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天蝎之蛰——祝琉璃鸟同志生日快乐
 作者:hitachi41  人气: 4471  发表于: 03年10月31日12点21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天蝎之蛰

薄情的男人没有生存的价值,唯有地狱才是他该去的地方。
——琉璃鸟

前夜永远比节日的当天更吸引人。圣诞前夜是这样、除夕夜是这样、万圣节前夜还是这样。推门舞厅里面,霓灯阑珊,人头攒动。一个埃及艳后打扮的女孩子,光彩照人地站在舞厅的中心,接受着安东尼们的膜拜。
“小鸟生日快乐。”自称推门天神的高个男子,带着夹鼻眼镜,殷勤地献上一份礼物。琉璃鸟毫不客气地掀开包装纸,躺在精美绸缎上的竟然是一条价值一千美元的钻石项链。
“哇,服部可真是大手笔。”女主角没有夸张,旁边的小姐们倒是唏嘘起来。服部平次转过头,投去感性的一瞥。
“哇——服部看我了。”
“哪啊,他是在对我笑。”
“他好性感啊,如果他能送我礼物,就算让我马上为他死,我也愿意。”
“服部先生好受欢迎啊。”琉璃鸟微笑着当众配起了项链。
“呵呵……可惜我有厌恶女人症。”服部擦起他的夹鼻眼镜,继续扬扬自得地说,“还有,我现在不是服部平次,而是埃勒里·奎因。”
埃勒里·奎因接过恺撒大帝送来的红酒,啜饮了一口,接着一群热烈的电扇们围了上来。
“天神,给我讲讲你上次去警察学院卧底的故事吧。”
“对啊对啊,我也想听无间道四的故事。”
埃勒里·奎因先生耸耸肩,被他厌恶的女人们围了个团团转。
“呵呵……这个家伙,到哪都那么爱出风头。真是的。”恺撒大帝撇撇嘴,向自己这位新女友抛了个媚眼。
“哼。”琉璃鸟笑道,“你这个花花公子还不一样,这么一大把年纪还到处骗小妹妹。”
“谁说用骗的,我用的是我自己魅力,还有力量。”恺撒挽着手臂,向他的小尤物显示自己强健的肌肉。
“哼哼哼,我就不相信阿诺德的肌肉可以阻挡M4的子弹。”黝黑的小美人露出白牙,笑眯眯地往盥洗室走去。
恺撒气极了,狠狠地咬着牙,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话。
“呦,你这老家伙,怎么还是这么风流啊?”又一位穿着燕尾服的漂亮男子走上前和他打招呼,但如果你仔细看,却发现这一位男子是一个真正标致的女士。
“Cat,你怎么男扮女装啊?”
“不可以吗?”Cat脱下手套,从跟班小骡子的手里接过一杯橙汁。“小骡子,去看看蔡老大在不在。”
小骡子点点头,摇着他的羽毛扇向舞厅深处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唱,一板一眼,煞有介事地哼起了空城计。

