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夏季校园——校牙医之死
 作者:wumi0212  人气: 2936  发表于: 02年06月05日17点35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1

  有人说大学就像一个小社会,这个比喻非常贴切。就拿小郭的学校来说,商店、旅社、饭店、邮局等等,一应俱全——当然,还有医院。
  说到医院,它还很有些需要做交待的地方:作为大学校园中不可获缺的一部分,它在建校一始就存在了。因为学校建在市郊,所以到这个医院看病的除了校内的学生和教职员工外,还有许多住在附近的居民。本来大学实行的是特殊的福利制度,学生和教职员工看病只交很少的钱,但后来随着一系列的改革,变为了医疗保险制度——先交钱,再报销。这一改革,表面上好像没什么,但有一样东西可有了巨大的变化,那就是医院里医疗人员的服务态度。
  当然,任何事情都有其特例,在服务态度这个问题上也是如此。校牙医王大夫就是这些“特例”中的一个。作为世界上几大多发病之一的牙科病的大夫,每天面对着接连不断的病人,没有片刻空闲。再看别人,每天闲的要命。所以对他来说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什么事都怕比。
  “喂,今天下午只挂五个。老刘没来,让我一个人怎么忙的过来。”老刘是王大夫的同事,虽然王大夫平时总是瞧不起他,但从今天看来要是真缺了他也不行。
  “那怎么办?人家来看病,我总不能把人都赶走啊。”
  “这我不管,反正牙疼又不是什么能死人的病。我可告诉你,你就是多接,我也不看。”
  “好吧。”负责挂号的护士边摇头边又重新拿起了饭盒上的筷子,“真是小胳膊拧不过大腿。”

  2

  李强就是那个幸运的第五人。他是电子系大三的学生,今天第一次来看病。
  “他们告诉我每天看牙的人特别多,今天怎么就这么几个人?”
  “小伙子,你是初诊吧?”坐在李强旁边的是一位老大爷。
  “是啊,大爷您呢?”
  “我这是第二次了,以前那副假牙坏了,我换副新的。”说着老大爷张开嘴给李强看他的满口黑洞,“年轻人,一定要好好保护牙。你看我,满口的假牙,吃什么都没味了。”
  “也不全是因为您牙。如今的饭菜,不是化肥就是农药,本来也没什么味儿。”
  “你说的也是。”
  ……
  李强和老大爷这就聊起来了。在他们坐的长凳上还有两个人,一个三十左右岁,另一个看来同李强一样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下一位。”一位中年妇女从诊室里走了出来,紧接着那个学生走了进去。
  “两点半了,看来要轮到我们还早着呢。”
  “是啊,不过您排在我前面。”李强也看出来了,他们这几个人是按照排队的次序坐的。
  “我是没什么事,你学生要是着急你就先去。”
  “不不,反正我下午也没有课,在哪儿看书都是一样。”说着,李强从他随身背的书包里拿出了一本书。
  “真是好学生,我那个孙子要是能像你就好了。”
  “您孙子多大了?”
  “今年上小学二年级了,整天就知道贪玩儿,跟着几个调皮捣蛋的同学瞎跑。”
  “才小学二年级,不着急。”

  3

  “下一位。”那个学生也从诊室里走了出来。
  “那个人还没回来?”
  “他好像去了卫生间,干脆您先进去吧,过一会儿他回来我再帮您解释。”
  “那好,我先进去了。”
  ……
  “真奇怪,连老大爷都快出来,那个人还没回来。”李强又看了看表,“说不定那个人有急事儿,不会回来了。”
  正在他琢磨的时候,老大爷也从诊室里走了出来。
  “下一位。”
  李强刚要站起身来,那个三十左右岁的男子快步从走廊另一头走了过来,进了诊室。
  “小伙子,我先走了。”
  “大爷,再见。”李强欠了欠身。
  这下偌大个走廊里就剩下李强一个人了。

  4

  “下一位。”
  这么长时间了,李强就等着这三字第四次被说来出呢。
  他走进了诊室。原来刚才进来的人还没有走,此刻他正坐在另一张治疗仪上,好像是刚打完麻药,等着拔牙。
  “你的牙有什么问题?”大夫戴着口罩,听起来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左边这颗牙有一个窟窿。”
  “我看看……你这颗牙是不是堵过?现在可能不行了。这样吧,你去拍个片子,我看看牙根断没断。”
  “好,在哪儿拍片?”
  “你出去问挂号的就知道了。”
  ……
  过了一会儿,李强拿着照片回来了,现在诊室里就剩下他和大夫两个人。李强把照片给了大夫,自己乖乖地坐到了治疗仪上。
  “牙根没断,还能堵。”说着大夫把治疗仪往低放了放,“张开嘴。”

  5

  当天晚上六点钟,李强被叫到了校派出所。
  “死者是校医院的牙科大夫,死在了自己的治疗仪上。看上去好像是心脏病致死,但从血液分析的结果来看他又是因大量注射药物而死。他的身体上没有任何外伤,也没有明显的针孔痕迹。真是奇怪。”小郭自言自语着,忽然抬起头来看到了李强,“你好,你就是那个最后见到王大夫还活着的人吧?”
  “我没有杀人!我离开的时候他还活着。”李强显然已经被吓坏了。
  “你不要怕,我们也没说你就是凶手啊。我们叫你来只是想知道一些你当时见到的情况。”王所长的话使李强安静了下来,他开始仔细的回想了。
  ……
  “他好像并没有说假话。但是从时间上来看,死者就是在他离开的前后死的。”王所长在李强又开始同小郭一起分析案情,“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们为什么没有找到针孔。”
  “放心吧,验尸的人可是非常仔细的。在他们的报告里,连死者有一颗坏牙都写了。”
  “你是说死者有一颗坏牙?”小郭猛然站了起来。
  “是啊。”
  “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6

