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原创)“新开始”(最后几章)
 作者:罗宾的后代  人气: 2176  发表于: 02年10月07日20点58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4、在狱中
因为太累了,我沉沉地睡着,直到八点钟的时候狱卒送来早餐。那是一碗烧糊了的粥,引不起我一点儿食欲。真不敢相信到现在囚犯的伙食还是这么差劲,我不禁怀疑如果每顿都这样,我是否能活到计划成功的那天。我把它们搁在一边,重新躺到床上。
“塞蒂娅·罗宾,会客。”听到女警卫的声音,我从床上一跃而起,猜想大概是凯妮特她们。
铁门被打开了,我跟着警卫来到会客室。出乎意料,我并不认识这个人。那是位年轻的女士,穿着得体而朴素,但一头红发和一双冷漠的灰色的眼睛很惹眼。我突然觉得似乎早就见过她,甚至以为她就是我要找的人,但她身边的一个扛着摄影机的青年使我打消了这个想法。
“你好,我叫詹妮弗·博尔斯,是电视台的记者,这位是乔纳,摄影师。能问你几个问题吗?”她这样自我介绍道,并向我晃了晃她的记者证,而后转向我身后的警卫,“典狱长允许我摄像。”
“我无所谓。我希望你已经读过我们的规定了,你不得带东西给她,也不能带任何东西出去。未经允许,也不能为她带口信出去。如果我发现有什么问题,可以立即制止谈话。你们的一举一动从这里都看得见。”女警卫冷冷地笑了笑,然后敲敲门上的玻璃,警卫可隔着窗户清楚看到房内。
“那你可要看清楚了。”我顶了她一句。门在我身后“咔嚓”一声锁上了。
“请问吧。”我转向那个记者,拉出椅子请她坐下,自己坐在另一张椅子上,这时乔纳已经开始拍摄。他先用镜头在这狭隘的空间内扫了一圈,最后定在我和詹妮弗身上。
原来是新闻记者,我有那么一丝失望,当然也惊异于她的消息竟如此灵通。但对这次来访本身却没有一点奇怪,因为我“曾经”作为少女侦探的一员协助警方破案,而现在却由于“盗窃”锒铛入狱,更何况我是亚森·罗宾的后裔。我以一种满不在乎的态度回答她的问题。
“你曾经协助过警方?”
“嗯。”
“为什么要走这一步?”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因为赌气吧。”
“赌气?这是为什么?”
“你知道星期四晚上珠宝店的窃案吧?”
“知道,传说也是你做的。”
“那根本不是我做的!就因为那个谣言——那段登在报上的署名什么‘一个爱管闲事的人’的短文,我的三个最好的朋友竟都怀疑我,我想我是被她们气昏头了,才……”
“我明白了。那么你以后准备怎么办呢?”
“随便怎么办吧,反正我也回不到原来的生活了。”
“别这么说,如果请个好的律师,不会判太长的。”
“哼,我才不会接受什么审判呢!”
“你想越狱?!”
“或许吧!”
“你不能一错再错呀。”
“用不着你来教育我!我天性恶劣,早晚会走这一步的。”我用了一种自暴自弃的口气,希望能结束对话。
可惜她似乎不愿就此罢休:“你打算继承亚森·罗宾的衣钵?”
“这个……对不起,无可奉告!或许等我想好了再通知你,你现在可以走了!”我担心再谈下去会说漏嘴,只好下了逐客令。
这次她终于不再纠缠,起身告辞了。我也被押回牢房。
没多久,丽莎她们来了,这次是她们进入牢房。看来是萨切尔警官带她们进来的,这么说他到底还是知情的。
“晚上睡得怎么样,怪盗罗宾?”那道铁门刚一关上,丽莎立刻笑嘻嘻地向我打招呼。
“讨厌,不准叫我怪盗!”
