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网友侦探系列——名侦探服部平次登场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2488  发表于: 01年08月16日21点32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JEFF把影集收了起来,他刚刚翻看了童年时的照片,其中的一张照片是他高中时的毕业照,要不是照片旁写着每个人的名字,JEFF恐怕已经忘了很多人了,他从冰箱里拿出了鲜奶,打开了瓶盖喝了起来,这时门铃响了,他放下喝了不到一半的鲜奶走向大门,开门之后眼前出现了一个年轻人,他的年龄和JEFF差不多,模样和JEFF也有点相似,只是他不戴眼镜,那人主动和JEFF握手,JEFF问:“请问您找谁?”
“就是你呀,你是JEFF吧。”那个年轻人笑了笑。
“是啊,是我,你是服部平次。你高中时的同学,不记得了。”
“是你啊服部。”JEFF想起了刚才看过的毕业照片里面的一个人和现在他眼前的这个十分相象,所以他叫出了他的名字。
“真是抱歉,我马上要上班了,这样吧,你先在我家里做会儿,我中午就回来,你看如何?”JEFF的表情很遗憾。
“不,我也要上班,我和你是同事了。”
“什么?同事?”
“是啊,我被调到你们这里来了。”
“那我们一起去上班。”JEFF把他的东西放在了沙发上,然后邀请他上自己的欧宝车,服部在车内说:“JEFF,我的家在西部,这你是知道的,现在要在这里工作了,我还没找到房子,能不能暂时住在你家,当然了如果方便的话。”
“可以,这有什么不方便的,我正愁没个伴呢,你要住多久就住多久。”
“那太好了。”
“对了,你是怎么走上这个工作岗位的?”JEFF问。
“哦!我高中毕业后直接上了警校,后来在西部的一家警局工作,由于我的表现不错,上头安排我来这里工作,就是这样了。”
这时,JEFF的手机响了,他接通说:“JEFF,我马上就到这里了。”
“不,你直接开到自然保护区吧,那里出了桩命案。”说话的是雨辰,他说:“我在这里等你,你二十分钟能到吧。”
“我已经走上了4号公路了,二十分钟要不了。”
“那好,我派人在保护区的路口等你,就这样,一会儿见。”
“又有活了?”服部平次问。
“是啊!”JEFF叹了口气说,“又是桩命案。”
“死者可能是个女人。”服部说。
“为什么这么想?”JEFF把头偏向了他问。
“在野外死的大多数都是女人,所以我这么想,不过事实是不是如此我就不能肯定了。”
JEFF没有在说话了,他专心的开着车,过了十分钟还没到保护区的时候,有个人拦下了他的车,那个人穿着夏季的CIA制服,他对JEFF说:“JEFF探员?”
“是我。”
“雨晨探员正在等你,我的车就在前面,你跟在我后面好了。”
JEFF点点头放慢了车速,刚才的那个警员上了一辆警车,他就在这个警员的带领下来到了现场,雨辰看到他来了,他做出了第一个反应是吃惊,他小声对JEFF说:“他怎么来了?”
“谁?服部吗?”
“还能有谁,他可是西部的名侦探呀。”
“他?名侦探?他现在是我们的同事了。”JEFF说,他还不知道服部是西部的名侦探。
服部向雨辰微笑了一下,他走向被黄丝带围住的地方,那里有四个人看守着,看来面积不是很大,服部出示了证件,跨过了丝带,看见了死者,死者的确是个女人,但是这个女人身上并没有一出伤痕,而且她的双眼紧闭,脸上没有出现恐惧,这就说明这个女人是被人用毒药害死的,尸体旁留着一些脚印,服部还在深思的时候JEFF走了过来,问:“有什么线索吗?”
