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雷米特之谜
 作者:hitachi41  人气: 3622  发表于: 02年06月03日12点21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雷米特之谜
古经理从来没有这么悲伤愤怒和犹豫过,哪怕在三年前他妻子突然向她提出要分手的要求时,他也是脸上不带一丝表情地点了点头。但是现在他不能了,猪肝色出现在他那张原本英俊的面庞上,看上去就像是得了某种厉害的炎症。的确,他是病了——心病,当得到自己那活泼可爱的五岁的儿子被绑架的消息时,他就得了这种厉害的绝症。
绑匪的送来的护心锁被他紧紧地捏在手里,烧得滚烫。他再一次抬眼看着那封用电脑打印的信,从衣口袋里摸出了保险柜的钥匙。为了儿子的性命——一个雷米特金杯算的了什么。况且又有谁知道它是真是假呢?
现在我们都知道在世界杯的历史上,至今一共有过两个世界杯奖杯。
其中第一个就是由一位法兰西雕刻家阿伯尔·拉夫利尔设计创作的——雷米特。
它使用的材料是黄金:胜利女神高举双手托着一个八角型的奖杯,站在一个大理石底座上。最初的名字是“朱尔斯·雷米特杯”,以纪念世界杯的创始人朱尔斯·雷米特主席。但这个名字在一直沿用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人们便开始以另一个简单的名字来称呼它——“世界杯”。
不过令人干兴趣的事这座奖杯本身所含的另一段命运多舛的历史:首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它就一直呆在德国的一个意大利家庭的床底下。战争结束后,在1966年英格兰世界杯前的一个公开展览上,它又被偷了;最后,竟然再被一只叫“皮克里斯”的小狗从一个垃圾箱里找到了。
1970年,巴西人永久地拥有了这个奖杯。他们成为了第一个赢得三次世界杯冠军的国家。不幸的是,它在1983年第二次被盗。这次是在巴西,从此再没人看见过它。人们普遍认为小偷把它熔化后卖掉了。巴西足协现在拥有的是一个复制的雷米特杯。
但是,突然一个月前一个香港商人向全世界宣布他手里拥有着这座雷米特金杯。他说,其实当它在第一次被窃以后,那只小狗找到的就是一座复制的奖杯。真正的奖杯是被当时活跃在欧洲的恺撒所窃——他在盗窃之前已经复制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奖杯,而那个被小狗找到的奖杯其实就是那个赝品。
“我的父亲二十年前从恺撒的一个手下那里买到了这尊奖杯,但是他一直把它秘密埋藏着,直到他临终之前才把这件事告诉我。这里有当年的设计师阿波尔·拉夫利尔的后人西蒙·卡多斯先生对这尊金杯的鉴定结果,确定这就是当年的那尊金杯。”港人龙佳帝在新闻发布会上如是一说,顿时全世界一片轩然,“我父亲当年以一百万美金买下了这座金杯,然而今天我决定将它送还给国际足联,因为它本来就应当属于整个足球世界的。”
三天前,龙佳帝说完这段话后,这尊金杯便交到了古剑经理的手中,准备十天后在巴斯特饭店当面将它交给来北京国际足联特委。但是厄运的枷锁再次向它袭来。古剑经理六岁的独生儿子——古小龙被一群身份不祥的歹徒劫持,赎还的条件是这座雷米特金杯。
古剑经理颤颤巍巍地向保险箱走去,手抖得就像是在经历一场七级大地震。
“爸爸——!!”突然间他似乎听到了一个孩子的声音,转过头去,傻了。