又过了一个小时,前来舞会的嘉宾们也越来越多。有穿着层层鳞衣的双鱼小姐——水晶鱼儿、花生金鱼;有穿着一件马甲的蜘蛛女侠——水天一色;有德拉库拉伯爵夫妇的楚州狂生和石树子,还有打扮成吕布貂禅、武松金莲、蝙蝠侠蝙蝠女的大力和他的小秘、小Fan和他的夫人、熊猫和他的女友……
就在恺撒大帝被这些美女们引得口水四溢时,舞厅的门口又出现了一个更引人注目的人物,穿着一身设计夸张的戏服,掩颈遮耳,头发全部盘了起来,顶上别着一只巨大的蝎子。她的脸上戴着半张美丽的红色面具,露出下半张白皙美丽的圆脸。
“美女啊……”一个长尾巴的小家伙在恺撒的左脑说道,“快去和她说说话。”
“不行,不行。”又一个光屁屁的白翅膀小男孩,在右脑说,“不要过去,有危险。”
“为什么不行?”小魔鬼问。
“危险。”小天使回答道。
“危险在哪了?”小魔鬼又问。
“我说危险就危险了。”小天使扑腾着翅膀道。
“你说危险就危险,凭什么听你的?”黑翅膀的魔鬼互抱手肘不屑地问。
“因为我是理性的天使。”傲慢的小子理了理他的金发。
“呸,谁听你的。”小魔鬼才不买他的帐,催促着恺撒快去和美女搭讪。可是没想到从不曾受到过侮辱的天使竟然小孩子气地上前一把扯住了撒旦孙子的尾巴。小魔鬼痛得叫唤起来,心一急,手里变出一把二叉戟,狠狠地向金头发的光屁股上刺去。两个不懂得宽容的小家伙们互掐起来。这一下,我们的“皇帝”陛下可就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呆呆地站在那,眼睛直直地盯着神秘美女。一直盯到她走到身边。
“您好,恺撒先生吗?”戴面具的女孩问。
“是啊,您是?”伟大的征服者心花怒放。
“我是唐懿的堂妹,我叫唐娜丽。”面具下的漂亮小嘴一翘,恺撒的骨头都酥了。
两三米处,怪盗基德打扮的男人正在吃法国面包,听到两人的谈话也急忙回过头去看。纳闷地瞅着那个自称唐懿堂妹的女孩,只听见恺撒又说。
“唐懿的堂妹啊。哎呀,唐小姐我们见过面吧?”
“见过吗?没有吧,你可能见过我的唐丽姐姐,但我还是第一次来推理之门呢。”
“不会。”骄傲的皇帝说,“你的声音非常与众不同,我听过一次一定会记住的。这个声音我肯定我以前听过。”
“啊呸。”怪盗基德在心里骂道,“虽然说这个唐娜丽的声音算是好听,但是平常得很,怎么可能有特点。这个不要脸的牢骚货,就知道骗女孩子。”
“要不这样吧。”恺撒继续说,“您能揭开面具,让我看看吗?”
真是好过分的要求,但是唐娜丽答应来。她的手臂抬起来,宽宽的袖子挡在面前,这么一拂,红色的面具不见了。
恺撒瞪大了眼睛,另一边的“基德”笑出了声,红色的面具下面是半张蓝色的面具。
“您是川剧演员?”恺撒被人戏弄了,有些恼怒地问。
唐娜丽小姐笑而不答,衣袖又一拂,变出半张白色的面具。
“变吧,变吧。我倒要看看你能变出几张脸来?”
这个答案,“怪盗”先生也想知道,忘记了嘴里正含着的羊角面包,很是认真地在那看表演。
一个巨大黑色的东西从门口滚了进来,鼓鼓囊囊地挡住了“基德”的视线,怪盗先生正想换个位子。那个黑色的东西撞上了一个人。
“是谁?”被撞的女士叫道,“哪里来的外国老鼠?”
原来,面前的黑东西正是一只穿得鼓鼓囊囊的“米琪”。米老鼠笨拙地抬起手来,摘下面具,抱歉地说:“就是我这只外国老鼠啦。不好意思啦,Cat。”
“番鼠?”“漂亮男子”惊讶道,“你竟然打扮的这么笨重,穿这东西不热吗?”
“热?怎么不热。但是决不能让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啊。”说罢,番鼠又把头套给戴了起来。
“可怜的孩子。”Cat挽着“米琪”,免得这位走起路来再磕磕绊绊。
“我本是卧龙冈散淡的人……”仍在唱着《空城计》的小骡子,得意洋洋地向他的老大来复命,后面跟着的正是书生打扮的蔡老大,还有荧荧夫人。
Cat想,“咦,你们的红娘在哪呢?”

