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推理迷的噩梦》第三部(完结篇)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5348  发表于: 05年04月06日11点42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声明:请按顺序阅读


推理迷的噩梦

第三部

“有两个地方解释的不够准确。第一就是无限天空抽烟的问题,穿着宇航服身上还能带烟?宇航服是一种特殊的服装,根据我们现有的航天知识,在月球上宇航员不可能带打火机在外面乱跑的。无限,你觉得呢?”
“没错,我也是这个观点。另外,我猜想你说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在失重的情况下,往返一公里是否一定比在地球上跑两公里要快?我从没接触失重的事情,但是在电视里看过月球上的宇航员。宇航服应该算世界上最重的一种工作服,人穿着它行动会显得比较笨拙一点。所以‘阿元’用最快的速度往返一公里,似乎没有可能。”
“这到不至于。我们对宇航服不是很了解,也许现代高科技的宇航服上面带有重力调节按钮,这个我们也不一定知道,对吧?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次输的人还是服部。那个神秘人物的故事虽然有些小漏洞,但大体框架我觉得还是挺不错的。”
“是啊,老埃。按照服部的说法,那个人写这篇小说本意并不是想第二次挑战服部。所以,可能他的准备不是很充分。本来,如果让我来对比赛做出判决,我会判服部赢。虽然这故事挺有意思,但还不十分完善。可是服部的做法实在是……从裁判的角度来说,服部关机走人的行为极度恶劣。——服部,你别生气。我是有一说一的人。——这属于中途弃权的行为,所以不管谁做裁判,我觉得都不可能判服部赢。”
“无限的观点我比较赞同。虽然故事被我们找出两个问题,但是总体而言,对推理初学者来说,能写出这种效果很不错了。至于你,服部平次。既然主动提出挑战,为何又主动放弃?这种行为很难让人相信你是个头脑冷静的人,我们的看法固然如此了,除我们四个人以外的第五者、第六者知道这件事,他们怎么会看你?”
“老埃说的可能严重了一点,但我的本意也是如此。服部,我们三个玩得不错,所以我和老埃才会这样说你,希望你理解这一点。好话谁都爱听,但是我觉得逆耳的忠告更要去重视。”


这就是一年前发生的事情。现在回忆起来,我当时的行为确实有些过激。对于带着面罩的神秘男子,我曾不止一次给他留言,表示自己忠心的歉意。但是,他好象一直未曾上线。
俗话说的好,愿赌服输。我按照游戏的规则,将网站里自己所写的作品统统删去,一个不剩。那些小说并没有向预期那样转帖在其它推理网站,我这么做只是希望得到他的认可。
说实话,我对他没有什么敌意。相反的,通过这一年来的冷静思考。我先前对他的看法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尊敬、敬佩之意。然而,即便如此,他仍然没有上线,也从未回过我的信息。久而久之,我觉得他有可能把我拖进了QQ黑名单。
又过去三个月,我差不多快忘记这个人的时候,偏偏他又出现了。
还是视频聊天,还是那件衬衫、领带,还是那副未曾改变的面罩,还是那种充满磁性的声音。
“服部老师,你不用道歉。该说抱歉的人应该是我。没能拿出最好的故事和老师分享,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所以,还是请服部老师原谅我才是。”
我抽着烟,面带笑容的对他说:“好了,我们两个就不要互相道歉下去了。你这次来,是不是又带了什么新故事呢?”
他颔首,“有的。”
“太好了。我打算看完这次的故事之后,也试着写一个此类型的故事,挑战你一次。”
“啊?”他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老师想挑战我?真的很荣幸啊。不过,我就要离开了。所以,恐怕……今后也不会有机会再能与老师相见了。”
我用难舍难分的眼神注视着他,“离开?去国外留学吗?”
他摇摇头。我问他是不是去外地工作,他也摇头否定。后面,不管我问什么,他的脑袋始终在摇晃。无奈之下,我还是不去在意比较好,毕竟人家的秘密我是无权过问的。
言归正传,他开口了,“老师,这次的挑战时间,我想设定为半小时。”
“仅仅半个小时吗?是不是这次的故事写的比上次还要短?”
“那到不是。我觉得,这次的故事是最简单的一个。”他轻轻触摸着眼前的面罩,“还有,这次能不能不找裁判?”
换做一年前,这种要求我是绝对无法接受的。如果是挑战,就应该公平合理。但是,他既然提出了这样要求,自然有他的道理。所以,我选择不去追问原因。
“至于我们赌什么……说真的,我觉得挑战的过程胜过看到失败一方接受惩罚。你怎么认为,老师?”
“那就什么也不赌好了,胜负由事实说了算。”
“好的,老师准备好了吗?挑战要开始喽?”
“嗯。”我示意他可以传送文件了。
这次的故事叫作《魔幻之旅》,文风和前两次没什么区别,所以我不去在意。着重一字一句的去对待谜团。下面就是故事的原文:



