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马盖瑞探案——《嫉妒》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3123  发表于: 01年09月30日12点33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1

 

“阿生,我有些受不了你了。竟要我来陪你复印证书。”马盖瑞看着落后的复印机说道。他本想离开这家条件简陋的复印店,但是端木生却嬉皮笑脸的拉住了他的胳膊。

“得了,盖瑞。我好不容易才找到适合自己干得活儿,你也知道那是家不错的外资企业。去面试的话不带上这些证书和复印件是不行的。”阿生看着手中的证件又说,“大学毕业之后你似乎变得办什么事都不耐烦了。”

马盖瑞坐在了一张堆满杂物的破沙发上,独自抽起烟来。“既然相中了一份好的工作,就应该知道自己是个大人了。办这种小事都让别人陪着,你是不是该为昨天的那句‘我已经成熟了。’反省一下呢?”

端木生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店门被推开了,走进一位穿着前卫的女孩。她拿着手中的照片对老板说:“请问,这里可以扫描照片吗?”

老板抬头看了看她,“几张?”

“一张。”女孩将照片展现在老板面前。那是一张明星照,照片上的女孩由于经过化妆和灯光处理的原因,要比她本人漂亮许多。

老板望着端木生手里的大堆证书,请示了他一眼。端木生也不想耽误老板做生意,于是点头同意老板先把那个女孩的事办完。

老板取过照片又打开了墙角的电脑。端木生在这时插嘴了,他礼貌的对那位小姐说:“请问小姐是在哪家写真店拍这些照片的?哦,我没别的意思。最近我的妹妹也打算拍些写真照片,我见小姐照得不错,所以随便问问。”

女孩朝他笑了一下,答道:“那家店的名字我记不清了,不过就在这附近。路口不是有家大型超市吗?超市后面是服装城,服装城的旁边就是了。”

“哦,谢谢。顺便问一句,那里收费怎么样?”

“不算太贵。”女孩看着接通电源的扫描仪说道。她见老板正在扫描,于是从背包里取出一张软盘递给他,并吩咐扫描完成之后拷贝在软盘里。

端木生保持了沉默,但这并未维持几分钟。当女孩快要离开的时候,他上前说道:“小姐,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打算把这张照片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你的网友。”

女孩感到很吃惊,“你怎么知道的?”

“哦,这很简单。”端木生朝马盖瑞笑了笑,他面对那位前卫女孩解释道:“为什么你要扫描自己的照片呢?它是你自己的,你回家将它放进相册后还是一样可以欣赏。但是,你的网友却看不见。如果他们想看见到照片的话,最方便的方法就是发在他的信箱里。”

“你的推理真是不错,我最喜欢看推理小说了。”女孩说着伸出了手,介绍道:“我叫……”她仔细想了想,“你叫我‘艾丽莎’好了。它既是我的英文名也是我的网络昵称。”

“我叫端木生,我也经常在网上冲浪。”阿生殷切的望着她。

这时,老板破坏了阿生的好事,他将软盘还给艾丽莎,“小姐,弄好了。您付三块钱就可以了。”

女孩付完了钱,朝外走去。她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转身对端木生说:“晚上我去街对面的网吧上网,你也去吗?”

“没问题,几点?”端木生兴奋的跑出了店门。

女孩想了想,“晚上七点吧。”

“好的,晚上见!”端木生目送着女孩离去。他回到马盖瑞身边的时候竟然拍起手来。

马盖瑞将烟蒂熄灭在烟灰缸里。他盯着电脑上的女孩照片说道:“瞧瞧!端木生的发情期到了。”

端木生毫不否认的点了点头。“盖瑞,你也该为自己想想了。总是唱着‘单身情歌’你不觉得寂寞吗?”

