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黑 夜 的 尾 随 者
 作者:hitachi41  人气: 3629  发表于: 01年05月23日23点22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黑 夜 的 尾 随 者

霓灯下,着装华丽、美艳的年轻女郎,抬手看了一下表。
——10:32,就是这个时候了,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应该可以成功的。
那女郎想着,从包里掏出一包“绿箭”,一边“吧嗒吧嗒”的嚼起来,一边将包随意的挂着向前走去。继续走过两条街道,女郎感到了身后有尾随者跟着,那注视自己的视线使得女郎不得不注意起来。
女郎假装将已经嚼的没了味的的口香糖吐进垃圾桶,眼角的余光却是射向身后的街角。她看清了那个慌慌张张躲到黑暗处的尾随者,嘴角微微的翘起了,含笑着,她走进边上的电话亭。

“嘀铃铃铃……”
黑夜中刺耳的手机突然响起,把网维吓得半死。他匆忙混乱的掏出手机,一边悄悄捂住它,一边慌着躲到了黑暗的角落里。
“喂,你好,请问……”
“维,是你嘛。你现在在哪呢?”
“咦,是泉啊。我……我在家。”
“在家,哦,是嘛。在家做什么呢?”
“我在家看电视。”
“什么节目啊,午夜影视?”
“对啊、对啊,今天放的是可是我最喜欢的《尼罗河惨案》,呵呵呵……”
“嘻嘻……是吗?可是我记得电视报上写的那时明天晚上播出啊。”
“嗯?是嘛?哈哈哈……我骗你的,其实我在玩电子游戏。啊哈哈哈……”
“维——”
电话的那头,江泉不高兴了,
“不要骗我了,我已经看到你了。”
“啊,是吗?”
“维,不要再跟了,让我一个人来办吧?”
“不行!”
网维激动道,
“这太危险了。”
“不,维,你放心。我能应付的,别忘了我学过武术。”
“可是,那也不行……”
本来还想争辩,可是忽然就呆呆的不在说话,网维愕然的发现到他的身前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教他高出一头的人来。
那是一个不但长得很高,年龄也很高得老人,一头洁白服帖的头发,一副匀称结实的体格,那笔挺的站姿和依旧可见的有棱有角的肌肉线条,告诉网维眼前站着的老汉可能曾经是一名军人。不错,网维的推理没有错,他的确实曾是个军人,一个从军五十多年的军人,当他退休时,他的军衔是少将。
老少将狠狠的瞪着网维,眼神中透出的凶意使得网维不得不提防。
“你!”
网维大喝一声,想要打破僵局。可才说完一个字,却已经被那老少将一拳打在了小腹上。
“啪——。”
双膝一软,人不由自主的就跪倒在地,不顾是否摔得粉碎的手机,网维双手撑着地,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来。
——这个老头是谁?好厉害!
“说,你是谁?”
居高临下的老将军问话了,
“为什么要跟着那女孩?”
“我。”
网维抹了下嘴巴,不服输的反问道,
“你是谁?为什么要跟着她?”
“呵,臭小子跟我嚼舌。你不说也罢,我知道你是什么人,我会带你到你该去的地方的。”
老将军盛气凛然着向网维走去,像是要一把抓起他。
——可恶,他想干什么?
自忖着,网维决定反击。

“不,不要!”
江泉突然出现在角落口,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慌张着大叫起来,
“爷…爷爷!”
——爷…爷爷……
本已挥出的拳头在中途突然刹车,网维的瞳孔放大起来,一百个怀疑爬满了脑中。
“呵呵,皮皮(江泉的昵称,连网维也不知道),不用担心你爷爷。这种小流氓想偷袭我,不可能的。”
江老爷爷抓过网维停在空中的胳膊,一把将他摔了出去,然后笑眯眯的看着孙女道,
“去给张刑那小子打个电话,叫他来拿人。”
“哦,爷爷。可是他不是小流氓啊……”
江泉解释着,去搀扶起摔倒在地的男人,
“爷爷,他就是我……常跟你说的网维,……我的男朋友。”
“嗯?这小子是你的男朋友?皮皮你确定?可他刚才一直鬼鬼祟祟的在后面跟着你。”
江老爷爷——江盗洋的脑中同样怀着一百个疑问。
“这个,还是慢慢的重头说起吧。”
江泉颇感内疚的看了网维一眼,一目了然的观爱之情溢于言表。
“那好,找个地方好好说明白。我回去不向你奶奶解释清楚的话……”
老爷子一看身边还有网维在,下面的话赶忙不说了。