《魔幻之旅》

1

我从梦中醒来。听见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打开门。眼前出现的是个MM,她的长相我好象在哪里见过,但就是一时叫不上名字。
“请问,是服部平次吗?”她说话的声音就像在校的女大学生一样。
“是我。有事吗?”
“我是AC中文网的岛田洁,很高兴见到你。”她与我握手,“服部,请问你相信魔法吗?”
“啊?”我诧异的看着她,“魔法?哈利·波特?”
岛田MM摇着头,“那只不过是电影罢了。现实中,真的有人会魔法,你相信吗?”
“当然不信!我觉得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用科学来解释。”我正视着她,“你来就是问我这个问题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服部,你能陪我去一个地方吗?”
“好啊。”

2

我和岛田洁来到一座谷底,碎石路旁边是一条清澈的溪流。溪流不宽,却很深。前方两公里就是激流加瀑布了。
“你看,”她指向不远处的一个男人,“那是ellry。你管他叫老埃,认识吗?”
“认识啊,怎么了?”我不解的问道。
这时,岛田洁双手合十,紧闭双眼,默默的念了一下咒语。我也没听懂咒语的内容,反正不像是中国话就对了。
我看着岛田洁认真的样子,嘲笑道:“你不会有什么魔法吧?莫非是想把老埃变成石头?”
她摇摇头,让我再看看老埃。前方的老埃突然闪身躲在旁边的大石头下。几乎一瞬间,一只熊猫从里面窜出。
“哇靠!”我摸着头,“真的假的?”
我情不自禁的跑到老埃——不对,应该是熊猫——身边,摸着它的皮毛,“有温度,是真的熊猫呀!”
为了揭穿岛田洁的骗局,我提出自己的看法,“这里面肯定有什么机关。你们事先在这里藏了个熊猫,然后老埃躲了起来。这一切不过是个似曾相似的魔术罢了。”
“是吗?”岛田MM不以为然,“你可以问这只熊猫一些问题。”
我看着熊猫问道:“我是谁?”
“服部!”熊猫居然开口了。从音质来判断,绝对出自熊猫之口,不可能是话筒传出的声音。
“天啦!”我惊叹起来,看着可怜的老埃,“老埃,你成国宝了。恭喜恭喜!”
熊猫站起来,挥起有力的爪子把我打出一米之外,“NND!我都成这样了,你还嘲笑我?服部!替我报仇呀!”
我从地上爬起,“打了人家还让人家替你报仇,哪有这种人啊?”
回头看看岛田洁,她再次双手合十,这次该不会把我也变成熊猫吧?我回眸老埃摆出一副期待的模样,心理盘算着,如果变的话,千万别变成母熊猫才好呀。
她睁开双眼时,我看着自己的身体,十分庆幸自己还是个人类。看来魔法也有失灵的时候啊,哈哈。不对,再看老埃,突然对我露出凶残的眼神。它(他)正向我一步步逼近,我吓的赶紧往后退去。
“老埃,你要干什么?”我问熊猫。
“当然是杀你了,难道给你按摩啊?”老埃说完突然向我跑来。
完了,赶紧跑吧。刚迈出一步,就感觉脚像生根一样的。拼命跑了好几下,才发现离刚才的位置不过20公分而已。怎么会这样?对了,刚才岛田洁白不是又施展魔法的吗?会不会……一定是这样的。原来她早有谋害我的意思。但她为什么要害我?我跟她有什么仇恨呀,不得而知。
不知不觉,我被老埃摁倒在地。岛田洁不知从哪儿拿出条绳子,老埃用它把我绑起来了。然后,在老埃的“帮助”之下,我被仍进了溪流里。就在我以死不瞑目的眼神盯着岛田洁的时候,发现她又在念咒语了。