马盖瑞笑了起来,“阿生,别得意得太早,你还得谢我呢。”

“谢你?这打哪儿说起?”端木生将钱递给老板的时候对马盖瑞说道。

马盖瑞重新取出一根香烟,说道:“如果我刚刚插嘴的话,她或许就会把视线转移到我身上。仔细想一想,为什么她一定要把照片发给网友呢?为什么不能把它帖在论坛上呢?那样反而省事,避免不了日后别人接二连三问她要照片的麻烦。更何况,其实还有一种可能性。”

“是什么?”阿生急切想知道答案。

马盖瑞卖起了关子,“自己慢慢想吧。不管怎么说,你欠我一次。”

端木生为自己刚刚草率的判断感到遗憾,也为自己的好运已经马盖瑞的帮忙感到兴奋。“不管怎么说。”他看着对面的网吧说,“今夜将是个特别而又令人无法忘怀的夜晚。”

马盖瑞笑了笑,又含糊的自语道:“兴许它真的很‘特别’。”

 

2

 

晚上六点钟,网名为“可爱的小浣熊”的女孩打开了门。

小浣熊热情的把对方拉进屋里,“艾丽莎,你终于来了。还没吃过吧?我去替你弄点方便面。呵呵,我家只剩下方便面了,你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艾丽莎望着正蹲在地上翻着碗柜的小浣熊,从身后慢慢取出了一把匕首。她狠狠的插进了小浣熊的后腰,对方很想发出惨叫惊动周围的人,但是她的嘴被艾丽莎紧紧的捂上了。

看着好友渐渐倒下,艾丽莎松开了手。

小浣熊面无血色的倒在地上,她绝望的对艾丽莎无力的说:“为什么?”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啊,是你自己活该。三个月前,我在论坛里很受那些男孩注意的。可是自从你来了之后,他们就忽略了我。过去,每次都是他们主动找话题与我搭讪,可是你出现之后,我亲自和他们打招呼都没人理我。你带给我极大的伤害、痛苦。另外,你还抢走了一直声称喜欢我的斑竹。你只会在那些男人面前装可爱,你好卑鄙!”艾丽莎说着又朝小浣熊的肚子上踢了一脚。对方痛苦的翻滚着身子。

艾丽莎望着手中的血匕首,靠向了小浣熊。

她冷笑着说:“他们本来很喜欢我的,因为我漂亮。但是后来他们竟然当着我的面说你是最漂亮的。”她的手抚摸着小浣熊漂亮的脸蛋,“的确很漂亮,我真的很嫉妒啊。”艾丽莎说完,高举着匕首朝不省人事的小浣熊那美丽的脸庞刺去。一刀、两刀、三刀……艾丽莎似乎发疯了,她竟永无休止的刺小浣熊的脸。直到对方的脸上的皮完全绽开,面部肌肉翻出的时候,她才停手。

她用纸巾擦干净脸上的血迹,纸巾放回背包之后。艾丽莎将匕首尾端上的指纹擦去,又将它丢在一边。接着,她走向了小浣熊的卧室,望着显示器里的论坛,她以小浣熊的名字打了几句话:对不起,各位。我有事,这些天暂时不能来这里与大家见面了。

帖子很快就帖在了论坛里。接着,艾丽莎又打开了小浣熊的信箱。她与小浣熊本来是极好的朋友,所以她俩互相知道对方的信箱密码。进入信箱后,她在“地址本”这一栏里删去了自己的信箱用户名。又在小浣熊的QQ里删去了“艾丽莎”这个用户。然后,她按照刚才的顺序,将自己QQ里的“可爱的小浣熊”以及自己信箱里的小浣熊的用户名删去了。最后,她彻底检查了一下电脑。只要发现里面有与自己相关的东西,一概删除。

时间刚刚过六点二十分。她打开门露出很自在的表情离开了小浣熊的家。



3


网吧的环境糟糕透了,地上满是烟蒂、痰渍。两位老板在一边谈笑风生,完全没有大扫除的念头。网吧里一共有大约七十台计算机,部分机器早已被电子市场淘汰。天气很热,网吧里开了两台柜式空调,但这完全不管用。两、三位十六、七岁的男孩坐在机器前专心的玩着游戏,偶尔他们还会朝同伴大喊几句,顿时屋子里脏话连篇。

