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EQ百年的开胃酒——《生日快乐》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3433  发表于: 05年07月05日21点58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生日快乐



三月的暖阳给穷人带来活下去的希望,给富人描绘着美丽的画卷。就那些富家子弟而言,太阳的出现意味着街边那些漂亮的女孩将不再为厚实的冬装所束缚,对那帮不愁吃穿消费的公子哥来说,这世界一下变得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叫人神往。
某条知名街道上驶过一辆老式汽车,车身底部有些泥渍,看架势是从乡村来的。门被打开了,走下一位身穿花边毛衣的老妇人,她满脸褶子,鼻梁上还戴着老花镜,神采的面容上洋溢着她那出奇的好心情。
“我扶您,女士。”上唇留着红色小胡子的司机轻轻的托起她的手。
老太太扬起眉毛,调皮的样子不难看出她年轻时一定是个美人,一个可爱的大美人,“不用麻烦了,我腿脚利索得很呢。回去吧,我一个人上去就好了。”
“当然,女士。晚上八点我会准时在老地方等您。”司机指的老地方是一家本地小有名气的咖啡店。
女人抬起头,一双不太大的眼睛恨不得一眼就看完面前的房子。“83、85……噢,在这儿。对,是这儿没错。”她摁响了门铃,还伴随着门铃的响起发出“叮咚”声。
“玛普尔小姐!”开门的是位年轻的先生,他伸出有力的大手轻轻托起她的手背,送上一吻,“您可真准时,里边儿请!”
“您好,奎因先生。我们有多久没见了?”她亲切的称呼男士。
他们边走边说,奎因先生摸着下巴,“算起来应该有2年了吧,没想到您还是这样漂亮。”
“您真会说话,奎因先生。”老女人乐呵呵的笑了起来。笑容就像外面的阳光一样,给人一丝暖意,“奎因先生,您的父亲还好吗?”
“他退休了,独自在家养些花鸟。与没完没了的工作相比,老爹现在的生活简直比天堂还要棒!”
这时,客厅里传来某个男人的声音。不对,应该是两个男人,他们正在讨论什么。其中一个嗓音沉闷点儿的说:“没有高根鞋的声音,应该是为妇人。”
另一个不加理会的发出吧嗒声,他在抽烟斗,“是玛普尔小姐!”
“等一下,福尔摩斯!”之前的那个声音吼了一句,“你怎么会猜得这么准?”
被称作福尔摩斯的人没再出声,到是另一位男人开口了,“波洛,我亲爱的朋友。这只是上帝与你开了个玩笑,下次你一定得记住,洗澡水可不能清洁你的耳膜,它让你的耳朵生了病……嚯嚯!我们谁都听见奎因先生在门外喊了她的名字。”他笑了好几声,“华生医生,波洛先生的听力不会永远那么糟糕吧?”
“没错,神父。按时服药两个星期就好了。黑斯廷斯,请把苏打水递给我,谢谢。”华生举着他的杯子,收起心爱的怀表,上前迎接贵宾。
“您好,真荣幸见到您,玛普尔小姐。”医生上前握手。
“我也高兴见到您,医生。当然,还有波洛、神父和福尔摩斯先生。噢,那是黑斯廷斯!最近好吗,小伙子?”
“和您一样健康!”黑斯廷斯上前拥抱女士。
福尔摩斯破例的收起他的烟斗,冲着玩转着夹鼻眼镜的奎因先生说道:“我想,你应该叫上陈查理了吧?”
“是的,歇洛克。等等,让我想想你是怎么猜到的?”奎因紧锁着眉头望向漂亮的天花板,“是电话!对,准是这样!我打电话的时候你在旁边,当时你一定听见话筒那头有一群小崽子在叫爸爸,哈哈!”
“事实上不是这样,奎因。”神父又插嘴了,“以上帝的名义启示,我不瞎!我亲眼看见福尔摩斯偷看了您的邀请名单。”
奎因转向波洛,两人都露出一脸的倒霉相,再看华生医生,他微笑着为玛普尔倒了杯橘子汁,“亲爱的布朗神父,最好别用‘偷’这个字眼。福尔摩斯先生最近常对我说,只要你愿意,任何事物都有观察的价值。”
神父干瘪着嘴,一副未老先衰的模样。
一群神探闲聊了几句,华生冲着正在吸鼻烟的奎因说道:“不管什么烟,它总是有害的。”
“奎因,你越来越像你的父亲了。”布朗神父开怀一笑。
“父亲在孩子眼中所做的一切都值得效仿。”主人解释道。
电话铃响了,奎因先生拿起话筒,“是我……要帮忙吗?……好的,祝你好运。改日请你喝茶……就这么说定了!”他放下话筒,“很抱歉先生们,菲利普·马洛不能来了。他得去芝加哥查案子,运气好的话兴许他能在那里碰上梅森。嗬!这俩大忙人。”
门铃又响了。奎因先生吆喝道:“准是陈查理!我去开门。”
一名年轻帅气的投递员站在门口,“您的包裹,先生。”
奎因先生签过字,低头看着手中的包裹,“让我看看,这是……恩,好家伙,没有寄件地址。”他再次抬头时,投递员已经不见了。
“猜猜里面是什么?”他在客人面前摇了摇包裹,玛普尔迫不及待的想知道里面是什么,波洛小心的打开它的包装盒,福尔摩斯则一把抢过包装纸,取出放大镜开始研究笔迹。
“上帝啊!是顶皇冠!”布朗神父凑了过来。
“嘿,有人吗?”个头不高腰围却不小的陈查理走进客厅,“奎因,你怎么不锁门?噢,你们好,老朋友!您好,玛普尔小姐!”
