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网维的侦探手记——展览(短篇)
 作者:hitachi41  人气: 2701  发表于: 01年12月27日21点02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六 展览

我说的矛盾不是别的,就是凶手为什么没有将川手的尸首示众。川手的两个女儿被用极其残酷的方法,像给人看得玩物一样曝尸在众人眼前。
——明智小五朗

这个世界之大,真是无其不有。你能想象吗,你去动物园看得不是笼子里的动物,而是笼子里的美眉。
位于明湖风景区的华南虎繁殖基地,上个月一头名位“西施”的母老虎又产下了四个小崽。这本应是一件喜事,不料因为产后护理出现了问题,结果害得我们这位光荣母亲一命呜呼,四只小崽失去母亲断了奶水,生命也岌岌可危。喜事差点就变惨事,这时经过社会媒体的呼吁,一场拯救小华南虎的活动展开了。
于是捐款的捐款,捐奶捐奶,即捐不了款也捐不料奶的就将刚生下小狗的母狗送来,给这群小虎崽当奶娘。还有一个什么广告公司的不惜重金聘请了一位模特小姐,将她浑身上下吐满了油彩,关进笼子里供认参观。还美其名曰地说是在宣传保护野生动物,不过这“时尚”的彩绘少女还真有本事,虽然平时大家都害怕母老虎,但真的将母老虎关在了笼子里,来看的人就是摩肩接踵、趋之若鹜。
我陪着妹妹网狐,挤过人堆,进去看真正的老虎。
“小狐,我去捐款,你先自己看。”
“哦,好。”她点点头,走到笼子旁:“荆柯、豫让……这些不都是刺客吗?”
“是啊。看,这里还有专诸、聂正。这个取名字的人可真逗。”
“那哥,西施的老公叫什么?”
“范蠡啊,传说中就是嘛。”我笑着,抬头看笼子上的名字,“在那。最里面左边的那个笼子。”
我和网狐踱步到跟前,去看那头刚成鳏夫的“范蠡”。
“呀呀,它在吃什么啊,吃肉,怎么会有手指头。莫非这也是表演?”
“不会吧,我没听说啊。”我睁大眼睛,凑过头去,看见了“范蠡”嘴里沾血的手臂上显出清晰的汗毛。我只觉一阵毛骨,顺手拉开了网狐。我捂着她的嘴将她拉到一边,说,“那是真人。”
网狐一个惊惶失措,咬了我一口。“啊,哥,对不起。这……”
“没事,不过这得马上报警。”

半小时后,老朋友张刑来了。他看到我,跑上来问:“怎么,又是你发现的?”
“是啊”我没有表情地指着笼子,回答他,“很血腥啊。”
“那么,你在这里是不是已经查到了什么啊?”
“是。”我点点头,“死者叫常寿辉,在这里主管饲养工作,今天早上就是他喂食的。”
“说说你怎么发现的。”
“好啊。今早上九点的时候我陪我妹妹网狐来着看展览,走到这个笼子时,发现了里面的尸体。于是我通知馆长闭馆,并且叫他们把那头范蠡关进里面的笼子,保护现场。但是这时发现今天负责饲养管理工作的常寿辉找不到了,于是这才发现死在里面的就是他。”
“哦,那么不就是说他在喂食时被老虎咬死。”
“不,是谋杀。”我摇摇头,“喂老虎的时候是在八点,而且那时老虎是关在里面的笼子里的,再说这里老虎不会扑食活物。”
“哦,你的意思是说有人杀了他,再把他关到了范蠡的笼子里。”
“是的。”
“但是理由呢,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是啊。不可思议。”我沉思起来,脑子里一时也想不出个究竟。
“对了,怎么把那头范蠡关到里面的笼子里啊?”张刑冲着那头百兽之王,直发怵。
“他们的另一个饲养员马上就来。”我正说着。
就看见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冲了进来。他直奔到范蠡的笼子跟前,他望着里面的死尸,“啊”了一声。
我抽抽鼻子,脑子里闪过一个想法。

“你就是这里的另一个饲养员,你的名字?”张刑问道。
“我叫艾虎。我刚回宿舍,听到消息就马上赶来了。”
“哦,刚回宿舍是什么意思?”我插问道。
“我昨晚上值班,今天常大哥来替换我以后,我就回家了。”
“你住在哪?离这多少路程。”
“宿舍啊,走路大概半个多小时。”
“那你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呢?”
“八点。”
“真的?”我逼问道。
“是的……”他有些支吾地回答道。
“那么你是直接回去的,还是路上饶了弯?”
“当然是直接回去的,我赶回去睡觉。”他死死地盯着我,然后转身对张刑说,警察同志,是不是要我把范蠡关到里面的笼子里。”
“嗯……是啊。赶快吧。”张刑点点头,等他一走远,对我说,“他在说谎。”
“嗯哼。”我同意道,和张刑分别调查别的情况了。