棠棠不小心在开门的时候撞到了膝盖,害得眼泪掉了一碗盆。此时此刻正一边揉着她的淤伤,一边在聊天室里诉苦撒娇。
“你怎么又弄伤了啊?真是不小心。”罗修在另一头责怪起来,接着又说,“我来帮你揉揉吧。”
“你!!不要。哼!”
“怎么了,怎么了?又哪里不好了?”
“哼!?”
“喂,又生气了啊?”
“…………”
“喂,说话啊。棠棠,怎么了你?”
“…………”
“棠棠!!你倒是说话啊,不然我走了哦?”罗修在另一边也恼怒了起来,可他哪里知道,他的棠棠此时正在接一个令世界震惊的电话。
“是棠小姐吗?”那个男人对她说,“我是古剑。”
“古经理啊?”棠棠一惊,也不管不停向自己发话的罗修,拿着电话问道,“有什么事吗?”
“是的。”对方的声音诡谲起来,像是在说一件不可告人的秘密,“你听说过白夜这个名字吗?”
“白夜?!怪盗?!”
“不错,就是这个人。”古经理继续说,“我上一次听你说你很喜欢推理小说,经常到一个叫什么推理之门的网站。我就知道你一定知道白夜是谁。”
“嗯,是的。我听说过,她是一个世界级的神秘怪盗。善于乔装改扮,在全世界作案一百多起。两年前开始在中国出没,在国内的唯一敌手是推理之门的侦探唐懿。”棠棠如数家珍地说起白夜的来历,显得兴奋之极。临末她问古经理说,“经理,你跟我说起白夜是什么事啊?难道……”
忽然间她明白了。古剑经理嘶哑着喉咙对她说:“我想你猜到了,我刚刚收到怪盗白夜的预告函,她将在龙先生递交金杯的那一天前来,盗取那尊雷米特金杯。”
“啊!!”棠棠大叫一声,跳到电脑前面将这个消息告诉正在聊天室的各个推理好友,关键她是按古经理的意思,找唐懿来对付这位神秘的窃贼——怪盗白夜。

这天晚上,棠棠没有和通常一样上网、聊天、熬夜,反而是很早就拿了一本横沟正史的《驼背的诅咒》,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看着。当然她现在虽然是人在看书神却不在,她的心思早就飞到了千里之外不知在哪奔驰的火车上,心脏就像撞鹿一般扑通扑通地乱跳。如果这时给她做个心电图,即使是世界著名的心脏专家,也会毫不犹豫地说她是心功能不良,跳得太快了。她有一种莫名的兴奋,还有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紧张与恐惧。
“叮当。”门铃突然响了,她的心脏再次提速然后忽然间就来了个急停。她小心翼翼地揣着胸口,走到门边问:“谁啊?”
“你的一个朋友。”一个女子的声音回答她。
“我的朋友?”棠棠疑惑地打开门,隔着防盗窗看着外边的女孩。
露空的水灰色凉鞋,银白色的脚指甲油,白皙修长的大腿,令人烧脸的百褶超短裙和拷边贴身的紧身体恤(足球宝贝??)。红脸的棠棠再看来者那飘逸长发下的脸,惊得叫起来,问道,“你!你是谁?怎么会和我长得那么像……”
“嘻嘻……”那女人古怪地笑起来,说,“怎么,不认识我?我是白夜啊,我可是专门来找你帮忙的。”

