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雨的阴影
 作者:黑斯廷斯  人气: 3759  发表于: 01年07月21日00点48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雨的阴影

天色阴阴漠漠,凉风一吹,便下起冰冷的雨来。
与H市的雨相较,总是觉得故乡的雨温情脉脉,有人情味,您或许
认为是乡愁的缘故吧,可我已经很多年未回家了,我只是在适当的时候
寄钱回去。
虽然如此,我仍然觉得自己游离于这个城市之外,胶卷推销商的日
子已过得麻木而习惯了,寂寞的时间也有那些自动送上门的漂亮的不漂
亮的姑娘来填补,有什么不同吗?事后付款多少而已。
偶然能遇到一些自由的叛逆型的女孩子,这个词好象并不妥当,不
过她们总这样看自己罢了,她们不知道几乎绝大部分的女孩都认为自己
是殊于常人的,象剥菱角一样剥光她们的衣服后,通常洁白的让人勃然
大怒。
我不愿意见到她们恍然懂事的眼神将象我厌憎H市的雨一样,如果
他们清高的幼稚的以为接受我的钱便是亵渎了什么东西的时候,我暗暗
好笑的肚子痛,不过我会在上班的途中将等值的钱投到地铁站里的瞎老
头的破帽中,我喜欢他永远冷冰冰的不欠别人的模样。
我吸着烟看着窗外的绵绵秋雨,连雅雯在背后喊我的名字也没听见,
她是个温和的姑娘,情绪却时常有点神经质的波动,这在做那些事的时
候感觉最为强烈,醒来一刹那空虚到底的滋味让人乐此不疲。
“什么事?”
“阿水,我很冷。”
“这样啊,”我抚摸着她的秀发:“是下雨的缘故吧。”
“不知道啊,浑身冰凉,心里面也是。”
“你的家在那里,我送你回去。”
“不要,讨厌那个没有生气的地方,还是这里好啊。”
“你倒挺容易满足呢,这只不过是我租来的小套哟。”
“与这个无关,就愿意雨一直下,”雅雯说:“世界上就好象只剩
下我们两人一样。”
“幼稚,老和我在一起会很单调的哦。”我不屑一顾。
“呵呵,你指那方面呀?”
“就是你心里想的那种。”
“混蛋!”雅雯哧哧的笑。
我站起身,心想这应该是和雅雯的最后一夜了:“有时间吗,陪我
去云雀湾看夜景怎么样?”
“真的,这么晚也去?”雅雯兴奋的说:“带上点啤酒吧。”
我胡乱的洗了把脸,随便找出件外套扔给雅雯:“穿上吧,外面下
着雨呢。”
雅雯看着外套,忽然笑了:“阿水,这外套有多少女孩穿过呀?”
“问这个干嘛?”
“只不过想知道一下么。”雅雯说。
车子是二手货,勉强还能行使,好在我的住处离云雀湾不时很远,
昏暗的街灯被我们一一甩在身后,我的眼前是茫茫的细雨和无边的黑暗。
“阿水,听人说雨夜里可是有云雀湾恶魔出现呀。”
“神话吧,骗小孩子的。”
“不是的。”
“那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几年几乎每年都有少女投云雀湾自杀啊。”
“不奇怪吧,生存压力越来越大,适应不了社会而已。”
“可有人说是被恶魔召唤而投海的。”
“嗯。”
“嗯是什么意思,”雅雯不满地说:“阿水,如果有恶魔召唤,你
会不会拼命的救我回来?”
“只要不召唤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雅雯将头扭向一边,从车子的反光镜上我看到了她略略伤心的神情,
“生气了?”
“早知道你会这么说,”雅雯忽然又笑了:“不过还是很恨你。”
“恨我什么?”
“你就是骗骗我,说你会拼命的救我回来不就行了,”雅雯怅然的
说:“这个不是很难吧?”
“对我来说……”我沉默了许久,说:“并不容易……”
“算了,真看不懂你究竟是怎样的人,”雅雯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美丽的眼眸缓缓闭上,梦讫般的说:“就这么一直开吧,别停。”
我用余光看了雅雯一眼,她柔嫩白晰的脸庞在街灯的掩映下显得分
外贞洁无暇,鼻子和嘴唇小而秀气,轻微的呼吸让人顿生呵护之心,她
没有睁眼,却仿佛知道我在看她,若隐若无的笑了一下,露出两个梨窝。
雅雯啊雅雯,你知不知道我就是那个云雀湾恶魔呢?
这几年来,我有过几次带半生不熟的女孩来云雀湾看夜景,通常我
会选择雨夜,因为在这个时候不会在有人游荡在外了。
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在她们的身上推一把,这样即使能在深不可测的
