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无法完成的婚礼(迷题篇)
 作者:tongxijun  人气: 2975  发表于: 01年11月15日13点40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㈠
我离开家乡独自一个人在外乡为生活而奋斗已经三个年头了。要知道一个从二流大学毕业的不良 学生想要在社会上找一个象样的工作实在是很难的。在一家小公司里忍受了一段时间后,我终于决定 卷起铺盖回家。虽然这件事让我再次陷入了困境,但我还是很高兴这次的回家之旅。应为我收到了一 个好消息——我多年的好友张恒就要结婚了。婚礼将在一个月后举行,我却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我那 弟妹。虽然我们是这么多年的好友,却苦于三年来我一直居无定所,断了联络。不知道这小子什么时 候开始抱得美人归了。所以在从母亲那得到消息后,我立马跳上了开往家乡的火车。那时的我根本没 有想到这次的回乡之旅竟是一场噩梦的开始。。。。。。

回到了家里,陪长年没有见面的母亲吃了餐饭,我拨通了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
“喂!哪位!?”电话那头传来了那依然如故的声音。
“是我,听的出来吗?”
“你!?你是。。。童贯吗?”那头传来了惊喜到不知所措的音调。
我找到了我的另一个老友——蔡攀。

很快的,我们在一家小酒吧见了面,虽然好几年过去了,他还是那一身名贵的打扮,看起来很狡 猾的笑容也依然在脸上没有褪去,并且依旧不胜酒力。不知是不是见到我这个老朋友的关系,这次的 他已经喝了不少了,但他那种近乎拼命的喝法给我的感觉实在很怪异。
在谈完我们两人的近况之后,我把话题转移到了张恒身上。
“你也知道张恒要结婚了吧!见过那位美女吗?”
他的眼神里掠过一丝暗淡。他慢慢的喝了一口酒后说
“见过。”
我正要问他详情。他忽然上身向前一倾,右手捂住嘴,喉咙里发出一阵声响,并喷出一阵带有胃 酸的刺鼻酒气。
这场见面就在这之后结束了。我扶他到了厕所,让他吐了一阵后便送他回了家。就在他踏出车门 的一瞬间终于说了一句清醒的话:
“我和晚祺,王鸾,周小霞商量好了。明天一起去张恒家玩通宵,到时你再出现,给他们一个惊 喜。陈雅也会来的。”说完他就踏着蹒跚的步伐走进了大门。
虽然他忘记了告诉我,不过我想我已经猜到那个叫陈雅的是谁了。听这个名字似乎是个很秀气的 女孩。我想我已经等不及明天了。

