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连载——13区(第二章)
 作者:hitachi41  人气: 2511  发表于: 04年03月16日15点24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第二章
风月醒来时,满身是汗,这时候他才知道刚才自己做了恶梦。只是那个梦是多么真实啊,他有如看到潘心因躺在那狭小的空间内挣扎、叫喊……
心如刀绞般疼痛了起来,他的预感又来了。也许,他想,自己再也见不到心爱的妻子了。想完他就赶紧摇摇头,把这不祥的想法丢掉。
没错,自己所以会做那样的梦,全是因为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在棺材里面的。
风月记得,那是一年前。梅若芬的鬼屋开张大吉,他受邀前去捧场。在唱完了一首歌剧院幽灵以后,他有幸第一次踏进那个后来被认为13区最具想象力和刺激的屋子。
黑与红是那间屋子的主色调,其中也不乏其他青蓝绿紫的雕饰。蜘蛛网、蜈蚣、蝙蝠,当这些小东西和满屋子的狼人、僵尸、吊死鬼在一起时,他还真感觉到了那个小女人的创造力和她内心的黑暗。哦,对了,风月想起来了,那个女人的生日是在十月三十一日,万圣节前夜诞生的蝎子。
穿过狭而长的甬道,风月走进了一个大厅。这里据说是整个鬼屋最恐怖的地方,可是不怕神鬼的风月先生扫视了一眼,只看见蜡烛(其实是一种做成蜡烛的点灯)点成的五芒星阵里摆着一口棺材。
“大胆走进卡米拉城堡的年轻人,有没有胆量唤醒沉睡中的吸血鬼啊。”一面硕大的木板摆在五芒星阵的面前,蛊惑着说道。
风月对此嗤之以鼻地笑了笑,走进五芒星阵,去掀开那块棺材板。不重,一点也不重。风月估计那是用泡沫做成的,虽然用黑漆和红布精心的包裹过,但也没有什么分量,于是他轻松地把他掀起,然后就在掀起的同时,棺材里面跳起了一个东西。
裹着尸布的女人,脸色惨白地瞪着他,怒目圆睁、尖牙突起,一对又如鬼爪的手正好搭在他的肩上。透过单薄的衬衣,冒险者能感受到那女鬼手冰冷。但是他一点也不害怕,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用手指戳戳那女鬼的手,发现他和前面看到的狼人他们一样,不过是一个腊做的人偶。
风月大笑着站起来,准备把棺材板盖回去。这时忽然发现,正对棺材的那面昏暗的镜子里竟然没有这个醒目的白色女鬼的身影。风月稍稍有些吃惊,走上几步一看,才发现那根本不是镜子,而是一块涂了银漆的木板,而那板中其他的景象,如灯光和棺材,都是事先画上去的。
“鬼才。”他赞了一句这间鬼屋的创始人,重新去把棺材盖好。卡米拉小姐还伸着手臂对他张望着。风月笑笑,准备把她按下去。就在这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又一只尖锐的爪子从后面按住了风月的肩头。受到突然袭击的勇士,刚刚转头,还没来得及看清发生了什么,这时面前的卡米拉的双手突然动了。两只爪子猛然勒紧他的脖子,然后那只女吸血鬼跳起来,张着血盆大口向他的脖子上咬去。
吸血鬼活了,人偶竟然活了。
风月连想都没有想就发挥了他的力量,然后被抓住的颈脖子弹开那对利爪。而卡米拉,那可怜的女吸血鬼也随着那野蛮的力道一起被弹开,重新跌进她的棺材里。
“哦,那是个活人。”风月突然明白过来,然后三两步的跑上前去。
“喂,小姐。你没事吧。”
跌在棺材里的吸血鬼第二次坐起身,说:“是我自己不好。”
“哈哈……”风月笑了笑,发现这个“女吸血鬼”长得满可爱。
晚上的时候,风月通过梅若芬的介绍,认识了她的女友——潘心因。
“瞧,小潘和我一样,都找不到工作。于是我就想到了这个主意,我们开这家鬼屋,扮鬼吓唬人玩。”
“可是我以前从来没有听你说起过这个小姊妹啊。”
“我这小妹妹七月份刚刚大学毕业呢。”
“这样啊,潘小姐什么学的什么?”
“护士。”
“但是为什么不去医院,而是……”风月还没问完,就骂自己莽撞。
潘心因红着脸说,“事实上我是去做护士了,但是……”她咬了一下嘴唇。
“怎么了?”他还是忍不住要问个所以然。
“我第一个病人因为活不下去在我面前自杀了……”
不需要什么言语了,风月完全明白这对一个刚刚从学校毕业的小护士意味着什么。
他站起来,轻轻拍拍她的肩膀,说:“换一种生活方式也好。”从此这个正在舞台“叱诧风月”的歌手成为了十三区鬼屋的常客。

