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四月一号——谋杀菜单(全)
 作者:hitachi41  人气: 3341  发表于: 03年03月22日21点18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四月一号——死亡菜单
被一个比自己的年龄还小上两三岁的女孩子授课,这可是大大损害苏东吴尊严与面子的事。但是为了提干,为了涨薪水,即使是这样的苦果,他也不得乖乖地吞下去。将双手抱着后脑勺,两脚高高地翘到阶梯教室的课桌上,一边看着那个年轻的女老师,一边猛嚼口香糖。
“酷儿理论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西方兴起的理论,”这是一个年约二十四五岁的女人在讲课,或者说她是女孩更为恰当,那张胖胖的圆脸虽然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但仍有少女般的矫情。不过她的眼神很锐利,下巴也很挺,看上去是一个有志向的年轻人,但是随着年纪的增长,苏东吴确信那将会是一个既有野心又有能力的女人,“……但是同性恋却不是进入了现代社会新兴的。事实上我国古代就有了相关的历史记载,比如龙阳,断袖,这些都是我国古代用来阴喻同性恋的词语。”
“还有同志和玻璃。”一个女学生插嘴,引得全课堂一片哄堂大笑。这样的笑声大大地刺激了苏东吴的想象力和反击能力。
“把男同性恋称为玻璃,那么女同性恋是什么?”他问刚才的女生,“咖喱?”
更大的笑声响彻整个能容纳三百人的阶梯教室,连可爱的女老师也涨红了脸,咯咯咯地笑起来。“真是有创意的词汇,而且也很压韵。”
“哦,真的吗?既然这样,黄老师……”真是有够便扭地叫唤,“算我婚姻法过了吧。”
“……”被叫做黄老师的年轻女孩有些发觑。看着他,刚想要回答什么,下课的铃声响了起来。
“黄老师。”苏东吴看着如潮的学生群涌出教室门口,不愿跟着他们一块挤。他溜边地站在讲台边,看到刚才那位插话的漂亮女生上来和“黄丫头”说话。那个女学生,苏东吴有点印象,是班上的班长,只是名字忘记了。
“其实应该称呼你黄主席才对。”班长说,“黄主席,这次你们学生会开会,能通过我们组建推理社团的议案吗?”
“哼,外交辞令。”苏东吴暗想,“原来这个‘老师’也是学生啊,看来像是研究生。该死的学校,只会骗钱。让这种丫头来教学不是误人子弟吗。”
忿忿不平地咒骂着法学院院长,用想象中的铁拳将之打得鼻青脸肿,她们两一边交谈着一边走到他的身边。
“其实我个人觉得搞个推理社也是很不错的,说不定我自己也会参加,我自己非常喜欢悬疑啊、恐怖啊、推理之类东西。但是要说法那帮古板的老师恐怕不容易。还有一个问题,就我们学生会内部,那个季天堂好像也会跟我唱反调呢。”
“就是那个和你竞选主席失败的人?”
“对啊。”学生会主席将几根叛逆的掉在眼前的发丝播回到它们应该的位子上,“当然,如果你们的计划能够再完备详细一点,或者能找到一个强有力的后台支持,应该能够通过。”
“后台?”推理社准社长说,“有啊,苏东吴不是我们市知名的刑警吗?如果他愿意加入我们的话,应该可以说服他们吧。”
那个对他的笑容使苏东吴深深地打了个冷战。
“喂,我可不想和你们搞在一块。你们那些小孩子的把戏可不要扯上我。”似乎是想装出冷酷的样子,但是不怎么成功。
“小孩子的把戏?”对方叫起来,“你怎么这么说?”
“不对吗?”苏东吴说,“不就是看过几本侦探小说?看了几部逗小孩的动画片?你们还真以为自己是福尔摩斯啊?或者,你们更认为自己是什么新一柯南?”