第二天是星期二,而且是个天气很好的日子,我不能忍受待在家里的无聊,最后我选择了自己一 个人上街。很巧的是,我在大街上看到了张晚祺。他那弯着腰在地上几乎是拖动的移动方式实在是太 容易辨认了。当他走近我面前的时候,我简直就要跟他打招呼了,可是从他那浓密头发没有遮住的脸 上露出的因担心而沉思的表情打断了我的激情。我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这样低着头从我身边走过——他 并没有看见我——心中充满着好奇。如果那时我能拦住他,好好的问清楚一切的话,或者之后的那场 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㈡
我和蔡攀在六点钟来到了张恒家的大门。这是间三层楼的私宅,算起来就是把我们的所有同学叫 来也是可以睡下的。开门的还是那颗稀落而柔软头发,满脸痘痘的脑袋的主人。老实说,那些红红的 痘痘只比过去少了那么一点点,小了那么一点点。我开始有些怀疑是什么样的女孩才会看上他。虽然 我一直认为去掉痘痘的他还是很帅的。
他看到我时楞了一下,只楞了那么一下。随即眼睛里面冒出了喜悦的火花。
“你怎么回来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他朝我灿烂的笑了一个,忙大开大门。
“我啊,是回来见见我的弟妹啊。至于没和你联系嘛。你找他,是他说要给你一个惊喜的。”我 一指旁边嘿嘿傻笑的蔡攀。
看张恒那么高兴的样子,我想他是没有工夫和蔡攀计较了。
一进大厅我就听到了厨房里叮叮当当的声音。我知道他母亲今晚去了他姐姐那,好让出空间给我 们。所以,我很好奇厨房里的是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在厨房,我看到了她的背影。一头油黑而齐整的头发,瘦高的个子,却没有一般女人为了身材而 特意减肥的痕迹。我想她该是天生丽质吧。她可能听见了身后逼近的声音,回过了头,皱起眉头迷惑 的看了我一眼,旋即松开,露出迷人的笑容。
“我在照片上见过你,是叫童贯没错吧!?常听张恒提到你。”
不知道从何时起,童贯这个外号,反而比我的真实名字要使用的广泛和频繁的多。不过我可没有 空计较这个,被这样甜美的声音称呼,我只觉得是件骄傲的事。
我望了张恒一言,故做生气的问“你是不是又在宣扬我的丑事啊。”
“哦,还会有人不知道你的丑事吗?”他哈哈的调笑我道。
陈雅含笑的看着我们两个。忽然,她的眼神里露出了一丝不安,我正惊讶自己的这个发现。回头 却看到一言不发的蔡攀走过来。接着我就被一声惊呼打断了。
刚得到我来了的消息,二楼的三个人都下来了。发出那声惊呼的当然是王鸾。看来她咋咋呼呼的 性格还没有改。在那声惊呼之后只有那依旧灿烂的笑容。我略微感到有点失望。我还一直期盼着她会 象电影里一样冲上来给我这个老朋友一个深深的拥抱呢。接着出现的张晚祺和周小霞都是比较沉静的 人了。虽然没有什么激烈的反应。不过我看得到他们那含笑的双眼后面埋藏的池水也泛起了小小的波浪。我没有提起白天遇见晚祺的事,因为他的眼神突然变得十分可怕——他的眼睛好象要透过我的身体透过去一样——而我的身后就是蔡攀。

