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秋季活动9】滑铁卢
 作者:hitachi41  人气: 3801  发表于: 03年07月27日21点14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滑铁卢

怪盗的生涯就像是法兰西皇帝拿破仑的征战一样,一招失败,满盘皆输。那么,如果一个怪盗在其职业生涯遭遇一个失败的开局,又意味着什么呢?
覆灭的滑铁卢?还是……
我们的白夜小姐就在她刚刚成为的那个夏天遭遇了一次重大的挫折。
199X年7月14日,法兰西共和国的国庆日。也是白夜小姐趁着佳期去英伦三岛旅游的日子。但是一下火车,提着皮箱的她就看到了一个异常讨厌的站名——滑铁卢。
“傲慢又无礼的英国人。”白夜喃喃自语说,张开手里最新版的伦敦地图,寻找贝克街221B和白教堂。这两个地方恐怕是任何对侦探或犯罪感兴趣的人们都会要去的朝圣之地。
伦敦东区的白教堂,历史山开膛手杰克的出没地。1888年秋在此连续杀害多名妓女,之后就销声匿迹,成为世界犯罪史上最著名的悬案。并且从另一个方面说,开膛手杰克也是可以和大侦探福尔摩斯比肩的犯罪恶魔。可是令人失望的是福尔摩斯没有去追捕那个同时代的恶魔。他宁可蹲守在不列颠的沼泽地,去猎守一头传说中的恶犬,也不愿去白教堂寻找那个血淋淋的谋杀犯的蛛丝马迹。或者,是不是因为福尔摩斯在于对JTR的对决中失败了,华生医生才对这个案子缄口不提呢?
白夜混淆了现实与想象,一个人踱步在敦伦东区的小道上。这里,历来就是城市里的贫民窟,犯罪的温床。
一阵悉嗦的脚步声从她的身后传来,夹杂着酒精、大蒜、霉菌的臭味。那人突然加快脚步,从白夜的身边贴身冲过,手紧紧拽住了她搭在肩上的皮包带。但是,他低估了他的对手。白夜的行动迅疾如电,一个转身,手一挥,就把皮包给拉了回来,同时那个小毛贼也被白夜狼狈地摔倒在地上。一个十五六岁的小男孩,睁着一双惊恐的绿眼睛,冲白夜叫道:“不要过来!”战战兢兢地,从身上掏出一把手枪。
白夜一怔,下一个瞬间就毫不犹豫地飞身上去,那个孩子连举枪的时间都没有,只觉得手背一痛,手枪已经移主。
“小子,这个东西可不是随便拿来玩的。”
“要你管。”小男孩倔强地叫道,“把枪还给我。”
“这枪是你的?”
“是我爸爸的,你快还给我。”
“你爸爸是警察?”白夜警察了弹匣,在确定是一把空枪后,把它塞进了自己的皮包,“带我去见你爸爸,我会把手枪还给你爸爸的。你爸爸难道没有让你不许玩他的枪吗?”
小男孩看着白夜,已于不吭。慢慢地倒退几步,然后撒腿就跑。但是白夜已经预测出了他的意图,三步并作两步地赶上去。跟着那孩子到了他的家。一个臭气熏天的小房子,门口的台阶上,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胖男人,手里拿着一瓶酒在那里猛灌。小孩子跑到他面前,站住了。“爸爸……”他小心翼翼地喊道。
“怎么了杰克?”被叫做爸爸的男人抬起眼,看了儿子一眼,“你怎么这么狼狈的回来了。钱呢?有没有弄到?”
“不,爸爸……有一个……”
杰克还想解释,一旁的白夜生气了。三两步地走上去,质问那个胖子说,“原来是你叫你的儿子去抢劫?”
那男子依旧抬着那种朦胧的眼神看了一眼白夜,“杰克抢你的钱了?”然后一挥手,打了儿子一个巴掌。“把钱还给那个小姐。”
“你算什么父亲。”白夜一把拉过孩子,“我刚才听到你的话了。是你叫你的儿子去弄钱的,不是吗?你给了他枪,要他去抢劫。”
“小姐……你误会了。”那个醉鬼说,“我是让他把这把手枪卖掉,在黑市上,这能卖好多钱的。”
“你的枪是哪里来的?”
“我以前是警察。”他继续解释说,“我受了伤,被警队开除了,找不到工作。我有什么办法,我只能把这把枪卖了。我们家只有我老婆一个人在别人家里作佣人,可是要养活四个人。我大儿子今年十八岁,他要考牛津,考剑桥,他要出人头地,可是学费呢……我们没钱啊……”
醉鬼偏激地叫起来,喝干瓶里的酒,“小姐,这把手枪你要的话,我也可以卖给你。五百镑,怎么样?很便宜的。”
“我不要。”白夜摇摇头,突然从皮夹里掏出了100英镑,“我没有很多钱,我希望这一百镑你们能有用。”
那老头斜眼看了自己的儿子,那孩子立刻迅速地接过了那一百英镑。“谢谢你,小姐。上帝保佑好心人。”
“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您的妻子不知在哪家做女佣啊。”
“安妮爵士家。”
“安妮爵士?”白夜想起她是世界著名的女服装设计师,名气和法国的香奈尔夫人相比。不过这个女服装设计师的顾客全部是百万富翁妻子女儿和贵族皇家的小姐太太。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也许……”白夜想,“我可以去均一下贫富。”