在这样的环境下,端木生坐在了机器前。他首先看了一眼手表,时针停留在七点钟。阿生将手表帖进耳朵,确定它没坏之后,他打开了电脑。

端木生在QQ的查找栏里输入了“艾丽莎”这个名字,接着一大堆名叫“艾丽莎”的用户涌入眼帘。阿生摇了摇头,放弃了查找。他输入了一个网址,很快他就进入了“风的小说世界”。那个论坛自从开办以来一直很火,论坛里每一种类型的小说都有。大部分本市人都喜欢进去转悠一番,阿生当然也不例外。忽然,一个名叫“艾丽莎”的网名出现在他眼前。他扰有兴趣的打开了她的帖子,帖子的内容与爱情小说有关,阿生从头至尾看完了它。他觉得这位“艾丽莎”说话的口气与今天碰见的那位有那么一丝相象,或许那就是她。为了确定自己没错,他查看了“艾丽莎”的照片,结果出现的却是“美少女战士”的照片。

不知是服务器的问题,还是机器的问题。阿生忽然被“踢”出了论坛。他在心里咒骂了一句,然后重新登录论坛。论坛的内容虽丰富,但是操作起来却很麻烦。比方说,想看一篇帖子,想进一个版块,想查一个在线用户,所有的连接都得从“新窗口”中打开。直接点击连接并不是不行,而是速度不快。

“嘿!”一只胳膊轻轻的放在了端木生的肩膀上。阿生回头看见对方时露出了微笑。他带着愉悦的强调说:“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眼前的艾丽莎换了一身衣服,她看上去还是那样的前卫,那样的“辣”。她歉意的说:“晚饭吃得较晚。让你久等,真是对不起啦。”艾丽莎朝端木生甜甜的笑了一下,端木生的体温为此升高了一倍。

“你经常来这儿上网吗?”端木生对她说。

“有空的时候就来,其实我不经常上网的。”艾丽莎进入了自己的QQ。忽然!“可爱的小浣熊”这个用户出现在好友栏里。艾丽莎吓坏了,她见端木生正在论坛里发帖子,于是趁机将那个用户删除。有的时候,即便在一台机器上删除了好友,但是另一台机器上,此人仍不会消失。艾丽莎悔恨自己不该忽略了这一点。

为了放松自己,她帖着端木生的肩膀问:“这是什么网站?”

端木生用鼠标指着论坛的名称,接着说:“这里面也有个叫‘艾丽莎’的人,是你吗?”

艾丽莎摇了摇头,“我第一次看见这个论坛。”

“哦,有空的话进去转转,这个论坛挺不错的。”阿生刚说完,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手机号码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于是他起身走到了网吧的拐角。

“盖瑞?……不,我没空。……对,是在网吧里。……必须得来?为什么?盖瑞,请别坏了我的好事行不行?……什么?你不是在说笑吧?……对,我知道在这个问题上你从不开玩笑。可是,这似乎也太巧合了吧?……没错,我知道。但是如果她与这事没关系的话,你怎么收场呢?……别拿我父亲压我行不行?好吧,我尽量带她来就是了。……啊?需要用手机录音?必须这么做吗?……好的,我一定照办。知道吗,盖瑞?现在是你破坏了约会,我再也不欠你了。咱们扯平了。”

端木生重新走回座位,他试探性的问艾丽莎:“不介意的话, 聊天就到此为止吧。咱们出去逛一逛怎样?”

艾丽莎抿嘴笑道:“我很乐意。”

 
4


端木宏明用诧异的眼神看着地上的尸体。这位年轻美丽的女孩竟被凶手用如此恶毒的手法杀害。是什么人要这样对待她?凶手的杀人动机又是什么?这个女孩究竟闯了什么祸,要遭到这样的下场?队长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他看着与他擦身而过的马盖瑞,对方什么也没说,而是不停的看着墙上的时钟。

他走向坐在沙发的死者的邻居。

“先生,麻烦你再重复一遍你所听见的话,好吗?”

邻居感到有些不耐烦,但是他抬头与端木队长互望的时候,他又察觉到对方的威严。“我听见了,”他挪了挪身子,“死者的声音。她说‘艾丽莎,你终于来了。’后面的对话我听不清楚,那时我正在看球赛,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在家里呆了九十分钟。客人是什么时候离去的,我也不知道。”

虽然邻居已经把他所知道的说了三遍了,但是端木宏明还是不放心的追问道:“你真的确定那个女孩叫艾丽莎?”

