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侦探推理 > 欧美名家
评《南方的海》
 作者:邓宜慈  人气: 2588  发表于: 12年01月26日22点59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作者: [西班牙] 巴斯克斯·蒙塔尔万
译者: 李静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评《南方的海》
 
读完《南方的海》,佩佩·卡瓦略已经成了我的老朋友。我很想立刻动身去巴塞罗那寻访他,跟他一起喝一杯,虽然我知道他不过是一个虚构出来的私家侦探。
  
  乍看上去,佩佩是个吊儿郎当的人,用我娘当年形容我的话来形容他可能再好不过,——“生活得乱七八糟”。其实,我知道这不过是个表象,所以,当年不管我娘怎样痛心疾首,我都不搭她老人家那茬儿,毕竟她所看到的我的生活,只不过是一种假象,我每天半夜三省吾身她根本不知道。后来,我变成了个外表很主流的中年人,我娘也不再唠叨了。
  
  佩佩无论如何也主流不起来,这一点,我深信不疑,因为有些东西深刻在骨子里,譬如内心深处的随心所欲和狂放不羁,是不可能轻易就能改变的,所以中国人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例如我现在的主流,其实不过只是社会角色的需要,而非我的本意,幸好我娘只看得到我的外表,看不见我的内心。而佩佩,实际上是一个“寄悲凉于食色,寓沉痛于虚无”的人,——这十二个字写在本书的前勒口上,于我心有戚戚焉。
  
  虽然佩佩是个私家侦探,但《南方的海》却不是一部简单的侦探小说。它是一部披着侦探小说外衣的、严肃的现实主义小说,——因为你不单单只看得到一桩命案的侦破,它还为你展现了西班牙社会生活的诸多层面,以及你不得不去面对的一些现实;而且不单单是展现,还有隐含于故事背后的批判与思考。这一切,都在我心中引发了很多共鸣,并且让我观照自己身处的“这一个”现实。
  
  我不能不承认,作者巴斯克斯·蒙塔尔万是一个我完全陌生的西班牙作家。之前,我对西班牙文学的了解基本停留在洛尔迦时代,而为数不多的印象深刻的西班牙当代文学作品,应该是卢卡·德代纳的小说《上帝的笔误》,还有最近一年多以来读过的卡洛斯·鲁依斯·萨丰的《风之影》和埃米利·罗萨莱斯的《看不见的城市》。据说蒙塔尔万的“佩佩·卡瓦略”系列,一共有二十部,在读完《南方的海》之后,我希望能够尽快地读到其余的十九本,一则过瘾,二则更全面地了解蒙塔尔万。
  
  《南方的海》读起来之所以过瘾,其原因并非只仅仅在于它侦探小说的外观,还在于它的叙事策略以及方式。我无意用学院派的方式把蒙塔尔万的写作手法一一拆解,我只想告诉你我的感觉,——读《南方的海》,不像是在读一本小说,更像是在看一部电影。
  
  电影的表现手法是什么?——画面、蒙太奇、故事、情节、对话、动作等等。在阅读《南方的海》的过程中,我强烈地感到文字在我的眼前化作了一连串电影画面,而且蒙太奇运用得极为娴熟,还有那些非常生动的对话。读毕掩卷,恍惚间竟分不清自己刚刚究竟是读了一部小说还是看了一场电影。那种感觉,不亚于微醺,或者性高潮之后。我想,瘾君子过瘾的感觉大抵应该如此,譬如我在戒烟的第三天终于放弃戒烟、再接连抽上三枝香烟之后的感觉。这让我在掩卷之后,迫不及待地希望拥有其余的十九本“佩佩·卡瓦略”,在我伸手可及的案边床头。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本书的开篇,有一篇题为《拿什么拯救现代小说?》的“代序”,出自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西语文学专家陈众议先生之手。文章仅有四页半,但却是近一年来读过的最好、最靠谱、最少废话的序言。
  
有一种阅读叫做快感,《南方的海》就是快感的源泉之一。而佩佩,就当他是个老朋友吧,还有他的巴塞罗那。

[此贴被邓宜慈于2012-11-1 16:20:19修改过]
  • 上一篇文章:【菠萝书评】《福尔摩斯先生收》:故事要有个好噱头

  • 下一篇文章:评《啤酒谋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