潭水中捞到尸体,也不可能在她们的身上找到暴力侵犯的印迹,警察通
常以失足落水或自杀来结案,不能说他们愚蠢,因为确实找不到更好的
原因了。
当然,我必须小心翼翼的行事,首先我绝不会伤害那些从外地来H
市搏命的女孩子,我的目标是“纯种”H市姑娘,其次,与女孩从认识
到结束我控制在二三天以内,再长的时间你就很难保证别人不注意到了,
而最重要的一点,我每年甚至是每二年才捕获猎物一次,至今为至,经
我手推下云雀湾的女孩也只有五人而已,更长的时间中,我只是个平凡
的,沉默寡言的胶卷推销商。
今夜,我想就临到雅雯了,虽然她是个令人着迷的姑娘,可一想到
她白净柔嫩的躯体就要属于冰冷、幽深的云雀湾时,我的理智马上就会
超越情感了,H市欠我的东西,就应该由H市的女儿来还吧。
  我曾经找寻过心理医生,在我只可能晦涩的叙述下,他们提不出更
有益的建议,直至我对他们完全失望,在他们温和的外表下藏着的也是
颗对金钱贪婪的心吧!其实我很清楚我的状况,不过是反社会型的悖德
狂而已,我的思想、信仰和行为常与社会规范发生冲突且固执己见,这
与“偏执型变态人格”有所不同,因为我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对于变态人格的形成,书中自有详尽的解释,某人明知不对但又在
难以控制的情况下实施了某种行为,在初次后,虽然较长时间处于内疚
或恐惧的心理,但在精神上却得到了快慰感,因而常常处于不断回味和
体验的情绪中,以至形成了强迫思维,返转来激发个体情绪,最后成为
精神上的依恋,变为难以克制的强迫行为,直至形成变态人格。我对枯
燥的理论敬而远之,但我每次将她们推下云雀湾的前一刻便确确实实体
验到了那种回味无穷的快慰感,事毕以后,我倒通常很冷静的离开现场。
雅雯将我搂得更紧了,云雀湾也渐渐的出现,幽蓝的海湾,耸立的
大坝,潮湿的风,静谧的雨,云雀湾,你的朋友又来了,感伤的情怀一
时征服了我的身体,我的眼睛微微酸热起来,但这次命运在我的手上,
不会再象个小男孩一样无助。
“到啦。”我推了推雅雯。
雅雯睁开眼睛,发现车已停在云雀湾,快乐地推开车门跑到大坝之
上,夜风将她单薄的衣服吹的飘了起来,雨也无情的吞噬着她,她没有
穿我的外套:“真美啊。”她大声地喊。
这不很象个城市姑娘的表现,她们大多自矜,对事物呈现出故作的
漠然,间有伪作天真豆蔻状的,以为只要是天下正常的男人都会宠她,
雅雯某些方面类似后者,只是长的不难看,引不起别人的反感和呕吐罢
了。
有时不得不承认女孩子长的漂亮是绝对的幸运。
“穿上外套吧,雨不小啊。”我关上车门。
“不要,就这么淋着吧,明天记得给我买感冒药就行了。”
明天?我漫步在雅雯的背后冷冷的微笑。
“你也上来啊,”雅雯道:“上面的风好大好舒服,吹得脑子都清
醒多了。”
“上面危险啊,雅雯,”我故意的说:“有云雀湾恶魔召唤哟。”
“呵呵,不怕,”雅雯笑吟吟的说:“我可有逃过恶魔召唤的绝
技。”
我的心按捺不住地狂跳起来,这绝对不是紧张,而是莫名的兴奋迅
速充塞到大脑并以电波速度刺遍全身,脖子本能地左右晃了一圈,发出
“啪搭”的骨节声响,一切都令人满意,于是,我象一只猫一样无声无
息的跃到大坝上。
雅雯就在我前面几米的地方,只要紧跟几步便触手可及,可我习惯
于跟在她们背后享受那片刻主宰命运的感觉,我心中清楚这个习惯不好,
甚至可能是致命的,但无能为力改变,如果你杀过人,就会明白这几分
钟才是杀人的精华,我拒绝不了诱惑。
“阿水,”雅雯在前面说:“我觉得下雨是一件很奇妙的事呢。”
“奇妙?”
“对啊,它可以让两颗心靠的很近哟。”
“哼……”我不置可否。
“你不相信?我发现我一直错误的以为了解你,”雅雯回头,纯真
的眼睛盯着我:“能和我说说你的过去么。”
“我没有过去,也没有将来。”我断然的说。
“为什么?”
我的心象被鞭子打过一道的痛缩成果核,我冷冷的逼视着雅雯,没
有女孩这样问过我,而我害怕且一直逃避的情感就是善良。
雅雯回头,缓缓前行,轻声说:“有些事一直憋在心里会很难受的。”
难受?我每天象放电影一样回顾那些镜头,这已成为我快乐乐章的
一阙,你有没有常试过慢慢的滑向一个黑暗的、没有底的、你不知会发
生什么事的漩涡中时,是恐惧、难受还是兴奋?
“你真的很想听吗,”我吞吞吐吐的说:“我可不擅长讲故事啊。”