半个月以前开始,在S市的繁华商业路段,出现了一个专在夜晚抢劫年轻女士随身背包的罪犯。每隔几天的晚上十点半左右,犯罪人就躲在各个舞厅、酒吧的门口等待那些单身年轻的小姐出现,一旦确定目标就悄悄尾随,等到到了没人的地方就猛地从身后抢过背包,然后撒腿就跑。犯案的手法虽然不是很高明,但由于是从受害者的身后袭击,又在黑夜之中,所以几名受害者描绘不出罪犯的模样,侦破工作就很难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罪犯现在还未停手,仍在不定期的进行着抢劫活动。
“所以,皮皮你这几天晚上就一直在这几条街上晃荡着,目的是引那小毛贼向你出手。你胡闹什么,这太危险了,若不是我这两天发现你不对劲,出来跟着看看还指不定发生什么事呢,到时你奶奶还不急死,我们老两口又怎么对的起你爸妈。”
“爷爷……没这么夸张啦,您也说过是小毛贼,我能对付的。再说您别忘了,我的功夫是您教的,您还不放心。”
“那也不行,我教你是用来防身的,不是用来冒险的。”
江盗洋发脾气道,
“还有你这个什么男朋友,明知道你作这么危险的的事也不制止,你说是不是他要你那么做的?”
“不是啊。”
江泉发现爷爷的眼神又不对劲了,急忙为着打辩护,
“这件事,维也不知道,我是瞒着所有人,悄悄进行的。”
“真的?”
“当然是真的。一个星期前,张刑为那个案子来我的事务所,说实在为那个案子头疼,花了大力气也弄不出个所以然,而目前又有一个新的大案,等着他们去办,所以拜托我让维为这件案子想想办法。我见维这几天为赶稿的事忙着,不想让他在为其他事伤神,所以自作主张的想了这个注意。”
江泉向两人解释事情的前后经过,
“我不知道维你今天是怎么会在后面跟着我的。若不是我事先先确认一下,说不定也会像爷爷一样把你当抢劫犯给摆平了呢。”
“呵呵呵……”
网维傻笑道,
“你要知道你本来只是随身带着一个公文包,可这两天却换成了小背包,我就觉得奇怪,后来又看到关于连续抢劫的报导,我就跟张刑打电话,知道他曾经去过你的事务所拜托你让我帮忙,所以我确定你想自己干了。本来今天晚上我是想要制止你的,可是当我看见你,正要上来跟你说得时候,看见你身后有个人影,所以我就改成了在后面保护你了,可是没想到那个人竟是江爷爷,如果当时走上前跟你说了,就不用被爷爷怀疑成小流氓了。呵呵呵……”
“少来跟我套近乎,像你这样的家伙也能保护我孙女。我就知道应该试一下没错。”
“嗯?”
网维和江泉同时一顿,看着江盗洋。
——什么,知道我是谁。这不是摆明了耍我嘛。
——哦,这老爷子太狡猾了。
“啊哈哈哈……”
江盗洋也从网维和江泉的眼中发现他们已经明白了真相,于是开始打哈哈。
“爷爷!”
“呵呵呵……皮皮别怪你爷爷,你爷爷也是关心孙女,才想要考验考验你男朋友的,不过他也真差劲,我跟了他半天,他竟然也没发觉。”
“那是当然的啦,维本来就一直在关心着我的身后,他又怎么会想到自己身后还有人……怎么了,维?”
江泉忽然发现网维的眼光不对了。
“等一下,如果说爷爷是跟在我的身后,那么在我之前,跟在你后面的……”
“是抢劫犯!”
“不错,他果然在附近。”
网维说着冲出身去。

“嗒。”
挂上电话,年轻女郎看看周围无人注意,悄悄的做了个小动作。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她相信这样的交易一定会成功。
女郎想着背上包,走出电话亭。然而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一个黑影突然间窜上前来,猛地将她的背包抢了过去,女郎一惊,正想着怎么回事,忽然间四周就有突然为上了一群人。
“不许动,眼镜蛇。你已经被包围了。”
张刑举着枪,从包围的人群中脱颖而出,
“还有你,没错的话应该就是银狐了。”
被张刑称之为“银狐”的男人两腿发抖,他慌张的看着对着自己的枪口,对眼前发生的事一片茫然。
“这……这,我坦白。我交代我这是第五次,我以前……还抢过四个女的,但是我……我没有杀过人。我……”
“这是怎么回事?”
张刑眨巴眨巴眼睛,问周围的同事,大家和他一样大眼瞪着小眼,同样的莫名其妙。
“我想张局长,你这是抓到大鱼了吧。”
网维的声音在张刑最感到困惑的时刻传到耳中,令他一片心喜。
“网维,你什么时候在我身后的。正好我被眼前的事搞糊涂了,难道他不是‘银狐’?”
张刑指着被抓的男人,问网维。
网维笑了笑,指指旁边的电话亭对江泉道,
“Relcall。”