安妮爵士见到玛丽·韦斯特马克特的时候,正一个人在花园里喝着她的下午茶。她好奇地看着“孟菲斯夫人”的介绍信,让玛丽进来。
一个标致的亚洲女孩出现在花园的走廊里,安妮爵士冲她上下一打量,神秘地笑道,“韦斯特马克特小姐不是法国人吧?”
“不是,夫人。我是中国人。”
“哦,来自中国的芭蕾舞演员。那你为什么又去法国学服装设计了呢,现在又来我这里。你知道吗?孟菲斯夫人虽然和我在服装界齐名,但我们的关系可是一向是同水火哦。”她优雅地拿起茶杯,呷上一口大吉林红茶。“来吧,小姐,跟我说说你的事。”她又给玛丽倒上一杯茶。
玛丽的心噗噗地跳了起来。“好可怕。”她想,“她怎么知道我学过芭蕾。 而且直接告诉我她和孟菲斯的关系。是不是她已经开始怀疑我了呢?镇静。”她告诫自己说,“一定要镇静,若不镇静,我怎么能做到一个神偷呢?”
“夫人,是的。我欺骗了您,事实上不是孟菲斯夫人介绍我来的,只是我有感于您的传奇故事,所以我才找了个借口来找您。”
“哦,我的传奇故事。我的那些故事有什么神气,不过就是靠着不断的努力而已。好吧,如果你想听我的故事,从而得到一些经验的话,不妨先告诉我你的故事。我喜欢听年轻人的故事,尤其是像你这样有大曲折的年轻人故事。”
“夫人知道我的故事一定很曲折?”
“当然了。”红发的夫人温厚地笑起来,“一个在芭蕾上很有灵气和修为的女孩,突然放弃了它,转学服装设计,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重大的缘故。小姐,恕我多嘴,你的腿上是不是受过伤,使你不能再跳芭蕾了。”
“夫人……”玛丽这一惊,几乎把她手上的茶杯跌落在地。
“别害怕,孩子。我看到你腿上的伤疤了。虽然已经愈合,但还是有淡淡的疤痕。”
这一说,玛丽竟然一下子泪流满面了。她双手捧着手里的茶杯,向安妮爵士讲起自己的故事。
“这么说,是那个叫唐懿的男人开枪打伤了你的腿。”安妮爵士问道,“那么你恨他吗?”
“恨?”安妮不确定地说,“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恨他。”
“如果你不能确定你是不是恨他,那就是说你爱她。”安妮爵士调皮地笑了起来。
“夫人!”玛丽叫道。
“好了,韦斯特马克特小姐,不管你来我这是为了什么,欢迎你在这住下。”
玛丽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在安妮爵士的宅邸,寻找一个偷窃的目标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错安妮爵士家确实有很多价值连城的宝贝,古董、名画、还有设计的雍容华贵的服装、首饰。白夜曾经对那身用小钻石做成的女子内衣很感兴趣,但是考虑到即使偷出去也难以出手这样的实际问题,她最终放弃了盗窃它的想法。她把她盗窃的目标投注到安妮爵士的服装设计室里那对碎小的钻石上,这些小钻石在没有作为装饰镶嵌在那些漂亮的服装上之前,和其他普通的钻石并无区别,非常容易脱手。白夜决定了,她要盗窃的就是一口袋价值5万英镑的小钻石。
安妮爵士在7月30日的晚上收到了白夜的预告函:亲爱的安妮爵士,我将在明天光临您的宅邸,并且带走您的礼物。您的朋友:Bye。
“哦。Bye,我有这样的朋友吗?”安妮夫人看着信,呵呵地笑起来,“亲爱的玛丽,你看,就有这些可爱的女孩子喜欢到我这来做客。你能帮个忙,和苏格兰场的魁克警监打个电话吗?我希望明天能让我们的朋友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这个当然可以了,夫人。”玛丽·韦斯特马克特嘴上答应着,心里却在想,“这个坏女人,笑面虎,不过我已经制定了完备的策略,你们是不可能抓住怪盗白夜的。”
7月31日夜,晚上八点。安妮爵士的宅邸周围布满了苏格兰场调来的警察,魁克警监也亲自督阵,来到安妮夫人那放满宝藏的衣服陈列室。
“夫人,你确定那个小偷,想要偷你这个陈列室的东西吗?”魁克警监问。