雅雯没注意到我的异样:“快说啊。”
我不是喜欢拿自己的伤口搏取别人怜悯的人,这样于己于人都无益,
只是我的全身,我的心神已沉浸在酣醉中,雅雯应有权利知道自己的死
因,我慢慢的说:“我非常恨H市,恨到想摧毁它的一切。”
雅雯显然未料到这种开头,吃惊的说:“为什么,你过得还不错呀。”
我未答理她,顾自说:“我象癞皮狗一样苟活在H市只不过想找一
个人,虽然可能永远找不到她,但这是我生存的唯一目的。”
“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我痛苦的摇头:“我不知道,我只记得她年轻时的样子。”
“是你喜欢的女孩子吗?”
“不,那时我只有七岁,可她已经有你这么大的年纪了,她是个零
售胶卷的女孩。”
“哦,你找她干什么呢?”
“杀了她!”我冷冷的说,雅雯惊恐的望着我,我笑了,重复一遍:“
杀了她……”
秋雨现在大概使雅雯感觉到了寒冷,她面色苍白不停的发抖,我走
上两步,将一直拿在手中的外套给她披上,这符合我平时一贯彬彬有礼
的形象。
雅雯勉强的笑了笑:“你是在说谎吧……”
“我不喜欢说谎,我说过这对于我很难,”我细心的解释:“说谎
会使我脸红。”
“那……”
“那个女孩子,”我眯上眼,沉浸在回忆中:“穿着一件粉红色绣
着小鹿的毛衣,浅灰色的裤子,鹅蛋脸,右耳根上有颗黑痣,她身上最
让人难忘的是她的眼睛,太亮了,亮的我现在的心还是慌慌的,如果把
她的眼睛放在紫檀木匣里收藏起来,我想我就不会再作恶梦了。”
“你为什么那么恨她……”
“因为她,”我淡淡的说:“我才第一次明白人与人之间是不同的,
是有阶层的,有一种生命可以低贱如草芥,那时我才七岁啊,可我悲哀
的发现我已经老了。”
雅雯的神情黯淡下来,我又喃喃的接着说:“那时候,H市在我的
心中象是个瑰丽的梦,我一直盼望着父母能在某一天带我去H市玩,我
并不奢求在那里得到什么礼物,因为我知道家中并不宽裕,我只希望能
在儿童乐园里看上一眼邻家小妹曾向我描述的能旋转的木马,终于在我
生日那天,父母同意带我去H市玩上一天,我快活得都要发疯了,当我
第一次踏上H市的土地,我觉得野惯的我突然变得怯生生的了,看着川
流不息的人群,若不是妈妈拉着我,几乎不敢迈出一步,那时天上下着
小雨,我的父母带着我一起步行到那个乐园。”
  “你的父母对你真好。”
  “是啊,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父母对你才是最真心、最无所求的,
来到乐园门口,爸爸去买票,让我们等她,妈妈心痛我,便拉着我来
到一家胶卷小卖部的门口躲雨。”
  “那个女孩……”
“是啊,就是那个女孩,看见我和妈妈过来,便站起身大声赶我们
出去,我记得妈妈陪着笑脸,说马上就走,那个女孩子眼睛亮亮的,瞪
着妈妈说已经挡了她的生意了,还推了妈妈一把,我拉着妈妈的手,没
有哭,我从小就是一个不会撒谎也不会哭的孩子,我忽然觉得H市的木
马也对我没有什么诱惑力了,妈妈拉着我走了,我一步三回头,我要把
她的样子记下来,从那天起,我知道自己迟早会犯罪,”我淡淡的说:“
我不允许别人伤害我和我的亲人。”
  雅雯的眼圈红红的。
  “我的父母很是奇怪,因为我死也不进乐园的门了,我只想早点回
家,从那以后,我愈加沉默寡言,后来长大了我再次来到H市,第一件
事便是找到了那个儿童乐园,可惜那里已经拆迁,询问周围的人,也没
人知道哪个女孩子去了哪里。”
  “你便一直留下来找她?”
  “不错,我想这世上有些生命确是微不足道的,但他们有破坏力,
因为破坏比创造容易,起码不需要过多学习,H事做错了事,老天瞎了
眼不惩罚他,就由我来做吧,雅雯,我就是那个云雀湾恶魔!”
  “你太偏激了,”雅雯说:“你恰好遇到了那个女孩,这城市大多
数都是好人,你试着去接触会发现H市的另一面的。”
  “即使我有时间,他们也没有时间来了解我,”我已激动到了极点,
血红的眼瞪着雅雯:“更何况我根本不需要呢,对不起,雅雯。”
  我将雅雯一下抱起,她一刹那之间可以叫,但她没有,只是用哀伤
的眼神看着我,这又将我刺痛,“砰”的一声,水花四溅,我将她深深
丢进云雀湾底。
  雨水打湿了我的全身,我整个人虚脱的跪在雨中,面色呆板,大口
大口的喘着气,我曾以为我能控制情绪,我错了。
  我俯身趴到大坝上,象死尸一样一动不动。
  我很累……

