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八王子谋杀案(转载)
 作者:老蔡打开老蔡的博客  人气: 3776  发表于: 01年08月13日09点56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不知道哪个人(好像叫聊聊)写的,在网上偶尔发现:

  <-> 2001年7月6日 东京都-八王子市-北野町公寓202室

  程苏颖独自坐在桌子前读书,目光游移不定,满怀心事。
  自从程苏颖到横滨花子按摩店打工以来,她变得玩世不恭,没人知道这是为什么,她的同学都奇怪善良真诚的程苏颖何以变得如此放荡。很多人问起,但她不说,似有难言。
  但今天不同,程苏颖坐卧不宁的样子表明她非常期待这一天,不时羞涩的微笑略带矜持直起腰,抬起秀美的脸像是要给什么人看。厚厚的医学工具书在桌子上打开摆着,一副人体骨骼照片赫然呈现在程苏颖眼中,泛黄的纸张使照片模糊不清,像是遥远年代瞥来目光。程苏颖对着照片微微笑着,嘴角浮现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她不时看被子旁的小闹钟,二十点十四分二十秒。
  “时间过的可真慢啊!”程苏颖自言自语。正在这时突然有人敲门,程苏颖打开门时发现外面站着一个人,一个与她想象中丝毫不差的英俊男人。这使程苏颖不由得心跳加速,面色桃红。
  “请问,您找谁?”
  “我就是八王子。”
  “啊,真准时呀!请进!请进!”
  “你男朋友说你一晚上收五千日元,所以,我就来了。”
  “嗯?!”
  ……
<二>2001年7月17日 东京都-八王子市-北野町公寓202室

  警方接到报案立即就来了。死者是一名中国籍女子,房东提供的材料上写着:程苏颖,女,二十二岁,中国广东顺德人,现就读东京医大。她是去年七月搬到北野町居住的。
  程苏颖被发现时仅穿内衣,双手被反绑,浸泡在寓所浴缸中。现场警官根据尸液判断,程苏颖死亡时间在十天左右,死因可能溺水窒息死亡。程苏颖的尸体没有严重受伤迹象,但是头部有伤迹,双肩有拉伤;从尸体僵硬度来看,也没有发生过激烈搏斗。而且屋里也没有明显争斗迹象,只是少了程苏颖的钱包和房门钥匙。警官根据以上线索断定,这是一起凶杀案件。死者先是被重物击晕,然后遭受性侵犯,并被杀害,然后凶手盗走程苏颖的钱包,并拿走房门钥匙。凶手应该是死者认识的人,并能自由出入程苏颖的家。
  据死者程苏颖的华人男友贾辰说,他因为一直与程苏颖联系不上,感到蹊跷,便上门探个究竟,不想竟发现程苏颖被害。但是警方并不排除贾辰做案的可能性,并以八王子警署为中心,以杀人事件展开调查。
  复查时发现浴缸中有薰衣草油,但是没有其他洗浴用品成份。
  此事件已引起中国大使馆密切关注,当地华人社团也要求尽快破案。而东京医大推说学院院长在中国出差,不愿对此事件发表任何意见。

<三>2001年6月11日 东京都-横滨-花子按摩店

  “美妮子,下班后到哪里去?”
  店长川岛一郎从背后抱住程苏颖,不停的揉搓。程苏颖若无其事的收拾着东西,一丝不苟,直到做完工作才掰开川岛的手,调笑的说:“你说去哪里就去哪里嘛!”
  “就这里吧!”川岛立即迫不及待把程苏颖压倒在地。
  ……
  中午时程苏颖回到家,又想起上午的事,不由得感到恶心。她在浴缸里滴了几滴薰衣草油,宽衣解带,把自己浸入水中,不停的擦洗,但却洗不去心中的肮脏感。她安慰自己说:“大家都这样,连日本女人也不例外。在这个地方,要生存,就要放弃尊严。”
  沐浴后的程苏颖把自己扔到床上,打开书,开始温习功课。
  这时间,程苏颖心里又燃起希望,或许毕业后一切都会好起来。

<三>2001年6月21日 东京都-横滨-花郎按摩店

  “你就是美妮子?”
  “是,我就是。”
  “你男朋友说你做一次收三千日元,到我这里你可以收四千日元,但我要拿走一千三百日元管理费,你同意的话就干吧!”
  “是,我同意。”
  ……
  程苏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堕落,不知道将来该如何面对父母双亲,她不敢想。即使偶尔闪过这样的念头,她都感到恐惧。
  一个女大学生,放弃祖国美好的未来,跑到日本来做妓女,这是为了什么呢?程苏颖自己思考这问题时都感到可笑,无以复加的可笑。更加可笑的是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因为她要生存。难道回国就不能生存了吗?程苏颖时时问自己这个问题,可是就这样回国的话,她担心被人耻笑。为了一点虚荣就放弃了尊严,现在的程苏颖不再感到可笑,更多的是可悲。
  这个物欲横流的地方,难道就是文明社会?

