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该隐号疑云(4)修订
 作者:hitachi41  人气: 2789  发表于: 01年11月26日14点40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四 陈亚明的往事

虽然说李国中是位警督,但对于当年那桩陈亚明杀弟的案件,并不了解。他不是听了石康受的这段陈述,还真想不到,这个案件背后隐藏着的会是这样一段凶险、凄惨的隐情。
陈亚明是陈冠中的长子,1959年出生。五年后的1964年,其弟陈亚朋出生。本来,小亚明对自己多出一个弟弟,也是很高兴的,可是当他发现弟弟的到来,给自己带来父母的不公正待遇时,他就对这个弟弟怀疑了。他明白弟弟陈亚朋患有先天性的心脏病,所以父母多关怀一些,多照顾一些,也是应该的。但是不能为此就对弟弟就拼命的溺爱,不论其对错都把他娇着、宠着。而自己,则变成了一个无足轻重的陪衬。
对陈亚明来说,童年从这时起变成了不幸,其母一天到晚关心的只是他那个患病的弟弟,而其父则是十天有九天的日子假借着公司与业务的名义在外面与其他的女人鬼混。因此自是富家子弟的他,还是免不了孤寂、无聊。渐渐地陈亚明变得越来越不信任家,越来越喜欢和公司船上的小水手们在一起。尽管他们对于自己是阿谀奉承,邀宠献媚的,但他感觉到了他们对自己的关注。而且更重要是,再一次偶然中他和一对兄妹结成了非同一般的亲密关系。
那个哥哥叫阿大,是码头附近捡破烂的叫化子,有个比他小八岁妹妹——叫小四,兄妹两人是孤儿,靠着阿大每天捡破烂养活。船上的有些船长见这对兄妹可怜,就偶然要阿大帮着在船上干些杂活,给他些零钱。不过即使如此,他们也常常受到那些水手或者说小流氓们的欺负。他敢怒不敢言,因为他必须好好地珍稀得来不易的赚钱机会,才可以养活他妹妹和自己。
不过有一天,事情陡然变化了,那是一个夏天傍晚,阿大将一船水手早上洗好的衣服刚刚收下来,就听到了船下一个女孩子的哭声和一群男孩子的嘲弄声。
阿大一听不对劲,那个女孩子的声音明明就是他妹妹小四。阿大冲下船去,只看见那群狗崽子围在一起手里人人拿着一张弹弓,在他们前面十几米的地方一个七八岁的小女生半身被埋,半身被绑在一根海边的木柱上,他们把她当作手中弹弓的靶子。
阿大气疯了,他跑上去就和那群比他年纪大的多的混蛋们拼命,但是寡不敌众。很快他被打得血淋淋的一身,差点就当场毙命,而在不远处目睹着这一切的小四也是嘶声力竭地号啕大哭,她流下的眼泪同样掺着身上的血水。
嬉戏完毕的杂种们嚷着肚子饿而匆匆离去,只剩下那两个动弹不得的兄妹留在沙滩上。这时傍晚的潮水开始上涨了,阿大那双被血沾满的眼睛眼睁睁地看着妹妹被那蓝黑色的海水渐渐的吞噬、淹没,他想喊人来救命可是发不出声。
千钧一发的时候,七八岁的陈亚明出现了,虽说他很早以前就见到过这对兄妹,那时也很想和这两个唯一和他年龄仿佛的人做朋友,不料阿大却是人穷志不穷,他从心眼里看不起那些富家公子、富家小姐,所以有时即使碰见了,或者陈亚明上来搭话,他也不去正眼瞧他。
眼前情况,使得陈亚明不顾一切地冲了下去,拼命地将小女孩被绑的身子解开,从沙滩里挖出来。他拼命的挖着、拼命的挖着,直到海水同样淹没他的身子,直到十指的指尖完全迸裂出血,直到他将那个已经奄奄一息的小女孩背上岸。
他累得筋疲力尽,但是却依旧学着书上看过的样子为那小女孩做人工呼吸。后来他一直说那是他的初吻,他将他的初吻献给了他的妻子(人小鬼大)。
三天以后,兄妹俩的身体恢复了健康,同时在陈亚明的再三乞求下,他们由一位年老的船长收养了下来,并且改名为石康受和石康美,而那几个水手则是乖乖地进了大狱。
从那以后,他就更不再关心家里的事,也不为家里惊天动地的小事大事而喜怒哀乐。在他母亲突发心脏病去世时,他只是微微地抽了抽嘴角;在他父亲又娶了一个女人,并且带着已经长得很大的私生女回家时他还是微微地抽了抽嘴角。他已经不再把陈家的人当亲人,在他心里,他的亲人只有两位,就是石康美和石康受。他和他们约定,以后他一定要设计制造一艘最豪华的游轮,让石康受做船长,载着他和小美一起去环球旅行。
但是轻易的许诺从来没有轻易的兑现过。