“你!!”受到伤害的女生双脸涨的通红,“我们还知道阿嘉莎·克里斯蒂,知道爱伦坡,知道埃勒里·奎因,知道江户川乱步,知道金田一耕助,知道程小青老爷爷。这,绝不是小孩子的把戏。”
“哦。那很了不起啊。”充满嘲讽地说着,眼睛却盯住了某个地方,“章莉亚和高明乐也是你们学生会的人?”
黄老师似乎是吓了一跳,但当发现对方的说法不是什么神奇而是看到了自己的计划表时,不由得莞尔一笑。“是啊。”她看了一眼书面上摊着的纸片,“待会儿我们要在吃饭时讨论学生会的工作,我正在给他们布置任务呢?”
“难怪。哈哈……一二三四,也够那三个人忙的了。”他继续看着纸片说,“不过那个章莉亚,你为什么要在她名字下面画一道道呢?有什么理由?”
“切。”边上的女孩吐着舌头,不屑地说,“还说我呢,自己不也一样,自以为是地在那假装是福尔摩斯。”
“呵呵……”黄老师笑道,“她是我的同宿,因为我上课时突然想到要给她增加个任务,所以就画上一条线,提示我自己记得补上。你不问我,我还真忘了呢。”她从包里掏出麦克笔,在纸上刷刷唰地写起来。“哎呀,已经十一点半了,说好十二点的。我先走了,两位同学,继续加油啊。”迅速地将东西整理着,然后像个小学女生一样俏皮地将它们抱在怀中,蹦跳着向外走。
“恋爱中的女人真健忘。”这么讽刺着,苏东吴觉得自己的肚子也在敲鼓了。
“喂,你到底愿不愿意帮我忙啊。”班长大人露出威严说。
“喂什么喂,我叫苏东吴,我对小孩子的把戏没兴趣。”
“我也说了这个不是小孩子的把戏。”对方争辩起来,然后突然说了一句令苏东吴没吃饭就不能消化的话,“恋爱中的男人真健忘。”
像是踩到了老虎尾巴,他的脸难看的竖起来。“你叫什么名字,班长?”
“米嘉乐,请好好的记住吧。”
就这样,刚才还激烈地打着嘴仗的两人,现在却决定一起去吃午饭,当然战败的苏东吴同志将负责餐后的账单问题。像是偷偷摸摸或者不好意思地和米嘉乐拐进一家校园里的小餐厅。向宽敞的大厅扫了一眼,没有看见一个学生,然后他就非常兴奋或者说非常满意地拉着米嘉乐往人少而且昏暗的内屋小包厢里面走去。但是,当走过一间门半掩着的包厢时,他听到里面传来的令他头皮发麻的声音。
“怎么,你们两也喜欢到这里来吃饭啊。”透过那半扇门,苏东吴看见了黄老师的半边脸。
“不是啊。”米嘉乐红脸回答说,“我是被他拉着来的,也许他是跟着黄老师往这走的吧。”
“什么嘛?”苏东吴几乎怒不可遏地跳起来,“明明就是你领着我往这走的。”
他们走进了紧挨着的那间包厢,然后一个学生模样的女服务生走了进来,“哈,大天使,怎么会到这来吃饭啊。”
米嘉乐对她笑笑,说,“有人请客吃饭,不吃白不吃。”苏东吴的眼睛斗鸡了,但男人的尊严和矜持使他不情愿地接过递来的菜单。“来壶茶。”
女服务生迅速地给他们端上一壶热茶,然后又递上了制作简单的菜单。
“我要清炒虾仁和蜜汁排骨。”米嘉乐欢跃地说着,然后又似乎不好意思了起来,“哦,喵喵啊,别人请客我似乎不能这么随性吧。哈哈……我去卫生间。”
苏东吴瞄了一眼拿着小包离开的女孩,心想,“刚才在教学楼里不去,现在又……真是麻烦。”
“好吧,清炒虾仁、蜜汁排骨还有东郭肉、野生菌汤,荷兰豆……”翻到第一页菜单,匆匆地看了几页,然后点下四菜一汤,苏东吴喝了一口茶,“你和米嘉乐一个宿舍的?”
“不,我们不宿舍,我也不是她同学,我是数学系的。”那个女服务员笑笑,“不过我们都喜欢推理小说,我们要一起创建推理社团,也许我们以后会是一个社团的。”
“原来如此。”苏东吴又喝了一口茶,心想,“又是一个胡闹的小孩子。”