“目前还没有,只是我大概知道了凶手的身高、体重。”
“你是怎么知道的?”JEFF诧异的问。
“JEFF你看,这里有一些脚印,每个脚印的距离大约是一米,所以我知道凶手不会是个矮个子,你再看脚印的深度,它们陷入泥土并不是很深,从这点我又能判断出凶手应该体重偏瘦,凶手肯定是个男人。”
JEFF 发自内心的佩服服部的判断,他居然能从这些小小的细节得出这些判断,这很不容易了,如果再给他些线索,案子不是就破了吗?他果然是个名侦探。
这时的服部低下头用手帕捡起了一根头发,他把这根头发和死者的对比了一下,从颜色上确定了这不是死者头上的于是小心的放在自己随身携带的瓶子里,在尸体的不远出,还发现一根烟头,只剩下过滤嘴了,但服部还是从它的烟灰判断了这是根男人抽的香烟,烟灰很紧密也就是代表它的烟丝很紧,那么在东部烟丝紧的香烟有哪些呢?服部并不急于用排除法,因为在东部烟丝紧的香烟至少有一百多种,他决定继续找线索,JEFF看他找的那么入神,却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服部开始了思考,他想:现在凶手是什么样的人我大概知晓了,他的身高在185公分左右,体重大约55公斤,喜欢抽烟丝紧的香烟,虽然凶手是男人,但是他却留着长头发,自然保护区一般是不允许外人进来的,也就是说死者和凶手可能是研究人员,而这里的研究所一共有四家,刚才从大门进来的时侯没有看到出了警车以外的车轮印,这里的保护区又只有一个门,所以凶手和死者可能是把车停在外面步行进来的,凶手是哪家研究所的人这个很快就能查清楚的。
“JEFF,你打个电话问问附近的研究所有没有外人在上班时间离开过。”服部说完又陷入了沉思。
服部看了看那具女尸,她的脖子上有条非常漂亮的项链,服部小心的用抱着手帕的手触摸了一下,他把手缩回来的时候发现白色的手帕上多了一小快紫色,很明显这条项链上有毒,看来死者和凶手并不只是同事的关系,他又仔细的瞧了瞧那条项链,他希望能够从这条项链里得到些线索,服部平次这么想完全是合理的,因为如果是情人送的项链那么就和买的不同,项链上至少有些文字或者别的什么,上面果然有文字:送给我心爱的人LILI,死者的身份已经查出了,下面要做的是什么呢?
“HI,你!”他对雨辰说:“死者的名字叫LILI,你能用五分钟时间查出她的资料吗?”
“没问题。”雨辰干脆的说,他的回答令服部很满意,他笑了笑再次的面对这具尸体。
JEFF那儿有眉目了,他对服部说:“这里的四家研究所我都问过了,其中只有两家说他们中有人在上班时间离开了,分别的A研究所和D研究所,A说他们在中途少了两人,D说他们少了一人,我把死者的特征向他们说了一下,他们告诉我相同的回答,就是没这个人,服部,我想死者肯定不是研究所的人。”
“没错,还有什么吗?”
“当然,我打听了一下那三人的行踪,A说他们两人在午饭前已经回来了,D说,他们少的那个人也回来了,服部,你看我们要从哪个研究所找呢?”JEFF问。
“不用找两个,找那一个人就够了,因为我已经知道他是凶手了。”
“怎么知道的?”JEFF想听听老同学的推理到底如何。
“从尸体旁的脚印的大小可以看出死者的身边只来过一个人,你明白了吗?现在我们走吧,去那个D研究所。”
“服部,我查出资料了。”雨辰说。
“现在时间紧急,我们上车再说吧。”服部对四个警员说:“拜托你们看管好尸体,我们很快回来。”
雨辰跟着两人上了车,三人坐进了JEFF的车里,JEFF负责开车,雨辰对服部说:“那个叫LILI的女人,是个舞女,她的年龄是26岁,曾因为不想干这个工作而被老板痛打了一番,后来有个叫LIKE的人看中了她想把她从苦海中解救出来,那个人正是我们马上要找的那个研究所的人,资料不是很多,但我想对这件案子来说足够了。”
“是的,对这件案子来说确实不少了。”服部对JEFF说:“老兄,你能再开快点吗?”