罗修气鼓鼓地将行李交到了前来接他的大力手中。他没想到,明明说好要来车站接自己的棠棠,竟然在火车到站前的一小时打电话来说,因为饭店的事情太忙了,实在抽不出空。让他和大力、大使一起直奔饭店,随时准备对付前来盗取金杯的白夜,自己如果抽得出空的话一定来找他。
他掏出随身携带的手机,看着没有消息的短消息,忿忿地打起电话。但是手机里传来的“你所播打的号码已关机”的话彻底点燃了罗修的五脏六腑。他那细细的胳膊鼓起来,不见肌肉,只见骨头。
“你妹妹不要你了。Hohohoho……”幸灾乐祸的大力夸张地怪笑起来,被罗修一个白眼。
“大使呢,到北京了吗?”
“到了,到了。昨晚上的红眼航班。”大力拦手要了辆出租,继续说,“他今早上跟我打电话说,要再去查找一些资料,他恐怕……”
“恐怕那金杯不是真的?”
“是。大使对我说‘要知道原来的设计人和盗窃者都已经作古了,我们不得不再去寻找更多的信息。只有得到的资料越多,判断的确定性才越大’。”
罗修点了点头,看着车窗外宽阔但拥挤的马路。伟大的北京城令他肃然起敬,尤其是每次经过天安门广场的时候,心里面更是不由自主地彭湃。向左望去,五星红旗,人民英雄纪念碑,毛主席纪念堂……那些国家标志显示着中国人的英勇和伟大;向右,金水河,白玉桥,“紫禁城”,高高的城楼红红的墙,散发着这个国家古老传统的浓厚文化和今昔的繁荣富强。
罗修被这莫名的感情鼓舞起来,心情渐渐好转。不过在他前面的大力可不知道这些。他见他呆呆地望着天安门城楼,眼里又似乎有微波闪光。急忙热情地打叉道:“知道故宫的文物要在上海展览的消息吗?”
“就是今年十一月包括沈阳故宫博物院在内的二十二件文物展出的事?我知道,网上看到过,怎么样,你知道什么消息吗?什么时候出运啊?要不要来个惊天大劫案。”
“好啊,好啊。”大力不暇地点头说,“你去偷好了,我去举报,哈哈……这下推门的服务器就有着落了。”
“哇——这算什么,黑锅我来背?”
“Yes。”他满意地唱道,“Only——you——!!”
罗修差点就口吐白沫,刎颈上吊了。好在那关键的一刻,菩提司机插话解了围。
“这次出去的可都是真宝贝啊,我听我隔壁的老王说,他女儿的男朋友的老同学的三表舅的妹妹的女婿是保险公司的。黄金周结束后,被派去给那些文物保险估价。就当时拿出来的三件算是比较不值钱的,他们就估了一上午也没估出个价码。如果按照国家有关举报者得到百分之十的奖励制度来办,如果他们被盗有人举报的话,那可是起码能得几个亿的奖金啊,比中了几百个体育彩票还多。呵呵……可惜没人去偷,不然我一定做侦探去。我听说这些宝贝最近还要拿出来估价一次呢。”
罗修和大力相视一笑,“侦探”这个词,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由于过多的接触它,现在他们的思想和思考问题的方式都已经深深刻下侦探思维的烙印。况且这一次,他们去巴斯特大饭店,不就是要帮助唐懿击败对雷米特金杯虎视眈眈的怪盗白夜嘛。
“您可真厉害,这都知道。师傅。”大力干巴巴地笑着回了他一句。
那司机又接着侃起来了:“司机嘛,每天在这北京城里跑。见那么多人,听那么多话;北京本身又就是信息量大的地方,我们司机一个个都这样。你知道吧,其实司机是最好的陪聊对象。向现在有人出几百块钱的找个陪聊小姐,还不如随便找辆车车,让我们一边开着一边陪着聊。我们司机远比那些呆在学校的大学生们博闻广记,逮什么聊什么,你说什么我们都能陪你聊,经济、体育、文化、军事、娱乐、八卦……就我们这还维护社会稳定,遏制色情服务业的发展。就现在的那些所谓陪聊小姐,好多都是些暗娼。上一次我车上那陪聊小姐,说还是北大的呢,一上车就和那男的……”
罗修和大力瞠目结舌,但在心里面不得不心悦诚服。
“你们去巴斯特饭店干什么,难道是去看金杯的?你们是球迷?”
“不,不算球迷。我们只是有事。”
“有事,不会真是和那尊金杯的事有关吧?难道你们是足协的?”
“不。只是朋友给了我们两张入场券,去看看金杯的递交仪式。”
“哇——”那司机激动地大按了一下喇叭。“这都能拿到票,这可比韩国世界杯的门票更难得了。你们两真有一手,你们是不是也准备去韩国啊。我有个朋友,也是司机,他就拿了这几年拿来讨老婆的几万块钱,要跑韩国去看世界杯了。”
“哈哈……那他女朋友不生气。”
“怎么不气,不过没办法,这不还没过门嘛,她又不能捏着他的钱不放手。我那朋友跟我说这是他结婚之前最后一次逍遥快活,是最后的单身汉生活。”
“那这一趟花了他所有的积蓄,这结婚不是又推迟了吗?”
“唉。就那几万块钱还真能结婚啊,有老爸老妈给。他原本还准备把他车让我给看着的。后来有个朋友愿意出两千块钱租用这一个月。他答应了,一事不做,一个月净赚两千,他说正好用来增买航空保险。要是掉了,也值了。”
饭店门口人山人海地壮观场面,使得司机大哥不得不把车往距饭店两百米左右的地方停。可就是这样,车轮才刚一刹,不知哪里就冒出来了一个警察来。
“喂喂,什么人?”
他凶神恶煞地瞪着眼睛,像是木刻年画里的门神,要用他那与生俱来的古怪面容将来者给吓跑。可是很不遂他愿的是,这两位掏出了饭店的请贴。他想接过仔细地看,可是大力和罗修并不睬他。两人匆匆忙忙地付了车钱,拿起包,就打手机联系唐懿。这一下,这位“钟馗”先生便像对待同志般的温暖起来了。
“哦,原来是唐懿先生的助手。来来,走这边,这条小路是饭店内部的通道,门口那边太挤了。我还要在这继续值勤,不送你们了。”
——本来就不要你送嘛。
罗修想着,和大力一起摩肩接踵地向饭店里走去。走进门的一瞬间,棠棠的名字又想了起来。他偷偷瞟了大力一眼,见他不注意,急急忙忙地拿出手机,查看短消息,但是依旧没有回文。本想着再一次地打手机,但远远看见唐懿正笑着向两人走来。罗修又偷偷摸摸地把手机塞回了上衣口袋。
“好啊两位,好久不见了。”他热情地拍拍两人的肩膀。
可是这两位骨瘦如柴的助手,竟然就被这一拍,已经在挤眉弄眼,拼命忍住冲到眼眶的泪水了。
“大使你好,好久不见。很想你啊。”到底是忍不住,大力抽出手背用来擦了擦眼睛。
唐懿很是诧异,刚想问怎么回事。
一旁的罗修颇识时务地问:“大使,你调查的如何了?那金杯到底是真是假。”
唐懿看着罗修依旧噙在眼堂的泪水,恍然大悟。忙说:“调查过了,我恐怕那座金杯是真的。”
“哦?”大力问,“那么大使你是找到了确凿的证据啦。”
“嗯。本来我是想通过国家文物部门,直接和英国方面联系,看看有没有当时的知情人?但是很可惜,那里的人似乎最近很繁忙,怎么也找不到。我正觉得没有头绪,公安部和外交部帮我联系到了一个正在法国的老人,那人是这次来参加交接式的,同时也是一个证人——事实上他当年正是恺撒叫来制作赝品的金匠的年轻徒弟。那老人说因为那时正好黄金的缺少,所以制出的那尊金杯是有缺陷的。而现在的这尊金杯经鉴定,确实是足两的,同时制作的工艺也属于上世纪初的技法。”
“这样一来就说通了一件事。”罗修说。
“什么?”唐懿问。
“为什么这座金杯在巴西被窃后,会被熔掉。巴西人是狂热的喜爱足球的,我很难想象一个人,即使他不是球迷,但对那尊金杯的价值估计,也应该知道一尊金杯远比融化的金块更值钱。”
“同意小罗子的话,除非窃贼当时就发现金杯是假的,所以才去融化了它。”
“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罗修的脸突然阴沉起来,“就是现在巴西足协所保留的那尊称之为赝品的金杯就是他们得到的那一尊。”
唐懿的眼中露出一丝诡谲的笑意。“哈哈……那么保护这尊真杯的责任就交给我们几个了,我们一定要齐心协力。”
“No problem.”大力信心百倍地抬头挺胸,像宣誓一般的举起他的花拳,朗生道,“决不让亚僧罗平的后人再一次的得手。”
唐懿看着罗修,不禁捧腹起来。
“哈哈哈哈……大力兄真可爱。”唐懿好容易直起腰,硬生生地收住笑容,以防止自己的肚子笑破而耽误了大事。