“辛西娅”西饼屋在敏斯特教堂东面五十米的地方,从风月的小别墅离出来,穿过僻静的小街,正面对的就是那猎狩女神和性爱女神的美丽雕像。
风月悲伤的嘴角划过一丝淡淡的微笑,月亮,可是他的守护星啊。
罗欧小姐看到了街道对面的偶像歌手,就朝他挥了挥手,“好啊,大明星,”她热情地说,“这么早看到你可不多见啊。”
“嗯。”风月的神情又黯淡了下来。
“不会是我们的潘大小姐把你赶地出门了吧。不会啊,前天她……”
“昨天!”风月跳起来,一把抓住对方的手,“前天你见过她?”
“当然见过了,前天她来……”西饼店老板突然停下来,看到那年轻人血红的双眼,才说,“前天有见她从我们门口经过。”
“那是什么时候?”风月更急切了,要知道那可是他目前唯一可能的希望和线索了。
“下午吧,我看见她朝教堂那块走去了。”罗欧的眼珠避开风月凝视的目光。“怎么了,该不会是潘心因她出什么事了吧。”
“她失踪不见了。”风月说,“罗小姐,你能确定心因是往教堂方向走的吗?”
“这……”罗欧不肯定了,“不,我只是看她往西面走去了。也许……唉,算了,我还是全部告诉你吧,看你急得这样。”
风月的头一偏,显得有些纳闷,“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进屋来说吧,我看你还没吃早饭吧。我想潘心因不会有事的,她是故意离开你的。”
“啊?”风月将信将疑,还是跟着走进了西饼店。
一会儿,罗欧在他和自己面前摆上精美的糕点和咖啡。她轻轻地咬了一口巧克力蛋糕,说:“前天下午潘心因来我店里,定制了一只特别的大蛋糕。”
“定蛋糕,为什么啊?”风月手里捏着刀叉,却什么也吃不下去。
“你可真笨啊,下个月十八号不是你生日吗?她想到了,所以来给你定个蛋糕要给你个惊喜。不过……现在你都知道了。”
“哦——”他哦了一声喝了口咖啡,这是他今早上进嘴里的第一样东西。“那么然后呢。”
“然后我店里来了个顾客,然后潘心因就走了。我隔着玻璃门看到她往西面走的。本来我以为她可能去教堂了,但是现在我想她可能乘车出去了。13区的汽车站就在教堂门口的广场上啊。”
“这倒是有可能。”风月肯定了一半,又说,“但是她如果是外出买东西,为什么连续两天没和我联系呢?”
“会不会她去你原来住的地方了。”罗欧又说。
风月怔了一下,这一点他还真没想到过。如果潘心因去他以前的地方,遇到了霍金斯(就是那个经纪人)或者遇到那些自己的崇拜者……
他不敢想象了。
“对不起,谢谢你的蛋糕。”风月站起来,一只手在衣兜里使劲地掏着什么。
“就当我请你吃吧。”罗欧说,“只要别忘了到时请我去参加你们的婚礼就行。”
风月感激地点点头,跑出了辛西娅。他没有回到家里,而是径直走向教堂。
在教堂门口的那片绿地里,风月一眼望见了正站在他母亲的身边。那个老妇人以凌厉的目光望着儿子,轻声而又威严道,“和华啊,昨天那位先生的话没有对你产生什么启发吗?”
“母亲。”叶神父高声说道,“我已经说过多少遍了,不要说那个名字。”
老妇人冷冷地哼了一声,什么话也不说地盯着他。然后叶神父原本那种让人望而生畏的形象萎缩了,他变得看上去有些懦弱地说:“亲爱的母亲,请原谅我刚才不该对你高声。”
“原谅,你凭什么让我原谅呢。嘴上说要我原谅,行动上却始终不去改,为什么你不离开这个鬼地方,去做一门正当的职业呢。去娶一个新娘,给我们叶家留个后呢。”
“母亲……”叶神父忽然看到了站在不远处望着他们的风月。
他的气质在一瞬间就改变了。
“怎么样,年轻人。”他威风凛凛地问道,“有潘小姐的消息了吗?”
“隔壁西饼店的罗小姐说她前天下午看到过心因,现在我认为她可能在我原来住的那块地方。所以我决定赶过去看看。叶神父,如果我回来之前心因有回来,请你一定要她联系我。”
“这个我当然会了。”神父热情地和他拥抱了一下,“祝你能马上和潘小姐相遇。“
风月于是离开了。
老妇人在轮椅上冷笑着看着这一幕,喃喃道:“虚伪的家伙们,他永远也见不到那个女孩子了。”
“母亲。”回到母亲身边的那个男人说道,“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
“哼。”老妇瞪了他一样,“这是神明告诉我的,维纳斯当然是找她的情人去了。”
“维纳斯?”叶神父奇怪道,“你说潘小姐是维纳斯。这怎么可能呢?”
“当然她就是维纳斯,这一点你比我更清楚。好了,现在我累了,推我回去吧。”
叶神父恭敬地推着母亲的轮椅朝教堂旁的一座小房子走去。