“是他,没错!”福尔摩斯开口了,“奎因,你怎么竟然放走了那个无赖?”
“哪个无赖,福尔摩斯?”陈查理带着浓厚的檀香山口音问道。
电话铃又响了,奎因再次接起话机,“你好,这是奎因家。”
“礼物收到了吗,奎因先生?”
“你根本不该送来,罗宾先生。”
“干嘛这么说?您不该这样见外,奎因先生。拿到这宝贝可不容易啊!”亚森·罗宾在电话另一头窃笑起来,“说真的,我打心底里想见见各位,可是……我有一百个理由相信福尔摩斯此刻一定在场。所以,由于我跟他……我看还是别见得好。”
福尔摩斯不甘寂寞,一把抓过话筒,“你这无赖!有种的咱们好好玩一次!别总是纸上谈兵……《亚森·罗宾智斗福尔摩斯》,见你得鬼!你这不要脸的家伙!”
“被你这么一说我到是想起来了,我最近正在让好友写一部叫《虎牙》的小说,记得看噢,老朋友!”
“滚你的蛋!”福尔摩斯刚想把电话机砸了就被奎因先生和华生制止。奎因先生戴上夹鼻眼镜接过话筒,“好吧,不管怎么说罗宾先生。你的礼物我不能收下,我会将它物归原主的。”
“随您的便,奎因。只要你记得,亚森·罗宾曾经送过奎因家一件珍贵的礼物就好了。噢,我差点儿忘了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尊敬的先生。我对您家里的鼻烟壶一直有着浓厚的兴趣,如果哪天它不见了,就到法国来找我要。我会请你吃顿好的,回头见朋友。”罗宾挂上了电话。
“是什么样的鼻烟壶?”布朗神父问道。
奎因还没来得及回答,个头不高的波洛就冲上去拽神父的脸蛋,疼得神父嗷嗷直叫。接着,冒失的波洛在胸前画起了十字,对神父说道:“上帝会原谅好人的,对吧?”
电话铃第三次响起,奎因谨慎的拿起话筒,“奎因家……梅格雷!你在哪儿?……天啦,你总是有那么多忙不完的案件……肺病?……我一直让你为自己的肺想想,它除了接受烟熏之外还有别的用处。……好的,祝君健康!”
奎因先生挂上电话,眼睛却仍盯着电话机,就好像预感到还有电话会来似的。
福尔摩斯按耐不住寂寞,在波洛的肩后探出脑袋,嘹亮的说话声将耳朵本不好使的波洛仍进无间地狱。
“我说……”他张开的嘴被波洛痛苦的喊叫暂时收回去了。
“该死!该死!该死!华生医生,”波洛双手捂耳,脸上突然掠过一丝惨相,“我开始怀疑您的医术能力了。如果您真算个医生的话,那么歇洛克一定是第一个让你束手无策的病人!”
福尔摩斯才不理会同行的死活,他依旧像扬声器那样发出高音,那双鹰一样的眼神死死的勾住奎因,“还有客人来吗?”
“没有了,歇洛克。”奎因轻轻的呷了一口葡萄酒,“卡夫探长联系不上,桑代克博士今天刚好赶上个学术演讲,奥古斯特·杜平一直过着隐居生活,谁也找不着他。鲁尔达比在法国采访一位重要人物,角落老人很久没现身了,不知是不是被他那无趣的绳子所困惑。凡·杜森正在与别人打赌,他把自己关在13号牢房里了,在警备森严的监狱他扬言说自己有本事出去。祝他好运!还有就是,我看看。”他拿起邀请名单,“日本的明智小五郎和金田一耕助都有案在身,中国的霍桑先生亦是如此。再来就是,菲洛·万斯在度假,如果我能提前两天通知他就好了。亨利局长和菲尔博士在处理他们那些没完没了的密室案件,87分局的人我是请不来的,他们可都忙得很。剩下的……詹姆斯·邦德先生,我可不敢靠近他,这家伙有杀人执照,圣徒先生也不知道又和哪个美女混在一起了。”
“好吧,奎因先生。”玛普尔小姐微笑着面向他,“该揭开谜底了,把我们都招来不仅仅是吃顿饭那么简单吧?说吧,您有什么喜事?”
“他老婆生了个孩子。”福尔摩斯说话时波洛几乎钻到陈查理怀里。
“孩子?噢,真的吗?再也没有比这更美妙的事了。”玛普尔小姐诚心祝福着主人。
布朗神父知趣的退后几步,“对不起,医生。您能否解释一下这回歇洛克又耍什么宝了吗?”
华生没吭声,只是转向他的老朋友。福尔摩斯少有的打起了呵欠,冲着布朗懒散的说:“没什么好在意的,喇嘛……噢,是神父!——你知道我刚去过西藏——事情是非常简单的,我去洗手间时发现了尿片。”
“尿片?”奎因有些不解。
华生对他耳语,“看错了吧,那只是新上市的卫生纸。”
“卫生纸吗?”福尔摩斯咳嗽了一声,“那就当我没说,碰巧猜中了。”
“为什么好运总在你这边?”波洛一个劲的摇着头,身边的黑斯廷斯也异常纳闷。
玛普尔将他们的闲聊再次转入正题,“奎因先生,宝宝呢?”
“我正要带你们去。但是,晚餐已经准备好了。我原先的计划是,大家在这儿聊到用餐时间,饭后我们再……”他的话被打断了。
说话的人还是屋内唯一的女士,“不,奎因先生。我等不及了,我非常想见见奎因先生的孩子。”她又自语了一句,“至少我眼前的大侦探们还极少结婚生子。”
陈查理清了清嗓子,“我碰巧听见了这句话,玛普尔小姐。”
福尔摩斯讽刺道:“陈警官,别在意家里那窝小的了。现在谈的是奎因!”
波洛见福尔摩斯又惹是生非,连忙对奎因说:“我站在玛普尔这一边。从另一方面来看,我们各自都还有案件要处理。仅仅是我个人,就有八个案子在等着我。”