进行交接式的大厅里,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挤满了人,从世界各地来采访此事的记者一个个见缝插针地挤在在那一块不足二十平米的空地,构成一块十足的高产水稻田。
唐懿三人因为古老板的特殊关照,坐在了第一排的位子。也就只有这一排,因为重要的人物还没有到达,所以才显得稀稀拉拉。三人坐在那边显得特别引人注目,引来了一片张牙舞爪的摄像和灯光。
罗修如坐针毡一般,他实在不喜欢被人注视的感觉,尤其是被镜头聚焦的感觉。正觉得浑身上下的不舒服,手机响了。他掏出打开一看,发现竟是棠棠发来的短消息。顿时眉飞色舞,乐不可支地裂开了嘴笑。
“Sorry啊,今早上古经理来电话说原来请来进行仪式的一位礼仪小姐昨晚上突然病了。一时来不及找新的,要让我替代。我一上午在忙彩排,原谅我不能去接你。Kiss.J”
罗修虽然有些遗憾,但因为是知道了棠棠不去接他的理由,也就不再去想这事。他瞪大了眼睛,紧紧盯着那边出场的通道。
“哈哈……”大力笑道,“你美眉来短信了啊,是不是说不要你了啊?”
“不是。”罗修心情很好地拍了一记大力的脑袋,接着说,“她是要代替原来的礼仪小姐,所以忙彩排呢。”
“哦,这样啊。哈哈……”大力依然是不怀好意地挑拨,“那不会是你的借口吧。”
“你!当然不是,要不给你看短信啊。”罗修反诘道,“哦,不行,这样会伤害我们大力兄弟脆弱的感情的。呵呵呵……”
两个人开始做起了口舌之争,一旁的唐懿却非常难得没有加入进去。他低着头,想着什么,一会儿忽然拍手道,“罗修你刚才的那段短信真的是棠棠发你的。”
“当然是了。怎么回事?”
“我,我必须马上见她。这事,这事有些不对劲。”
“不对劲,哪里了?”
“原来的礼仪小姐突然病了。”唐懿言简意赅,但罗修和大力的眼神都突然变了。罗修猛然间站起来,轻嚷道,“该死,我怎么没想到。”
说完他就要往刚才注视的那个通道里跑。唐懿制止了,他对罗修说,“等一下,罗修兄弟,你和大力应该继续守在这里。白夜的计划决不单纯,现在我去见棠棠,我要弄清她的真正目的。如果我到了仪式开始的时候还没来,那就是说事情有其他的进展,但是你们也要按着原先的计划行事。一来不要打草惊蛇,二来……”
“二来是将计就计。”
“不错,就是这个意思。罗修,我相信你的表演能力。”
罗修坐回原处,又和大力开始了刚才的“淝水之战”。

