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蛙声一片——阿飞的酒吧疑案(短篇)
 作者:hitachi41  人气: 2700  发表于: 02年02月06日21点32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两只青蛙两张嘴,四只眼睛八条腿,扑通扑通跳下水。
我一直是个很冲动的人。直到有了女朋友,才开始修生养性起来。
过去的二十年经历中,我起码有一半的时间是在打架中度过的。不过我打架虽打架,却从来没有仇家。也许你们不信,但这是事实,从小到大的每一次架,我从来都是为了朋友打的。为了朋友两肋插刀,我虽没有被插过刀,医药费却是赔了不少。我的伙计们为此一向很敬重我,当然我还得敬重我们的老黑。呵呵呵……
言归正传,我的这个故事同样是因为一个朋友惹出来的。他姓马,性子比我还冲动,每次和人干架总是他第一个。拳头虽然一点也不硬,但却偏偏取了个古龙小说里拿拳头做武器的人的诨名——愤怒的小马。
事情发生在大二暑假的时候,我那时也才刚刚和我朋友建立关系,所以性子还和以前一样,还不懂得忍耐。
那天小马打电话过来说:“阿飞,今晚上一起去蹦迪如何?我有几个高三毕业的朋友,高考结束了想要出去发泄发泄。”
“OK,没问题。几点,在什么地方?”
“晚上六点吧,吃过晚饭。我们老地方——贝斯。”
“No problem,别迟到。”
“明白。”

