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首届大赛征文之(18)【杀手无罪】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2897  发表于: 04年09月15日20点43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杀手无罪


“喂,你觉得,QQ上的那个人说的是不是真的啊?”长相极度难看的C先生对同伴说道。
F先生摇着头,一副苦瓜脸,“不知道呀。既然来了,就等等看吧。”
十分钟过去了,两位先生开始讨论起论坛里今天新帖出的谜案。发帖的人表示,谁要是先得出正确答案,他就把5年的经验值一起转给对方。要知道,经验值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得到的,所以,听说有不少人都打算试图解开这道谜题。

C先生:“喂,关于那个谜题,你知道多少啊?”
F先生又一次摇头,“我要知道的话,还用得着在这里苦等吗?”
C:“不如我们互相交换一下对方的想法吧,兴许我们能找到突破口。”
F:“那就试一试吧。不过,我怕我的思维比较混乱。一般来说,再简单的谜题都得看两遍以上才能答的出来。不介意的话,口述一下那个谜题,好不好?”
C:“好呀。我也顺便理清思路。”
C:“谜题里的案件是这样的。有一个A先生,他在某公司上班。他一个月有三千块的薪水,他结婚有一年的时间了。老婆和丈夫一样,都是个孤儿。无亲无故的他们,日子过的也算舒心。A先生的为人不错,心地很善良。从不惹事生非的,而且,由于他很机灵。帮助老板和同事,解决了好几次破产和失业的危机。这天,A先生体检结束之后,照常上班,还有一小时就要下班了,他接到一通电话,是他一个学医的老同学打给他的。对方问他,是不是曾经在某所中学读过初中。哎呀!简单来说,对方只是看到体检表上他的名字和照片,绝对与自己多年前的一位同学比较像,由于体检表上有联系电话,那个学医的同学就试探性的想问问,A先生是不是原来跟他一起长大的孩子。当A先生知道是对方是老同学,非常开心,连忙邀请老同学能够抽空上他家吃饭。但是,对方却邀请他立刻去自己医院的值班室打麻将,想通过此方式叙叙旧。A先生表示,自己还没有下班,而且,他已经很久不打麻将了。同学居然威胁说‘我看你的表格上写着已婚,你要不来的话,要不要我对嫂子说一下你的初恋情人啊?嘿嘿!’A先生立刻接口,‘老兄,这么多年你还是那样,一点都没变啊?算啦,反正老总出去开会了,下班时间也不会回来。你说吧,地点在哪?我马上去。’喂,F,你睡着了吗?”
F先生眯着眼睛,“哪有?我在思考呢,继续。”
C继续讲述案件,“第二天,A就到公司提出辞职,而且一副苦瓜脸。——咦,F?跟你现在的表情有点像哦。——上司和同事都劝他留下来。A先生却坚定的说,他觉得自己技术方面的知识还不够充足,想回家三个月去充电。另外,A先生也对公司的薪水,不是特别在意。他好象觉得钱拿得太少了。”
F提出自己的观点:“莫非……那位医生同学给他介绍了更好的工作?”
C满脸不高兴,“什么呀?听我说完好不好?后来,公司的领导实在没办法,就答应了他的辞职要求。后面的三个月里,A先生真的很用功,他每天看书到很晚才休息。三个月里,没打过一个电话,…………对了,他打了一通电话,我差点忘了。那是在一天晚上,时间已经很晚了,A先生不知为什么突然下床,去打电话,他的老婆觉得很奇怪,就悄悄的跟了过去。丈夫说话的声音很小,她没听见A先生在电话里和对方说了什么。老婆觉得丈夫这个电话打的莫名其妙,不过,事后的一周里,什么事也没发生,所以她也就不再追问。然而,在一个月后,就发生了一件怪事。”