四月一号十二点的钟声由学校的那座破旧钟楼敲响,饭菜也送了上来。米嘉乐望着那晶莹洁白好似珍珠的吓人,刚刚拽露出玉齿,就要显出饕餮之相,一个歇斯底里的叫声从隔壁传来了。“哎呀,不好了啊。快来人啊,杀人啦!!”
“杀人……”对推理充满执着的女孩,突然听到这样的喊话,脸色瞬间不由变得像那些年画上的娃娃一样白。举到嘴边的一勺虾仁无一例外的空降到了桌面上。
“在隔壁。”另一位倒是满冷静,不慌不忙地喝光手里的那罐啤酒,慢吞吞地站起来,问道,“要去看看吗?”
“这……当然。”米嘉乐紧握双拳,勇敢地站起来。苏东吴忍不住地在嘴角上浮出讥笑。
苏东吴两三步地推开门口慌张的人,踏进小包厢,看见了那个扒在餐桌上的受害者黄老师——黄亚芬。此时此刻她就像是头上被泼了红墨水一般,整张脸都是红色的。不过事情才刚刚发生不久,所以红色的粘稠液体还在往下流淌。苏东吴扶起她的身子,闻到难闻的血腥味,突然他大叫了起来。“她还活着。”
“是吗?”米嘉乐叫道,“快送她去医院。”
于是刚才站在门口的两个人在苏东吴的吩咐下负责将受害者送往校医院,米嘉乐也跟着一块去了。大概过了一刻钟不到,三个人又返回来了。
“嗯,虽然已经止住了血,但是还在休克中,校方已经把她送到第一医院抢救了。”
“很好。”苏东吴听着米嘉乐的报告,装作权威的样子说,“那么现在我是不是该开始调查这个该死的案子了呢?”他这么说着从身后拿出一块同样黏着红色稠体的砖头,“显然这就是凶器。”
“这个……”米嘉乐一甩头,将那长长的秀发打在了苏东吴的脸上。“能采到指纹吗?”
苏东吴闻着芬芳,抽抽鼻子,“不能。”
“那怎么办?”
“一个案子可不是会把明显的线索摆在你的面前的。”
“哦,那你报警了吗?”
“还没有。你知道我自己就是警察,所以我完全可以来调查,这个案子有些意思。”他的脸上露出的笑容充满着愚弄人的感觉,“当然你愿意也可以来上一趟刑事案件调查课。”
“我真的可以?”米嘉乐虽然是以疑问的口气这么说,但人已经走到了刚刚案发的餐桌边,仔细观察。一张方形的桌子,铺着干净的台布。桌面上摆着四副干净的碗筷,都没有动过。黄亚芬刚刚坐过的位子上,一只茶碗打翻着,茶水泼得那份打开的菜单上全是。
米嘉乐用眼神询问苏东吴能不能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拿了起来。
那份菜单翻在倒数第二页,上面写着十几道菜:
蛋炒饭————————————每份4¥
牛肉炒饭——————————每份4.5¥
咖喱炒饭———————————每份4¥
扬州炒饭———————————每份4¥
菜饭—————————————每份3¥
皮蛋粥————————————每份3¥
鸡肉粥————————————每份4¥
鸡鸭血汤——————————每份3.5¥
牛肉粉丝汤——————————每份4¥
咖喱牛肉汤——————————每份5¥
炒年糕————————————每份5¥
汤年糕———————————每份4.5¥
小馄饨———————————每两0.8¥
大馄饨————————————每两1¥
沙锅馄饨———————————每份3¥
看了两遍,也不像看出个所以然,正有些为难,视线突然集中到了桌脚上,那边掉着黄亚芬的麦克笔。她拿起它,发现打开着。于是试着在自己的手背上画了画,一条细黑的笔迹留了下来。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于是转过头,去寻找早上看到的黄亚芬的小皮包。那个皮包就放在黄亚芬之前坐着的台子下面的抽屉里,在和苏东吴一起仔细检查了一遍皮包后,米嘉乐不满意地叹了口气,“没有?”
“什么没有?”苏东吴问她。
她想说,但忍住了,“不告诉你。”
“呵呵……”苏东吴尴尬地笑着,又从黄亚芬的小包里掏出一本漫画杂志,“《绝爱外传》。”他翻了几页印刷糟糕,画技丑陋的画,直皱眉头,“这是什么东西啊?恶心。”