也许是遗传了他父亲陈冠中的不良基因,成年后的陈亚明同样是个花花公子,失去了与石康美新婚后的新鲜、刺激之后,他开始常常在外寻花问柳。
在陈彩翼五岁的那一年,陈亚明被一个影视界三流的女演员勾引上了,那女人长得还算有三四分姿色,身材也不错,但是就是缺乏演技,从影了四五年年除了做做配角外,其他的片子似乎都可以归于三级类的。可就是这样一个靠身体演戏的女演员,陈亚明竟然喜欢上了,甚至喜欢到了夜不归宿的地步。石康美十分的生气,为了自己的名誉与尊严她决定离婚,而到了这一地步,陈亚明醒悟了、妥协了,他同意与那个叫墨诗津的女人分开,并且以后再也不去外面鬼混。
俗语道:家和万事兴。家庭一旦不稳定,出现了问题,其他方面的灾祸就马上接踵而至。本以为一切风雨已经过去,但是半个月后,意想不到的灾难发生了。
五月的一天下午,石康美独自一人开车去九龙购物,当晚就没有回家,然后在第二天上午,精神处于万分紧张状态的陈亚明收到了一个要求500万赎金的绑架电话。
五百万对于陈家来说并不是一笔很大的数字,所以陈亚明在没有报案的情况下直接按着绑匪们的要求付了费。可是在这之后他的妻子却还是没有活着回来,三天后有人在九龙湾发现了一具中年女子的尸体,经验证确属石康美无疑。并且法医官的检查报告上明确的指出死亡时间不满80个小时,也就是说她是在绑匪得到赎金之后遇害的。
石康美的死对陈亚明的打击很大,他回想起了幼时和石氏兄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那一言一行、那一颦一笑。看着小美幼时送给他的一块红色的手绢,他的眼睛湿润了,他回想起自己的誓言,再忆起不久前自己的行为,一股难以抹灭的罪恶感浮上心头,他发誓要找出绑架并且杀害他妻子的凶手。
但是这谈何容易。因为一开始没有向警方报案,所以要求警方在事后再根据当时的线索查案就显得万分困难,而且更令陈亚明感到奇怪的是,警方对这件案子的侦办一点也不积极。这是陈亚明意识到,这件案子的背后有人在搞鬼,紧接着他又悟出,就石康美绑架这件事本身可能也并不单纯。
为什么绑匪在得到赎款后杀人,是事先就制定的还是……
如果是事先就准备要杀的,那么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杀呢,绑匪如果先杀了人再来要求赎金,不是更简单、更安全嘛?还是说,是因为阿美看到了绑匪的样子,才要杀她灭口,有可能。不过如果是一般的绑匪做了这么大的案子,事后一定会逃出香港的,他们也不怕被看见。难道,是还有其他的原因而促使绑匪不得不杀她?
——难道说阿美她认识绑匪?!
这样的怀疑一旦魂牵梦绕在陈亚明的脑中,他就开始怀疑他身边除了女儿和石康受以外的每一个人。他怀疑他的朋友,怀疑他父亲、怀疑他弟弟,还怀疑他那个同父异母妹妹和她的男朋友,甚至他还怀疑起以前风花雪月时的众情人,当然在那些人中,墨诗津的怀疑是最大的。他雇佣了私家侦探明里、暗里地对那些人进行调查,结果还真的发现了天大的秘密。
石康美出事前的一个礼拜,陈氏海运的一艘“海皇”号游轮在从南美返回的途中由于遇到突如其来的风暴而沉没。
虽然海难事故自有航运法规定进行赔偿,而且陈氏海运的每次出航也有巨额的保险投入,所以即使发生海难,公司也不会受大太大的打击,但是在那次海难发生以后,陈亚朋的神态举动却是很奇怪的。
现在回忆起陈亚朋当时担惊受怕的表情,陈亚明感觉到他那时一定是卷入了什么,再细细回想,陈亚明发现,陈亚朋在得知了“海皇”号出事后,突然就旧病复发躲进医院去休养了。
——难道,是他做的。但是为什么?
紧接着他雇的那名私家侦探就他的为什么带来了答案:原来“海皇”号游轮上不但装有一般的进出口货物,还有一批价值500万的可卡因。陈亚朋一直利用手中的权力悄悄的进行着毒品走私的活动,本来这种计划是天衣无缝不会出任何纰漏的,可是这一次的海难以后。香港方面的大毒枭们为了防止交易失败引起的黑社会大火并,要求陈亚朋对他们沉入海底的五百万进行赔偿。而他要想从公司中造假账来转出这五百万作为赔偿,却是相当不容易,更严重的是,即使他转了这五百万,之后他也没有能力来填补这笔款项的空白。黑社会的最后通牒已经到了最后的日子,陈亚朋在实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把注意打到了陈亚明的身上,他本来就和大哥的感情不好,所以也就不在乎陈亚明一家人的生死。
最初的时候他绑架石康美时并不想撕票,但是就在那天交付赎金的时候,绑在石康美脸上的黑布掉了下来,他那张猥琐的脸映在石康美紧张的瞳孔里,使得她不得不丢弃刚刚复合家庭去与死神相会。
听完报告的陈亚明热泪盈眶但满目凶光,他决定向警察报案,要让他的弟弟付出代价,但是他怎么也没料想到,他的父亲竟然为了陈亚朋和公司的名誉找人来做伪证,而那个做伪证的人就是圣玛丽医院的小护士孙华年。
法庭上指出早在石康美遭绑架之前,陈亚朋已经因心脏原因而入院接受治疗,一直到半个月前才刚刚出院,所以不可能是绑架犯。特别值得指出的是五月九日下午,也就是石康美遇害的那一天,孙华年作为当天的值班护士一直陪着陈亚朋没有离开过,所以他更不可能亲自出现在九龙收取赎金,也不可能杀死石康美。
基于孙华年的证词和不知其他的几个绑匪的真实身份,法院无罪开释了陈亚朋。相反陈亚明还反过来受到了舆论的普遍嘲弄,说他这样一个花花公子在妻子死前极尽风流,而妻子死后反装出一副丢失了家庭、爱妻的样子,妄取博取他人同情。更有小报认为,石康美是被陈亚明自己绑架杀害的,然后再故意嫁祸弟弟陈亚朋,以图达到既可以夺取陈氏的大权又可以摆脱老婆束缚这样一石二鸟的目的。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陈亚明将弟弟陈亚朋从陈家三楼的阳台上摔了下去。
之后他被判了十五年监禁,直到半年前才刚刚得到保释。