<四>2001年7月1日 东京都-横滨-公共图书馆

  程苏颖坐在电脑前,十指飞快的敲击着键盘,正与一个素昧平生的日本男人在网上聊天。她嘴角含笑,神情欢悦。
  “八王子,你真的相信爱情?”
  “为什么不呢?生命如此美好,如此匆匆,所以不要迟疑,倾尽所有去爱,在还未结束之前。”
  “你一定不是在东京长大的,东京人没你这样的;)”
  “我真的是东京长大的。其实我们也时常感到空虚感到寂寞感到冷,感到这个社会过于残酷。”
  “没想到……八王子,我猜你一定是个英俊的男人,长着一对多愁善感的眼睛。”
  “你呢?一个人来到日本,是为了什么呢?”
  “我……”
  程苏颖一时感到窘迫,无言以对。她立即退出聊天室,离开图书馆,逃也似的回到家中,用毛毯把自己包裹起来,不想听到外界的一丁点声音。不知过了之久,程苏颖猛然拽开毯子,大口的呼吸,神经质的大笑,继而又泪流满面。
  她想起来,还没有问八王子的电话号码

<五>2001年7月3日 东京都-横滨-公共图书馆

  “哇~~~ 八王子?你怎么还在这呀?!”
  “我在等你,等的好辛苦……”
  “我……”
  “不要解释,我知道你不开心。人生总是有太多不愉快,可是只要过去了,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
  “谢谢你,真的……”
  “知道吗?我发觉我爱上你了,虽然我从未见过你,而且从未听到过你的声音,但是,我真的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你。请接受我的爱情吧!”
  “可是……可是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呀!我……”
  “我总在幻想中轻吻你的唇,想象着那是柔软,甜蜜的爱,像梦中的天堂。”
  “你不要这个样子,我有点怕……”
  “不要怕爱情,爱情不会伤害你。”
  “但是……你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呀!”
  “即使你是妓女,我也会毫无保留的爱。”
  “你……”
  程苏颖再次跑到家中,心跳总也不能平息。她打开书,那些字却一个也进入不了她的大脑,只在她眼前乱舞。该怎么办呢?
  “八王子,八王子……”
  程苏颖在纸上不由自主的写着,心中在想贾辰,这个给自己拉皮条的男人竟然还是自己的男朋友,这世界是怎么啦?

<六>2001年7月5日 东京都-横滨-公共图书馆

  “前天,真不好意思,我又跑掉了。”
  “没关系,我会一直在这里等待着你,为了爱。”
  “正如你所说,我做过一些下贱的事,不知道……”
  “没有关系,每个人都会走错路。只要你肯回头,幸福还会在原来的地方。”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好?”
  “为了爱。”
  “可是我不爱你!”
  “不,你错了。我们彼此相爱,但却为何又要彼此伤害?是惧怕分离的阴影?还是惧怕失去的心疼?是为了爱,是为了永远。”
  “如果有缘,一天后再聊吧!”
  程苏颖离开图书馆,到最近打工的按摩店辞职,然后坐823次列车返回横滨。她走到那幢四层铁骨结构的公寓时,抬起头望去,青山间小鸟纷飞,蝴蝶翩翩而舞,这七月间的人间美景。