  请原谅,我不得不简单说完结尾,虽然我已经认为无可叙述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未从传媒中获得任何发现失踪少女尸体的消息。
  在一个飘雨的下午,我竟接到了雅雯的信,我大吃一惊。
  “你好,阿水,记得我说过有对付恶魔的绝技吗,我曾经学过专业
的游泳,你不知道吧,那天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唉,不说了,我没有
去告发你,我很痛苦,不知道自己做的是错是对,你快走吧,永远都不
要回来了,阿水,恨一个人是最愚蠢最辛苦的事,每个人都有活下去的
理由,希望你学会忘记……”
  我默默的点上一支烟,希望能对自己有个决断。
  • 上一篇文章:莫 名 其 妙 的 杀 人 案(上)

  • 下一篇文章:莫 名 其 妙 的 杀 人 案(下)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鸟抵天』于2001-7-21 0:48:00发表评论:

  • 他不需要同情,只是需要理解。

    有句话,在杀人时就要想好自己被杀的一定,每一条命,无论是否贵贱,是否罪恶,是否善良,只要是被伤害了,伤害他们的都是有罪的。

    你好啊
  • dzqq』于2001-7-20 11:23:00发表评论:

  • 【金鳞龙兽在大作中谈到:】

    >【楚魂在大作中谈到:】
    >>
    >>但是他们应当得到理解!他们需要被拯救,当然也需要自救!
    >>

    >我不同意.的确,他们是因为某些遭遇改变了自己人生路,但是走错了就是错了,这一点不能否认.杀人(非法杀人)偿命,这是不可更改的道理,就算是有幼年阴影,也不能够逃脱法律制裁.