华生没能制止福尔摩斯的嘲弄,英国侦探笑道:“波洛说的没错,我也有八千个案子要去处理。”
赫尔克里皱着眉头碎步挪到神父身边,轻声说:“我招他了吗?”
“好吧,既然如此……”奎因先生拍响了巴掌,“各位随我来吧。”
去医院的途中,最兴奋的是玛普尔、最沉着的是陈查理、最神经的是福尔摩斯,他一路嘲笑着波洛不如他长得高,黑斯廷斯悄声询问华生,福尔摩斯是否停止注射可卡因?对方的回答是:当歇洛克注射可卡因时,你碰巧在他身边的话,恐怕针管随时会进入你的体内。说着,华生卷起袖口,露出满是针眼的胳膊,痛苦的说:“我已戒毒八十次了。”
黑斯廷斯庆幸的表示,“还好波洛只是偶尔吐口香糖在我头发上。我说,同行。像我们这样的角色真是不好扮演啊!”
华生以默认的态度回答了他。
进入医院的大门,一群记者就拿出相机不停的拍照,众位神探友善的推辞。惟有福尔摩斯摸出他的烟斗,叼在嘴上,不停的摆着造型。一会儿眺望远方、一会儿苦思冥想,那架势就好象他马上要上电影院的海报一样。
一位记者向他提问:“福尔摩斯先生,您曾经说过‘把所有不可能的假设全部排除,剩下的事情哪怕它看上去再怎么离奇,都是真相。’请问,要怎样才能真正的做到这一点?”
“太容易了!你们不要信奉上帝了,从现在起我就是你们的上帝。”他转身快步跟上队伍,又突然回头对记者说,“把家里耶酥的像拿掉吧。迈克罗夫特一直在卖我的座像,跟他说你见过我,会算你便宜些!”
好不容易回避记者,几位神探来到一间育婴室,奎因以最低的声音温柔的说:“伙计们,就是那个小宝贝,他是我的孩子,我们奎因家族的孩子。”
玛普尔小姐双手紧握,“瞧,是个男孩!他多可爱。”
“上帝保佑小奎因。”布朗神父真诚的说。
“他很漂亮。”面色红润的陈查理此刻又想起了自己的孩子。
“呃……”波洛还没来得及说第二个字,就被高个子推到一边,“我想,等他识字后,就可以收他为徒了。”
奎因先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太荣幸了,你是说真的吗,歇洛克?”
“恩。”侦探摸了摸下巴,“学费算你便宜点。”
“这孩子不需要吸毒者的照顾。”波洛终于开始反击了。
福尔摩斯根本不看他一眼,“奎因,你儿子叫什么名字?”
波洛继续讽刺,“叫什么都成,千万别叫歇洛克·奎因。因为这世上已经有个叫歇洛克的疯子了。”
福尔摩斯轻声嘲笑,“难道叫赫尔克里·奎因吗?这是我听过的最恶心的名字。”
“嘘!先生们,小宝贝在睡觉呢!”玛普尔让他们都安静下来,当然,仅仅是一小会儿。
“奎因,孩子有名字吗?”陈查理追问道。
“我打算叫他爱……”
“爱因斯坦·奎因,这是个完美的名字。”福尔摩斯竖起食指,“华生,记下来。奎因先生第一个孩子的名字是我起的。”谁知华生早已和布朗神父换了位置,当歇洛克看见布朗神父的时候一脸诧异,“华生,真的是你吗?”
布朗神父早已麻木,“我的长相你记不住没关系,但我这辈子再不会与你这般模样的人多讲一句话。”
“叫他什么?”玛普尔发问。
“埃勒里。”奎因先生微笑着说,“我想叫他埃勒里·奎因。”
“这名字很好听!”善良的陈查理说道。
“是个好名字。”布朗神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埃勒里·奎因、埃勒里·奎因、埃勒里·奎因、埃勒里·奎因……”玛普尔至少叫了十遍这个名字。
福尔摩斯连忙碰碰医生的胳膊,“华生,给她把把脉。”
“不,我没事,谢谢医生。我只是……噢,这名字真好听。理查德,这名字太好听了。”
“谢谢,玛普尔小姐。”奎因先生笑的更爽朗了,他透过玻璃窗静静的看着里面的婴儿,“埃勒里,我的儿子。你会是这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你将拥有和我一样的体魄。不!比我更强壮,像运动员那样。埃勒里,你会协助父亲抓住所有的罪犯,还世界一个安宁。埃勒里,我的孩子……”
永不安宁的福尔摩斯突然尖叫了一声,问其原由时,他指着波洛:“这个矮骡子掐我!”
“感谢上帝,小埃勒里没被吵醒。”布朗神父和陈查理一起制止世界上最有名的侦探。
波洛完全忘了自己的身份,他脱下衣服,虎视眈眈的对歇洛克说道:“别挡着我,我要跟他单挑!”
二位侦探被众人推推搡搡的挤进一间病房。育婴室门外只站着玛普尔小姐和新生儿的父亲。
“埃勒里,我的孩子,你很快就会长大的。到那时我会变老,有一天,我恐怕会加大吸鼻烟的次数,而你则拿着心爱的手杖,咱们会因为棘手的案件而拌嘴,我们激烈的争执了好几个通宵,多棒的一对父子啊。”
玛普尔小姐言不由衷的祝福道,“多帅的小男孩!他会活到一百岁。”
“一百岁?”理查德·奎因淡然一笑,“一百岁?哈,多棒啊!埃勒里,我的孩子。”父亲取出怀里的夹鼻眼镜,“它是奎因家的象征。儿子,这是你的第一件礼物。是你出生第一天将得到的礼物。生日快乐,我最爱的埃勒里。”
玛普尔小姐由感而发,“生日快乐,埃勒里·奎因。”
此时,小奎因微微睁开了双眼,他在盯着自己的父亲。几分钟过去了,面无表情的小脸蛋上出现灿烂的笑容。
(完)