房间的灯突然间全部熄灭了,黑暗中,基德听到有人说,“怎么,到吃蛋糕时间了?”
“还没有。”这是老蔡的声音,“怎么回事,断电了?大力,大力,大力——”
“得令。老大什么事?”
“还不快去看看配电房。”
“得令。得儿——驾。”
“布布,我和你一起去。”一束微弱的火光亮起来,在这昏光之中,只见我们可怜的大力同志又是扮吕布,又是拌赤兔的。背着他乖戾的小秘向门外走。
“老大。你看那?”又一个打火机亮起来,然后老蔡离开把它给关了。
“老陇,老陇,还有四位大仙,快到舞厅中央来。”
不愧是叫唱歌出道的,虽然嗓音还不及帕瓦罗蒂,但还是可以在这没电的房间里起到高音喇叭的作用。
“什么事,老蔡?”陇首云摸索地走到老蔡身边时,舞厅里的灯光正好复明。推门掌门人不是滋味地看着被陇首云油油的胖手抓住的衣襟,皱着眉头对他说,“恺撒死了,你快去看看吧。”
“恺撒死了?”陇首云的脸色马上严肃起来,“快去报警。”
“报警?开什么玩笑,这里是推理之门,怎么可以报警。”历史兄说,“如果我们报警,我们不就输给那帮子警察了。”
“就是,有我天神和邪神在这里。害怕解不开谋杀案。”服部也不知从哪里探出了脑袋。
“我本是卧龙……”
“唱唱唱,你唱个——”Cat意识到最后一个字不雅,就用了一个巴掌代替了她的词语。
“哎呦,Cat姐啊。你冲我发什么火,莫非恺撒的死令你很是伤心——”小骡子话说完,人已经逃到了Cat的势力不急之处。他刚想要蹲到恺撒的尸体前看个究竟,就被一个大汉拽着衣脖子,扔到了一边。
“老陇,你去验尸。四仙,你们在尸体边挡着,不许任何崽子靠近。”
“是。”四仙整齐划一的点点头,分四个角在陇首云身边围起来。你道这是哪四仙:原来是楚魂、司牧、东乡、巨人观这四大肥男。
“原来,胖子的好处是这个。”怪盗基德歪着脑袋想,哈哈大笑。
“蔡老大,既然我们这里这么多名侦探,不如我们再来个悬赏啊?”又有人出搜主义,是小Fan。
“悬赏什么?”
“谁第一个破案,请他吃今天的第一块蛋糕。”
老蔡不置可否,就在这时我们的“万人敌”从配电房走来了,“查清楚了,有人用手机绑在电源开关的闸上,把它立在边缘,设定为跳舞功能。然后打了一个电话,手机一转就从边上掉下来,把闸给拉了。这也就是说,这个断电事件就是有人精心策划的。”
“废话,你没看见,都有人死了吗?”
“有人死了?”大力的两眼放光,“谁死了?快告诉我,是不是——”他说了一半,不说了。原来心目中的死者正站在自己的旁边,和他的小秘说着话呢。
“老蔡,查清楚了。”陇首云从四个肥男里面走出来,顺便捡了桌上的一只烤虾放在嘴里,咀嚼着,“氰化钾中毒,凶手在这只蝎子的蛰子上涂了毒,把它刺进了恺撒的静脉。”
“涂上氰化钾的蛰子,等一下,刚才那个自称唐娜丽的女人,头上不就戴着一个蝎子的饰品。这个女人呢?”
“她不见了。”番鼠滚过来,陈述这样一个事实。
“可恶,凶手一定是她。但是她是谁呢,我们怎么找到她?”老蔡看他的门徒,心想这帮一天到晚自吹自擂的家伙,现在没辙了吧。
但是他错了,有一个男子走了出来,献策道:“大力学长既然发现了凶手的手机,那么上面一定有她的气味,我们找条狗,让它闻一闻不就能找到这个女人了?”
“好注意。”老蔡大悦,“待会儿给你加一百经验值。”
“谢老大赏赐。”黑洞就差没趴在地下给老蔡叩头谢恩了。
“但是,我们从哪里找条狗呢?”有人提出更加务实的问题,是五迷。
“这个……”老蔡哑然,继续以目光在门徒中找帮手。
“找黑路就行,他的鼻子不是什么异味都能闻到吗?”老黑说,“就让他来搜索吧。”
“好注意。”老蔡又胡乱赏赐,“狂生狂生,快去准备项圈和皮带。”
众人跌倒。