“是漫画社做的少女漫画同人志,原作是日本女漫画家尾崎楠。”她的眼睛偷瞄了低头沉思的刑警学员,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来吧,让我们问问这些发现受害者的人。”
第一个被调查的就是刚刚发出歇斯底里叫声的人,剃着一个标准的学生头,穿着一身运动装,背着一只黄书包。这样古老的好青年在苏东吴面前坐下时,使他产生了极不真实的感觉。
“你的名字?”
“高明乐。”
“霍。”满意地点点头,又突然不满意地摇起了头,“说说刚才你的发现。”
“我的发现?”
“对,刚才是你叫的杀人吧。”厌恶地看着他,苏东吴的拳头紧握起来又放松。
“是的是的。我和天堂刚走进门,就看见了。天哪,我吓坏了。”
“恩哼。你是说你在门口看见黄亚芬她倒在桌子上,头上沾满了血?”
“是的。”
“那你怎么知道是杀人呢?”
“这……”一瞬间来了个瞠目结舌,然后迅速恢复理智,“那种样子怎么看也不象是生病啊,意外啊……的样子。”
简直可以说是猖狂的口气,苏东吴瞪着心里面洋洋得意的男人,问,“你和她同是学生会的成员?”
“对。”
“你还是她的男朋友?”
“啊——”张开的嘴巴发不出声音,愣愣地看着面前的询问者。高明乐才知道面前的家伙不简单。
“哈哈……这么说我说对了。”稍稍得胜的苏东吴继续说,“你的女朋友遇害了,你竟然没有露出一点伤心的表情,真使我吃惊啊。”
“不!!”对方突然跳起来,咆哮道,“我当然紧张了,我当然伤心了。只不过,你不是要调查吗?所以我才留在这陪你。你这个混蛋,如果你没有其他的问题,我要去医院。”
“哈……”如此扃异的性格反差,使得苏东吴露出了微微地笑容,“最后一个问题,黄亚芬最喜欢吃的菜是什么?”
“嗯?”又是愣了几十秒,然后回答说,“葱爆牛肉、荷兰豆。”讲完,很是生气地走出了包厢门口。
“哦,真是不善于演戏的男人。”这么评论着,苏东吴继续说,我希望下一个男人会懂得一些表演。
那个男人真的会表演,而且还是一个漂亮的演员。吹过的头发闪着黑色的光泽,白皙的脸蛋,灰黑色的眼睛,另外唇上续着小胡子,看起来男子气概十足。
“我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小高此时一定很伤心吧。不过,我觉得这个女人会出这种事完全是自找的。”
“有理由吗,季天堂先生?我听说你和黄亚芬的关系不好?是不是这样?”
“的确是这样没错。”他是如此的坦率,以至于苏东吴都感到不可思议,“我不单单是和她关系不好,事实上我恨那女人。”
“啊?”一旁的米嘉乐轻轻地叫了起来,“是因为她在竞争学生会主席时打败了你?”
“不,我和她竞选学生会主席是结果,而不是原因。只可惜我输给了她。”
“那么原因呢?”苏东吴问。
“杀妻之仇不共戴天。”说出这样的话,愣是将见识多广的苏东吴唬住了。
“这个……”支吾了大概有十几秒,他问道,“你几岁了?”
“哈哈哈……”得意的笑容爬满那个漂亮男人的脸,他开心地问苏东吴说,“你有没有住过女生宿舍?”
“我当然没住过啦!!”苏东吴怒不可遏地跳了起来,他冲上前,紧紧拉住对方的衣襟,喝道:“你小子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季天堂挑开他的手,整理一下服装,淡淡地说,“我想那边那位女学生应该是住宿舍的吧。”
米嘉乐愣了一下,点点头。
“那好,就有你来告诉这位侦探同志女生宿舍之间的故事好了。”
“女生宿舍的故事?”米嘉乐迷惑地看着他,不明所以。
“一群笨蛋。难道你们宿舍之间女生的关系不龌龊?”他大声地说,“女生宿舍女生的关系不是仇恨的是同水火,就是亲密得令人恶心。”
“哦。”苏东吴略有所悟了,“那么你的‘妻子’,我想应该是女朋友或者说未婚妻更加适合吧。”
“随你怎么说。”
“好吧。那么你的女朋友以前就是和黄亚芬一个宿舍的,她们的关系好吗?”
