怎么看?”
    我思索了一会,“一个是:我是从黑地牢的窗爬出来的白衣怪,第二个是:披着白纱巾的我用血手印请君入瓮。我刚才听起来就似乎感到很熟悉。”
    “对了!”赵远指着那两个仆人,“他们也有杀人嫌疑呀!警察先生怎么不问问他们?”
    韩猛的眼珠瞪着那两个男仆。那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又用衣服遮住自己的脸。
    但没想到,韩猛摆摆手,“中饭还没吃完呢!快去吃吧!”
    夏超瞪圆了眼珠,对我说道:“你这位老哥脑子有没有毛病?”
    “嗖!”这时意外发生了,一个黑影从另一个房间窜出来,飞快的爬出离我们很远的窗户,跳入冰冷的河水中。
    “他是?”韩猛一时惊呆了。
    “现在只能确定凶手肯定不是我们中的某个人。”赵远冷静的说道。
    “应该是……”韩猛摸着头。想必他已经被这个案子弄得头晕了。
    夏超则在一副画前停下了脚步,“原来如此!”
    廖宁走过来,疑惑的问道:“怎么了?这是美术品《合作》,英国一个三流画家的作品。看到这个,你想到什么?”
    “说到合作!”赵远笑道,“我突然想起这些死去的人都有一种联系。好像是合作贩毒吧?在我们这些人中应该还有同谋。”
    几个人用敌意的眼神看着他。最厉害的是沙文兆与廖宁。
    赵远毫无顾忌的喝着水。
 