3

一路飘到了瀑布下面,本以为自己的一生就这样结束了。谁知道在瀑布下的大水池里,发现自己竟然还没死。而且,更让我兴奋的是,我可以在水上行走了。原来,岛田洁并不是要害我。她刚才念的咒语应该就是让我有这种水上飘的能力吧。
不对,仔细想一下。她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如果说老埃变熊猫是骗局的话,那么我现在的情况又该如何解释呢?
在我不知所云的情况下,岛田MM又出现了。她让我把把脸转过去,背对着她。我知道如果自己不照做的话,肯定没好下场。
一阵眩晕过后,发现自己竟然在空中飞。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如果说,老埃变熊猫是因为他们早有准备;如果说,水池里的水是从死海那里弄来的;那么我现在飞在空中又该如何解释呢?
飞过山谷,来到一段公路。发现下面有两个人在打架,仔细一看,竟是无限天空和历史。身为“超人”的我,当然会去制止了。我飞下去将他们两个拉开,仔细一问才知道,他们打架的原因是两人互相都认为自己才是最帅的人。
解决二人的纠纷,我表示,“其实你们也没必要因为这个而打架。要说帅,哪轮得上你们呢?”
历史一听这话立刻翻脸了,从口袋里拿出手枪对准我。我刚想飞走,却发现自己飞不起来了。看来,魔法也有时间限制的啊。这么说的话,老埃很快就会变回原形了。哎呀,现在还管什么老埃,人家的枪口正对着我啊。不对,为什么刚才他不对无限开枪呢?唉,对于这种凶残的人来说,又有什么好想的呢。
情急之下,岛田MM又出现了。历史开枪的同时,她又念起了咒语。太好了,我有救了。
“砰!”枪声响起,我还是中弹了。子弹正好打在我的右腿上,还往外冒着烟呢。这是什么破魔法啊?是不是岛田刚才的咒语对历史用的啊?是不是她怕历史打不中,帮他打准一点?
从未受过枪伤的我,顿时感觉右腿酸痛不止,像有针刺的一样阵阵发痛。仔细一看,我的腿没有流血,还能勉强走几步。原来,岛田洁的魔法还是用在我身上了,她只是替我稍稍解除一丝痛苦而已。再次看岛田洁,她的嘴里仍在念叨,刚才的魔法还没用完?
“服部!”她喊道,“把眼睛闭起来!快!”
我看着她,不满的怒吼道:“听你的话我死的更快!”
我十分后悔跟她一起出来,但现在已经不能回头了。没办法,得先过历史这一关再说。我一边忍着右腿的酸痛,一边努力向前跑。不幸的是,我还是摔倒了。耳边再次响起历史扣动扳机的声音,我紧紧闭上了双眼。

4

历史所用的枪应该装有特殊的子弹。否则,我的腿没理由只是疼而不流血。哼,岛田的魔法终于被我看穿了。可是,不管怎么说,自己能飞起来还是解释不了啊。
看看周围……糟糕!眼睛睁不开了。不管怎么努力,双眼始终保持紧闭。难道说,这又是她的魔法之一?这又该如何解释呢?想想看,对,历史开枪的同时我闭上双眼的。出于紧张状态的我,如果被岛田洁趁机在眼部喷些胶水,也感觉不到吧。不过,喷式胶水我还没见过。也许,是她自己发明的吧。唉,早知道这样就在家里多睡会啦。
突然,我的双眼能够睁开了。看来,胶水的功效也不过几分钟而已啊。奇怪,我怎么在洗手间里?一定是岛田干的吧。不过,她怎么可能到男厕所呢?对,无限和历史一定是她的帮手,还有老埃也是。
反正来了,顺便上个厕所放松下紧张的神经吧。这时,身边有人拍我的肩膀。原来是阿元。
“撒尿啊?”
我看着他,“难不成是给你泡茶吗?”
“我说,你怎么在这里?”他问道。
“别提了,碰到个会魔法的女人。被她整的就快体无完肤了。”我把事情的前后经过跟阿元讲了一下,大概花了五、六分钟吧。
“什么女人这么厉害?”他难以置信的说,“会不会是魔术啊?”
“如果是魔术的话,我在空中飞起来怎么解释啊?”
“大卫魔术里,也有在空中飞的表演啊。”
“对噢,被你这么一说……不对,大卫的表演观众全是自己人。我可不是跟她串通好的啊,不过现在想想,飞起来也挺好玩的。”
阿元点点头,“有些秘密,得花时间才能解释清楚的。对了,老埃呢?”
“老埃?别提了。”我痛苦的说,“他现在躲在山里吃竹子呢。”
阿元瞪大眼睛,“是竹子还是竹笋?说清楚点!”
“老埃变成熊猫啦!”
“不可能!”阿元死活都不信,“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圈套。”
“是啊,我也不相信人能变成熊猫。但是,那只熊猫的确会说人话啊。”
“服部,这个世界上可是无奇不有的。连鸟都有会学人话的,熊猫也很难说哦。兴许有只熊猫非常有语言天赋也不一定啊。”
“你的回答很有创意哦。”我对他说,“你怎么不去死呢?如果熊猫会说人话,那你怎么不会说熊猫的语言呢?”
阿元摇头,“那到不是,也许是我没学过熊猫语的原因。像我这么有天赋的人,学起来肯定快的很。说不定还能迷倒几只母熊猫呢。我说,你是不是肾亏啊?这么长时间还没方便好?”
“你才亏呢。”我突然想起件重要的事,“阿元,老埃是你的偶像,也是我的好友。你看我们是不是联手对付那个魔法女人呢?”
“有道理。”阿元说道,“我这就找那个岛田洁,让她把我也变成熊猫。”
“为什么?你不想做人也不必这样啊。”我伸出右手,“既然你就快要变熊猫了,你毕生的积蓄也用不上了。不如,做点善事,让我替你保存吧。”
“去死!”阿元冲出洗手间。