餐桌上的我们乱作一团,在那一刻我忘掉了三年的艰难工作历程,似乎又回到了过往那疯狂而快 乐的时光。看着陈雅坐在张恒的身边,我不禁深深的感受到一种自然与和谐,一时让我心生一种想要 保护他们免遭破坏的冲动。
很快的我被人从这种感动中拉了出来。王鸾正拿者杯酒冲着我,脸上泛有酒精作用后的潮红。
“这么久不和我们这些老朋友联络,该罚,我一杯,你三杯。”语气中仍不失当初的调皮。
“是,是。没有和大家联络,是我的不对。该喝。”我这才发现王鸾今晚好象喝的频繁了点,记 得她似乎不怎么喜欢喝酒的啊。或者是她有心事吧。不过我可没有空继续我的猜想了。被陈雅在张恒 的示意下也给我敬了杯酒。瞧她那红红的脸,大概是不太习惯这种场面吧匆忙中不忘扫了一眼安静坐 在王鸾旁边的周小霞。比起当年的那股冷傲,现在的她看起来要柔和多了。
蔡攀不知今日是怎么会事,似乎盯上了张恒,这酒是一直不停的灌。不过也难怪,张恒就要结婚 了嘛。
晚祺则一直沉默的的观察着酒席上的各人,我就是不喜欢他这种一本正经的样子,于是硬拉着他 灌了不少。
这场晚餐终于在8点40结束了。周小霞陪着陈雅收拾餐具。王鸾则受到了刚刚疯狂的惩罚,在酒 精的作用下睡着了。我们四个大男人坐在一楼聊天。张恒忽然叫了一声。“不好,我肚子疼。”在我 们的哄笑声中。他冲进了厕所。如是再三,我们觉得有点不正常了。陈雅也关心的跑过来。
在酒精作用下的张恒看起来很疲惫,我们决定让他上去二楼休息。陈雅伸出手想去扶他,却让蔡 攀先一步扶起了他。陈雅望了蔡攀一眼,畏缩的缩回了手。
“他太重了,别累坏了你。”他像是向她解释,又像是对我们解释。
张恒对陈雅浅浅的笑了一下。
“对不起,打搅大家的兴致了,我先上去休息一下,你们先玩着。”
“我..还要...喝。”旁边突然传来王鸾梦呓似的声音。大家一下子都笑了起来。气氛又再次欢跃了起来。
蔡攀送张恒上了楼。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我母亲打的。应付完她的唠叨之后,我顺便看了一下 时间——9:05
趁这一刻的休息,我稍稍在脑海里整理了一下刚刚得到的大家的近况。张恒在一年前调回家乡的公司分部做经理,在这里认识了身为药剂师的陈雅,从此堕入了爱河。王鸾在一家对外公司做事,这家公司一直和张恒所在的公司有贸易上的往来,所以他们两人一直以来联系的比较频繁,直至陈雅的 出现。这次的她还是请假回来的。周小霞在上海一家企业上班,这次恰巧回来探亲,于是也被邀请来 参加这个小型宴会。晚祺则是个自由工作者,虽然他很想要一份安定的工作,却总是被上帝捉弄,每个工作都不长久。现在的职业是给人弄弄电脑。至于蔡攀,我还没有机会问到。
这时二楼忽然传来任贤齐的一首老歌“任逍遥”。我们都奇怪上面怎么会传来音乐。
蔡攀不久也下来了,对大家一笑,“他说他想边听音乐边休息。”
我们在一楼摆了副牌桌。“昏迷”不久的王鸾也适时的清醒过来加入了我们。一部分人围在了桌前,一部分则在电视前玩起了电视游戏。其间,我有留意到,楼上又换了几首歌。却不是任贤齐唱的。
“他干嘛老换磁带,任贤齐的歌不是很好吗?”我知道他家上面只有一台老式的磁带型音响。
“喂,快没血了。”
一旁的晚祺提醒我游戏里的人物,我忙收敛心神,面对游戏里的敌人。
                   ㈢ 
当天边的太阳微微露出一点的时候,大家几乎都已经挺不住了。我推了推身边的晚祺,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在我睡去前的最后一眼看见的是周小霞那泛红血丝的双眼。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7点半了。不知为什么。尽管依旧困意拳拳,却被心中一种莫名的不安搞的怎么也睡不着。大概是我在洗手间洗刷的声音大了点,我听到也有人起来了。最先出现的是晚祺,看他那昏昏沉沉的样子,连走路都不稳。然后是陈雅,凌乱的头发盖在红红的眼睛前。她随意修饰了一下,就走进厨房忙起了早饭。我可实在是为张恒高兴,能找到如此贤惠的老婆。周小霞随后也起了身,帮忙张罗我们的早餐。王鸾和蔡攀一前一后走进餐厅,瞧王鸾一脸满足的表情,看来昨晚她睡得不错。蔡攀的脸色有点苍白,却出奇的精神很好。
“该叫张恒起来了吧!?”蔡攀问到。
大家似乎都有同感。
“我去。”王鸾自告奋勇的说。
我不禁向陈雅望了一眼,“你也不怕有人吃醋啊!?”
陈雅淡淡一笑,“我还要忙,那就麻烦你了。”
“看看,人家那有那么小气啊!”
我摇摇头,任她上了楼。
这一刻我的困意再次袭来。突然的,二楼传来王鸾惊恐的惨叫,这变形的声音一下子吹散了我的困意。