“是的,这不会有错。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绝没听岔!”邻居说着,正经的举起了右手做了个发誓的动作。

端木宏明还是不死心,他又问起了已经问过两遍的问题,“先生,在你印象里,死者有哪些朋友经常到她家?”

“我是上星期才搬来这儿的。这女孩死了我很遗憾,但她有什么朋友,我完全不知道。”邻居看了看时间,试探性的问,“警官,我可以走了吗?我还得去个朋友家办点私事。”

端木宏明觉得从邻居身上榨不了什么油水了,只好摆了摆手放他回去。当队长转身面向马盖瑞的时候,发现他还在看着墙上的时钟,那聚精会神的样子,就好像在按秒计时似的。

端木队长碰了碰马盖瑞,他不怀好意的喊道:“你倒是说句话啊!”

马盖瑞瞪大了双眼回嘴道:“我不是在等嫌疑犯吗?!”

端木宏明低着头,一声不吭的走进了洗手间。他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不自主的自语道:“老了,我真的老了。”刚刚马盖瑞的回答令他很受委屈,他的眼前又出现了少年时期的盖瑞。那时,他和阿生一样,是个听话的乖孩子。队长忘不了昨天上午与阿生为一件小事大吵一架的情景,他把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他的第二个“孩子”马盖瑞身上。遗憾的是,今天马盖瑞的表现却伤透了他的心。

这时,两阵敲门声打破了寂静。马盖瑞打开门,以责怪的口吻说:“怎么才来?”

端木生皱着眉头,什么也没说。他对身后的艾丽莎说:“进来吧。”

对方惊讶的望着屋内的警察,反问端木生:“你不是说这里是你家吗?”

“艾丽莎小姐。”马盖瑞插嘴道,“我开门见山的和你说吧。这里是命案现场,一位和你同龄的女孩在今天傍晚六点至七点的样子被杀害。她的邻居听见了凶手的名字,‘艾丽莎’。我们并不肯定你就是凶手,仅仅是怀疑。请与我们合作,你越配合我们,就越能提前离开。”

艾丽莎在马盖瑞和端木生的身上来回的扫视,最后她对马盖瑞大喊道:“什么话!怀疑我是凶手?如果我是凶手的话,这时还回来干什么?我压根就不认识死者,叫‘艾丽莎’的人多了去了。你们凭什么肯定我与此事有关?”

“我说了,只是怀疑。请你与我们合作。”马盖瑞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

艾丽莎用憎恨的延伸看着端木生说:“你给我记住!”

端木生什么也没说,而是用尴尬的眼神看了马盖瑞一眼。

端木宏明上前解围道:“小姐,只是几个简单的问题,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的。我保证只是几个简单的问题,请小姐一定与我们合作。”

艾丽莎满腔怒火的对他说:“好吧,你问!尽管问吧!我绝不会罢休的!”

端木宏明给了马盖瑞一个眼色,对方早已做好了准备。马盖瑞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以一种特有的眼神瞅着艾丽莎。

“今天晚上六点到七点,你在哪儿?干了些什么?”

艾丽莎尖声答道:“在家吃饭!”

“控制你的情绪,艾丽莎小姐。”马盖瑞在屋子里来回跺了几步,接着问,“死者常去一个叫作‘风的小说世界’的论坛,你去过吗?”

“没有。”艾丽莎把头偏向一边回答。

“那么,请问一般在哪儿上网?家里?网吧?”

“我家可以上网,但是费用太贵,所以我从不在家里上网。其实我很少上网的,上网无非是发一些电子邮件罢了。我经常去不同的网吧,因为我喜欢尝试不同的环境。”

“艾丽莎小姐,我觉得有点奇怪。”马盖瑞用左手的食指摸着鬓角说,“刚刚我提出的问题算是第三个问题。奇怪的是,前两个问题你都以尖叫回答。可是,你却很详细的回答了第三个问题。我只是想知道你在哪儿上网,你只要回答我你喜欢在网吧冲浪就行了。但是,为什么你要补充你经常去不同的网吧呢?”