“网狐,你在里面吗?”我敲开这里一间临时改为化妆间的门,走进去和“虎女”小姐说话。
那间房间原是配备给值班兽医,里面床、桌子、椅子、简单的生活设备一应俱全,并且后面还连着一间洗澡间。
“哥,张局长他们来了?”
“嗯。”我看了一眼,此时披着外衣的“虎女”,走上前打招呼,“你好,小姐。我叫网维,是网狐的哥哥。”
“哦,你好。”她有些迟疑地站起身,不知如何表示。
“小姐,非常勇敢啊。您的勇气令人钦佩。”
“钦佩?”她迷惑不解道。
“是的,您能为了保护野生动物而做这种事,令我很佩服。”
“我……”她两只“爪子”抓在一起,说,“我是模特,这是我的工作。当然,我也喜欢动物。”
“我也是。小姐。”我和她握了下手,“抱歉,能请教一下芳名吗?”
“嗯,我……我叫唐桂香。先生,我听网狐说你是个侦探,破过好多案子是吗?”
“我嘛,哈哈哈……”我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听我妹妹胡吹,我只是在张刑曾经局长破获的那些案件中帮了些小忙,我是个作家。”
“哦,但是你们……这一次也能破案吗?”
“呜——这要看掌握的情况了。小姐,你是什么时候被关进的笼子里?”
“快九点吧,开馆前五分钟左右的时候。”
“那么之前你是在这里化妆吗?”
“是的。”
“有没有人帮你?”
“有啊,化妆师曾先生,八点半过来帮我花状,后来又走了。”
“哦,那么你被关在了笼子里时有没有看到什么呢?”
“没有,没有。”她忙摇摇头。
“好。”我点点头,忽然发现她的脚踝上正粘着半截干净的柴草,“唐小姐,知道嘛,那个常寿辉是被老虎咬死的。”
“啊!”她一惊,目光落在化妆台上的一只眉笔上,喃喃地说:“太可怕了,真是太可怕了。”
“是啊,不过呢,你刚才却说这是个案件。”我笑眯眯地望着她惊恐但“凶狠”的眼神,说;“你在说谎。”
“啊——张局长。找到了,凶器找到了。”
门外的叫声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没有继续问这女孩问题,离开了房间,临走时,对网狐交代了句话:“小狐,你以后不是要想成为世界名模,到巴黎、纽约去嘛。先向这位唐姐姐讨教些经验吧。”
“哦。好,哥。”

“怎么回事,张局长。凶器找到了?”
“差不多,小吕他在所长的保险箱里找到了一把沾血的菜刀,现在正在查证是不是凶器,不过十有八九是的。”张刑回答说。
“但是怎么会去打开保险箱的呢?”
“哦,因为锁笼子的钥匙一把在死者身上,一把存放在所长的保险箱里。所以去取钥匙时,发现了。”
“那么什么人。知道保险箱的密码呢?”
“这个……所长自然知说,几乎研究所的人都知道。因为里面只放钥匙,所以不需对员工保密。”
“明白了。我去问那谭午几个问题吧。”我又离开张刑,去研究所的所长办公室。
谭午坐在他的办公桌后面,僵硬地像具蜡像。他一见我开门进去,立刻警觉地竖起了浑身的汗毛。
“谭所长,听说你和这件案子有些关系,是不是?”
“我……我不知道啊。真的,我不知道。”他冲我轻吼着。
“嗯……我明白,你是被人陷害的。”我说。
“真的,你是说我是被陷害的,你知道,真是太对了。我听说过你,你是网维是吧,那个大侦探。”
“嗯哼。”我点了下头,故作傲慢地说,“你知不知道有没有谁和你有矛盾啊?”
“和我有矛盾?这……”
“主要是工作上的,知道有谁在恨你和常寿辉两人吗?”
“啊?恨我和小常两人……不会有的,不会有。”
“你确定?”
“我确定。”他坚定地回答我,但声音并不响亮。
“那么奇怪了,杀人动机到底是什么啊?”我又做出迷惑不解的样子,忽然问道“对了,谭所长。你知道西施是怎么死的吗,是不是常寿辉在喂食时出了什么事?”
“西施……这个有关系吗?”
“很可能啊,如果是常寿辉和西施的死有关系的话,就找到动机了。”
“不会,小常他对工作兢兢业业。西施的死与他无关。”
“那么西施的死因到底是什么?”
“营养不良,产后身体虚弱。”
“怎么会呢?”
“没办法啊,研究所的经费不够,所以……”
“但是我听说每年市政府都有拨款,而且还新造了这个研究繁殖基地,看来是对该所很关心的啊。”
“这……新闻的话怎么能信啊。”他忽然紧张起来了。
“哦,既然在工作上一点关系也找不到,那么只能问问常寿辉这个人在生活作风上的问题了。这个人怎么样,作风正派吗?”
“小常的生活作风?”他抬着头看了我半天,最后说了句欲盖弥彰的话,“我不能说一个死人的坏话。”
“可是谭所长,你已经表达出了这个意思。”我关门离开房间,心理想:“又是个说谎的人。”