    >后面的是我的感受,肯定和诸位的不同,18岁以下的网友要在家长指导下观看,敬请注意!

    >大自然最有效的淘汰手段是什么?是死亡.
    对哦,大自然送给人类最好的礼物就是死亡。

    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不适应大自然的都死了,剩下的才会更有优势,更有能力.淘汰犯罪的最有效的手段,还是死亡,犯罪的都死了,剩下的都不会犯罪了.这很残忍,但是大自然是不会为此流泪的.

    >当然,改变社会风气也是至关重要的.就像文章里面的那个卖胶卷的女孩,个人认为她应该属于被淘汰之列.社会不需要她来污染(尤其是因为她不会推进社会发展,反而阻碍,不像汽油和煤).只不过操作上要很小心,最好不要这么操作.


  • 服部平次』于2001-7-18 20:50:00发表评论:

  • 在我的印象里,老黑的小说好象是不见什么推理.
    不知老黑是否想过写上一个中篇推理小说呢?

    至于说此篇文章语言美的,不知各位注意到没有。
    大部分都是MM.
    原因我简单的解释一下吧
    这都是因为女性对男女之间的对话会比男性更留意.
    由此不难看出,爱情在女性心中的地位.
    这也是我所反感的。

    当然,总体来说老黑的这篇小说还是挺不错的.
    居然能让MM称好,很有做我徒弟的潜力啊,哈哈哈哈哈哈!
  • 楚魂』于2001-7-17 23:18:00发表评论:

  • 【金鳞龙兽在大作中谈到:】
    我不同意.的确,他们是因为某些遭遇改变了自己人生路,但是走错了就是错了,这一点不能否认.杀人(非法杀人)偿命,这是不可更改的道理,就算是有幼年阴影,也不能够逃脱法律制裁.


    我的意思并不是认为他就不该受到法律的制裁,我的意思是人与人之间如果多一点相互的理解,本来很多悲剧都是可以避免的。我接触到的很多罪犯本来也是象我们一样有感情、有思想、甚至还是有抱负的人,有时就因为所处环境的影响,有的甚至就是一时的冲动,就改变了他们的一生,这样的事看得多了,有时真有人生如戏、人命如草的感觉。

    另外我在面对有些罪犯的时候,有时真没有用一种优越的态度对他们,换一个环境角度,我可能也跟他们差不多。

    >后面的是我的感受,肯定和诸位的不同,18岁以下的网友要在家长指导下观看,敬请注意!

    >大自然最有效的淘汰手段是什么?是死亡.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不适应大自然的都死了,剩下的才会更有优势,更有能力.淘汰犯罪的最有效的手段,还是死亡,犯罪的都死了,剩下的都不会犯罪了.这很残忍,但是大自然是不会为此流泪的.

    >当然,改变社会风气也是至关重要的.就像文章里面的那个卖胶卷的女孩,个人认为她应该属于被淘汰之列.社会不需要她来污染(尤其是因为她不会推进社会发展,反而阻碍,不像汽油和煤).只不过操作上要很小心,最好不要这么操作.
  • 赖宁亲王』于2001-7-17 1:09:00发表评论:

  • 不过阿水的报复手段太苯了一点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G的诡计 密室新手原创 欢迎各位批…[3425]

  • 网维探案——雾霭寺[4057]

  • 现场(四)[2306]

  • 飞雪山庄(三、附带山庄地图)[2092]

  • [圣诞征文6]圣诞之死[3843]

  • 致敬《剪刀男》——《逆转谋杀》…[4591]

  • [原创]懦弱的人(请勿转载)[3839]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中国炮仗之…[4548]

  • 飞雪山庄(八)[2145]

  • 莫 名 其 妙 的 杀 人 案(上)[3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