  “您好像住的离我们学校并不近,那您为什么要到我们学校来看牙呢?”
  “这奇怪么?因为我和王大夫是同学。”
  “大学同学?”
  “是,我也是学医的,但谁规定说医生就不能看牙病了?”
  “是啊,更没有人规定牙医不能看牙病。”小郭狡黠地笑了笑,“还有一问题,在候诊的这段时间里,你离开了很长时间。您去干什么了?”
  “看朋友,在那个医院里我还有很多别的熟人。”
  “那些人当然很重要了,你与其坐在长椅上看其他候诊的人不如去见他们。”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让你看看这个。”小郭从口袋里拿出了李强的诊断书,“这是出自您的手笔吧?仿得很像。”
  “你们作笔迹分析了?”
  “是。”
  “那我只有认罪了。”
  “我还想问个问题——你为什么要杀了你的同学?”
  “同学?他不配做我的同学,更不配做个医生。”

  7

  “你又单枪匹马了,像你这样莽撞早晚要出事的。”
  “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把案子破了,呵呵。”小郭大大咧咧地走到了椅子上。
  “说吧,我知道你肯定还有东西要补充。”
  “从一开始我就怀疑那个李强说的三十左右岁的男子,而且我一直想证明一件事——李强所见的王大夫是不是真正的王大夫。结果我无法证明,因为李强是初诊,他从来都没看见过王大夫,而且那个‘王大夫’又一直戴着口罩。还有我们能证明当时坐在另一个治疗仪上的人是谁么?也不能,因为李强也没见过几眼那个排在第三位的人,当李强进入诊室后,他还背对着门。”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凶手在此时和死者作了一个大调换,而死者此时已经死了。但你怎么知道凶手也是个牙医?”
  “因为我们找不到‘针孔’,你知道牙医的麻药打在那里么?”
  “打在嘴里。”
  “对啊。别忘了,死者有一颗坏牙,不是死者给凶手看牙,而是凶手来给死者看牙。”
  “有道理,我明白了。最后一个问题——凶手为什么在候诊时要离开那么长时间?”
  “哈哈,这正是凶手良苦用心之所在——他故意让排在第四位的那个来复诊的老大爷先进,再让来初诊李强做他的不在场证人。要知道,来复诊的人从前都在近距离里看过死者。”
  • 上一篇文章:春季校园——看门人之死

  • 下一篇文章:牛刀小试(超短)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liuyuhen』于2002-6-5 17:35:00发表评论:

  • 【wumi0212在大作中谈到:】
    >  “从一开始我就怀疑那个李强说的三十左右岁的男子,而且我一直想证明一件事——李强所见的王大夫是不是真正的王大夫。结果我无法证明,因为李强是初诊,他从来都没看见过王大夫,而且那个‘王大夫’又一直戴着口罩。还有我们能证明当时坐在另一个治疗仪上的人是谁么?也不能,因为李强也没见过几眼那个排在第三位的人,当李强进入诊室后,他还背对着门。”
    >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凶手在此时和死者作了一个大调换,而死者此时已经死了。但你怎么知道凶手也是个牙医?”
    >  “因为我们找不到‘针孔’,你知道牙医的麻药打在那里么?”
    >  “打在嘴里。”
    >  “对啊。别忘了,死者有一颗坏牙,不是死者给凶手看牙,而是凶手来给死者看牙。”
    这一段的确经典,如今能将判案经过都写得如此缜密的小说的确是不多见了~还有就是牙医在牙齿那里注射的事,我想没看过相关资料,估计也不是能知道的,但偏偏又不能说你是在“买弄”专业知识,毕竟谁又没看过牙?谁又没在牙齿这里被扎过~?所以,这一段我是最欣赏的,虽然在李强刚进去的时候,一看见“医生带着口罩”我就猜到了结局。
    >  “有道理,我明白了。最后一个问题——凶手为什么在候诊时要离开那么长时间?”
    >  “哈哈,这正是凶手良苦用心之所在——他故意让排在第四位的那个来复诊的老大爷先进,再让来初诊李强做他的不在场证人。要知道,来复诊的人从前都在近距离里看过死者。”
    不过这里就有一点点~~~~~~~~~~怎么说呢?凶手怎能确定李是最后一个人呢?对,你事先说过只看5个,但前提是凶手知道此事。说实话,前面的5个人,似乎是安排得不经意,但结局处却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但前提是凶手要知道他今天只看5个,而且还包括自己。
    五迷兄可以想象一下:一个人应约来给医生看病,自己却挂号进来,而且好象事先还知道了医生和护士之间的说法,最有些~~~~~的地方就是:死者也是个牙医,连麻药是否过量都.......
    呵呵,五迷兄知道我的意思吧,我可不是存心挑啊~~~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圣诞征文6]圣诞之死[3981]

  • 。。。。。。。。。。。。。[7514]

  • 该隐号疑云(1)修订[3206]

  • 不可能的犯罪-----星际争霸杀人事…[3468]

  • [秋季活动——18]隐藏的罪恶[4891]

  • 毕业生(6)[2864]

  • 网维的侦探手记——纸牌(短篇)…[3641]

  • 现场(三)[2417]

  • 网友侦探系列——简单的案件[2620]

  • 该隐号疑云(16)修订[2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