“我不是正在换挡吗?”JEFF摇头说:“再过二十来分钟就要到了,放心吧,我会尽力的。”
JEFF的欧宝车在公路上飞驰着,他们并没有放警灯,因为不想让别人知道这辆车里坐着探员,过了二十分钟果然停在了D研究所的门口,首先出示证件的是雨辰,他对那个看门的说:“不要走露风声,马上就有人被逮捕了。”看门的浑身僵硬在那里,好像被雨辰吓着似的。
走进了研究楼,那里的一个负责人发现有三个生人走了过来,就问:“找谁?”
“LIKE先生,他在吗?”JEFF问。
“他刚回来不久,你们是他什么人?”
“闭上你的嘴,我们是来抓他的。”雨辰的证件再次的在空中晃了晃。那个负责人说:“他正在餐厅吃饭呢?我带你们去”
“谢谢你,好市民!”雨辰拍着他的肩膀说。
餐厅的人不是很多,那个人一眼瞧见了LIKE,他们三人走了过去,当雨辰再次掏证件的时候,披着长发的LIKE说:“你们是警察吧?”说着伸出了手让他们给自己带上手铐。
这一下令三位探员相当的吃惊,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呢?在一般情况下,凶手总是在为自己狡辩呀,怎么今天的这个凶手却如此的“诚实”?
“快把我拷上吧,我就是杀死LILI的凶手。”JEFF给他戴上了手铐,从餐厅到走廊再到JEFF欧宝车的这段路,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他们,他们不知道LIKE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抓他?车门还没关好时,坐在后排服部和雨辰中间的LIKE就开口了:“想知道为什么我要做出这些吗?”
“你说吧。”服部说。
“因为我爱她。”
“爱她?那还要把她杀死?”雨辰问。
“是的,我这么说你们当然不会相信的,这样吧,我把它说成一个短小的故事,讲给你们听,你们就会明白了,事情是这样的,我和LILI是在夜总会认识的,当我们得知对方也是印地安人的时候我们的话题就更多了*..”
“你们是印地安人?”雨辰问。
“是的,表面上看不出来吧,但我们确实是。”他继续说道:“有一天我向她求婚,她欣然接受了,只是她有一个要求,就是用印地安人的方式举行婚礼,我当然同意了,于是我们就在上星期结婚了。”
“你为什么又要杀她呢?”JEFF问。
“很抱歉,刚才我忘了详细的告诉你们我们不是你们所熟悉的那种印地安人,而是北印地安人。”
“那又怎么样呢?”服部靠近了点问。
“看来你们对北印地安人还不是很熟悉*..”
“跟本就没听说过。”坐在前面的JEFF说。
“是啊,所以我们的方式你们自然就不会明白了。每个结婚后的北印地安女人,如果她在结婚之前还不能怀孕那么她就必须得被丈夫处死。”
“我完全明白了,你们在婚后的几天里,注意到了这点,所以你们要履行你们的传统,你就把你的妻子给杀了,这虽然听起来有点荒唐但是这也可能确实属实,因为像你们这种人在地球上的的确确存在的。”服部平淡的说。
“是这样的,没错,要不我为什么还要留下那些线索呢?想不到你们纽约的警察工作效率确实一流,真的令我佩服不己。”
“你知道你这样做会出现什么后果吗?”JEFF问。
“我知道,有可能我要因此做上一百年牢,或者被击毙,我早就做好所有的准备了。”他说完,车内一片寂静,没有人说话了,只能听见JEFF欧宝车发动机的声音****..

“早,你起的真早。”JEFF对正在洗脸的服部打招呼,他发现服部仍在想这事,就对他说:“你一定感觉为什么我们这里的案件那么古怪,是吗?”
“是这样的,我觉得他们没有必要死的,这件案子真的很古怪,为什么会是这样呢?我原以为是件谋杀案,想不到**.”
为了使服部不再往这方面想了,JEFF就说:“你的推理果然厉害,真让我佩服。”
“你是说推理吗?其实,这也不能算是我创造出的推理,有很多侦探小说都提到了这些,我不过是把它们运用在了现实生活中罢了。”
服部笑了笑后他有个想法,就是下个案件一定要用上自己的推理,这样才能和JEFF分个高低***




  • 上一篇文章:网友侦探系列——列车杀人事件(上)

  • 下一篇文章:网友侦探系列——董事长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