<七>2001年7月7日 东京都-横滨-公共图书馆

  “你来了。”
  “嗯,我来了。”
  “虽然只过了几十小时,但我却感觉像是等了一生。”
  “是吗?如果见面,我怕你会失望的。”
  “不,恰恰相反,我非常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你真的爱我吗?”
  “是的。昨天晚上,我躺在榻榻米旁,望着门外的天空,在星星之间寻找你的眼睛。知道吗?那种感觉就是思念。”
  “好吧!今天晚上二十点十五分,你来吧!”
  “你住在……”
  “东京都-八王子市-北野町公寓202室。”
  “那好吧!晚上见!”
  程苏颖回到家,简单收拾一了下屋子,虽然窄小,但却整洁干净。
  沐浴时程苏颖滴入了最后几滴薰衣草油,浓浓香气充盈着整间屋子。她要干净的面对一个爱自己的男人,这很重要。然而,这个八王子竟还是贾辰拉来的嫖客,这使得程苏颖绝望了,对这个世界。
  早晨,程苏颖送走八王子后,没有去上课。她独自一人在屋子里坐了会,突然失声痛哭起来。她恨眼中所见过的一切人,男人、女人、老人、儿童。最怨恨的就是八王子,这个日本男人给了她希望,又轻而易举的毁灭了这一切,所以她想要报仇。
  程苏颖把自己的钱包连同房门钥匙和垃圾一起扔掉,返回屋子后把门从内锁上,脱去外衣,坐在地板上,双手在膝盖下用牙齿把自己的手绑好,然后站起来,造成一个被反绑的假象。她静静的站在浴缸前,望着静止的水面,双肩隐隐的痛,程苏颖麻木的微笑,抬腿迈进了浴缸。
  ……
<八>2001年9月10日 东京都-八王子警署

  警方一直未找到线索证明现年二十七岁的小川鸣一郎不是凶手,所以便以谋杀罪起诉。一审被判十一年有期徒刑,小川不服,上诉至高级法院,经调查核实,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据调查,小川鸣一郎借助互联网聊天取得死者程苏颖的信任,进入死者家,强暴并残酷的杀害了死者。警方认为,凶手很可能是为了盗窃死者的钱财而有意识的接近死者。但死者的银行存款只有五十万日元。
  日本官方提醒在日华人,有钱时不要过分招摇,以免刺激民族矛盾,因此而发生的伤害事件将是两国人民都愿意见到的。

<九>程苏颖在其男友处的日记

  “我们出国是为了什么?理想还是金钱?不管那是什么,我们都已坠入地狱。”
  ……
  • 上一篇文章:飞雪山庄(十六)完

  • 下一篇文章:中原镖局(1)(既是我的第二篇武侠推理,也是命题作文)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azazil』于2001-8-13 9:56:00发表评论:

  • 前半部分是真的
    后边就不知道
    希望是假的
    我想只有在日本才会发生这种变态的事
    在美国的同学好像都过得不错
    只是寂寞
  • zhks』于2001-8-13 0:41:00发表评论:

  • 出国的人,自然是为了追求更高的生活质量。也有相当一部分人确实是为了理想,为了能实现更高的自我价值。不可否认的是,国外的条件确实要好过国内,尤其是在科研方面。但是往往理想都是会落空的,成功的永远只能是一小部分人,于是理想就蜕变为只为金钱了,而且也有不少人又回来了。这何尝不是另一种可悲呢?
    尊严的丧失,为形式所迫,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也都一样。世上又有多少伯夷和叔齐?国内环境的恶劣,自然让人寄希望于国外(和中国的农村人涌到大城市里没有什么两样),这也无可厚非啊。不过要是在国内生活优越,而又向往国外,如果只是一种迷恋,那真是可悲了。
    另外,这部小说的故事有些不可信。我不明白,究竟是形式所迫,还是根本就是这个女子自甘堕落。
  • cat』于2001-8-12 23:49:00发表评论:

  • >  “我们出国是为了什么?理想还是金钱?不管那是什么,我们都已坠入地狱。”

    说得对,的确是个发人深省的问题。因为在我们身边的确有那么一群优秀的人,放着国内好好的优越生活不过,而迷恋于出国寻梦,甚至不惜放弃做人的准则,似乎外国的月亮真的比中国圆似的。
    可是他(她)们真的寻到梦了吗?他们中的许多人只不过是沦落为流落异邦的高级打工仔罢了,更有甚者,在国外他们已经找不到做人的尊严。可是却为了一点点虚伪的自尊舍弃了更多的自尊,这是为了什么?
    外国真的遍地是黄金吗?我百思不得其解。

  • azazil』于2001-8-12 22:01:00发表评论:

  • 那段关于审判的事是不是真的?
    就算她是自杀
    也是被八王子逼的
    没有人能受得了这种屈辱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遗忘[3162]

  • 晴雪记[3330]

  • 股(蛊)惑——(四)[3087]

  • 股(蛊)惑——(八)[3032]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九章)[2753]

  • 新人初来,贴一篇以奇幻世界为背…[3903]

  • 股(蛊)惑——(六)[2777]

  • 雷米特之谜[4523]

  • 《我为什么写不出东西》[4650]

  • 网维探案——狐仙传(09)[3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