马盖瑞朝她点了点头,“听听我的解释怎么样?你之所以补充这一点,完全是因为你认为我们可能会从论坛中查出‘艾丽莎’的IP地址。每部计算机的IP地址都不同,每个网吧里的IP地址当然也不同。我说的对吗?”

“诽谤!纯粹是诽谤!”艾丽莎站了起来,她的脸色通红,肌肉僵硬。“我是怕你问我,才自己作答的。没想到你竟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想让我进入你的圈套是不是?告诉你,门儿都没有!”

马盖瑞没有理会她的放肆,他的态度好像转了一百八十度,他笑着对艾丽莎说:“实不相瞒,艾丽莎小姐。并没有谁怀疑你与此案有关,刚刚全部是和你开玩笑的。因为今天上午我听你说,你最喜欢看推理小说了。所以案件发生后,我就让阿生把你带来了。刚刚只不过是我本人设计的一个恶作剧罢了,请你不要放在心上。至于找你来的目的嘛,不过是想添个帮手罢了。”

艾丽莎在心里想道,这家伙搞什么鬼?这当真如他所说是个恶作剧吗?不管那么多,看看情况再说。她望着马盖瑞,脸上的表情渐渐放松下来。“你认为我能帮你们什么忙吗?”她和气的说道。

“你完全可以。推理小说迷都具有普通人没有的判断力,不是吗?”

“我不敢保证。”她微微一笑,“不过,既然你要我帮忙,我也没理由推辞。虽然我并不知道任何线索,但是从完好无损的门锁来看,凶手应该是一个主人认识的人。”她又向尸体望去,当她看见尸体的模样时吓得退了回去。

“手段真是残忍。”她说转身对马盖瑞说,“看来凶手是个男人。我大体知道的就这么多,你认为它正确吗?”

马盖瑞朝端木宏明看了一眼,队长正在那里暗自点头。他又朝端木生看去,对方也附和着父亲上下晃着脑袋。马盖瑞锁紧眉心对艾丽莎说:“门锁方面的分析,我和你一样。不过,凶手肯定不是男人。”

艾丽莎问道:“为什么?”

马盖瑞朝她耸了耸肩,“是死者脸上的伤口告诉我的。为什么凶手要在她的脸上割那么多口子呢?我看过死者的照片,死者长得很漂亮。由此不难看出凶手是个女人,因为只有女人才会嫉妒同性人的长相。”

艾丽莎立刻反驳道:“这个分析根本站不住脚。为什么男人不可以呢?也许,凶手是死者的男朋友。因为死者生前曾凭借漂亮的脸蛋给他戴了绿帽子,所以他为此而在死者的脸部刺了那么多伤口。”

“凶手不可能是男人。”马盖瑞仍旧坚持自己的立场,“第一,你说的那种可能性根本就没有。因为我看过死者的相册,里面没有一个男人的照片。第二,脸部伤口的深度告诉我,凶手不会是个男人。假如凶手是男人的话,他的力度应该会很大,肯定会将死者脸部戳穿。第三,如果凶手是男人并且他憎恨死者的长相,那么他应该会用硝镪水一类的东西,而不至于弄刀。第四,脸部的伤口使我想到,凶手杀害死者的目的就是因为死者的长相,这样的嫉妒心,只有女人才会有。”

屋子里的每一个人沉默了,他们都为马盖瑞的分析赞叹不已。这时,端木宏明忽然插嘴了,“盖瑞,请允许我反驳一下。虽然你的分析条条在理,但我还是觉得凶手可能真的是一个男人。邻居曾说,他听见死者曾对凶手说‘你终于来啦。’在一般情况下,最好的解释就是,死者因为过于想念她的男朋友,所以情不自禁的说了这句话。也许我的分析是瞎掰,但是请盖瑞最好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会的,端木叔叔,但不是现在。”马盖瑞又转向了艾丽莎,这次的表情和刚才相比还要严肃。

“艾丽莎小姐。”马盖瑞直视着艾丽莎,“根据我的推断,凶手是个女人。请你重新整理一下思路,想一想,这起杀人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艾丽莎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沉思起来。从表面上来看,她像是在思考。可是她的心里却在想,这个人看来不简单,得想个办法将他引入歧途。