我站在张恒那间灰暗的房间里,在这片灰暗中的唯一白色上躺着静静的张恒,嘴角泛出白色的泡末,脸孔扭曲变形,整个皮肤露出惨淡的粉红色。痉挛的双手好象要抓住这什么东西似的收在一起。翻白的眼睛仿佛在述说一个事实。——我将再也不可能参加他的婚礼了。
当警察来到的时候,王鸾还是一直趴在周小霞的身上地泣——我们并没有让她看到那恐怖的一幕。而王鸾,恐怕现在她的心中正有着无尽的恐惧吧。陈雅傻傻的坐在那,仿佛身体被抽空了一样。比起无法接受事实的我和晚祺来,蔡攀要显得沉稳多了。
“请问是你第一个发现死者的吗?”
我无力的指了指远处录口供的王鸾,“是她第一个发现的,我是第二个进入现场的,也是我确认了他的死亡。”想起张恒身上传来的那冰冷的触觉,我就不期然的全身颤抖起来。
“确认死亡,你的意思是说尸体曾经被翻动过?”
“是。当时我们根本还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想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了。”
“除了你以外,还有谁有接触过尸体吗?”
“当时的情况实在是太乱了,我记不太清楚,不过我想,女生们应该没有接触过。”
“那你能不能描述一下你进入房间时的状况?”
我根本就没能从张恒的死中清醒过来,面对警察一连串的问题,我感到很厌烦,却不能不勉强自己开始回忆。
“我进到房间时大概是8点左右,当时房间里唯一的窗帘是拉上的,而且也没有开灯,整个房间一片漆黑,所以躺在白色被单上的他显得很醒目,我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我朋友身上,根本没有再留意其他的什么了。”
大概警察也注意到了我的情绪,于是结束了这场对话。
最后,警察把我们召集到一起。
“初步判断,你们的朋友是死于氰化钾中毒,在床边的小桌上有残留的兑了氰酸钾的可乐罐,并有一份遗书留下。”
自杀!!!???这个词无疑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震动。其中陈雅那异样的颤抖给了我很深很深的印象。
                   ㈣
当晚,我在自己的床上回味着遗书的内容。
“我无法忍受她与他的过去,只有死才能让我摆脱。”
虽然这很象是他的笔迹,不过这段短小的留言用字实在是太简单了,怎么看都不象是遗言。同时我也很想知道,这里的“她”是谁?是指陈雅吗?无论怎么看,张恒当晚的表现完全不象是个要自杀的人啊。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
第二天,我从我一位警局的朋友那得到了进一步的消息。
“从文字书写的流畅性上看,与死者平时的字体略有不同。考虑到死者的心情,可以认定为是死者的笔迹。
死者死于氰酸钾中毒,死亡时间推断为8点到10点之间。在现场留下的有毒的可乐罐上确实有死者的指纹和唾液。另外,门上只有死者和送死者上楼的蔡攀两个人的指纹,即在蔡攀出门后应该没有人再进入此屋.而且死者有酒精反映。初步认为是酒后服毒自杀。”
我无法接受这个答案。我想先要搞清楚那个“她”是不是指陈雅,我决定亲自去一趟。
“他怎么会这么想,我以为他不知道的,我以为他不会在乎的,我跟他真的没有什么的。”她双手捂着脸,不断的重复着这几句话。看来遗书上的“她”真的是指的陈雅。那么哪个“他”呢?就陈雅现在的精神状态,我想我也是问不出什么的。不过,我总觉得,她似乎还知道一件很重要的事.
离开陈雅家,我收到了来自晚祺的电话。我们找了间小餐馆见了面。他那双眼睛显得更加暗淡了。从他那我得到了惊人的消息——蔡攀和陈雅曾经是一对恋人。知道这件事的只有晚祺。陈雅是在遇见张恒之后才开始渐渐断了和蔡攀的联系。这件事张恒应该是不知道的,而蔡攀似乎也无意捅破这层纸。
“我一直都很害怕蔡攀会做出什么事来。”他的话里透着一股精疲力尽。
“你是说。。。。。。”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一仰脖,喝光了手上的酒。
夜里,我又接到了王鸾的一通电话。
“张恒在请我回来前,还邀请我做他们的伴娘,我不相信有什么事能让他这么快就萌生死志。”她恐怕依然没有从那场噩梦中冷静下来,话语中仍带着抽泣。

4:00 陈雅来到张恒家
5:20 张晚祺来到张恒家
5:30 王鸾和周小霞来到张恒家
6:00 我和蔡攀来到张恒家
7:00 晚饭
9:05 晚饭结束,张恒因为腹痛而上楼休息
9:15 大家开始自由娱乐
次日8:00 发现尸体