“贝斯”是个酒吧,里面经常有一些玩摇滚的、跳劲舞的人出没,在市里也算的上小有名气。我和小马以前经常去那里,也算混得颇熟。一进门就有几个“时尚”的家伙冲我打招呼,老板万宝路也卖着面子找了个靠近舞池的小桌给我们。他还抱歉地让我们稍微先挤一下,我们当然不介意。在这样一个人潮涌动的地方,能有一个可以可以容纳七八人的位子,对我们来讲简直可以说是求之不得的。
很快,那两三对要出来发泄的家伙就去舞池。他们很快地进入了忘我的疯狂状态,歇斯底里,又叫又跳。
小桌旁只剩了我和小马两人。我喝了一口冰啤酒,对他说:“我也进去蹦会儿,你怎么样?”
“我先帮你们看着座位吧。”
我点点头,并不勉强他和我一起去跳舞。我知道他的蹦迪水平和他的拳头一样,老菜老菜的。
掌声、笑声,还有为我伴舞的歌声。我得意洋洋地扫了一圈围在我四周的同龄人,停了下来。
“啊,飞哥跳得好棒。”一个和我同来的女孩对我说,“能教教我吗?”
“当然,燕子。不,我是说叮当。”我将两个女生的名字搞混了。
但实际上,我即使是现在也分不清她们谁跟谁,只知道她们三个叫叮当、燕子、芭比。
我又和他们一起蹦了一会儿,回去看看小马。毕竟我认为将他一个人甩在那,而我们自己快乐是不好的。
我还正不好意思地想着回到那。赫然发现,我根本就是犯了个最严重的错误。小马他根本不是一个人在位子上,而是两个人。一个不知哪里出现的,涂得厚厚浓妆的女生就坐在我刚才的位子上。
“你朋友?”我看着那女的脸上就快掉下来的白色面霜问他。
他摇摇头,说:“她是一个人来的,没位子了,想挤一下。”
“OK,没问题。小姐贵姓?”我又看她,发现她的化妆真的是俗气非常。那血红血红的口红、指甲油,真不明白她是怎么敢往身上擦的。
“我叫海伦。”她抬起手,将它放到胸口。
“学生?”
她缓缓地摇了摇头,喘口气,拿起面前的冰柠檬茶。“我工作了。”说完,她的眼光注视起了自己的手。
我顺着她的眼光看下去。发现她的指甲好像和我们并不相同,长得比较粗大。我感到非常奇怪。而且凭着我多年来在外面混的经验,我又知道她在撒谎。我好奇了。
“海伦是做什么的?怎么以前没见过你到这来啊?”
“我,我在新区的外资打工,以前工作忙,不常来。你呢?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
“他们都叫我阿飞,你也可以那么叫。”
“阿飞,流氓阿飞?这不是你真名吧?”
“海伦也不像是中国人的名字啊。”
她白了我一眼,转头对小马说道:“刚才你不是很能侃,怎么他一来,你就不说话了。你怕他?”
小马涨红了脸,腼腆地瞅瞅我,对她说:“我刚才也没说什么。”
“你刚才说你喜欢王菲的歌啊。你最喜欢哪一首,我也很喜欢王菲的。”
“我想他最喜欢的恐怕就是那首《Eyes on me》。”
海伦白了我一眼,继续和小马说:“你歌唱得怎么样?”
“我,一般吧。”其实他是五音不全。“我想阿飞他歌唱得很好,上一次……”
“我唱歌还可以。”她打断他,“就是蹦迪不会。你呢?”
“小马蹦迪不错啊。”我有点不识时务地插一句,“我是累了,也不想再做什么电灯泡。劳驾,小马,去教这位海伦小姐蹦迪吧。”
小马和海伦同时扭过头来盯着我,最后小马站了起来,问海伦道:“去吗?”
“好吧。”她想了想答应了。然后从衣兜里掏出一个瓶子,吞下两片药片。
我显然不受那女孩的喜欢,但我也不喜欢她。她和小马跑出去时给我的感觉就是今晚要出事。
果然,才不过一刻钟左右,舞池里面就炸开了锅。
我跑进去一看,就见圈中间五六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正围着他们俩。其中一个剃着光头的男的对海伦说:“真难得见,班长也会出来泡吧。蹦迪啊,跳得不错嘞。”
“三狗,你们班长长得不错啊,怎么从不跟我介绍啊。”
“猴子,我警告你不许再叫我三狗。班长,听说你考的不错。怎么样,南师大没问题吧,我们以后说不定还能做同学呢。”他说话,哈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海伦显然被眼前的局面搞得非常尴尬,她默默地捂着胸,后退了几步,气喘吁吁地向外面走来。但是那个三狗又拦着了她:“班长,这么不给面子。可以和一个陌生人蹦迪,就不能和我一起玩会儿?”
“我累了。”海伦回答他,“我要回去了。”
“还早嘛,才不过八点钟。”他说着动手动脚地就去拽海伦,这时不曾料到的是,半路上杀出了一只拳头。
小马的拳头很菜,速度也不快,但这下却是结结实实地将三狗给打得跌了出去。这一拳掀开了那晚上斗殴的序幕。
说实话,那时我们是完全出于下风的。和我们同来的那几个学生早已较低摸油得溜的没了影,而小马也是一个只顶半个用。我们就这样两个对着他们六个人,开打了。就这么打了大概三五分钟,我被一个两米左右的猩猩踢到了角落,正觉得今晚死定了,猛然发现就在我手边有一只空的啤酒瓶。我电光火石般地将它抢到手里,蓬的一声砸开口子,然后冲着那猩猩喊:“你敢过来,我就捅死你。”
他愣了一瞬,而我则是看准机会。用我篮下过人时的技巧和速度绕到他的身后,狠狠地踢了他的腿,他这么跪了下去,被我从后面砸倒在了地上。干掉猩猩,我正想再找猴子算账,突然发现我们的身边又多出了一群人。
老板万宝路摇着脑袋,对我们说:“小马、阿飞,在我这闹事可不行啊。”
我冲他一笑,说:“我这不解决了嘛。瞧,没有东西被砸坏,也没有人流血。”
“是啊。我也想就这么了事,可是这次真的闹大了。你看看和你们来的那女的……”他依旧摇着头,指给我看。
海伦不知何时躺倒在了地上,抽搐着,不省人事。