时间过的很快,现在离潘心因失踪的日子已有五天。两天前风月根据罗欧的线索回到他原来的房子里去找他的新娘,但仍然一无所获。经纪人和他的女性崇拜者们一致都说从来没见到那个令他们憎恶的女人。虽然风月明白他们都恨心因,但面对这么多人的集体作证,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第四天早上,别无他法的风月向十三区管辖处的警方报案。于是他花了一天的时间在那里提供线索,到末了,那个负责案件的汤耿志仍然在一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上对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问。风月都快想要揍他一顿了。但很快他明白过来,那是对方的圈套。汤耿志是在怀疑是他杀害了自己的女友,再来警察局报案。想明白这一点的风月再也忍不住了,他愤然的站起来,向门外走。跑来想要组绕他的汤警官,连身子都没靠近,就被狠狠地甩了出去。
风月心想,这是给你的一个教训。
离开警局的时候,他看见对面的街灯下站着一个男人。褐色的头发,银色的眼珠。
那个高如巨塔的男人向他投来敬意的目光,风月又不舒服了。
“该死的。”他暗自骂了一句,“他们还是来了。”
他放开脚步,走了起来,最后近乎于飞奔。到家时,他回头看了看,发现那银眼男子没有跟来。
“很好,甩了他了。哦,不,他们要知道我住哪,又何须跟踪呢。只要问那个女人……”风月停了下来,“等一下,如果我去问那个女人,她一定可以告诉我心因在哪的。”
转过身子,走了几步,一会儿又停了下来,“不行,我绝对不能向那个力量求助。”
他第二次走到门边,拿出钥匙。
那天晚上结束以后,风月又睡了个懒觉。在这里,他又梦到了那个心因被钉在棺材里,痛苦挣扎的梦。
醒来的时候,更加痛苦的风月不知如何是好的坐在床上发呆。
一个小时以后,家里的门铃响了。
“心因回来了。”这是所有人在苦苦等候一人时都会产生的幼稚想法,既是是风月也不能免俗。但很快理性的思考是他排除了这个想法。
有些困惑地去开门,外面站着的是梅若芬。
“听说心因真的失踪了。”她直截了当地问。
“是的。我已经报警了。”
“报警了。警察有线索吗?”
“不清楚。”风月继续说,“他们还没联系我呢。”
“是吗?”梅若芬本来是想要进去的,但眼见这个男人竟然愚蠢到没有邀请自己进屋,只能站在那继续说:“对了,刚才我还看到这里开来辆警车,那个汤警官一脸神气的坐在驾驶室里。”
“汤警官,你是说警官汤耿志。”
“十三区除了汤耿志,没有第二个了。哦,不对,以前有一个,不过一年前死了。呵呵……不是死于枪战是自杀跳楼的。对了,心因就是为了那个老头才丢了医院的工作的。”
“汤耿志总该不会是他的日子吧。”
“就是他的儿子。”
“哦。”风月迈开腿,向教堂那边走去。有些不可思议的梅若芬看了他一眼,转身追了上去。
那两人传说墓园,走到教堂广场的时候,就看见了那辆闪着警灯的车子。它停在一片罗马式建筑的小区门口,几根宽大的横幅把所有的围观者都挡在了外面。
风月走到那,看也没看那边的小警察,跨步走了进去。
“先生,你不能进去。”那个小警察想要来阻拦,但身子突然就不能动弹了。后面跟着的梅若芬紧跟在他身后,一溜烟地也偷跑进了案发现场。
“风月先生,你怎么会进来的?”汤耿志问他。
“我想知道这件案子和我的未婚妻失踪有没有关系?”
“哦,先生,你真是太积极了。不过除非你的未婚妻是个男人,不然他们就没有任何关系。”
“死者是个男人?”梅若芬小心翼翼地问。
“嗯。”汤耿志眉头锁得更紧了,“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谋杀。”
“是吗?”风月已经看到坐在大厅里的那具死尸了。那个男人的年纪应该在四十岁左右,全身赤裸地被绑在一张沙发椅上,头上戴着一个连着电线的金属灯罩。捆住他的全是金光闪闪的铜线,那些铜线紧紧地缚住他,在他那身肥厚的肉里扣下去一块。那景象根本就是一个赤裸的男人坐在电椅里,确实,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是被电死的。
风月望着那恶心的景象,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怎样的惊愕。相反,倒是更加平静了不少。但是,当他的双眼看到地板上的东西时,他浑身颤抖起来。
在那个死者的脚边,躺着一张面朝上的扑克牌——梅花Q。