C说到这里,有点紧张,“一个月后的某一天深夜,A先生迷迷糊糊的起床去洗手间方便。突然间,听见一个很诡异的声音,声音有点像恐怖片里的那些鬼怪的喘息声。通过声音的来源,A先生来到客厅。那里一片漆黑,A先生刚把手伸到电灯开关那里的时候,就吓了一跳。因为,他摸到了一只人手。是他的老婆吗?当时A先生是这么想的,可是,他的老婆在床上啊,他起床的时候,老婆睡的很死,没有把对方吵醒呀。A先生镇静了一下,待他侧过脸的时候,竟然看到了一张苍白的脸。不,准确的来说,A先生看见了一具活生生的僵尸。僵尸竟然在半夜出现在自己家中,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F听到这里也显得异常紧张,“说下去。这段情节我挺模糊的。”
C点点头,顾不上喝杯子里的饮料,“僵尸瞪大了双眼,一瘸一拐的架势,像是冲着A先生的脖子来的。可能是条件反射的原因吧,A先生叫出了声,同时,也惊醒了自己的老婆。当昏昏沉沉的老婆走出房间的时候,最先看见的是自己的老公。她指责对方为什么半夜不好好休息,发出叫声?A先生紧闭双眼,指着老婆旁边不远处的僵尸,声音开始发抖。那女人犹豫了一下,最终转过脸去。谁料,刚看一眼,就被僵尸吓晕过去了。而A先生,则站在那里直哆嗦。后来,他看见僵尸缓慢的移动脚步,离开他的家里。这个年代,出现这种事情,真是难以想象呀。”
C和F两位先生互相喝着饮料镇定自己的情绪。
C接着说道:“不知道僵尸为什么要来A先生的家。后来,发生这件事后。夫妻两人就告诉他们家的唯一一位邻居,那人是个一辈子孤身的老头。老头很有钱,没有亲人,但是见多识广。对夫妻俩的陈述,老头显得很不在意,而且还指责这对年龄不大的夫妻,恐怖电影看多了,尽在这里大白天说胡话。此后的好几天,夫妻俩晚上都很难入睡。直到一个月过后,他们才恢复了正常的生活,按照妻子最终对丈夫的解释‘老公,可能我们平时压力太大,看见幻觉了吧?’A先生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对老婆解释这件事,就点点头。夫妻俩就这样,又过了好些平静的日子。可是,好景不长。一天,A先生接到一通电话。当时妻子正巧下班回家,发现A先生傻傻的站在原地,脸色非常难看,与平时完全不同。”
“妻子放好掉在地上的电话机,她担心老公出了什么事,就想问个究竟。但是,老公死活都不肯把这事告诉妻子。还让妻子这段时间不要回家,暂时住到亲戚那里。妻子当然不答应了,如果丈夫不和她说实话,她是怎么都不肯离家的。固执的A先生好象有什么事瞒着妻子,什么都不说。”
“第二天,妻子也没发现丈夫有什么跟往常不一样的,所以,也没太在意丈夫究竟有什么秘密不肯告诉她。一星期过后,应该是第二个星期的第一天,A先生家出了一件大事。A先生杀了一个人。据,当时负责调查此案的警察表示,死者是一个杀手。此人正在被他们通缉当中。按照那位邻居大爷的口供,当时他在家里喝下午茶,没事就到窗台看看自己养的花,谁料,他竟然看见A先生正在屋子里和一位他不曾见过的男人打斗。当时老头吓坏了,立刻拿出手机,准备报警。就在他刚拨号的时候,传来一个人的惨叫,只见A先生一刀刺进那名男子的心脏,对方就这样被A先生杀害了。按照妻子的口供,她当时正好下班回家,看见屋子里有具男尸,非常镇静。当时,她觉得死者有点像一个保险公司的人。据说,A先生和妻子都买了高额的人身保险,如果夫妻双方有一位因意外去世,对方的保险赔偿金,就付给剩下的一方。她才不稀罕什么保险赔偿金呢,只要丈夫没事就好了。但是,现在的丈夫,手里还拿着刀,她当时吓坏了。丈夫肯定没事吗?杀人得偿命的呀!后来警察告诉妻子,那人是杀手,是个在通缉犯。妻子才没有胡思乱想,但是,她却坚持那个邻居老头看错了,丈夫不会故意杀人的,最多也只是正当防卫。”
C喘了口气,“故事就是这样。发帖子的作者,希望我们能通过这些线索,推理出一个完整的故事。喂,你有没有什么头绪?比如说,A先生为什么会杀人?”
F除了摇头什么也不会,C只好叹气。