“这些事情都是在我之前的那位警督处理的。”
李国中再一次地续了一根烟,看了一眼石康受说:
“你妹妹出事那几天,你在哪里?”
“我当时正在前往鹿特丹的途中。等得到消息,我到了鹿特丹赶紧乘飞机回到香港时,小美她早已被那畜生杀害。而亚明他也已经杀了他弟弟,那时正在等待法院的审判。”
“那么你恨陈亚明吗?”
李国中有些促不及防地问了石康受这个问题。
“恨?我问什么要恨他?”
石康受的表情怪怪的,有些莫名其妙。
“难道你不恨他?毕竟在你妹妹遇害之前,他曾经对她不起啊。”
“呵呵呵……李警督你是这么认为的?”
石船长也点上一支烟,笑着解释道,
“亚明确实曾经对不起过小美,但只限于和墨诗津的那次”
“这话怎么说?”
“因为陈亚明害怕啊,他害怕和小美再生其他的孩子,他害怕他女儿彩翼和他有一样的不幸童年。你知道陈家有心脏病的遗传史,所以陈亚明的小孩中患心脏病的几率很高,既然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没有患病,他们就不要其他的孩子了,他们愿意把他们所有的一切倾注在他们女儿身上。”
“所以就常常到外面去发泄?”
“那只是一种借口,一种保护小美的借口。”
“何解?”
“你想想看如果夫妻两人恩恩爱爱的却生不出小孩来,在一个大户人家,别人会怎么看小美,而且小美本来就和亚明门不当户不对的,若不是亚明坚决,他父亲决不会同意他俩的婚事。所以他才会以一切手段来保护小美,当然后来真的和那位女演员搞上后,确实引起了小美的不高兴,所以他们才闹出一场婚变,为的是把以前的谎言补圆满。”
“这夫妇俩,可真够累的。”
李国中弹弹烟灰,继续道,
“但是这件事和陈亚朔的丈夫有什么关系?你至今没有说到他。”
“那个男人吗,那个叫藤伽龙的男人。实话实说,当年就是他和陈亚朋一起偷偷的进行毒品走私活动的,也就是他策划绑架了小美的。”
李国中本已举到嘴边的香烟停了下来,目光忽然间严厉地射向石康受,
“这个你是怎么知道的?”
“是半个月前亚明告诉我的。他说孙华年在他入狱的那几年常常来看他,告诉他内幕。原来十年前的那个下午,陈亚朋曾乘着午睡时间偷偷溜出去过。那时开车来接他人就是藤伽龙,另外他的车上还有个女人,则是曾经勾引陈亚明的墨诗津。那女人同时在勾引他们兄弟两人,当然最后她勾引到了陈老爷子。”
“这么说,陈亚明确实很恨藤伽龙了,但是孙华年为什么当时要做伪证,后来为什么又反向他袒露实情?还有,为什么两人要结婚?”
“第一个问题是因为孙华年当年有个患白血病住院的弟弟孙铭,她一直在为弟弟治病而拼命工作攒钱。陈老爷子知道这件事后,就以此为条件,要求她做了伪证。至于其他两个问题,恐怕我无能为力。”