“不叫就不叫嘛!”丽莎突然放低音量,“拿着,这是采访机,你要用到的。”
我接过那个银色外壳的小巧的机器,里面有一盘90分钟的采访带。我们试录了一小会儿,效果不错,于是我把它放入裤子的袋袋里。接着,我在尼娜的催促下,简要地述说了前一晚“行窃”的经过。
“看来你是个名副其实的怪盗嘛!”凯妮特“称赞”道。
“名副其实?我还不是得待在这鬼地方!”
“如果这不是演戏呢?”凯妮特反问。
“哎,对了,你们让我做这种事,就不怕我弄假成真吗?”
“我知道你不会的。”丽莎信心十足地说。
“你以为我不敢吗?当时我真的想过耶!”
“咦,你没吃早饭吗?”尼娜看到搁在一边的粥,关心地问,“你不饿吗?”
“还是尼娜比较关心我!这种东西怎么能吃嘛!这样下去,我恐怕活不到计划成功的一天啊。顺便问一句,我到底要在这儿待多久啊?”
“待到计划成功。”
“喂,丽莎,怎么改口了?我答应以前你还说顶多一个星期的嘛。”
“按照我的预计,不出一个星期,他肯定会被引出来。”
“如果过了一个星期没效果,我就向新闻界透露事实真相。”
“没用的啦!没人会相信你的,就算我们为你作证,我们的证词人家也会认为不可靠,而且,萨切尔警官也答应保守秘密直到抓到犯人。”
“你们竟然联合起来整我!既然这样,那我就在一星期以后越狱!”
“但你也回不到原来的生活呀。”尼娜插上一句。
“这有什么,下一次就不是演戏了!干这个我可是无师自通的哦!”
“你还敢用这种事威胁我?不是已经有上一次了吗?”丽莎突然对我耳语一句。
我把手伸到她背后狠掐她一下。
“你也真够绝的,塞蒂娅,”不知情的凯妮特帮了我一把,“那么只好这样了,就以一个星期为限吧。”
“这还差不多。”
“那我们先走了,还有很多事要安排。”丽莎也只能做出让步。
大约十二点,午饭被送来了,比前一顿好不了多少。我同样没去理会。因为无所事事,我只好躺到床上,瞪着单调的天花板,脑子里却一片空白。不知不觉,我又睡着了。这次终于得以睡得长一些,可惜做了噩梦,当我惊醒的时候,又有人来“探监”。这次是两个人——丽莎和一位陌生的青年。
“先来介绍一下,这位是你的律师,弗朗兹先生。他是个很厉害了律师哦!”丽莎指着那位青年对我说,然后又转向他,“这就是你的当事人,塞蒂娅·罗宾。”
“你好。”那位律师很友好地向我打招呼。
“哦,你好。”我回礼道,并请他坐下,然后在丽莎耳边低声说,“拜托,这到底是怎么会事啊?”
“如果不请律师的话回引起对方怀疑的,放心,我们把实情告诉他了,只是装装样子罢了。他还答应为我们做通讯员呢。”
“这样啊,那真要谢谢你了,弗朗兹先生。”
“不用谢的。喔,不介意我听你们谈话吧?”
“当然不介意!以后还有请你多多帮忙呢,这场官司很难打的。”
“官司!搞什么啊,丽莎,不是说好一个星期嘛!”
“开个玩笑,不要见怪。对了,早上电视台记者采访的事没告诉我们嘛。”
“不好意思,忘记了。这段采访播出了吗?”
“当然,不然我们怎么知道!演得不错嘛,怪盗……”
“讨厌,说过不要叫我怪盗!”我打断她。
“反正凯妮特和尼娜不在这儿。”
“对了,如果那个家伙出现,我怎么通知你们呢?那些警卫都不知情耶!”