这时,茶社里一位长相俊美的男子向他们靠近。这个男子年龄大概在25岁以内的样子,留着一头乌黑的短发,头发梳的很整齐。脸型是那种稍长一些的瓜子脸,眼睛挺大的,鼻梁高挺,嘴唇微张。
这个男子开口了,“谁是罪犯?这个我并不想解释,因为已经完全没必要对它进行过多的分析。就像你停在十字路口所看见的红绿灯一样,红灯发亮时,所有的人都看见了。绿灯发光后,所有的人也都不瞎。这个案子也一样,明明白白发生在眼前的事情,是不需要作任何争辩的。A先生杀了人,对方是个杀手。一个职业杀手,一个在社会另一面张牙舞爪的明星。真正受到困扰的应该是A先生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呢?站在一个被杀手袭击的角度去想,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只要是还想活命的人,就必须得反抗。做为一个男人,更应该如此。”
“杀人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在正当防卫这个字眼上去钻,实在是没有太大的意义。就好象篮球比赛的‘带球撞人’和‘阻挡’一样,对裁判来说,是一瞬间必须做出的判断。法官也是如此,在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A先生杀人是完全处于当防卫的情况下,所做的那种迫不得已的条件反射。法官可是不敢乱下定论,所以,不管A先生处在什么环境当中,他的潜意识里的那些法学知识告诉他,不可以杀人。”
“从‘正当防卫’的角度来说,只要对手不构成再次伤害你的行为,那么在你占有上风的时候,是绝对不可以杀了他的。但A先生虽然占了上风,却必须得杀了他。因为他是个职业杀手。这一点,我相信大家都可以理解。所以,请不要再把问题放在A先生为什么杀人这个方面了,好吗?”
两人点头,那模样像是在上一节让自己十分感兴趣的化学课一样。
“排除了二位心中的一个谜团,咱们来看看其它的题目。比方说,杀手是谁派来的?”男子伸手去碰桌上的香烟,利索的取出最边上的那只,过滤嘴朝下轻轻的在桌面上敲了数下。还没叼起香烟,他又说道:“一个职业杀手的杀人动机通常有三点:1.他收了别人的钱,对方指明让A先生活不过这个月。既然收了钱,出于他们那种‘职业道德’,他就必须得这么做。可是这里面又有困扰咱们的事情。A先生究竟得罪了谁,弄得对方非得杀了他才解除心头之恨呢?在这个案子里,A先生是个不愁吃喝的白领,很多事情上他为人正直,一些细节上,他又是个会见风使舵的家伙,像这样的人,他们的做人观点就是:不可以得罪别人。另一方面,他身边没一个类似痞子、无赖的朋友。就算招惹到别人,那些和他一样角色的普通人也没理由和途径去派个职业杀手去杀人。更何况……”
“对不起,先生。”C先生打断他,“话可不是这么说。他是不认识那些道上混的人,但没准儿他身边的朋友有那种途径呢?”
男子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更何况,他是不可能招惹别人的。他的所有同事和老板都因为他是个很和善的人,所以在A先生提出辞职的时候,才会挽留他。虽然一个月三千的收入根本不低,但他还是嫌薪水太少。——为财而死的这些人永远也得不到金钱上的满足。——A先生在三个月前就提出了辞职。他决定利用这三个月,让自己充电,好去应聘他眼中的高薪职业。这段时间,他除了打过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之后,没有与外界联系过一次。三个月里,他也只接到过一次电话。三个月里,他甚至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房子。所以,他不可能有得罪人的机会。也因此,我刚刚所说的,那个职业杀手是因为收了别人的钱,而去杀他的可能性。被排除了,二位觉得呢?”
两位先生点头的同时,男子居然笑出了声,周围的客人被这过于突然的笑声所吸引了。二人都皱着眉头看着这个好象在哪儿见过,却叫不出名字的年轻人。
“抱歉,刚才有点惹不住。抱歉!我继续好了,别介意。”男子借此机会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食指和拇指夹着它转了几圈,点上了手中的香烟,“职业杀手去杀人的第二种可能,就是因为他与A先生有仇或者,与他的亲人有仇。可是,刚才我已经说了,A先生是个做事很小心,随机应变能力很强的人,他是不会招惹是非的。因此,杀手与他有过结的可能性,不存在。此外,A先生是个孤儿,他最亲的人只有自己的老婆。巧合的是,那个女人也是个从不招闲惹事的孤儿。多么孤单的家庭呀。这第二种可能已被完全排除。咱们再看看第三个可能会是怎样的。”