安妮夫人点点头,悦耳地说,“我的房子里就这件钻石做的女式内衣最值钱,如果小偷不偷它,那是要偷什么呢?”她回头望了一眼玛丽,使她的心再一次狂振不已。
“镇定,就在一瞬间了如果这一次就失手的话,怪盗白夜就没的混了。那以后还怎么去和那个讨厌的家伙玩啊。”她默默地念起咒语,“唐懿是个坏家伙,唐懿是个坏家伙,唐懿是个坏家伙……”出乎意料地平复了自己原本混乱的心情。
“来了。”她的手伸到口袋里一按,屋里的灯光突然就熄灭了。“啊,谁啊。”她叫道,然后去掠下那件钻石做的内衣。
瞬间的变故,引得十几秒的混乱,魁克警监打开他的手电,就见玛丽·韦斯特马克特正朝外面跑,“别跑!警监快那个小偷向安妮夫人的书房跑去了。”
“什么?”警监大叫着,跟着玛丽一起冲,身后跟着的安妮爵士不停地冷笑。
玛丽叫了一声跌倒在地,然后魁克警监就见书房的门打开了。一个白影飞身跳出窗口。
“很好。”魁克警监大叫一声,“她跑不掉了。”他追到窗口,冲着楼下的警员喊道,“决不能让那个小偷跑掉。”
“头。”下面戴着大盖帽的警员懊恼地叫道,“跌下来的是个塑料人偶,真的乘着热气球飞了。”
“什么?”魁克警监一台脸,借着月光看到了随风飘荡的热气球。“即使是热气球。我要不会让她逃掉。”
他一脸愤怒地转过身,对慢慢走进门的安妮爵士说,“夫人,您放心,我们一定追回您的宝物。”
“那么拜托了。”安妮夫人依然微笑着,向警监表示感谢。
魁克警监带着他的大队人马去追赶天上的热气球
安妮夫人慢吞吞地离开书房,关上门,然后走到紧挨着的设计室。她推开门的一瞬间,听到里面一阵清脆慌乱的脚步声。
“亲爱的安妮·韦斯特马克特。在黑暗中扮演一个站立的模特人偶可不是好玩的事。好了,警察们已经走了。你也可以出来。你不是想偷我的钻石内衣,对吧?你真正想偷的是这个设计室的那口袋小钻石。”
黑暗中的白夜尽可能地屏住自己的呼吸,“不可能,这个女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呢?”
“可爱的玛丽,快出来吧。虽然是在黑暗中,但我还是能清楚你的位置所在,你无法隐藏你身上散发的香水味。出来吧,安妮婆婆不会吃了你的。”
这话简直像是老巫婆的咒语,吓得白夜一阵又一阵的心脏抽筋。
“来吧,告诉婆婆,你为什么要偷东西,是为了你那个令人生气的男朋友吗?”
“玛丽,诚实的女孩子才会受到男孩子的欢迎哦。”
“Oh, My God!”白夜在心里大叫一声,怒道,“别吵了,你这个老……妖婆。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在这里,要偷你的钻石。”
安妮夫人仍旧保持着她可爱的声音说,“你们中国人说智多而近妖,你说我是老妖婆是称赞我啦?”
白夜几乎跌倒,再也受不了这种折磨了,她气乎乎地从黑暗的角落中走出来。就在这个时候,非常巧合的,屋内的供电恢复了。
“瞧,玛丽,我没有猜错,你手上拿着的口袋里装的都是钻石。你就是为了要偷这个才来到我家的吧。”
“这么说的话,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来你家不安好心啦。”白夜气乎乎道,“那你为什么还让我住下那,请君入瓮。”
“请君入瓮是什么意思呢?你们中国的成语吗?”
白夜懒得离她这个问题,“好吧,我失败了。现在人赃俱获,你可以把我交给警察了。”
“哦。不,亲爱的玛丽。难道你这么在乎一个老人家跟你开个玩笑吗?我已经有许多年不曾玩得这么快乐。告诉我为什么要偷东西呢?是因为你的那个男朋友,还是其他的理由。”
“我没有男朋友。”
“怎么,难道那天你说的唐懿不是你的男朋友?”
白夜哽咽,僵持了大概十多秒,叫道,“那个混蛋才不是我男朋友呢。”
“哦,好吧好吧,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理由,那么你是为了什么理由呢?该不会是劫富济贫这么老掉牙的借口吧。”
“就是劫富济贫。”这一下白夜是真真正正的生气了。
