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侦探推理 > 欧美名家
中文侦探小说参考书评介(1)——《侦探文学和我》
 作者:ellry打开ellry的博客  人气: 2902  发表于: 03年03月11日22点13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中文侦探小说参考书评介(1)——《侦探文学和我》

书名:《侦探文学和我——一个作家的笔记》
作者:【原苏联】阿·阿达莫夫
出版社:群众出版社(1988.5)



阿达莫夫的小说我倒是没有看过,但是这本书却听说了很久也想看了很久,因为它差不多是目前唯一一本翻译的侦探小说研究性的书籍了(不过严格来说,它更像是札记、随笔一类的作品)。从书中可以看出,阿达莫夫本人不仅写侦探小说,而且对于侦探小说的研究也是有所贡献,写了一些侦探小说评论、历史方面的文章。这本书原名是《我喜爱的写作体裁——侦探小说》,全书分六章,即:岸上的谈话、爱伦·坡的创新和谜、黑色大洋中的绿岛、新大陆、我们的道路、情节的产生,223页,大约15万字。《岸上的谈话》一章中对于侦探小说的界定、地位、认识等方面作者提出了他的看法,希望扭转长期以来正统的社会主义文学对它的轻视和错误的认识。《爱伦·坡的创新和谜》则是对于经典侦探小说的剖析,主要分析了坡、柯林斯、道尔和切斯特顿的作品。以后几章谈了符合作家本人意愿的所谓社会主义侦探小说的形式以及他本人创作的经历。

可以看出,在早期苏联文艺界也存在着对侦探小说的不公正的待遇,而作为一名侦探小说的爱好者、侦探小说家,阿达莫夫希望有更多的人重视侦探小说(至少端正对它的态度)。侦探小说应该有自身较为合理的文学地位,应该可以为各种性质的社会服务的,也包括社会主义社会。他通过一系列的举例试图证明侦探小说在社会主义国家中也是有合理性的。当然,当时的苏联文艺界也开始逐渐接受侦探小说,应该说这本书对侦探小说在社会主义国家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本书原文本可能是1980年出版的)。

我个人比较感兴趣的是第二章《爱伦·坡的创新和谜》。作者可以说是相当彻底在侦探小说模式、技巧等方面分析了经典的侦探小说。对于爱伦·坡他指出《玛丽·罗瑞神秘案件》较之有些离奇、荒诞的《莫格街谋杀案》显得更加真实、可信,因而也更加出色,对后来侦探小说发展的作用也更大。而对于在西方侦探小说评论界相当推崇的《失窃的信》(坡本人也认为这篇是他最好的推理故事)则认为不如前两篇。不过,总的来说作者的观点仍然让我感到非常有见地,的确,作为一个侦探小说家(甚至可以说是比较优秀的侦探小说)他比一个普通读者看到了更多的东西,虽然他没有过多的探讨几位著名侦探小说家作品中的诡计与圈套,而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谈论了他们的写作方式(如对于悬念的布置、人物的塑造等)。【可以参看我扫描的《爱伦·坡的创新和谜》】

不过,这本书毕竟是有一位苏联作家写的,在一切为了社会主义的主旨之下,在抛弃资本主义腐朽文艺的目的之下,阿达莫夫开始探讨起社会主义侦探小说来,希望通过对一些。西方优秀侦探小说的剪裁使之符合社会主义文艺创作的主旨,从这个角度出发,他对于探求“为什么”(即犯罪动机、原因)的写作方式尤为感兴趣。对于像西默农之类的作家他进行了大量的分析,而对于阿嘉莎·克里斯蒂这类的“属于写景的叙事小说”几乎没怎么讨论。

他提出社会主义国家的侦探小说应该反映*人民*反对国内外敌人的斗争,而不是智力锻炼,不是为了逃避现实。我们知道,欧美古典侦探小说在很大程度上是富于浪漫主义的,更多的是为了给读者休闲娱乐的,也就是所谓“为了娱乐而杀人”。而他则要求侦探小说家应该具有爱国情感,作品应该具有真实性,偶然性的情节只是一种败笔(也就是所谓要体现思想性和社会性)。这种观点也是很多社会主义国家侦探小说家们的观点(包括中国),也是与西方古典侦探小说观点相差最大的地方。按照这种理念,谋杀应激起读者强烈的反响和正义感,而不应该仅仅成为情节的杠杆。

虽然这本书直到1988年才被译介到中国,但是中国的“侦探小说家”们早就开始遵循着苏联侦探小说的模式开始创作了。可以看到,作者一方面对柯南·道尔、阿嘉莎·克里斯蒂等人的作品以及影响力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承认他们作品的可读性,另一方面又要把侦探小说写成教化大众的文字,通过侦探小说来让没有犯罪和已经犯罪的人得到警醒(这与社会派侦探小说的暴露不同,它们只是暴露出资本主义社会的弊端)。众多的中国侦探小说(或者说公安小说)作家一直在遵循着这种教化模式,然而注重教化忽视侦探小说本身的写作技巧而丧失了作品的可读性(比如群众协助破案在苏联和中国的侦探小说中非常普遍,而这也丧失了侦探破解谜案的游戏性),如何将他们协调好写出读者喜闻乐见的侦探小说恐怕作家们要走相当相当漫长的路啊!

另外,书中某些大段的引用小说内容加以分析或证明的方式也不是非常可取。可以说,这并不是一本侦探小说爱好者喜欢的书。
  • 上一篇文章:推理小百科之“考古学”

  • 下一篇文章:爱伦·坡的创新和谜——阿·阿达莫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