仪式终于在“水稻田”记者的千呼万唤中缓缓开始,龙佳帝、古剑还有一个国际足联派来的特使逖沃德·苟德先生。罗修聚精会神,向他们身后望去,不见他想见的人的身影。
苦闷、无聊,罗修托着脑袋,听这位港商侃侃而谈的废话。“我们家自从经营古董的买卖收藏以来,已历三世。诚实经营、合法收信是我们宗旨,也是我们公司的立足之本。当然说了我今天要把这尊金杯送还给国际足联,并不是因为它的来历不光彩。即使它是我的父亲从正经渠道得来的,我今天还是要将它送还,因为这是世界足球的金杯。”
场下传来敷衍趋势的鼓掌声,唯独大力和罗修两人独坐着睬都不睬一眼。大力翘起二郎腿,轻蔑地望了一眼,说:“唱得好听,嘴上说得冠冕堂皇,背地里还不知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这么好心送还世界杯,说不定就是假造了一个来做广告的。罗修你不知道吧,我昨天上网查了一下这个龙佳帝的公司,似乎是经营不善,要倒闭了。哼,哈哈……”
“无奸不商,无商不奸。这么……地球人都知道啊。”罗修撇撇嘴,心里惦记起了唐懿来。他果然没有回来,这就是说雷米特的安危要交给他和大力两人了。虽然觉得负担很重,但因为已经有了优势,所以罗修的信心还是很足的。
他们两人听到古经理宣布交递仪式开始,顿时两双眼睛齐刷刷地射下捧着盒子走上场的那个女子。
洁白发亮的丝绸裙袍在金灿灿的腰围束缚下摇曳出她婀娜多姿的身段,乌黑的长发用金色的发带系着,额上挂着一块紫水晶。她的颈、腕、足上都缠绕着闪闪发亮的饰物,其打扮就同希腊神话中的阿佛洛狄忒一模一样。
透过那轻薄的面纱望着那抹了油膏而闪闪发亮的面孔,他认出了棠棠。那修长的脖子润滑的脖子,那丰满坚挺的乳房,闪闪发亮的眼睛,使他震惊不已。他开口说话,动情呼唤:“疯了吗,我的女神!如此处心积虑的诱惑,用意何在?你还打算把我引向何方?前往某个繁荣兴旺的城堡?”罗修莫明其妙地背出了《伊利亚特》里的诗篇,正恍恍忽忽,突然猛然醒悟过来。他对自己刚才的失态大敢恼怒,暗地里咒骂自己道:“笨蛋,这个女人可是潘多拉!!你要随时保持你的警惕,不要让她就这么轻易打开了魔盒子。”
——来吧,白夜,竟敢冒充棠棠,我一定要亲手逮住你。
正想着,她就动手了。装有雷米特的盒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拆封,古剑经理从盒中取出,向场外的记者示意。他本想再把它交给身边的龙佳帝,由他来进行交接仪式,可就在这时,场上突然炸出一到强烈的白光。
罗修和大力虽然是有准备,但还是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他们挡了一下睁开眼,就只见场上的三个男人面无血色地摔倒在地板上,原来乘着金杯的盒子也翻盖在古剑的脚边。罗修和大力急忙翻身跃上场,听着过道里传来哒哒哒哒的皮鞋脚步声,追了上去。
“可恶,还是被她得手了。”
“是啊,这都怪你。发什么呆啊,你难道不知道她就是白夜吗?竟然还中了人家的美人计。”大力一边追,一边嘴上不饶人。
“还说我,你呢?”罗修当然不会轻易让他给占便宜,不禁怪笑着反诘起来,“莫不是说你感觉寂寞了,想找白夜姐姐啊?”
“Faint.”他们做着口舌之争,人已到了电梯口。一部电梯在他们的面前关上门,向上跑去,这一下倒是两人大吃已经。因为原本仪式是在饭店的顶楼举行的,所以他们原以为白夜会下楼,可是没想到她竟然是往天台走。
“她想做什么,调虎离山?”大力怒道,“别忘了我们可有两个人。小罗子你乘电梯下去守在门口,我上去追她。”
“不。”罗修反对道,“她假扮的可是棠棠,这件事要我和她了解。大力你下去,我上去逮她。”说完他从过道的楼梯边跑去。
大力一副很失望的样子,乘电梯下去了。