我不知不觉间写下了这份时间表。死亡推断时间是8点到10点。难道晚饭后张恒腹痛是就中了毒吗?我随即否认了自己的这个想法。氰酸钾是种剧毒,服用后几秒钟内就立即死亡,根本就不会有腹痛的症状。之后,因为张恒一直在房间里换磁带,那时他也该还没有死。我努力回忆歌声停止的时间。可是当时我一直在玩游戏,没有留意。大概换了五六首歌的样子。一般来说一首歌大概是5,6分钟吧。也就是说一直到9:30左右张恒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这以后的每个人的动向几成了关键。
"在那个时候我一直在打牌。我还记得陈雅想要上去一次,却被蔡攀拦了下来。当时蔡攀输的很惨,满脸都贴满了纸条,他好象不肯放过一张纸条也没有的陈雅。不过当时陈雅好象有点害怕。不,好象每次陈雅和蔡攀碰到都会很不安。“这是从周小霞那得到的消息。
”我记得张晚祺有离开一段较长的时间,大概有6分钟左右吧。不过我根本看不到他在干什么。那时好象是10点差一点点。王鸾和蔡攀如是说。六分钟,一个充裕的时间。
“我有注意到晚祺和蔡攀两个总是坐立不安。”王鸾有补充了这句。
“我在10:30左右曾经上去过,敲了几次门后没有什么动静,于是我又下来了。”陈雅说道。
“当晚的可乐是周小霞买的。”晚祺说。
我不太记得张恒有没有待可乐上去,所以周小霞有可能下毒。可是陈雅是药剂师,想要弄到氰化钾还不是很难吧。虽然蔡攀的嫌疑最大,可是晚祺那充足的六分钟可以做很多事。包括杀人。想的越多,我就越是迷惑,毕竟大家都没有作案的时间啊。或许张恒真的是单纯的自杀吧。
不知不觉中问我竟昏昏沉沉的睡着了。仿佛中我又看到了张恒那惨白的脸,他似乎想要告诉我什么,偏偏我就是什么都听不见。急切中我就从梦中惊醒了。难道真的是我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吗?醒来的一遍又一遍的问着自己。
                    ㈤
发现尸体的第而天清晨,也就是星期五。我再次来到张恒家。既然被认定为自杀,被封锁的房间也就可以自由出入了。我踱进他的房间,看着那依然零乱的床,脑海中再次浮现他那双无神的眼睛。我坐在床上,打量着这个小房间。床头柜上放着些小物品。窗户那是张书桌,问我翻开屉子,里面还保存着我们过往的照片,刹那间一阵悲苦迎面而来。书桌对面是一台老式的卡带式音响。这大概就是他临死前最后摸过的东西吧。我看了看里面,是空的。音响顶上乱放着一些磁带,在最上方的就是任贤齐的专辑,还记得那晚他听的第一首歌就在这里面。而其他的磁带也都是些专辑。依稀记得那晚的歌就在这些散乱的专辑里面。
  回家的路上,我点起了不知是今天的第几根烟。突然,一个念头跳入了我的脑海。
“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就有可能杀了张恒了。”不过,我并不期待这个结局。
“请你再帮个忙好吗?”我打通了警局里哪个朋友的电话。
“几年不见,一找我就是些麻烦事。你说吧。”
“你能叫人去查查我朋友房间里的那台音响吗?比如有没有人在案发后动过它,以及上面的指纹。”
“好吧,你等着。”
中午,我就等到了答案。
“根据口供,音响在事发后没有人动过,而音响上的播放键与出仓键上确实各有一个死者较新的清晰指纹,但出仓键上的指纹有被檫拭过的痕迹。其他的指纹已经比较老了。”
这就够了,我想我已经知道是谁,用什么方法杀害了张恒了。我真的很想知道当他对张恒下手时是怎样的一种心态啊,我真的想知道。。。。。。
  • 上一篇文章:该隐号疑云(13)修订

  • 下一篇文章:该隐号疑云(14)修订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tongxijun』于2001-11-15 13:40:00发表评论:

  • 【乐阳在大作中谈到:】

    >我覺得這會是一個很好的每週迷題。
    谢谢。
  • 乐阳』于2001-11-11 5:22:00发表评论:

  • 我覺得這會是一個很好的每週迷題。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香烟岛谋杀案(六)_大结局[3119]

  • 七个目标(中)[3127]

  • 飞雪山庄(五)[2521]

  • 推理小品文:无解的电梯[10149]

  • [圣诞征文10]杀机[4049]

  • 美人鱼的诅咒(2)[2469]

  • 推理之门之血染警察局(2)[2822]

  • 童谣杀人事件(全)‘这个故事没有…[6102]

  • 生日宴上七个不可思议之谜(二)…[2739]

  • 死神的红玫瑰 (一)[2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