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阴谋彩票(三)(小僧)
 作者:陇首云  人气: 3779  发表于: 01年04月08日10点16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阴谋彩票(三)


发表用户:小僧 发表时间:2000-09-10 下午 04:15:17 被看次数:9
正当我为狄香的话感到一种无可名状的恐怖时,狄香做了件更让我无法预料的事。

她把白得发亮的外套脱了!

她非常优雅的慢慢地把外套脱掉,然后骑在我的腿上,用手勾住我的脖子。尽管她已在脸上补了妆,但身上仍然是湿漉漉的汗水。我可以嗅到她身上的如麝如香的味道,呼吸她呼吸过的温热空气,让我窒息的空气。

我舔舔嘴唇,看看周围。我们是在迪厅最后面的一排,两旁有踏踏米式的半人高的靠背,所以周围根本没有人能看得见我们。

“你不是一直在看吗?”她吸了口烟,把脖子向着天上,往下看着我的眼光有种说不出的含义,可能是轻蔑,“我让你看个够。”她说我不由自主的把眼光移到她的身上,暧昧的暗红色灯光和着烟雾把她光滑而有弹性的身体寸托得肉感十足。淋漓香汗下的黑色比基尼像两团有生命的小老鼠一样,随着呼吸的起伏在跳跃……10秒钟前还凝固的血液开始沸腾了。

嗅觉视觉听觉触觉感官同时受到如此强烈的刺激让我再也无法自持,我猛的把她按在身下。

柯兰道尔和克里丝蒂多年的教诲被抛到九霄云外,我根本无法冷静地考虑她是谁,为什么找上我,为什么知道那理论。我只知道,她是个女人,这就够了。“要是她是梅杜莎,”我恶狠狠地想道,“我就是大卫王!”

“别这样,”狄香在我怀里努力挣扎着,“等我把这根烟抽完,我们就到包间去。”你们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听说你们中有人还是在校中学生,那么一定有些天真得让撒旦听了也要崩溃的问题。但我没兴趣给你们上一课声色场所的行为规范,事实上我敢肯定你们中有人比我在行得多。什么?你问我爱不爱她?我KAO,你纯情得我都差点要忍不住爱上你了。嘿,这年头的爱情就像彩票一样,有中的可能性,可惜可能性很校第二天我醒来时发觉狄香已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我信步走出包间,望着空旷的大厅。桌子和椅子散乱的分布在大厅,烟头和酒瓶满地都是,暗红的暧昧的灯光也依然亮着,但是没有一个人。一切都很寂静和空灵,昨晚的狂欢和喧闹象是另一个世界中发生的事情。惟有空气中残留的烟味和酒味还提醒我昨晚这里属于疯狂。我深呼吸了一口,想起狄香身上的异香,想起她如蛇的身体,想起她……我摇摇头,那不真实得像是在梦中,我想。

糜飞正在吧台上抽烟,我晃了晃还有些痛的头,走过去问道:“昨晚打了几炮?”

“没你能干,居然把这里的台柱搞到手了。”他的语气居然有些嫉妒。

“嘿嘿,这个再说,结帐了吗?”我感到有点得意。

“没,等你呢。是你中奖可不是我。”

大堂经理亲自端着帐单过来,“一共是74120元,就7万4吧。”他恭敬地说。

“啊?你搞错了吧?”我被吓了一跳。

“嘿,我们柜上的人头马被喝个精光呢。其实比你们后来的人都是自己付帐的,没算在你们的帐上。”

我这才想起昨晚糜飞请客喝酒的愚蠢举动,后来证明他的这行为比我想象中还愚蠢。

“收支票吗?”

“当然。”

我装做满不在乎地写了张支票,然后伙同糜飞大摇大摆地走出迪厅。“现在又干什么?”我又无所事事地半躺在家里那个像海绵一样的沙发上,对糜飞说,“你还有什么销钱计划?”

“嘿,多着呢。”他说,“带两个漂亮妞去周游世界怎么样?”

“好主意!不过为什么不到了外面再找马子?”

“第一,不安全;第二,不卫生。”糜飞郑重其事的扳着手指头说。

“你都想好了带谁去吗?”我问,“别跟我说你要带linna去。”

“哼哼,关你屁事。你又会带谁去?昨晚那个妖精?我看到你们进包间的。”

“你嫉妒了?呵,那也不关你的事。”

“你知道她是谁?住在哪里?怎么联系?”