当罗修意识到自己是踏到了屋顶的地面时,他的脚才开始发软了起来。丝毫没有什么难为情的,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可是起码有五分之一的人患恐高症,自己不过是十亿分之一而已。不过他虽然不以此为耻,但这给他带来的麻烦实在是不小。譬如现在,明明就看着目标站在自己不远的十几米处,只要纵个身就可以将她逮住,可他却不得不一步步小心翼翼地挨过去。他不敢去看那女子身后那一览众楼小的京城美景,只能紧咬着她在高楼狂风下飘摇的身子。
“白夜。你逃不掉了!!”
他的声音可一点威严也没有。这不,对面的女子揭了面纱嗤嗤呵呵地对他笑。
“我说修啊,你的演技还真行。”
“闭嘴!!”罗修突然就怒不可遏起来,“我不许你再在我面前假扮棠棠。说,你把她怎么样了?”
“嗯。”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然后问道,“你说什么,难道你认为我不是棠棠?”
“你!!不要装傻。金杯呢,金杯在哪?你把它藏哪去了?”他现在才回过神,自己追上来的真正目的是夺回雷米特金杯。
“哼。”他的对手噘鼻道,“傻瓜,谁有拿金杯啊。”
“你不曾偷?别狡辩了,你乔装棠棠,混入交接仪式的目的不就是为了金杯嘛。”
“笨蛋!!”对方生气了。原本雪白的脸霎时涨的粉红(因为脸上涂了白色面霜,所以看上去是粉红色),她气鼓鼓地对罗修说道,“白夜姐姐才不是为了这尊金杯来的呢。我原以为大使看穿了真相,你也一定知道了,可没想到你和大力两人这么蠢,竟然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你。”面对突如其来的抢白,罗修一时间蒙住了。他静静地盯着声称自己是棠棠的女孩看了一会儿,突然问道,“那天晚上,也就是你向唐懿发出求助信的那晚。你怎么了你?”
“我膝盖撞了门嘛……”那是同时带有不满、埋怨、撒娇的语气。
罗修目瞪口呆,半晌回过神来,气乎乎地问她说,“你为什么要帮白夜!!?”
“因为我们都是女人嘛。”一个完全没有逻辑和说服力的回答,但也是最令人难以反驳的回答。
罗修的鼻子抽搐着,纤细的身子浑身颤抖。棠棠走上前,扶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子,“你没事吧?”
“我头晕哪。”罗修回答着,注意力集中到了她的身上。他摇摇头,站稳身子,一把搀着对方的手向屋里走回去。“你说白夜的真正目标不是金杯,那是什么?难道……”转过脸,他的眼睛朝天安门的方向极目远眺,然后迅速地逃回了大楼里。