“这倒是个问题,让我想想……”
“应该多几个知情人事,不然事情很难办的。”我打断丽莎的思考。
“好吧好吧,只有这样了。我们会安排好的,到时候你找典狱长吧。”
“这还差不多。”
“好了好了,我先走了,你和律师多谈谈案情吧!”说着丽莎起身告辞,出门的时候向我扮了个鬼脸。
5、自投罗网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这已经是星期六的清晨,过了这一天,这件事就要公诸于世,可那个人还是没有出现。我开始犹豫,是不是要再拖几天,一旦说出真相,先前的努力就都白费了,而且,想要找出那个家伙就更难了。
律师离开是大约5点的时候,通常在这之后我总是睡觉的,这天却有访客——记者詹妮弗小姐,她是一个人来的。她的灰眼睛流露出兴奋,还掺杂着一丝嘲讽。在会客室的狭小空间里,她使我感到有种威胁感,于是我按下了采访机的录音键。
“啊哈,罗宾小姐,你还记得我吗?”
“你是电视台的记者詹妮弗。”
“看来你的记性不错,能不能再往前想想,我们早就见过面。”
果然如此!我开始在脑中搜寻这个形象,逐渐有了印象。
“我们在济贫院见过,你是那个首领的女儿。”
“很可惜刚开始你没想起来,现在你知道是谁害你落到这种地步的吧?”
“不就是你吗?”
“没错,就是本人,就是我做了珠宝店的案子,然后嫁祸于你的,我就是想让你坐牢。哈哈,现在你已经进来了。后悔吧?谁叫你们多管闲事,害得我父亲被判死刑!我是来报仇的!你是第一个,对了,丽莎·福尔摩斯失踪的事你还不知道吧?”
“什么,丽莎……你把她怎么样了?”
“哼,要不是她的怀疑和告密,你也不会落到这地步。我也没把她怎么样,只是让她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休息,就在我的公寓里。”
“很安全的地方?不会是大型的保险柜吧?你想让她窒息?”
“放心,那个玩意儿并不是完全密闭,我还不想让她这么快死。你真的很聪明,我想密码你应该不会猜不出,它就在我刚才说的话里,不过可惜就算你知道也救不了她。她没沾任何水和食物已经有一天多了,活不了很久了。哼,凯妮特·华生、尼娜·莫里亚蒂还有……我要你们一个个付出代价!哈哈哈哈……”她旁若无人地笑道。
最重要的部分已经录下来了,我松了口气,轻轻按下停止键,准备通知警卫了,没想到她继续说下去:“顺便再告诉你一件事吧。关于那些珠宝,你不会没有兴趣吧?它们现在正躺在我的公寓里,由你那位亲爱的朋友守着呢……”
门突然被打开了,我们都吓了一跳。警卫冲进来说:“时间到了……”
“对不起,”我决定采取主动,便打断了警卫,“请等一下,我希望让这位小姐帮我带一个口信出去,可不可以请典狱长过来?”
“好吧,你等一会儿。”警卫又走出去,锁上了门。
“我什么时候答应帮你传口信了?”她很不满意的责问,“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何必那么着急呢?多呆一会儿吧。”我很轻松地对她说, “他们马上就来了。”
脚步声由远及近,警卫把典狱长找来了。
“……就是我做了珠宝店的案子,然后嫁祸于你的,我就是想让你坐牢……” 我把采访带倒回去,然后放出来。典狱长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你被捕了,小姐。”
“可恶,上当了!”
“唉,聪明反被聪明误,你这是自投罗网。那么,”我又转向典狱长,“这个就交给你了。我现在可以走了吗?”我把采访机塞在他手中,侧身从警卫旁边挤了出去。
“哎,等一等……”
我走向看守所的大门,却被门口的警卫拦了下来。见鬼,他们不知道这件事情!
“你太性急了。”典狱长赶了上来,“还有一些手续呢!”