“第三,为了钱而去杀害与自己不相识的A先生。然而这里面也有问题,A先生之前的工作虽然薪水不低,但也不能说他非常有钱。如果杀手真的缺钱到了要杀人的地步,那么他为什么不选择A先生的邻居呢?那个老头可是个满身油水的光棍哦。何况,老头子的身边没人照料,别说是杀手,只要是四肢健全的年轻人,都能冲进他家去抢劫。所以,这第三种可能性,也被排除了。”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同时追问道:“那么,那个杀手为什么要杀他?”
“老实说吧,这就是我刚才笑出声的原因。因为……”男子显得有些不太好意思,“其实,我想说的,真正的结论,仍然是第一种可能。”
“我不明白。”C先生摇着一头乱发。F先生也跟着晃动着招风大耳。
“很简单,有一个人派杀手去A先生。但不是他的朋友和同事,也不是老婆。而是他自己。”男子又笑出了声,“很吃惊吧?派一个人来杀死自己,但是自己在见到杀手的时候,又害怕了吗?他脑子没问题吧?我可不相信他是个神经病。不,其实从中作梗的不是别的什么,而是这三个月里,A先生拨打和接到的电话。”
一口清爽的红茶下了肚,男子吸着香烟,却不吐出烟雾,“别走神了,好吗?其实这里面的故事相当的有趣,但它又是那么的普通。那么的简单,简单之中又包含着让人难以置信的程度。”
“A先生在离开公司之前不是去体检了一次吗?问题就出在那,A先生不是有个在医院工作的朋友吗?对方打电话约他打麻将,但是又催他快点赶过去。难道他们三缺一吗?我相信,医生告知A先生他得了绝症,活不了多久了。他没有在电话里告诉A先生是因为,他担心A先生会在公司里发疯。仔细想想看,也挺合理的。哪有朋友在自己还没下班的时候找自己打麻将呢?我想,这应该也是他辞职的一个原因吧。”
“当时A先生得知自己得了绝症。就想到了自己买的保险,如果他死了,会有巨额的保险金由老婆继承。所以,为了让老婆能够尽快得到这笔钱,自己就必须得早一点儿死。反正对他来说,早死晚死都是一回事儿,妻子和他一样是孤儿,他只希望妻子能够早日过上比现在还要舒适的日子。不过,要是自杀的话,保险公司可不会支付任何的赔偿,因此,他只能找人杀他。”
“他打的唯一一通电话,也就是去寻找杀手的电话。通过某种途径,他找到了杀手。但是,他向对方提出了一个要求,必须在他没有防备的时候,杀死他。而且,绝对不可以流血。那个有意思的杀手真是个白痴,居然想出了化装成僵尸的样子出现在他的家里。想利用这个来吓死A先生。A先生又没有心脏病,哪有那么容易被吓死?到是A先生的老婆被吓得晕了过去。”
“A先生认为杀手下一次袭击应该可以致他于死地。所以,迫切期待着杀手的下一次行动。但是,愚蠢的杀手根本就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所以,干脆一不作二不休,直接把他干掉算了。因此,就冲进了A先生的家里。但是,A先生为什么要反抗呢?他不是想找死的吗?如果A先生想死,他只需要把眼睛闭上,任由对方宰割就好了。但他没有,为什么?”
男子熄灭手中的香烟,“因为在杀手第二次行动之前,A先生在家里接到了医生朋友的电话,对方告诉他,他没有得绝症,是机器的错误。A先生呆掉了,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不知什么时候会有一个杀手将取他的性命,这时的A先生完全不想死了。他不知该如何对杀手兄弟解释这一切。结果……”
男子咳嗽了两声,“结果,在A先生还没来得及联系到杀手时。杀手先生已经到场准备杀他了。两人扭打起来,途中,可能A先生想跟他解释,但是那个笨蛋杀手恐怕理解能力有限,所以,根本不会听A先生对他说任何一句话,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杀人。A先生在无法控制对方思维的情况下,只有两条路可以选。要么被他杀了,要么杀死他。在A先生刺死杀手的一瞬间,好家伙。隔壁那位老头却看见了眼前的一幕。事情,就是这样。”
CF两位先生听得发了呆,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才机械式的鼓起了掌。
C以仰慕的眼神看着那位男子,“先生,我可以知道你的大名吗?”
F也上前与他握手,“先生,你太神了!”
男子又咳嗽两声,“我有些伤风,请不要靠我太近。另外,我想一个人单独呆一会儿。二位请回吧。”
CF两人开心的笑了起来,口中连连向男子表示感谢。买单之后,他们又一次像男子鞠躬,然后离开了茶社。