“拜托,各位让我吃了这块蛋糕再说。OK?我为了追捕那群窃贼,可是午饭还没吃呢。”一脸委屈的推门大使——唐懿先生,手上抓着一块奶油四溢的大蛋糕。他以讨好的眼神看着围在他身边的各位同好,乞求他们不要再这么饿着他这个可怜人。
“好好,那我们请大使你吃午饭怎么样?等你吃完了,我们再听你讲故事。”
“嗯。这还差不多,不愧是好兄弟,够意思。”
唐懿跟着棠棠他们回到巴斯特的饭厅,痛痛快快地大快朵颐了一顿。吃罢,拿起毛巾擦了擦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盒烟。“各位,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大使你就快说吧。”
“呵呵……看大力兄急得。”唐懿擦了根火柴,吸了一口,开始娓娓道来。“我从一开始就对龙佳帝这个人有所怀疑,因为据我所知他家是以贩卖和走私各国的文物珠宝起家的,所以我也就无法想象他为什么会突然拿出一尊雷米特金杯来归还国际足联。我曾怀疑那尊金杯是伪造的,但是我找不出证据来证明,而且我也想不通他这么做的动机。于是我就如你们知道的来北京后马不停蹄地拜访了国家文物部门和公安部等地方,但是可惜的是文物部门的人我没有找到,而公安部方面找到的知情人反而证明了金杯的真实性。就在我以为这是一件单纯的案子时,棠棠发给罗修兄弟的短信息使我柳暗花明起来。棠棠妹妹这个信息是你照小白的嘱咐发的吧。”
“小白?你是说白夜姐姐?对啊,是她让我到开幕之前发给罗修的。她说你看到消息一定会来,没想到还真是。”棠棠说完,瞄了身边的罗修一眼。
罗修故意不去看那眼睛,而是故作姿态地说,“我确实在一开始没想到这一点,如果白夜真要假扮别人来盗取这尊金杯,只需直接假扮第一个礼仪小姐就可以,完全没必要等第一个生病以后再来假扮棠棠这么麻烦。”
“对。我一开始就想到了这一点。”唐懿肯定道,“而且这里面还有另一个令人不解的地方,为什么原来的礼仪小姐会突然生病?她的生病似乎是太巧合的事。我当时就想如果她的病是别人找得借口,是要棠棠妹妹代替她而成为仪式上礼仪小姐的,那么这么做的人会是谁呢?对,只有古剑经理自己。但我们按此逻辑推理下去就会发现,古剑经理和棠棠妹妹都是和白夜一伙儿的,这不得不使人惊奇。我不曾忘记,把我卷入这个案件里面的就是古剑经理和棠棠妹妹。更何况棠棠妹妹有什么理由要和白夜合作,甚至还欺骗罗修弟弟呢?”
“那是因为她和白夜都是女人!!”
“啊?”大力转过头,看着罗修哈哈哈哈地狂笑起来,差点就仰面翻到摔倒在地,“我说小罗子啊,你也太搞笑了。”
“我哪有?”
“呵呵……”唐懿也笑了笑,弹了弹烟灰,继续说,“这里我不得不考虑一个他们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是不是他们有什么软肋被白夜捏在手里,而不得不听她的话呢?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每次白夜都是独自作案,而且从不耍什么卑鄙的手段,所以我可以肯定地排除这一点。那么这一点排除以后,我所想到的就是白夜之所以要弄得这么复杂,把我们请到这里来,并把我单独调开肯定是因为别的原因。从这里我可以想到白夜人肯定是在另一个地方,她要让棠棠妹妹和古剑在仪式上制造金杯被窃的假相和将我偷偷调开是为了一个目的。那么这是什么呢?”
“因为必须在仪式上做场戏给人看,是给龙佳帝看的吗?”
“是的,大力兄弟说的没错,就是给龙佳帝看的。那也是他自己本身所希望的,将世界的目光和北京城的大部分警力吸引到那个地方。他自己的手下就可以轻易地干一件大事了,他们是做古董文物买卖的,而他们之所以编出这么一个金杯的故事并在这一天进行一场所谓的交接仪式,那是因为他们知道今天故宫博物院有一批国宝级文物出宫,去做保险的价值评估。”
“那么……”大力问,“大使有没有制止住这场阴谋呢?”
“当然了,白夜她从开始时就混入了这个组织,一边保护他们开始时劫持的古剑经理的儿子,一遍给我们留下线索追踪。”唐懿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之所以古剑经理会帮助白夜,也是因为她好好地保护了那个孩子。”
“原来如此,不过还有一个地方不明白。”罗修问,“为什么白夜小姐她知道那尊金杯是假的呢?你不是查找了半天线索最后也认为它是真的了吗?”
“问的好,罗修兄弟。”唐懿站起身,有些失落地说,“她比我有个优势,她是亚森罗宾这些人的追随者之一,所以她早就知道这尊金杯的真正历史。其实这尊金杯被在英国窃了以后,是恺撒在派人偷回来的。恺撒他是个球迷,他不愿意看到那尊金杯被人偷走后珍藏,于是他便找了个金匠复制了一尊金杯来偷换那尊真的。但他得手后基于当时的身份——国际通缉的小偷,而不能将它送还,所以就让一条狗来完成这个历史故事。那尊赝品因为当时黄金短缺而用铅来代替,因此分量是足的,相反真正的金杯因为岁月流逝,有些地方被磨损而变轻了。当然这尊真的雷米特杯是不是还在世,现在还没定论。不过白夜她说她也有线索,只是不肯告诉我。”
“嘻嘻……”棠棠笑起来,带着两个酒窝问,“那么大使哥哥,你和白夜姐姐到底是怎么了?你们真的是敌手吗?我看你们的关系很特别哦。”
“啊——”唐懿转过头,看着棠棠,哈哈大笑起来。他走到餐厅的窗边,看着屋外繁花似锦的街景,喃喃地说,“阳光下面充满了罪恶,相反在漆黑的深夜中却总能保持一丝光亮的洁白。呵呵……这就使我和她之间摆脱不断的羁绊。”