恺撒的尸体被搬走了,黑路也开始了他的气味追踪。当然了,脖子上没有套狗圈。几个侦探各自为战地开始“心灵胜于物质”的探索活动。女生们则是窃窃私语,唠叨着什么。
一刻钟后,黑路嘴里叼着一身戏服跑了进来。“老大找到了,我们在花园里找到了这身衣服,还有面具。”
“那么人呢?”
“人?我没闻到气味。我只问道这橄榄油的味道。”
“切,没用的家伙。”老蔡瞪着眼睛。“这有个屁用啊。”
“不一定哦,老蔡,既然这个女的把衣服都脱在花园里,这说明她还在这个舞厅里。”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老蔡一拍巴掌。“是有人利用双重化妆来杀人的。这就是说凶手是我们推门的众女子之一。”
“正是如此。”陇首云一边玩弄毒蛰子,一边继续吃东西。
“快去给我调查所有女人九点半到十点之间的不在场证明!!”
推门老大一声令下,调查工作开始了。
不一会儿,嫌疑犯们出来了::水天一色,花生金鱼、狐狸、七七、行列式、大肥、崔静、冰岛小鱼……最后还有我们今天的生日主角琉璃鸟。
她生气地望着怀疑她的人,手里捏着那串钻石项链。不知为什么,那串项链看上去有些呈褐色。“凭什么说凶手就是女人,穿那样的戏装,即使是男人也可以扮成女人的样子的,你们男人也有嫌疑。”
“对啊,对啊。小鸟说的对,在不排除没有男扮女装的情况下,你们男的也必须受到调查。”水晶鱼儿站出来声援琉璃鸟,然后每一个嫌疑人都开始鸣不平了。她们抗议、她们游行、她们罢工……很快连不在嫌疑人范围的女士们也开始支持她们的姐妹。
“老蔡。”Cat率先发难,“案发时,一片漆黑,你还在我们身边吗?”
“是啊,张生,这个问题是个很值得考虑的问题。”莺莺说。
蔡老大头大了。抱着脑袋刚想要一屁股坐在地上。
怪盗基德走了过来,“好了,同志们,闹剧该收场了,我知道是谁杀了恺撒。”
“你知道?”老蔡狐疑地望着他,“你是谁?”
“怎么,老蔡连我也忘了。”取下单片眼镜,摘掉大礼帽。怪道基德的真面目竟然是唐懿。“刚才我就注意到了,我可没有一个叫唐娜丽的堂妹啊。”
“啊。那么唐懿先生,拜托你赶快解决这幢案子吧,不然我可就头痛啦。”
“很简单,正如你们所说的,凶手是一名女性,这点毫无问题,而且她就在现场。我们无须去探讨她的杀人动机和杀人经过。因为这就在我们面前上演,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自己推理经过。现在我们需要的是证据来指认这一个人。”
“那么有证据吗?”
“当然有了,你忘了吗?黑路说他在戏装上问道了橄榄油的味道。”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凶手身上涂抹了橄榄油啊,我们知道在健美比赛中,选手们会涂抹橄榄油,把皮肤染成又黑又亮,看上去很漂亮。那么显然今天这个凶手的另一福打扮就是又黑又亮,那么是谁呢?很显然在这些女孩子中只有化妆成克露帕特拉的琉璃鸟才有这一身漂亮黝黑的肤色。所以凶手也就是琉璃鸟。”
“你你你你……”埃及女王气疯了,叫道,“唐懿,你胡说八道,我这肤色是晒黑的,不是涂黑的。”
“呵呵……我不是胡说,小鸟,你不信你看看你带的项链。你刚才假扮唐娜丽时谢了妆,后来再次再脸上涂橄榄油时没有干就带上了项链,所以你的项链上还粘着褐色的橄榄油呢。”
“哈哈哈……”琉璃鸟哀伤地笑着,然后唱道:“我拿起斧子,在那负心人的身上砍下十五下,然后挖出他的心;我拿起斧子,在那坏女人的脸上砍了下十六下,然后剜调掉她的眼睛。十月的寒风送来三十一个诅咒,让那些背叛的人,在痛苦中无穷无尽……”
周围的人都被这充满怨气的歌曲给感染了,女士们忿忿谴责男人的薄情与寡意,而男士们却个个在心里涌起了英雄救美的感情。也许他们正在想是不是把唐懿很揍一顿,好让小鸟逃走吧。
但是偏偏唐懿却哈哈大笑,“你们别在演戏了。我说这个案子还没完结呢。陇首云先生啊,我一直以为你是很正经的人,没想到这次也和他们一起搞这骗局。”
“骗局?你说骗局?”陇首云从袖子里变出两把柳叶刀。
“当然了,如果死者真是氰化钾中毒,你还会这么大大咧咧地拿着凶器,一刻不停地在那吃东西。好了,又是一个骗局。现在快让那个有自虐倾向的傻瓜出来和我见见面吧——”
说吧,一个圆圆的东西从空中飞来,不偏不倚地正中唐懿的脑门。白白嫩嫩的奶油顺着额头,灌下来,将他一张深沉的脸染成了奶白色。
“你这个二五。”走来的人骂道“今天是我和小鸟妹妹的生日,我好心好意请你来吃生日蛋糕,你竟然说我自虐。”
这个声音优雅、响亮,唐懿用手指抹去眼睛周围的奶油,睁眼看见了魔女的打扮的白夜小姐。