5

再次见到岛田洁。也许不是我碰巧见到她,而是她一路跟踪我。
“怎么样?”她笑着说,“现在相信魔法了吧?”
我的右腿已经好了。这更加说明历史那把枪的子弹是特制的。
“现在只信了一半,如果你能变个几百万给我,我就全信了。”
“这么贪心啊。”她闭上眼睛又要给我施魔法。
“我想了一下,老埃现在是只熊猫。不如我们把他卖给动物园,得来的钱二一添作五好了。”
“看来我得把你变得比老埃还惨才行。”岛田洁说道。
“如果一定要把我也变成动物的话,请接受我的请求,把我变成一只会调情的考拉好了。”我解释道,“所有MM没有哪个不喜欢考拉的。”
岛田洁露出一脸坏笑,继续念她的咒语。



挑战宣言

服部老师,前两次你的提议不错。我所给出的提示让故事的谜团变的没有趣味性,没有挑战性。所以,考虑到这是最后一次向你挑战,在这一方面,我相对做了些收敛。出于公平的原则,仍然会做出必要的提示:

第一,文章里的“我”看见的全都是活生生的人类。绝非动物、玩偶。
第二,文章里所有的线索已经给出。

现在,请服部老师给出对应魔法的完整科学解释。


这次并没有出现之前的那个“文章里所有嫌疑犯说的都是实话”的提示,这让我不得不利用有限的时间再度观察文章中的所有对白。因为我相信,这一点对于解答是很重要的。但是,我实在想不到人是怎么能飞上天的。这次的故事有山有水、甚至还有洗手间。故事一定不可能发生在地球之外。
通过文章开头描述,“我”从梦中醒来。不难发现,后来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服部”的幻觉。既然如此,就应该有个合理的解释了。
文中的“服部”所做的一切分析,在我看来都是有道理的。“我”只不过感觉了一下熊猫的体温而已。并没有确定熊猫里面是不是藏着个人?文章里关于“老埃”变熊猫的那一段明确提示,他在“岛田洁”念完咒语之后,闪躲在旁边的大石头后面。那么,这应该是条关键的线索。石头后面有可能藏着一个熊猫外套,这个熊猫的外套做的非常逼真。“老埃”可以很轻松的钻进去。我想,关于这个魔法“老埃”肯定练习了很多次。熊猫出现后,我仍能从它口中听出“老埃”的声音,这只能说明“老埃”本人还在熊猫里面。熊猫给了“我”一下,可以解释为熊猫做的非常好。文中提到熊猫站起来,这应该是条比较重要的线索。一般来说,熊猫伤人不可能是站起来,给人一巴掌的。既然能站起来打人,完全可以说明熊猫不是真的熊猫。
那根“岛田洁”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绳子,可以解释为一直放在她身上,趁“我”不注意时,拿出来的。熊猫把“我”绑起来,再一次确定,熊猫是人装的。因为熊猫不可能把人捆绑起来的。
“服部”对于自己能在水上行走的解释,非常到位。那个水池里早已被从死海弄来的水所灌溉。至于“历史”手枪里的子弹,“服部”的解释也是合理的。真枪打在人身上,不可能不流血。
至于“服部”在空中飞这一点。我实在是想不出什么,看来,又一次失败是在所难免了。也许,对于飞这个问题,他自己的解释也是含糊其词。因为在看这篇故事之前,他提出了本次挑战不用裁判的要求。这很容易让我想到,他自己的解释,本身就不太合理。
他表示这是最后一次挑战我。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原由呢?会不会这个神秘人物没有想到很好的谜题了,在离开之际再刺激我一下?本次挑战没有安排裁判,他的用意是不是在于,他自己就是裁判呢?
离半个小时也差不多了,我打开视频。
“老师,我一直在等你的答案。”他每次都是那么客气。
我问道:“这真的是最后一次挑战吗?”
“是啊。与你结束聊天后,我就得离开了。现在,请服部老师告诉我你的答案吧。”
我只是说了一下自己对熊猫的解释,并表示,“服部”的其它分析我都赞成,只是飞起来的问题,实在回答不了。
他点点头,“服部老师的分析能力还是不错的。但是,熊猫站起来打人这一段,我的反驳是——熊猫是老埃刚刚变的,老埃能站力,那么在他刚变成熊猫的时候,仍然具备站起来的能力。再说了,你没看过马戏团的熊猫表演吗?熊猫是可以两腿直立的。当然,这一切并不重要,我想说的是——故事里的魔法是真实的。”
我笑了,完全没有敌意的看着他,“故事里的魔法是真实的?”
“对。”他非常肯定的点了一下头。