“好。”季天堂讥讽地说,夸张地大笑,“关系好得将她有男朋友就视为一种背叛,而要杀之而后快。”
“哦,你说黄亚芬杀了你的女友。那她是怎么杀的?”
“某种诡计,造成头上被意外飞来的转头打中的假相。”
“呵呵……这样的假相不好做啊。”
“哼,这个荒谬的结论可是你们警方给出的啊。”
“等一下……”像是救急一样,米嘉乐打断了正怒火冲天的苏东吴,“你说的是不是上学期,在建的新法学院大楼的那个事故?”
“就是。”季天堂点头说,“房子依旧没有建好,人却早已化成了骨灰。好吧,笨蛋侦探,你是不是现在就要逮捕我归案呢?作为谋杀米嘉乐的凶手——不,正确的说法应该是犯罪嫌疑人。”
没有理会他的挑衅,苏东吴扳着脸说,“说说今天中午的事情,我看见发现黄亚芬时你和那个高明乐是在一起。”
“对,不过我们只是在饭店门口碰上的。他当时刚好一个人乐悠悠地走到那里,炫耀手里买的新CD。”
“什么CD?”
“好像是什么F4的鬼音乐,我对那四个猴子没兴趣。我知道他是送给他老婆的。”
“黄亚芬?”
“是。”
“奇怪……”苏东吴泄露一个词,然后赶忙将季天堂赶了出去,“滚吧,在我没有确定你是凶嫌之前,你给我滚得越远越好,免得到时你那漂亮的脸蛋被我揍到。”
踱着步子在包厢里抽烟,苏东吴的双眼里充满了理性思考的光芒。这时,半掩着的门被推开,一个粗大的女孩走了进来。
“小芬出了什么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大叫,两只胳膊不住地颤抖。
“是章莉亚同学?”
“对。你是?”
“别管我是谁。”他说,“我要问你,你怎么知道黄亚芬出事了?”
粗大的女孩被他的语气吓了一跳。,紧拽着自己的书包,回答说,“我听天堂说的。”
“哦。”似乎是相信她的回答,“我听说今天中午十二点你们学生会的一起在这吃饭,开会?现在是十二点二十?为什么你迟到了?”
“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刑侦大队来这深造的学生,现在负责处理这个案子。”
“你就是苏东吴?”
“哈,我的名气还挺大的啊。”自嘲起来,笑笑,“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迟到的理由了吧?”
“我……”章莉亚突然从书包里翻出两本即破旧又肮脏的书,给苏东吴看到,“我去了趟图书馆。”
对于这个的说法,苏东吴没有表示什么。“这样啊,这样啊。”他喃喃地说,“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你们每次吃饭都喜欢点什么菜?”
“啊?”好是吃惊的问题,章莉亚张大着嘴,然后迅速地报出了几道菜:“虾仁刨蛋,葱爆牛肉,炒鱿鱼。”
“那么吃什么点心呢?”
“点心……我喜欢吃排骨面。”
“其他人呢?”
“其他人,小芬喜欢吃年糕。那两个男的喜欢吃扬州炒饭。”
“好,现在我知道黄亚芬喜欢吃葱爆牛肉、炒年糕,喜欢F4,喜欢看推理类书籍。她喜欢看卡通吗?”
“卡通?你说的是漫画吧。我和小芬都是狂热的漫画迷。我们都喜欢齐藤、喜欢高桥留美子、喜欢游素兰、喜欢柯南和阿一。”
“呵呵呵……果然是小孩子。”
“怎么,你知道谁是袭击黄老师的凶手了吗?”看着离去的章莉亚,米嘉乐问。
“哼哼……本来有个模糊的概念,但是现在我可是完全清楚了。”带着一丝狡猾的笑容,苏东吴一本正经地说。
“哦,凶手会是谁?是他们三个中的哪一个?”
“哈哈哈哈……你不是要组建推理社吗?一个爱好推理的人该不会放弃这种放在眼前的真实案件吧。我知道的你也知道了。”
“哼。”米嘉乐咬咬牙,狠狠道,“你以为我真不知道是谁啊?当我发现那张计划表失踪,那份翻开的菜单,我就知道谁是凶手了。”
“哦,那么我有荣幸听听你的推理吗?还有……”充满嘲讽的语气响彻整个包厢,“是不是应该把嫌犯全部叫道一起啊。”
苏东吴晃着肩膀,哈哈大笑。