随便写写,不必当真
  • 上一篇文章:网维探案——狐仙传(10)完

  • 下一篇文章:女娲石传奇——上:九藜山庄不可思议的杀人(1-5)完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小毛宸』于2009-4-14 15:42:00发表评论:

  • 很好玩啊!!呵呵,居然是埃勒里
  • 水落』于2009-4-8 22:04:00发表评论:

  • 很有趣……很幽默……:)
  • rain』于2005-7-21 12:02:00发表评论:

  • 把老福的个性颠倒了啊 ?:d
  • jhun』于2005-7-7 8:34:00发表评论:

  • 【岛田洁在大作中谈到:】

    >最好再想一个临死留言什么的

    那就俗套了
    就像密室、不在场、不可能犯罪下的暴风雪山庄
  • 岛田洁』于2005-7-6 21:55:00发表评论:

  • 最好再想一个临死留言什么的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该隐号疑云(17)修订[2579]

  • 红发联盟——消失的证据(短篇)…[2888]

  • 网友侦探系列——简单的案件[2693]

  • 狂探四人组(4)[2612]

  • 染发的妹妹(修订版四)[2656]

  • 师徒乱探 之 * 三十秒谋杀*[2561]

  • 窃贼[2953]

  • [圣诞征文11]血色圣诞(^_^)[3432]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十二章 。…[2700]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七章)[2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