“怎么,阿飞就这么完了。那女的怎么样,死了?”
“差一点,抢救回来的。”阿飞口干舌燥地喝了一大口冰红茶,问我:“这个故事不难得出答案吧。”
“是啊。不过老实说,我刚才还说蛋饼是尤抱琵琶半遮面,阿飞你简直比他还厉害。什么打架这类的迷雾全是无关紧要的,最重要的就是一开始那段。”
“哈哈……这事其实很简单啦。”老黑忽然一本正经地坐正了身子,刚要开口,却听阿飞威胁道:“你要再敢说什么阿飞是凶手,我就……”
“呵呵呵……放心啦。我这次说的是正经的。”老黑故作姿态地缩缩身子,问我们说:“知道摇头丸吗?”
“当然。麻醉性毒品,化学名称是亚甲二氧基甲基苯丙胺(MDMA)。”
“不错,这东西吃多了也会引起死亡。那年广州不就有个女的吃了摇头丸死了。没想到这个女的更厉害,竟然吃了两片。呵呵呵呵……”
老黑摇头晃脑,得意非凡地认为已经解决了迷案却还是被阿飞爆了一记脑门。
“不好意思,老黑,你又错了。”
“又错了,这怎么可能呢,能给个理由吗?”
“需要吗?”
“不需要吗?”
“挖拷!!”乳猪大叫一声,跳起来,“北京那事知道吗?”
“什么事?”
“就是八个学生。”他显然是注意到了措词,才没有直统统地将那新闻再复述一遍。我们众人点点头,表示都知道了。
“这不就结了。那女的说她工作了,绝对是撒谎。我感肯定她是在做……”
“不可能啦。”我打断她,“她只是个学生,而且人家还是个班长。”
“学生就不会了,班长就不可能做鸡了。”他到底还是没能忍住在公共场所不能信口雌黄。“昆明那事知道吗?女中学生卖淫,还发展同学。”
我们几个不回答,确实我们都知道那事。乳猪说的有道理,现在的社会风气确实很邪,即使是个学生,也可能会走上出卖肉体的道路。想起他们说的几件新闻,大家不觉一阵沉默。
“嘿嘿,超人说话。乳猪说的可不对,海伦根本不是因为那原因倒下的。”
“我知道。”我说,“她是心脏病发作倒下的。”
“嗯?”看着阿飞微笑地点点头,他们诧异不止。
“给个理由?”这一回是三个人一块叫道。
“还是几个细节问题。首先是时间,高考结束。然后谎话,她为什么说谎呢?是因为她怕考不上大学被笑话,不太会。毕竟是班长,即使发挥时常,也要等到成绩出来才知道。还有是化妆,浓浓的白色面霜,血红的唇膏、指甲油,阿飞还说她的指甲与常人不同。最后是两片药片。把这些东西连在一起我得出什么结论呢——那女孩有心脏病,而且不是轻微的病症,是先天性畸形。
“指甲肥大说明她是紫钳性患者,病情极为严重。在高考体验中,这一类人是明确静止高校录取的。这就是说她即使成绩再一流,也没用,她终久不能上大学。所以她才会说谎,所以她才会自暴自弃地出来发泄。厚厚的面霜和红红唇膏、指甲油正好将她青紫色的脸唇掩盖起来,而她吃的那两片药片恐怕也是防心脏病的药,尽管我知道那根本就没有用。”
“不错不错,看来又被超人说对了。”蛋饼拍拍手,又问阿飞,“最后这事怎么了的?”
“怎么了的?”阿飞笑笑,“我就说说结局吧。因为她是心脏病发作,不是打架引起的事端,所以我们打架的事就这么收场了。我和小马还有老板一起帮着将她送到医院,又联系了她父母。后来她好了,又去做了手术。现在听小马说和他一快在自考,两个人考的都是工商管理,据说都已经考完七八门了。”

爱情是什么?爱情就是冲动,但勇敢而正义的骑士往往可以唤醒睡美人,救活白雪公主。这不是童话,在医学上这也存在着足够的科学证明,尽管用科学的语言来说清原因实在不是一件什么浪漫的事。
我在想,阿飞的女朋友是不是也这样骗来的。

本文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 上一篇文章:蛙声一片——蛋饼的实习案件(短篇)

  • 下一篇文章:蛙声一片——老黑的鱼肠谋杀(短篇)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田园』于2005-7-3 17:28:00发表评论:

  • 这种情况难道不能额外考虑吗?!现在不是残疾人都能考大学了?
  • 64729280』于2002-2-6 21:32:00发表评论:

  • 恩,文章写得还真不错啦~
    不过看完了总觉得有点不爽。我觉得这样的女学生好可惜哦!
  • hitachi41』于2002-2-6 18:34:00发表评论:

  • 我都不当回事,有什么不好的。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哈哈哈哈……
  • HiStory』于2002-2-6 17:47:00发表评论:

  • 哇,和青蛙有什么关系啊!可能是因为青蛙也蛮能跳的。
    这篇看了真是不爽,因为我以前班里也有个同学是先天性心脏病,好象是血管过细什么的,高考不能考,巧的是她也是班长。
    这种事情怎么都叫我碰上啊?高考的人里10000个也只有一个不能参加吧。
    罗修你把这么可怜的人和事作为小说的题材,不好。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连载——13区(第四章)[2274]

  • [圣诞征文13]圣诞宅急便[3633]

  • 藤原剑川探案之意外的撞击[3192]

  • 中原镖局(6,7)[2290]

  • 梦中的婚礼1[2558]

  • 樱 花 岛 (上)[3789]

  • 现场(五)[3455]

  • 金秋田探案集--------<办公室的凶…[2601]

  • 股(蛊)惑——(十九)[2500]

  • G的诡计 密室新手原创 欢迎各位批…[4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