<未完待续>
  • 上一篇文章:连载——13区(第一章)

  • 下一篇文章:连载——13区(第三章)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再见冷水』于2009-6-21 14:20:00发表评论:

  • 好想你吖,虽然在你离开后我才认识你
  • hitachi41』于2004-3-17 12:38:00发表评论:

  • 【唐娜丽在大作中谈到:】

    >提个问题
    >潘小姐究竟是往西边走了还是往东边走的?
    >那位蛋糕店小姐的话怎么前后矛盾啊?

    >潘小姐的生日居然是10月31??????
    >罗修GG
    >解释一下好吧?:e:e
    西面西面,呵呵……
    为什么是十月三十一日,因为那个女人是天蝎吗,万圣节前夜的蝎子,最阴森,不可理喻的那种。呵呵呵……
  • 唐娜丽』于2004-3-17 12:34:00发表评论:

  • 提个问题
    潘小姐究竟是往西边走了还是往东边走的?
    那位蛋糕店小姐的话怎么前后矛盾啊?

    潘小姐的生日居然是10月31??????
    罗修GG
    解释一下好吧?:e:e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美人鱼的诅咒(3)[2151]

  • 阳光岛的罪恶(1)[2828]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一章)[2867]

  • 该隐号疑云(5)修订[2459]

  • 连载——13区(第九章)[2340]

  • 网维探案——狐仙传(04)[2684]

  • 美人鱼的诅咒(解迷篇)[3320]

  • 连载——13区(第十二章)[2367]

  • 人性的游戏[3286]

  • 死神的红玫瑰 (一)[2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