十五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个年轻人从男子后面的那张桌子站了起来,与男子挤到了一起,他竖起拇指,“盖瑞,真棒!”
马盖瑞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拿出端木生给他的稿子,重重的摔在桌上,“阿生,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帮你做这种事了。”
“是啊,以后我绝对不会强迫你这么做。那两个家伙真活该,谁让他们在网上欺负我妹妹啊?我偏要设计一个圈套让他们钻,让那些聪明人,像他们嘲笑我妹妹的IQ一样嘲笑他们。哼,越想越气……对了,盖瑞。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马盖瑞将桌上的打火机推到一边,指着稿子,“这就是你编的故事?你就这种水平吗?阿生,这里面的漏洞太多啦。”
“有漏洞吗?”端木生不解的问,“说说看。”
马盖瑞重新拿出一支烟,又转了两下打火机,“找个杀手那么容易吗?人家是通缉犯啊!警察都逮不到呢!按照原文里描写的A先生,他不是在道上混的那种人。也就意味着道上的人根本不认识他是谁。‘A先生通过某种途径找到杀手’你说什么途径?这个就解释不通,就算真的碰巧被他找到了一个职业杀手,人家杀手又不认识他,哪知道他是不是警察?此外,他打电话让杀手杀了他自己?他有毛病吗?就算他找了杀手来,为什么不让对方痛快的杀死他,还像对方提那个要求?”
“你这篇破故事里的警察怎么就那么弱智?我要是警察,我首先调查医生,因为医生和A先生见面后,A先生在第二天就辞职了。查出A先生得绝症之后,再调查他的保险,一切谜团就解开了,你却要我背这些无用的东西!”
“还有,你不会编故事就去多看看小说。你自己看看,这故事里的主要人物大部分都是孤独者。这是为什么呢?阿生,我怀疑你心理上有些问题呀。”马盖瑞又摇了摇头,“最离谱的就是那个杀手。一个杀手怎么可能笨到用僵尸这种玩意儿去吓死一个没有心脏病的成年人呢?阿生,我觉得你暂时不要写小说了,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
“盖瑞,”端木生并没有什么不高兴,“我也是一时冲动,想尽快替妹妹出口气呀。”
“为了替妹妹出口气,在论坛里出了这个谜题,谎称最先答对的人就把自己5年来的经验值全部转给对方。”马盖瑞摸着下巴,“你用另外的名字在QQ上告诉那两个傻瓜,你的一位朋友已经想出答案了,但你和他并不在乎经验值。把他们叫到这个茶社,让你最好的朋友编一堆谎话。目的就是为了替妹妹出一口气,端木老兄,我真是服你了。”
“你也看到啦,那两个傻瓜太幼稚了,竟然还敢嘲笑我妹妹的智商。”
马盖瑞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了,他举手叫了买单。英俊的马盖瑞起身时,吸引了众多MM的目光。
端木生紧随其后的跟着马盖瑞,“老马,我道一万个歉好啦。我的确不该让你参与这件事。这个故事,漏洞也确实太多了。我发誓,以后绝不做这种事了,ok?”
马盖瑞愣了一下,他转过身正视着端木生,“如果你把它修改一下。将整件事情的真相一并加入小说,或许,会让读者眼前一亮。”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端木生抓着头,开始重新整理思路。而马盖瑞,已经离他有好长的一段距离了。