<完>
  • 上一篇文章:毕业生(6)

  • 下一篇文章:毕业生(7)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hitachi41』于2003-11-1 13:45:00发表评论:

  • 【nirvania在大作中谈到:】

    >我的鼻子……狂汗……虽然我本人视听嗅觉比较有自信,但是也不用这么……
    >哎……
    这是根据你自己的小说找来的灵感,呵呵……:e:e
  • 楚魂』于2003-11-1 0:52:00发表评论:

  • 【东乡在大作中谈到:】



    哦,今天(该是昨天了)是小鸟MM的生日啊,真是……该送点什么呢?修罗送了一样这么有创意的礼物后真是很难再想出什么别的哦……呵呵,祝小鸟MM生日快乐,今年二十,明年十八,瘦脸计划早日完成啊。



    >>这是哪四仙:原来是楚魂、司牧、东乡、巨人观这四大肥男。

    这个!这个!绝对不能接受,建议改为:推门四大最有安全感男士,而且安全感系数从大到小依次排列为:巨人观>司牧>楚魂>东乡



    原来胖就有安全感啊,那更不能接受了,东乡兄别客气哦,我还是排在你后边的好喔。霍霍:);)
  • nirvania』于2003-10-31 21:48:00发表评论:

  • 【hitachi41在大作中谈到:】

    >那你准备化妆成什么啊,呵呵……
    >不知各位有没有看懂最后的结局。
    >哈哈……真开心,把大力涮了一把嘞!!
    >:e:e
    >各位,万圣节快乐。

    我的鼻子……狂汗……虽然我本人视听嗅觉比较有自信,但是也不用这么……
    哎……
  • 傻瓜哈希』于2003-10-31 20:15:00发表评论:

  • 琉璃鸟好服气啊~~羡慕ING~~
    祝小鸟生日快乐~~
  • 审判名侦探』于2003-10-31 19:09:00发表评论:

  • 咦?过生日吗?生日快乐啊!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八章)[3316]

  • 飞蛾·火[4090]

  • 瘸侦探白凌:《红漆》[2932]

  • 首届大赛征文之(18)【杀手无罪…[3063]

  • 【夏季活动①】愚人节的真实[3657]

  • [春季活动1]内心之鬼[魔幻?童话…[4393]

  • 凶宅(四)[2348]

  • “黄领带”--福尔摩斯式分析[3854]

  • 凶宅(六)[2385]

  • 双层公车站杀人案(1)[3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