嫌疑人们被再次传唤到了案发的小包厢内,苏东吴仍然一副一半玩世不恭,一半冷酷沉默的样子,按着顺序将他们一一扫描个遍。“好了,闹剧应该结束了。”他掐灭烟蒂,说,“怎么样,米嘉乐是你来说,还是我?”
“我。”米嘉乐白了他一眼,抢上前说,“我知道是谁杀了黄老师,就是她!!”
章莉亚惊讶而又慌张地面对着“女侦探”的指控,高明乐目瞪口呆地张开了大嘴,唯独季天堂,夸张地笑着而又虚伪地说,“祝贺你啊,小姐。不过,理由呢?”
“黄老师的死亡留言。”米嘉乐说,“今天上午上课的时候,我和苏东吴都有看到黄老师手边带着一张关于学生会议题的计划表,上面还写着你们三个的名字。但是在发生了案件之后,这份计划表却不见了。为什么?难道说是黄老师把它扔了。不可能,因为你们那时还没有开会。所以可能的理由只有一个,也是唯一合理的一个——凶手把它拿走了。怎么样苏东吴我分析的合理吗?”
“继续。”苏东吴冷漠地吐出两个字
“好。”像是得到了鼓励,米嘉乐兴奋地继续说,“但是这个凶手太大意了,她没有料想到黄老师会通过其他的方法留下了指认她的方法。而这条消息是只有我和苏东吴才会知道的,她也知道我们在隔壁吃饭,一定会来调查这个案子,一定可以读懂她的留言。”
“到底什么留言?”端坐着的章莉亚有些沉不住气了。
“菜单,那份打开的菜单。”米嘉乐抬手将餐桌上的菜单拿起来,翻到黄亚芬遇害时打开的那页,“Look,这上面就是黄老师留下的指出你是凶手的铁证。”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粗壮的女人虽然装出一副很冷静的样子,但不住扭动的腰肢却告诉别人那是错的。
“黄老师的死亡留言。从案发现场我们可以推定,这个嫌疑人是在黄老师面前动的手,也就是说黄老师知道这个打她的人是谁,所以在她遇害的一瞬间她一定会给来调查这个案子的人留下一条线索。当然她也知道如果直接把他的名字写出来,嫌疑人一定会直接销毁。她一定要留下一个嫌疑人不会怀疑而来调查的人一眼就能看穿的线索。所以她翻开了这份菜单,将它翻到这一页。从表面看来这一页菜单上没有任何一个字和你们三人的名字相关。除了那个鸡丁的‘鸡’字和季天堂的姓有谐音,但是这却是太明显的线索,如果凶嫌真是季天堂,他一定会在意这份菜单。所以季天堂不是袭击黄老师的人。黄老师的这个线索是非常聪明的,她知道苏东吴在隔壁吃饭,所以案发后一定会亲自调查,而这个线索可以说是唯有苏东吴才能读懂的人。”
“你不是也读懂了吗?”苏东吴插话说。
“嘿嘿……你是正选啊。”米嘉乐促狭地笑着,“今天上午在上婚姻法的时候,我们讲到了有关同性婚姻。我们都知道从古至今暗喻同性恋的词有很多,比如龙阳,断袖,现在还有同志和玻璃……”
“玻璃是特指男性同性恋。”季天堂说。
“对极了,那么特指女性同性恋的是什么词语呢?”
季天堂一愣,吞了口唾沫,“好像没有这样的词吧?”
“有,今天的课上,我们的苏东吴大侦探创造出了这个词语——咖喱。”
“啊!!”季天堂和高明乐对了一眼,然后那个漂亮小子就夸张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不错不错,她们之间的关系一定是这样的。黄亚芬那丫头和小巴一样,因为有了男朋友,而被杀。哈哈哈哈……活该。”
“闭嘴。”苏东吴喝道。