(完)
  • 上一篇文章:第六感神探系列之《网恋2004》

  • 下一篇文章:夏日里的吸血鬼(05)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傻瓜哈希』于2004-12-9 12:44:00发表评论:

  • 哇。。
    真是光辉的好文章,晃的我睁不开眼。
  • vast』于2004-12-6 23:18:00发表评论:

  • 写得太好了
    顶顶顶:D
  • kk』于2004-9-16 12:30:00发表评论:

  • 服部兄的作品给偶一种新鲜的感觉,觉得很特别,十分有意思,改变了以往推理小说的写作模式。
    除了严密的推理之外,服部兄的创意和开阔的思路,特别的写作手法,让小弟着实佩服。
  • drury』于2004-9-16 10:13:00发表评论:

  • 吃惊!大吃惊!没想到下午聊天时的一个想法这么快就变成了又一篇的参赛作品。水准依然维持在一个相当的水平。不得不佩服服部的奇思妙想和闪电般的写作速度了。
    下午的时候还只是一个比较简单的想法,被我还着实的“训斥”了一顿。动机的单纯、手法的简单、不搭界的谜团按照我的说法是“挨骂”的作品。可是晚上服部传给我看了之后,所有的不合理处全部用七彩石近乎完美地缝补在一起,显示不出一丝丝的裂缝。
    上篇的参赛作品让我眼前一亮,也让大家看到了转型后的服部。但上一篇还是有几个让人较为遗憾的地方。但是这次的作品确实是我个人比较欣赏的作品之一。
    现在的原创小说大多都停留在本格解谜小说的圈地当中,始终走不出那道圈圈。可是服部在最近却给了我们太多的惊喜。谜团的诡异行、逻辑推理的严密性以及现在的意外性。从最近的几篇作品当中看得出服部是真正体会到推理小说魅力所在,也将之用于自己的小说之中。乐趣一词在服部的小说中不再是推理而是更多更广的解释。
    除了意外性,这次的逻辑推理也并不含糊。起始的推理看似严密,实则还是有很多没有解释的地方,最后将原先的推理击破重新解释。这样的多重解答本身就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更何况能做到前后解答水准整齐(最后的解答部分有几处是我下午的时候反驳服部时候提出的)。一些原创小说为了追求多重解答,有意将前次解答弄得及其低劣,这其实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做法,有愚弄读者之嫌,既然暂时做不到多重解答就老老实实的按部就班的进行就可以了。
    另外让我比较高兴的是上次提到的侦探。这次的马盖瑞的确比上次生活了很多,侦探出场的方式也和以前的原创大不相同。以两人的对话开头,侦探从旁解答,这样的行文方式在原创中是不多见的,也是原创写手们应该多样化的地方。服部在这点上做的很好。侦探的出场即是亮点:颇为自大带着点罗嗦、条理清晰的烟鬼(虽然罗嗦是背台词)。既自大罗嗦又带有奎因式的逻辑分析,人物形象鲜明了许多,可以说是“活”了起来。只是读下来还是有点不足,侦探多话只是在背台词而已,结尾的地方又有原神归位的感觉,倒不如把之前的罗嗦状态维持下去。还有前面罗罗嗦嗦的都是逻辑分析,并没有类似口头禅或者是习惯性标志性的举动,侦探少了点唯一性印象性,服部喜欢的御手洗有着演说癖,怪异的举动,服部可以从中得到一点启发将侦探的形象在深入化,相信将是推门第一侦探!
    另外说一句题外话:我看这篇文章中的F真的是挺好笑,可是转念一想好像是我名字中的一个字首啊……马盖瑞又是你服部自己的写照……你小子想怎么样啊?"CF两人开心的笑了起来,口中连连向男子表示感谢。买单之后,他们又一次像男子鞠躬,然后离开了茶社。"你想让我这么崇拜你??????

    [此贴被drury于2004-9-16 10:23:17修改过]
  • royal阿元』于2004-9-15 23:40:00发表评论:

  • 【服部平次在大作中谈到:】

    >呵呵,阿元老兄。

    >我写这篇小说的目的就在于,我不喜欢17这个数字,哈哈。
    >我怕没人写了,一下午赶了一篇出来。
    >见笑。

    呵呵,奇人奇想,奇人奇想!可现在19了咋办?我讨厌19,只剩17分钟了
    你可好,浪费啊!我真是江郎才尽,想都想不出来,你还在这儿浪费。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一章)[2867]

  • 该隐号疑云(1)修订[3089]

  • 网友侦探系列——娱乐厅杀人事件…[2159]

  • 许飞日记[寒][5514]

  • 七种武器——长生剑(全篇)[4641]

  • 莫 名 其 妙 的 杀 人 案(上)[3792]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十一章)…[2443]

  • 凶宅(五)[2558]

  • 香烟岛谋杀案(六)_大结局[2862]

  • 网维探案——狐仙传(03)[3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