“啊,网维啊,死亡原因初步已经查明。是心脏处的大动脉被利物刺穿,造成供血不足引起死亡。可以说是一瞬间毙命,死亡时间在八点到八点半之间。此外,有人在他死后用这把刀把他给分尸了。”
“这样啊。”我脑中又生了一个想法,说,“对了,有没有发现血衣?”
“血衣?没有啊。”
“奇怪了,既然能找到一把刀,却找不到血衣,你不觉得可疑吗?”
“的确,这个案子很奇怪啊,动机、原因似乎都不明了。”
“不,张局长,准备收队吧。该是把迷题解开的时候了。”我搓搓手,说。
“怎么,你已经知道谜底了?”
“当然,一切都清楚了。把他们都叫来吧。”

我在上面的文中已经表明了我的观点,刚才我调查的他们三个人都在对我说谎。
那么我现在来分析一下:首先是艾虎,如果他真的是八点离开并且直接会的宿舍,如他所说路程只有半小时左右,那么他回到家应该是在八点半而已。可他却说九点,也就是我在通知谭所长找饲养员时刚刚回家,可见他说了谎。
那么他为什么说谎呢?是因为他是凶手,可能。首先知道另一把钥匙的人一定是研究所里的人;其次,只有一个饲养员,能够想办法把范蠡赶回里面的笼子,再把尸体放进去,他的嫌疑的确是最大的。但是奇怪的一点是,凶器不是菜刀,而是尖尖的利器。如果说他是故意谋杀,为什么要选择利器而不选择菜刀,菜刀的杀伤力肯定比利器大。再一点,死者是心口动脉刺穿而死,那么喷薄出的血液自然会把凶手喷的全身都是,可是竟然没有发现血衣。
我们再来分析一下唐桂香,假设是她杀了常寿辉,那么动机是什么呢?她只是一个临时来这表演的模特,并且八点左右的时候她在化妆间里准备着化妆。好吧,想想吧……常寿辉是个生活作风的人,而唐桂香是个漂亮的模特(虽然我之前还没见过她的真面目,但想来还是不错的。),那么自然可以想到,常寿辉进去想对她图谋不轨。这时唐桂香为了自卫,一把抓起化妆台上的某样利器(眉钳),狠狠地刺进了常寿辉的心脏,溅得一身是血的唐桂香惊惶失措中,不知如何是好,而这时,原准备回家的艾虎又正好看见这一幕。出于英雄救美的目的,他帮助处理了尸体,接着唐桂香再在卫生间里洗掉身上的血,等着化妆师来给自己涂油摸彩。
但是艾虎为什么要用这么笨的方法陷害谭午呢?
呵呵……这也很简单,不知你们有没有从他的名字看出,这个人是非常喜爱老虎的,那么西施的死自然对他造成很大的影响。他对西施的死有所怀疑,因为他明白政府每年播给的经费是很巨大的,但是谭所长却不承认这一点。在艾虎的心里面,自然对这个所长产生了怀疑,所以想要通过这样的笨办法陷害他,让警方好好地对他调查一下。

最后的事实,基本如我所推理的一样,唯一我出错的是——案发的地点,是在化妆间里面的卫生间,当时唐桂香正在洗澡,准备化妆,这时常寿辉闯进来,欲图对她图谋不轨。一时情急的她,慌忙中不知从哪抓到了以前一把哪位兽医留在里面的手术刀,将常寿辉给捅死了。
没有考虑到案发时地上的血迹,从而作出错误的判断,是我最大的失败。不过值得高兴的是,这两位年轻人没有什么太大的罪过,检察院已经决定不起诉,相反这个谭所长却不得不交代一下家里那些巨款的来源。


<完>
  • 上一篇文章:网维的侦探手记——象棋(短篇)

  • 下一篇文章:网维的侦探手记——挑战(短篇)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64729280』于2001-12-27 21:02:00发表评论:

  • “常寿辉是个生活作风的人”
    “生活作风”好像是名词性偏正短语,用来形容“人”,是不是语法错误啊?
    哈哈,吹毛求疵啦!~~~~~~~
    不好意思~写得真好~加油!
  • harryfly』于2001-12-27 18:17:00发表评论:

  • 常寿辉是个生活作风的人,而唐桂香是个漂亮的模特(虽然我之前还没见过她的真面目,但想来还是不错的。),那么自然可以想到,常寿辉进去想对她图谋不轨。
    这一段老让我想到《十五贯》里那个县令的推理
  • czjmain』于2001-12-27 9:32:00发表评论:

  • 罗修,加油!:)
  • 楚州狂生』于2001-12-26 22:43:00发表评论:

  • 历害历害 多产作家
    服部并不可怕 原创你也是好手呀
    努力 支持你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美国袜子之…[4493]

  • [圣诞征文1]猫福[3543]

  • 永不磨灭的证据(呵呵~又是我瞎写…[2615]

  • 莫 名 其 妙 的 杀 人 案(上)[3851]

  • 埃勒里·奎因漫步推理之门——评…[2793]

  • 飞雪山庄(十三)[2511]

  • 诱惑(中篇推理)[2536]

  • 子不语之魑魅勾魂[5098]

  • 飞雪山庄(十六)完[2512]

  • <原创>——密码纸条[3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