“既然魔法是真实的,一切都解释为魔法造成的好了,包括‘我’能飞起来。”我反驳道,“可是,你不是让我给出对应魔法的科学解释吗?为什么现在又告诉我,故事里的魔法是真实的呢?照这么说的话,这根本不是篇推理谜题,而是部玄幻故事了。”
“老师,”他摇晃着脑袋,“想听听我的答案吗?”
“理解为魔法就可以了,还用继续解释?”
“我说了。故事里的魔法是真实的,但不表示这一切就不能解释。”
“好吧。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输给你了,说说你的答案吧。”
他看着我,眼神中给我一种亲切的感觉,“服部老师,我记得在没有传你文章之前,曾对你表示,这次的故事是最简单的一个。”
“对,你有这么说过。但我看不出它哪里简单。”
“老师刚才所做的分析,第一句就是,后来的事情并不是‘服部’的幻觉,是吗?”
“呵呵,千万别告诉我这一切的的确确‘服部’的幻觉。虽然这样也能说得通,可是,如果真相就是这个的话,我不得不说这次的故事也是最差劲的一个。”
“不是幻觉,服部老师,不是幻觉。”他微微一笑,每次他露出这种笑容时,我都有种心慌的感觉。
“快说吧。”我焦急的期盼着他的回答。
“这篇故事的答案是——这一切只不过是‘服部’的一个梦而已。”
“你在开玩笑。”我虽然笑着,但内心差不多快崩溃了。
“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个,服部老师。”
我叹息了一下,“那么,请再向前两次那样,告诉我哪一章节哪一行里有类似的提示。”
他的情绪依旧很稳定,“不是哪一章节,是所有发生在‘服部’眼前的魔法,都充分表明,这一切只是个梦而已。”
我点烟的那只手在发抖,但我告戒自己,必须要控制情绪,“请你说详细些。”
“没问题。”他摸着面罩,“服部老师,请你回忆一下自己在做梦时曾经出现过的景象。第一,当别人追着要杀你的时候,你摆出跑步的姿势,但怎么也跑不起来。有过这种梦境吧?第二,你梦见在落到水里的时候,是不是曾经有过在水上行走的经历?第三,当梦见自己能飞的时候,觉得很有趣。但是,一旦落地之后,自己刻意想去飞,却不太容易飞起来。对不对?第四,睡梦中自己中弹,哪怕子弹打在脑袋上都不会死去。当时,是不是有点酸酸的疼?还有带有针刺的感觉?第五,你有没有在睡梦中闭上双眼,想去睁眼时,却怎么也睁不开的情况出现?第六,当你内急,想方便的时候。——我是指在梦中——你会感觉方便的时间比平时长了很久。对吧?至于我在文章开头写,‘我’刚从梦中醒来,我想被你误解了吧?其实仔细想想,梦到自己起床,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他舔舔嘴唇继续说道:“关于你对水上行走的解释,我觉得挺可笑的。即使是死海里的水,也最多让人飘在上面而已。世界上还没有哪种海能供人在上面行走的呢。‘服部’对子弹和无法睁开双眼的解答,道理上是没什么大问题。可是,不要紧,因为我向你提出的问题是请你给出完整科学解答。即使你像文章里的‘服部’分析的那样,对其它的怪异事件进行挨个解释,也只不过是对谜团的单独分析。如果你能把‘服部’飞起来,单独解释出来,自然也算你赢了。可惜,你没有做到。”
我沉默了。
“其实梦境与现实的区别还有很多,像是从高处落下自己会惊醒、危急之中,想喊叫却喊不出声……等等情况。”
我还是不说话。
“服部老师,你觉得我这次的故事,跟前几次比起来,算不算最简单的一个呢?”
我把脑袋偏向一边,此刻,我的心跳不是很稳定。
依旧是他说话,“时间差不多了,我要走了。服部。”
他第一次没加上“老师”两个字,是因为他彻底战胜我了吗?
我没吱声,而是傻傻的看着显示器。
他并没走,而是盯着我看。我们就这样沉默了很长时间。
不知过了多久,音箱里传来他的叹息声,“我真的要走了。”
“请等一下。”我带着乞求的神色望着他,“能不能让我知道你是谁?”
“有必要吗?”他的这句话让我觉得他对我的态度非常随意。
“我得知道我的对手是谁。”
他吐出淡淡的烟雾。一只手又一次的摸着他的面罩,与前几次相比,这次的触摸方式不同。看样子,他准备摘下面罩了。当我满心期待的时候,他突然问道:“给我个拿下面罩的理由。”
“我赢不了你。”我条件反射似的脱口而出。
他又做出一声长叹。我以为这代表我刚才的回答没让他满意,谁料,他却摘下了面罩,“这正是我不需要找谁担任裁判的原因,我希望你有勇气承认自己失败了。”
望着视频窗口的这个人,我几乎快要窒息了。
“你……”我半天才憋出一句,“你就是我?”
他什么也没说,冲我微微一笑,关掉了视频。