(未完待续)

呵呵……沉寂了一段时间的该隐号将继续航行在杀戮的深海上,大家继续捧场哦。:e
  • 上一篇文章:莫 名 其 妙 的 杀 人 案(下)

  • 下一篇文章:最后一案(一)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czjmain』于2001-11-26 14:40:00发表评论:

  • 看文随想(4):)

    1.陈墨诗津!哦,原来大儿子的情妇被下岗又作了老子的续弦,那么后母报复也是有可能的了:)
    2.家族背景很复杂么,不过解释了一些疑问,比如船长怀疑之类的.他是怀疑死者为报妻仇出手杀了藤伽龙啊:)
  • 楚州狂生』于2001-7-17 1:16:00发表评论:

  • 你的情节设计能力很不错嘛
    什么时间为我的在线推理破案网站设计一下剧本呀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俄国舞鞋之…[3854]

  • 连载——13区(第六章)[2406]

  • 美人鱼的诅咒(序章)[2656]

  • 美人鱼的诅咒(解迷篇)[3523]

  • 网维探案——狐仙传(10)完[4226]

  • 股(蛊)惑——(三)[2723]

  • 双层公车站杀人案(结局)[3567]

  • 股(蛊)惑——(四)[2532]

  • 飞雪山庄(十三)[2654]

  • 《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2)[2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