艾丽莎一本正经的对马盖瑞说:“先生,请允许我说一个大胆的假设。”

“请说。”马盖瑞给她打了个开始的手势。

“事实上,这并不是一起杀人案,死者是自杀。在说之前,我得声明一下,我仍然坚持我的立场,也就是说我认为凶手是个男人。我们都知道很多女人在感情方面是很脆弱的。一旦女人被自己心爱的人所抛弃,那么她的内心会受到打击。这样一来,我的脑海里就产生了一种可能。会不会那个男人抛弃了死者,死者因此而自杀呢?虽然如此,可是为什么死者不直接自杀,而要刮花自己漂亮的脸蛋呢?这时,大胆的假设随之而来。会不会,因为那个男人用什么语言刺激了死者的长相,而导致死者在自杀之前自己毁容呢?”

端木宏明立刻插嘴道:“小姐,即便是这样。她也没理由将匕首插进自己的后腰啊。”

艾丽莎又说出了另一种假设,“也许,死者不敢看见匕首插进肚子里的情形,所以选择了后腰。”她又转向马盖瑞,问道,“你觉得我说的这些有可能吗?”

马盖瑞脱口而出,“你的假设根本不成立。第一,死者已经面目全非。这不可能是她个人所为的,假如她想毁容,只需戳上一、两刀即可。第二,你刚才的分析告诉我们,死者肯定是先毁容,然后再将匕首插进后腰。但是,你又说她不敢看见匕首插进肚子里的情形。这不是前后矛盾吗?死者连剖腹自杀都不敢,又怎么可能将自己的脸搞成现在这副德行呢?第三,就是遗书。自杀的人怎么会忘了写遗书呢?”

艾丽莎先是点着头,她看了一眼卧室里的电脑,忽然说道:“遗书,也许她将遗书写在网上了。”

“你说的‘遗书’我们看过了,因为我们进入凶案现场的时候电脑是开着的。里面显示的画面是一个叫作‘风的小说世界’的论坛,我在里面查了一下,刚好发现了死者的最新文章,也就是所谓的‘遗书’。遗书里写道:‘对不起,各位。我有事,这些天暂时不能来这里与大家见面了。’艾丽莎小姐,你对这个所谓的遗书又有什么看法呢?”

“虽然文字不多,但我认为这就是遗书。也就是说,死者在临死之前向她网络里的好友说了再见。”艾丽莎态度坚决的说道。

“我不这么认为。临终前的遗言里,哪有说什么‘暂时不能和大家见面的话呢?’说这玩意儿是遗书,这实在是令人无法接受。艾丽莎小姐,不瞒你说,我现在一头雾水。这个案子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奇妙了,破案对我来说极为艰辛。现场已经没有线索好查了,唯一的途径就是网络,我本人对网络了解的还很肤浅。所以,我想请艾丽莎小姐从网络里为我们提供一些线索。可以吗?”

“我不经常上网的呀。”艾丽莎推辞道。

“多少应该比我这个‘网盲’好一些吧,呵呵。拜托了,艾丽莎小姐。如果这个案子被你破获,局里肯定会给你一万元奖金。”

艾丽莎心想:我怎么可能拿得到这笔钱呢?不过和这家伙纠缠下去,对我没好处。索性上网胡乱查些资料,然后以自己实在没办法而离开这个鬼地方。

艾丽莎将机器连接到网络,她首先打开了自己的信箱,进入“地址本”,好让身边的警察看清自己,肯定不认识死者。接着,她打开了QQ,输入自己的号码,进入之后在好友栏里故意查找了一下,好让那些警察认为自己与死者没有任何关系。这两步做完之后,她向马盖瑞说道:“网络没问题。你要我从哪里查起呢?”

“就从论坛开始吧,也许这时会有与死者相关的帖子。”马盖瑞说着,递给了她论坛的网址。当艾丽莎在计算机前忙碌的时候,马盖瑞与端木生小声交谈起来。

马盖瑞再次回到艾丽莎身边的时候,忽然惊叫道:“艾丽莎小姐,你怎么开了那么多新窗口啊?!”

艾丽莎控制不住情绪,也惊叫了一声:“糟糕!”