“银狐”很是慌张的将到手的货物藏好,刚才真的很危险,没想到四周竟然埋伏着警察。如果不是那个意外闯出的家伙,自己贸贸然的去取货一定是栽了。不过现在嘛,既然货已到手,他人的死活就不用管了,反正从没和那女的见过面,不怕被她揭发。
“嘟嘟嘟嘟嘟……”
电话里的手机突然响起,“银狐”正感到不妙,就之见眼前飞来一人。慌慌张张的退了一步,然后拉开架式,可是这已经晚了。看不清的拳头在他的身上登陆,猛烈的“地表”冲击造成了内部的剧烈运动,只觉得一阵目眩,“火山口”喷发了。
“呵,张局长。搞定了,他就是‘银狐’。”
网维指着躺在地上的男人,冲张刑招招手。刚才被江老爷爷欺负后的窝囊气现在发泄的一干二净,那种感觉真是爽。
“这男人真是‘银狐’?”
张刑还有迟疑,一旁的江老爷爷发话了。
“张刑,你小子傻了是不是?”
“我,江老,您、您怎么来了……?”
张刑转过头,只觉得晕乎乎,要知道这个老将军的脾气可是没人吃的消。
果然老爷子发话了:
“我是跟我这宝贝孙女来见见我未来的孙女婿的,没想到难得晚上出趟门就碰到了两个案子。”
“江老……”
“你别打断我说话。要知道,这是两个案子碰到了一块。其中一个是你们已经调查很久的‘银狐’集团假钞案,另一个是这半个月来发生的黑夜尾随抢劫案。我想‘银狐’和‘眼镜蛇’的假币模板交易应该是这样进行的,首先两人先确定各自接头时的打扮和地点,你们看他们的打扮,‘眼镜蛇’穿的是黑色的晚礼服,胸前佩带着红玫瑰,肩上背白色的背包,而银狐则是穿白色的西裤和黑色的西装,头上再戴一顶白色的鸭舌帽。这样的打扮一看就非常的突兀,能人接头的人注意。然后就有‘眼镜蛇’带路到交易的地方,并且途中故意偷偷的露出货物给身后的‘银狐’看,接着到达一个电话亭,当然这个电话亭是临时选择的,接着‘眼镜蛇’就给‘银狐’打第一个手机,让他进行银行转帐,当然这种转帐业务可以通过网上直接进行,一旦转帐完毕,‘眼镜蛇’查过帐户就给银狐打第二个手机,通知他到电话亭取货。她将模板扔在电话亭里面走出,然后银狐装作第二个打电话的进去取出,这样他们的交易就完成了。由于便于直接接触和碰面所以很容易逃避警察的侦察,而且他们的这种安排可以说两人连对方张什么样也无须知道,即使将来有一方不幸落网,另一方仍可以安然无恙。当然这样做也有意外发生,今天的事其实就属意外,‘眼镜蛇’在给后面的‘银狐’看她包里的货物时被边上的抢劫犯看上了,于是他把‘眼镜蛇’当成了自己的猎物,悄悄的尾随着,等到她从电话亭里一出现就马上去抢她的包,这样一来使得你们这些家伙还以为他们在进行交易,就阴差阳错的抓住了‘眼镜蛇’,不过却使得那重要模板还是被‘银狐’拿了去。若不是我这孙女婿反应快,你这次的行动还不功亏一篑。不过也算你幸运,这次一下解决了两个大案,又有的加工进爵了。”
“哪里,江老您说得是,我们的侦察工作还做的不够,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情况,我们还……”
“好了、好了不要再做什么检讨了,也不用对着我做什么自我批评,我受不了。呵呵呵……说实话我这个孙女婿还颇有我当年进行革命工作时,在上海滩做名侦探的风度呢,只是功夫实在差了点,刚才你的擒拿‘银狐’时犯了四十八处致命错误,所以我想想还是不能把我宝贝孙女交给你,除非你以后每天跟我学武功…………”
江老爷爷背着手,自言自语的向着明亮的霓灯下走去。
  • 上一篇文章:嘻嘻,不好意思,新瓶装旧酒。

  • 下一篇文章:该隐号疑云(2)修订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元川』于2009-7-13 17:18:00发表评论:

  • 修大人真有魅力……
  • 猫妖猫又』于2009-7-7 16:18:00发表评论:

  • 修大人的文最好看了~~:D
  • 幽悠』于2009-7-3 19:35:00发表评论:

  • 很喜欢网维系列的文,不知道会不会出书啊?!修大人的文都想抱回家珍藏呢
  • 再见冷水』于2009-6-22 17:31:00发表评论:

  • 很喜欢网维系列的,觉得紧张之中不无幽默,呵呵
  • 九天牧云』于2009-2-9 14:45:00发表评论:

  • 从推门我理解了一个词的意思……活见鬼啦!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复仇丈夫的完美杀人记录(s)[2808]

  • Baby[3662]

  • 摄影楼谋杀案[2787]

  • 现场(二)[2361]

  • 网维探案——狐仙传(01)[4161]

  • 名画收藏家之死(完整篇)修订版…[3914]

  • 遗忘[2675]

  • 戚洛南探案之身份案(乐阳著)[3125]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法国裙子之…[4686]

  • 网友侦探系列——名侦探服部平次…[2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