<完>

  • 上一篇文章:瘸侦探白凌:《红漆》

  • 下一篇文章:《亚伦探案》之《夕阳下的谋杀》(短篇推理)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皇甫端华』于2008-3-1 22:39:00发表评论:

  • 兄弟,精神可佳呀!!花了不少工夫写吧!!!不愧为王啊:e
  • 张永』于2008-3-1 17:46:00发表评论:

  • 顶。。。。。。
  • Archer』于2008-2-24 16:54:00发表评论:

  • 呵........又找到篇~~~
  • tina0907』于2002-6-3 12:21:00发表评论:

  • 今天又看了一遍才发现这个我真的很喜欢呢!:)
  • hitachi41』于2002-5-31 22:38:00发表评论:


  • >好话就不多说了吧,老说好话没什么意思.不过还是要称赞一下,罗修的文章
    >很早就一直关注,作为一名高产作家,罗修的笔法是越来越成熟了.想想过去
    >那些存在明显临摹陈份的小说来说,笔锋是越发锐利,流畅,带出个人特色来了.若能够完全摆脱在文章中夹杂所谓"传统推理坚决簇拥者"的感情,我想
    >再来一次飞跃,这就是一个作家的诞生!
    > 意见也有:个人成分仍旧不明显.有些幽默感觉很硬.不一定每篇文章
    >都要搞成一种固定的模式.

    > 失踪的雷米特杯的重现,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题材,围绕这个题材,可以
    >写出一篇令人叫绝的长篇!可以加入许多的足球人物,足球事件,在他们的身上可以体现出许多,关于人性,世界观,某些社会现象的东西.
    > 比如,非洲足球为了世界杯名额,消除歧视的不懈努力,以及欧美旧势力的顽固,败金主义.亚洲足球的兴起......
    > 比如,属于乌拉圭的世界冠军,死于贫困中的金靴.......
    > 比如,为了世界杯,两国停止交战一个月......

    > 世界杯带来了很多让人难忘,让人回忆,却又让人唏嘘不已的人,事.....在下拙劣,记不得太多了.......
    > 也许是仓促吧,罗兄并没有想把他变成一个长篇......
    > 有点可惜,如果能把他变成接龙,让每个爱好世界杯,爱好足球,
    >爱好和平人们都来说几句........
    > 世界杯,不仅仅是足球,它,属于所有活着,活曾经活在世界上的人们.........
    呵呵……结局并不明显啊,不是白夜还知道真杯的线索吗?如果大家有兴趣完全可以继续下去吗?
    呵呵……反正接下去是世界杯月,陇兄似乎也有做专题的意思。不妨就以此开始啊,可以有阿元兄总负责嘛……
    大家向阿元报名,然后由你来确定接龙的人选,规定一下规则就可以开始了。:e:e
    呵呵……怎么我洗了个澡,聊天室就没人了啊??:g:g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莫 名 其 妙 的 杀 人 案(下)[2975]

  • 闹鬼的楼梯[3222]

  • 网维探案——狐仙传(01)[4093]

  • 命题现场——《诗殇》[2484]

  • 《推理迷的噩梦》第二部[4094]

  • 凶宅(四)[2232]

  • 雪庄亡魂[6574]

  • 推理小说:汤泉山庄的辅助线(已…[6135]

  • 【奎因仿作】犹太六芒星之谜[5200]

  • 连载——13区(第七章)[2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