她再次面对马盖瑞的时候,对方已经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马盖瑞俯身向前,“小姐,刚才你打开信箱以及QQ的时候,都是用鼠标左键。进入论坛后,你就开始使用鼠标右键。这个论坛你一次都没有去过,又怎么知道进入论坛的时候,用鼠标右键点击新窗口,速度会比较快呢?开了这么多新窗口,这不能用巧合来代替吧?”

艾丽莎极力想替自己解围,可是,无论她怎么想,都找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面对马盖瑞,她清楚自己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但是,如果承认自己是凶手,是要判处死刑的。最后,她解释道:“没错,我就是论坛里的‘艾丽莎’。但我不是凶手,我之所以撒谎,是因为我不敢面对朋友已死这个事实。”

“是吗?”马盖瑞冷笑一声,他回头对端木生说:“开始吧,阿生!”

端木生点点头,他打开了手机录音。手机里传出艾丽莎刚进门时说的那句话,“你不是说这里是你家吗?”

马盖瑞走上前,解释道:“‘你不是说这里是你家吗?’为什么你要理解为,这不是阿生的家呢?在我告诉你这里是凶案现场之前,这里完全有可能是阿生的家啊。为什么你会认为这里不是他的家呢?因为,你比谁都清楚,这里是命案现场而不是阿生的家。艾丽莎小姐,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为这句话进行狡辩。”

艾丽莎用吃人的眼神咬着马盖瑞,一声都不吭。

马盖瑞补充道:“知道吗,艾丽莎小姐?为什么我要告诉阿生,让他在你进门说的第一句话上录音呢?原因很简单,假如你不是凶手,那么你一定会说‘发生什么事了?’或者,‘你家怎么了?’正因为,你是凶手,所以你才露出了这样的马脚。”

“为什么不在一开始揭穿我?”艾丽莎有气无力的问。

“因为我喜欢看着罪犯,从自以为是到一落千丈的样子。”

马盖瑞又问道:“为什么要杀死她?”

一想到死者,艾丽莎就握紧了拳头。她咬牙切齿的说:“是她!都是因为她的出现,我才被那些本来对我感兴趣的男孩所排斥。是她!夺走了曾经口口声声说爱我的斑竹。是她!让我受到了这样的委屈、痛苦、折磨。是她……啊!”

在艾丽莎还未说完的时候,马盖瑞就抽了她一击响亮的耳光。

 
5

“盖瑞,阿生,吃饭了。”端木宏明将三盘香喷喷的牛肉炒饭端上了桌。

端木宏明和马盖瑞两人吃的津津有味,端木生却难以入口。

“认为自己失恋了?还是我的厨艺下坡了?”端木宏明不解的问。

“都不是,我只是觉得有几个问题还没弄清。”端木生转向马盖瑞,“盖瑞,昨天你对我说艾丽莎还有一个漏洞,但是昨晚我想了一夜,也没得到答案。另外,你能否解释一下为什么‘小浣熊’一见到她就说‘你终于来了。’难道是她们约好不成?”

马盖瑞放下筷子,从冰箱里拿出三罐啤酒。“阿生,我想你一定很清楚为什么福尔摩斯既不结婚也不恋爱。他的解释很有道理‘因为我要保持一个冷静的头脑。’昨天,你的心思完全放在了艾丽莎身上,所以你没能找到答案。你还记得她在解释死者是自杀的时候,曾提到一句‘为什么她要刮花漂亮的脸蛋呢?’这下你明白了吧?假如她没有见过死者,又怎能知道对方的长相呢?”

端木生为自己狡辩道:“天啦,每一句话都要注意,我可没这个本事。”

端木宏明插嘴道,“盖瑞说的没错,办案的时候,一定要保持冷静的头脑。至于凶手说的话是否有错,完全凭借时机来抓住它。而并非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要注意。”

“哦。那么,你再来解释一下‘你终于来了。’盖瑞,我认为她们是早已约好的,这个可能是否正确?”

马盖瑞又放下了筷子,他微笑道:“阿生,你这是在投机取巧啊。谁都听得出来,这句话表示对方已经等急了,由此又不难推断,她们是互相约好的。关键在于,她们为什么事而约。”

“那到底是为什么事呢?”