“那我就是为富不仁的守财奴,你要把我的不义之财给谁呢?”
“给那些白教堂的贫民。”白夜义愤填膺地说,“你知道你的女仆洁西卡·雷蒙夫人吗?那个可怜的女人有两个儿子,一个因受伤还被警局开除的丈夫。她每天为你干那么辛劳的活,你只给每周几百镑的薪水,而你自己呢,每小时的银行利息恐怕就有几千镑。难道你不觉得不公平,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怜悯之心?”
“哦,天哪,小姐你没有权利责怪我。”安妮夫人的脸色凝重起来,“你太幼稚了。有些事情你根本不明白。你知道那个雷蒙先生为什么会被警察局开除吗?不是因为受伤,而是因为他渎职。一个警务人员,却在当值的时候跑到酒店喝得酩酊大醉,结果被抢劫的强盗打伤了肩膀。还有他的大儿子,哈利,难道不会勤工俭学吗?再者,如果他真的学习刻苦,依靠奖学金也可以渡过他大学的生涯,不会成为他父母的负担。但是这个孩子有这样吗?告诉你,不是。还有那个最小的孩子,他呢?一样是好吃懒做。这样的人你去给他施舍,他们连感谢都懒得说。”
白夜愣了一下,她回想起那天给他们一百英镑时的景象,确实他们的脸上的表情显得非常淡然,似乎自己给他们钱是天经地义的事。
“玛丽,你会给每一个遇见的乞丐钱吗?”
白夜无语。
“你不能,是吧。看到那些四肢健全的男人,一副邋遢相地坐在地上向你乞讨,你就不能产生同情心,而是厌恶的心里。我也一样。玛丽我记得我告诉过你我的人生,我小时候也是生活在东区的贫民窟,如果我没有意识到这种危机,我的人生会怎样呢?和那些女人一样找个邋遢的老公嫁了,然后生下一窝的小崽子;或者成为历史上那类被杰克开膛的女人。你们中国有一句话,叫做穷则思变。我可以帮助那些想要改变的人,但我不会去帮助那些不想要改变的人。对于那些人,施舍就是一种罪恶。玛丽,你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如果你明白我的话,我想你会做出你的选择。”
捏着小包的手松了开来,白夜望着那个冗智的妇人,说,“你要我自首吗?”
“不,亲爱的,当然不是。”安妮夫人笑道,“你应该成为一个盗贼,你有这样的素质。但是你又不应该去做一个盗贼,不能去做那些真正为了蝇头小利而偷的人。不论是侠盗还是义盗都不是应该你选择的道路。”
“夫人,您的话恐怕太深奥了。”
“不,一点也不深奥。如果你要做一个盗贼,你千万不要去模仿任何人,有许多人都陷入于法国人不理性的浪漫中,把亚森·罗宾这样的小偷当成偶像。但是我要告诉你那是错的,亚森·罗宾作为一个不完全罪犯绝对没有资格和福尔摩斯相比。”
“您的意思是我不要以亚森·罗宾为偶像。”
“对,同样是的侵略家,为什么提拉克、希特勒这样的人成为了恶梦,而拿破仑却能名垂青史呢?拿破仑不是因为他的侵略被人尊敬,而是因为他的法典。你也一样,盗窃史上的皇帝也许是亚森·罗宾,但那也不过是反面的教材。你若真想要成为一个盗贼,你必须成为盗贼史上的拿破仑。”
“你不想把我送到警局?”
“天哪,亲爱的玛丽,你还不明白吗?我愿意和你分享秘密,我也喜欢冒险刺激的游戏,只可惜我的年纪大了,所以我不能做到那些事。”
“你要帮我。”
“当然了,亲爱的孩子。我可以让你知道一个淑女会怎么做,怎么说;而一个荡妇又会穿怎样的衣服,喷怎样的香水去迷惑男人。我的工作就是引导这些潮流,我可以让你学会怎样成为一个千面娇娃。”
“夫人。”白夜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想我以前并不完全了解你。”
“对了,但是从现在,希望我们能互相了解。让我和我新的顾客,盗贼界的女皇握一下手吧。”
安妮夫人笑盈盈地伸出手去,那一刻,白夜心中终于明白自己将来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了。她是一个盗贼,但绝不是侠盗和义盗,如果真要给加个名字,那么就暂且称之为称怪盗吧。