“怎么了?”黄亚芬说,“难道不对吗?难道不是咖喱炒饭中的咖喱一词暗示出袭击黄老师的人是一个女的吗,而且还和她之间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难道这三个人里面章莉亚不是唯一符合所指的人吗?”
“对。”苏东吴说,“菜单所要表示的意思确实如此。但是探讨的前提确实不存在的。”苏东吴冷笑道,“既然黄亚芬是面对那个袭击者的,又是有时间留下线索的,并且她也知道我们就在隔壁的。那么她为什么不大喊救命呢。只要她发出一点声音,即使她不能发声,只要摔了手边的杯子都可以通知我们,直接抓住袭击者。她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这个……”米嘉乐瞠目结舌,“我错了,这怎么可能,那么谁才是真正的凶嫌呢?”
“哼。”苏东吴冷笑一声,环顾包厢里面的人,“既然这个留言不是黄亚芬留下的,那么留下这个留言的人就是要嫁祸章莉亚。就如同你刚才所说的,能读懂咖喱一词意思的只有黄亚芬,你和我。如果黄亚芬不是留下留言的人,而我又是应该去解读线索的人。那么米嘉乐你就是剩下的里面唯一一个会留下这个留言的人。我记得吃饭之前你曾去过一次洗手间,是吧?”
“你!!”愤怒烧红她的双腮,不知是发怒还是害怕,身子颤抖起来,“你是说我是袭击黄老师的人?”
“不,我没有那么说。尽管你很希望我这么说。哼哼哼……”不怀好意地继续冷笑着,“我知道你们这的每一个人都想要我去得出这个结论吧。不错,如果不是在黄亚芬包里发现那本漫画,我真的会做出如上的推论。”
“那本漫画怎么了?”章莉亚问。
“呵呵……一本有关同性恋的少女漫画的同人志,这又是什么意思?不是同样意味着女性同性恋吗?一个受害者竟然会知道今天会被袭击,并且还带着一份袭击者用来嫁祸他人的杂志。如果说这个案子不是你们这帮混蛋一起策划的愚人节游戏,我就不是苏东吴。”
苏东吴三两步走到门口,一把拉开房门。黄亚芬和刚才的女服务员一起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

<完>
:e:e
  • 上一篇文章:【春季活动17】歌女幽魂(灵异)

  • 下一篇文章:大使的愚人节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hitachi41』于2003-4-1 17:22:00发表评论:

  • 哈哈……各位愚人节快乐!!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股(蛊)惑——(十四)[2688]

  • 飞雪山庄(五)[2479]

  • 《时光隧道》第二部 故事开端[3435]

  • 连载——13区(第二章)[2639]

  • 狂探四人组(三)[2658]

  • 雪庄亡魂[6619]

  • 忌禁之书[21954]

  • 童话疑案(1-3)[5211]

  • 圣诞征文日程安排 [颁奖评委调整…[5005]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蒙古骏马之…[3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