“阿生,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碰见艾丽莎时,你做的判断吧?那时你说了第一种可能,就是她要将照片通过电子邮件发给她的朋友。后来,我又补充了一种可能,照片可能被帖在论坛。最后,我还提到有一种可能,不过那天我没说。现在你能想出这第三种可能吗?”

端木生也放下了筷子,他不满的说:“就是因为想不出才问你的啊。”

“第三种可能就是。她将扫描后的照片通过软盘拷进电脑里,将照片送给她的朋友。”

“啊!”端木生拍了一下后脑勺,“真是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可能。不该,不该。”他又补上了一句,“可是,现场并未发现艾丽莎的照片啊?”

“她的目的是杀人,不是带照片给死者。艾丽莎只有带着照片给‘小浣熊’看,对方才会让她进门,否则‘小浣熊’会让她回家拿照片的。她担心在杀人的时候,对方将照片给撕碎,所以特意将照片拷贝到电脑里。”

马盖瑞又对端木宏明说道:“说起来,我还得向叔叔道歉呢。”

“道歉?”端木宏明想到了昨天艾丽莎还没来之前,马盖瑞的态度,“这也没什么,男人着急的时候都是这样,并不稀奇。”

马盖瑞又说了一句令端木生摸不着头脑的话,他对端木宏明说:“叔叔可是一点都不老啊。”

端木宏明这才知道昨天在洗手间里自语的话被马盖瑞听见了。他搞举起啤酒罐,说道:“在犯罪现场,无论发生怎样的情况,我们三人都要一条心。只要我们团结起来,任何罪犯都不是我们的对手。来,干杯!”

“干杯!”

(完)

 

  • 上一篇文章:蓝色陷阱(三)

  • 下一篇文章:蓝色陷阱(终结篇)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服部平次』于2001-9-30 12:33:00发表评论:

  • 文章里根本没提到什么前后街,因此,阁下就不必往那里去想了。
    至于你说的一个女孩被骗到那种地方。
    这个“骗”字用的实在是不恰当。

    在网吧的时候,阿生曾对她说到外面转一转。
    如果她不是那种性格开放的女孩。
    那么她在那时就应该不答应和阿生出去。

    更何况,在文章一开始时,女孩主动与阿生交朋友。
    这就更充分的表示出她是一个很主动的女孩。
  • 服部平次』于2001-9-30 12:29:00发表评论:

  • 叫这个名字的的确不少。
    但是,邻居却听见了主人叫出对方的名字是“艾”。
    因此,马盖瑞怀疑了她。仅仅是怀疑。
    谁料她一步步的失误,使得侦探坚定她是凶手。
  • 番鼠』于2001-9-26 17:25:00发表评论:

  • 【holmos在大作中谈到:】

    >嘿嘿!不好意思,少敲了一个“不”字。:j:h:e

    同意大力的看法。总觉得一开始就把这个“艾丽诗”带过来实在很牵强,这名字满街都是,被他随便抓了一个,居然就抓对了,而且态度一开始就当她是犯人嘛。然后这位小姐也太蠢了,她本来什么都不说就可以过关的,偏要说些相反的话。
  • holmos』于2001-9-26 15:49:00发表评论:

  • 【hitachi41在大作中谈到:】

    >凶手是男人??
    >是我没看仔细还是你看差了?:e:g

    嘿嘿!不好意思,少敲了一个“不”字。:j:h:e
  • hitachi41』于2001-9-26 15:21:00发表评论:

  • 凶手是男人??
    是我没看仔细还是你看差了?:e:g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法医事件簿Ⅰ】生命的游戏[5604]

  • 阴谋彩票(五)(小僧)[3101]

  • 马盖瑞探案---<虚拟世界的证据>(…[2562]

  • 诱惑(中篇推理之三)[2518]

  • 现场(五)[3555]

  • 咆哮纯情= =(已完结,带插图)[4567]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三章)[3016]

  • 生日宴上七个不可思议之谜(四)…[2778]

  • 飞雪山庄(三、附带山庄地图)[2365]

  • 网维的侦探手记——苹果(短篇)…[3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