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我的思绪逐渐清晰起来。
有的时候,千万别把自己捧得过高。
做人还是谦虚点比较好。
什么原创界前辈,什么老师,全部都是假的。
称老师,说前辈,从头至尾只有自己一人。

噩梦已经远去,是否再来,全由自己做主。
人,如果连自己都不能打败的话
又有什么资格面对更多的强敌呢?


(完)
  • 上一篇文章:《推理迷的噩梦》第二部

  • 下一篇文章:服部我也来凑热闹——乌鸦与蟾蜍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漫长路』于2009-2-11 17:25:00发表评论:

  • 呵呵,这篇的答案真的是最简单的一个~不过3篇写的都很好!佩服作者sama的想象力!
  • 纳兰潜艇』于2009-2-3 11:39:00发表评论:

  • 马天先生,您是《推理》杂志的主打作家,我在《推理》上看过您不少大作。但是这个系列的三篇,除了头一篇诡计较别致,剩下的两篇,特别是这篇,我感觉我自己写的就能超过您。
    冒犯之处,还请海涵。
  • 注意素质』于2009-1-29 11:44:00发表评论:

  • 【hitachi41在大作中谈到:】

    >嗯,嗯,我也看出是个梦了。其实倒不是分析出来的,而是凭感觉。
    >因为经常做这种梦,飞天遁地,惩奸除恶,英雄救美,还有梦里做梦在套梦。
    是啊是啊,写的不错。
  • 我很阿里纳回』于2008-9-15 13:20:00发表评论:

  • 不过话说回来!

    马天哥哥 我很看好你的推游记啊~


    写得勤快点~





    :e:e:e:e:e
  • 我很阿里纳回』于2008-9-15 13:18:00发表评论:

  • 早在推理世界上看过了```

    很棒的作品 赞个```





    :e:e:e:e:e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你的眼神[3817]

  • 诱惑(中篇推理之二)[2865]

  • 双层公车站杀人案(2)[2716]

  • 诱惑(中篇推理)[2667]

  • 窃贼[2931]

  • 连载——13区(第三章)[2227]

  • 股(蛊)惑——(十六)[2739]

  • [圣诞征文8]平安夜[3064]

  • [夏季活动4]输给爱情[3526]

  • 《时光隧道》之异想天开的头脑[2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