“不知道。”

“那你怎么找到她?”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电话就响了,我拿起话筒,“喂。”

“喂,是森吗?”是狄香的声音,她的声音十分好辨认。

“嘿!真是说曹操曹操到,亲爱的,我正在说起你呢。”

然而她的声音却冷得像冰,“你为什么不问我怎么知道你电话的?”

我调情的心情瞬间没有了。喉咙像被什么堵住了,说不出一个字。

“听着,”她说,“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我可以全部解答。你现在到怡人咖啡吧来。”

“怡人咖啡吧?”

“就在嘉佳大楼对面。”电话挂断了。

我放下电话,疑云迭起。又是嘉佳大楼!嘉佳大楼旁的咖啡馆,就是——我站在嘉佳大楼门前,一边享受着从大楼内吹来的冷气,一边疑惑地看着街对面的咖啡馆。

咖啡馆的招牌上有两个硕大的美术字——“怡人”。

不出我的所料,狄香约我见面的地方正是昨天史铎让我中奖的地方。只是昨天我根本没有留意咖啡馆的名字。

这是巧合,还是预示着两人有什么联系?

忽然间我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还来不及多想,我就走进了嘉佳大楼。

“请问先生找谁?”一个大堂保安走了过来“彩票管理处在这里吗?”

“在21楼A座。”

“哦,请问钱铎先生现在在上班吗?”

“你说彩票管理处的钱铎?他现在不在这里了。上星期走的,再也没有回来过。”

“能跟他联系吗?”

“不,他没有留下任何通讯方式。你找他有事吗?”

“不,没什么,谢谢你。”

我拿出钱铎的名片,一边走出大楼,一边用手机拨他的电话。是空号。早晨的咖啡馆总是客源稀少。一个男服务生正卖力的抹着窗玻璃,几个女侍者则偷空聚在一起闲聊,其中一位笑嘻嘻的对我说:“对不起,我们的原料还没有准备好,请你稍候片刻。”

我走上二楼,坐在昨天和史铎在一起的座位上,试图以此来帮助自己思考。

狄香还没有来,我得趁此机会冷静的回想一下十八个小时以来发生的一切,我想。

狄香尽管跟我过了一夜,但她的行迹十分可疑。她怎么会知道我那关于彩票的理论?她为什么要说出来让我心存怀疑?她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她为什么要约到这个地方来,和钱铎约我的同一个地方?整个看来她似乎在暗示我钱铎和她有什么联系。她为什么要暗示我?

钱铎已经离开彩票管理处了,那么从一开始他就在演戏。但如果他真的是在骗我的话,又到哪里去找的600万?

钱铎,狄香,彩票,同一处见面地点……等等,史铎和彩票!钱铎因为彩票中奖号码泄密而被收审过!我忽然想起昨天下午看到的电视画面:一个家伙用紫色的公文包挡住头,匆匆走出警局……紫色的公文包!

钱铎见我的时候还是用的紫色的公文包。

他就是那个人!中奖号码泄密!

很可能他设法让自己中奖,私自将600万取出,再转给我,利用我作掩护。然后等风头过去之后再设法将我帐号上的钱取走。

那他为什么要找上我呢?尽管有空调不断的吐冷气,我还是感到额头上涔出汗水。

看来似乎已经不大可能找得到钱铎了,现在的关键是狄香。等见到狄香之后至少可以知道她和钱铎的关系。我想。

我看看表,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不仅狄香没来,准备原料的服务小姐也没把咖啡端上来,这也太慢了吧。

“喂,waiter!”我叫道。

没人回答。

透过茶色玻璃,窗外的世界一如既往。车还是车,人还是人,树还是树,草还是草。和昨天的情景一样。

但不同的是整个咖啡馆里只有我一个客人。

“waiter!”我隐隐感到有些不对了。

还是没人回答,也没人上来招呼。

我走下楼去,发现刚才还在卖力做清洁的男侍者、几个闲聊的女侍者,以及那个笑嘻嘻的招呼我的女侍者,统统不见了。

“有人吗?”我问道,声音有点颤抖了。

没人。

空旷的咖啡馆里回荡着我的问话,我不安地四处张望。手足无措这个词来形容当时的我简直再合适不过。

“滴滴滴——”手机忽然响起把我吓了一大跳,我掏出手机:“喂!”

  • 上一篇文章:阴谋彩票(二)(小僧)

  • 下一篇文章:阴谋彩票(四)(小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