<完>
  • 上一篇文章:第六感神探系列————《死神在黎明微笑》

  • 下一篇文章:怪盗迷踪整理版(此为女怪盗曹佳的序篇)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sworder』于2003-8-20 16:30:00发表评论:

  • 在中国东北是二战末期苏联进攻日本关东军,不是日本打苏联
  • 穆子泉』于2003-8-19 21:27:00发表评论:

  • 打过啊,在中国东北打啊,大家是不是扯的太远了
  • hitachi41』于2003-7-29 19:00:00发表评论:

  • 头?
    我晕,小鸟CS打多了吧。
    呵呵……
  • liuliniao』于2003-7-29 17:19:00发表评论:

  • 对了
    一个大疑问:
    当初唐大使究竟是打伤了小音的头部还是腿部??
    刚刚又看了一遍
    觉得奇怪呀
  • hitachi41』于2003-7-29 14:36:00发表评论:

  • 说实话,我自己比较喜欢安妮爵士。呵呵……冗智的老处女啊。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兄弟[3142]

  • 网友侦探系列——聊天室杀人事件…[2667]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五章)[2706]

  • G的诡计 密室新手原创 欢迎各位批…[4569]

  • 网友侦探系列——豪华住宅杀人事…[2526]

  • 夏季校园——校牙医之死[3116]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印度珍珠之…[3425]

  • 【布朗神父】【同人作】一篇——…[3754]

  • 无法完成的婚礼(解答篇)[2661]

  • 红发联盟——消失的证据(短篇)…[2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