    “咚咚!”西洋大钟的时针指向了下午3点。韩猛有点抓狂,“奇怪,为什么过那么长时间,没有人注意到我们被困在这里。”
    “糟糕,我刚才看过储藏间,看起来只能提供3天的食物。”管家苦恼的说道。
    “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在3天内破案。否则就只能活活饿死。”韩猛说道。
    夏超摇摇头,“不,万一连凶手也不知道如何逃出来,我们一样得死!现在正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
    廖宁着急的说道:“有谁游泳去对岸求救?”
    沙文兆冷眼看着他,“河水寒冷幽深,你想去试试吗?那随时请便!”说完,拿起他旁边的一杯水喝了几口。
    “啊!水中有毒!”沙文兆发出惨叫,之后倒在地上,七窍流血。
    众人又一阵混乱。韩猛大声叫道:“别慌张,镇定下来!”
    夏超从杯子里掏出一张已经被水打湿的纸条,上面写着:“我就是带着催命符的活尸,恶魔的手刀并没有放下—讨厌富人。”
    “妈的!”韩猛气得直跺脚。
    “呃……”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拍拍夏超的肩膀,“这些纸条上的一些字词,比如黑地牢、窗、白衣怪、白纱巾、血手印、请君入瓮、催命符、活尸都是程小青笔下的霍桑探案小说集中一些文章的标题。”
    “哦?真的?”夏超大惊,“难怪我觉得这些词很奇怪,原来如此!”夏超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时针指向了8点。
    深夜里,一个黑影“嗖”地窜进廖宁的房间,他脸上蒙着一块黑布,拿起手中的匕首直刺廖宁的被窝。嘴里喃喃的说道:“你是最后一个了!”结果匕首刺进了一个柔软的物体上。蒙面人傻眼了。
    “咔!”灯亮了。
    “割鸡焉用宰牛刀啊!讨厌富人,”夏超走进来,“拆被子用不着匕首啊!”
    蒙面人看着他,“怎么……”
    “这么一个简单的陷阱,就把您骗住了吗?看来解铃还需系铃人,自己做的事情由自己结束。”
    “该死!”蒙面人拔腿就跑,被韩猛挡住。韩猛冷笑道:“怎么,还想跑吗?”
    蒙面人大叫:“阿海阿洋!”
    “别白费力气了,你的同党已经被逮捕了。”夏超笑道。
    钟传丽在一旁笑道:“他们就是你的手下吧!”
    李质坐着轮椅笑道:“夏超一眼就看出来,他们就是在上海街头上横行的两个小阿飞!”
    夏超对蒙面人冷笑道:“威胁李质先生,以及这次连环杀人案的主谋就是你!”
    “别血口喷人!我没有杀人!”蒙面人狡辩道。
    “真顽固啊!”赵远仍然一副冷静的表情,“你竟然是程小青的忠实读者,这一点的确使人吃惊!”
    “你并不是一个人在作案,你的手下有三个人:前两个就是那两个所谓的‘仆人’。先前毒死沙文兆,是仆人在他的酒杯里下毒并放置纸条;而杀死张广志与王界都是你自己动手的。”
    “那么他怎么杀死金雨的呢?”廖宁惊险之后长叹一口气。
    “这正是他精明之处。”夏超笑道,“我介绍一下蒙面人的大帮手,也就是专门负责盯梢的‘二子’……”
    孟管家走出来,“对不起,老板……我把一切都招了。”
    “对啦!”夏超把蒙面人的黑布揭去,“这位讨厌富人的人正是富人金雨!”
    金雨脸黑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计划被夏超弄砸了。
    “他不是死了吗?”赵远代众人提出一个大问题。
    夏超冷笑道:“那具死尸已经面目全非,你怎么能看出来是金雨呢?只是因为穿着金雨的衣服,再加上我们被困,找不到法医,所以会让我们以为死者就是金雨。”
    “那,死者究竟是什么人?”李质问道。
    “也许是他的手下吧!弟兄被老大如此残忍的杀死,可以说是黑道的家常便饭!”
    “证据呢?”金雨大叫,“什么黑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瞎话!还有杀人这种事我怎么会做出来!”
    “你的确做出来了呀!”夏超指着他手中的匕首,“不然,你手上的凶器如何解释?你以为能瞒天过海,但是你的大意导致你最终的失败!”
    “这……”金雨一时无言以对。
    “你要证据,我可以给你,”夏超笑道,“你的三位助手,不是最有利的人证;你手中的杀人匕首上大概还有其他几位死者在与你搏斗中所留下的指纹印记,这不就是最好的物证吗!”
    金雨低下了头。
    “动机大概就是那批摇头丸吧!”夏超笑道。
    “没错,”金雨终于认输了,“死去的张广志、王界、沙文兆以及现在在场的廖宁与我从小就是朋友。”他的思绪回到5年前:
    “干杯!”张广志、廖宁、沙文兆举着酒杯向刚满40岁的金雨祝贺着。
    “谢谢,谢谢各位捧场!”金雨满脸笑容。
    “为您的健康干杯!金老板,”这时王界领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佬走过来,外国佬举着酒杯。
    “喂!王界,”金雨看到外国人,气愤的说道,“谁让你擅自带人进来的?”
    “别生气啊!金老板,”外国人笑道,“您对现在自己灯红酒绿的生活还满意吗?”
    “你说什么鬼话?”金雨不理解他的话中话。
    “我来给你们带财富来的呀!”外国人把他们几个人叫到一旁,拿出一袋丸状的物品,“知道这是什么吗?它可是个摇钱树啊……”
    “难道是……”金雨突然想到最可怕的东西。
    “毒品摇头丸!”王界说道,“这位叫罗伯特.黑斯廷斯,是犯罪大国阿加米亚人,是个有名的毒品贩子……”
    “打住,王界,你怎么认识这种人?”金雨质问道。
    “这个我们暂且不提,金老板难道不想赚大钱吗?”罗伯特问道。
    “我的钱已经足够我的下半生的吃喝了!不需要再用这种违法行为赚大钞了。”金雨用愤怒的表情看着外国人。
    “No,No!的确,您的财产是够您一辈子的花销了,但是您想想您那两个游手好闲的公子,不是我乌鸦嘴,您百年之后他们靠什么吃饭?”罗伯特很认真的说道。
    “这……”金雨想到他的两个没有母亲的儿子整日游手好闲,以后也不可能靠自己糊口。不由联想翩翩。
    最终,金雨还是没有抵挡住金钱的诱惑,上了贼船。但是当过了5年他们都以这种不法手段赚了大钱后,罗伯特因为害怕东窗事发,不愿意再提供毒品。已身为上海大黑帮老大的金雨带领王界等人杀了他灭口。但是,金雨那些利欲熏心的同伙因为都与金雨有多多少少的欠债,加上想吞食他的巨额财产,派人去警察局报密,致使韩猛等人开始注意到金雨,而金雨的两个儿子也被王界等人谋害致死。于是金雨用毒药杀死那个报密者,用他充当自己,再在这个岛别墅实施自己的杀人计划。因为想害金雨的主谋是王界,故而他死的最惨。而刺伤李质,只是一个黑道人为了杀人计划实施的十分普通的一时残忍罢了,他以这个事情混淆了真相,使我们把动机想到了其他方面。
    “难怪上海市容如此乱,原来在背后还有如此可怕的黑势力。但是,上海警方为什么不深入调查?”夏超提出疑问。
    “因为他用自己最拿手的金钱打发了一部分贪财的警察,而我才刚刚从南京调来。”韩猛解释道,转而对金雨斥道“你这个杀人狂!还不老实的把手伸出来,我要就地逮捕你!”
    “哼!你知道《魔窟双花》吗?那里面的凶手最后病死了。我自然没有病。但为了支持《霍桑探案》,我豁出去了!”说完,把手中的匕首刺进自己的胸膛。缓缓的倒下去。
    “笨蛋!霍桑不需要你这种恶人来支持!更不屑于你这种家伙的生死!”夏超看着他真正的尸体,气愤的说道。
  
    之后,我们从金雨暗中保留的安全通道逃出死一般寂静的岛别墅,结束了这次的连环案。廖宁供认了毒品贩卖一事,被关进黑暗的监狱;群龙无首的金帮也一网打尽。毒品大亨们也都结束了自己的罪恶生涯。
    我与夏超乘车离开了上海。当走出广州火车站时,我深叹一口气。希望天空再也不会被毒品染黑了。

    韩渊达的评论:一开始让“自己”被杀是凶手金雨聪明的做法,这样一来他才能在接下来完全放开手进行杀人。但金雨的最后亮相又是个愚蠢的行为,他为了完结整个案件,铤而走险,却被夏超利用犯罪的心理痕迹成功破案。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借用本案,希望善良的人们不要被金钱所迷惑,而去以身试法!

楼主

您必须登录后才能进行回复或者发起新的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