“啊,不好意思。”我向他吐了一下舌头。
办妥手续已经七点半了。我匆匆赶到家里,打电话分别向凯妮特和尼娜报告这件事情。
“太好了,你终于恢复自由了。”她们两个的反应出奇一致。
6、又一次单独冒险
吃过晚饭,我把包里那几样工具小心地放回工具箱,然后拨通了萨切尔警官的电话。
“喂,塞蒂娅吗?这次委屈你了。”那头传来他的声音,很亲切,有点像父亲。
“没什么的,谢谢你。对了,她公寓的地址查到了吗?”
“还没有,她一直不肯开口,只好先押在看守所里。”
“丽莎还被锁在她的保险柜里……”
“别太担心了,很快能查出来的。顺便问一句,她有没有透露那些珠宝的下落?遭窃的珠宝商催了我们好几次,这种人!”
“是吗?可惜她并没有提到珠宝。”看来那个珠宝商的确是个铁公鸡,一个念头突然闯进我的脑海,让我兴奋不已,于是我向他隐瞒了自己知道珠宝下落。
“这个慢慢再说,你还是早点休息吧。”
“嗯。”我挂断了电话。
接着,我通过查号台查到了“詹妮弗”所在电视台的电话号码。拨通这个号码之后,我要求查询员工的住址。这费了我不少口舌,但没使我失望——我了解到了她的地址。
跟电视台的人交涉的这段时间里,我已经制订了行动计划。放下听筒,我便着手进行了。
……
做完准备工作,已经快11点了。我再一次打开曾祖父的工具箱,在箱子的一角,我找到一副黑色的手套,看样子是他当年作案时用的。我情不自禁地戴上试了试,稍稍大了一点儿,不过却使我有种奇妙的感觉,一种从未有过的冷静。我不禁想:或许塔妮娅说得对,这就是天意,我注定要继承亚森·罗宾的衣钵?
房间里的钟突然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这是11点的钟声。“该出发了,”我对自己说,“这次要注意点了,因为它不再是闹着玩的了。”
我提着工具箱来到门外。满月使路灯变得苍白惨淡,这个时刻,在自己家门前的这条看不见行人的路上,我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窜上来。
坐着出租车来到“詹妮弗”的住址时,我花了几分钟时间研究这幢房子。这座大楼模样奇特。房子本身呈马蹄形,宽敞的两侧通向街道;一共是三层楼,正面有拱门和阳台,由于天黑,辨不出颜色。我走上台阶,发现自己置身于一间周围都是玻璃的门厅里,这里的日光灯开得通亮,右边是一排信箱和蜂音器。左边,透过几扇似乎锁着的玻璃门,我可以看到几个电梯和通往防火楼梯的出口。进门的地方,很有艺术性地摆满了硕大的盆栽植物。我查看了一下租房者的名字,它们都用透明胶带贴在每个套房的蜂音器旁边。整幢大楼共有二十四个单元。“詹妮弗·博尔斯”的名字写在九号门旁边,我猜那是在二楼。
瞥了一眼手表,已经12点多了。这里的房客大约都睡着了,而身后这条僻静的林荫道也不见人影。我大胆地打开工具箱,戴上手套,开始对付其中的一扇玻璃门。我检查了门的四周,并没有类似防盗报警器之类的装置,这使我可以放心地使用万能钥匙。我把一小束手电光对准锁孔,观察它的形状。它的一端有一个L形的弯钩,于是我第一次便选用了这种形状的万能钥匙,但锁纹丝不动。接着,我又试了一把H形的。还是不行。我换了第三把,小心翼翼地尝试着,听到“卡嗒”一声,锁开了。
我由防火楼梯走上二楼,要同样的方法打开了九号套房的门。走进房间后,我又把门锁上。
穿过走廊和客厅,我走进她的卧室,打开灯。圆形的吸顶灯散发出柔和的橘黄色的光,让我感到很舒服。房间很整洁,以冷色调为主,配上橙色的灯光挺和谐的,唯一让人觉得碍眼的是床边的一个大保险柜。看来就是这个了。
这个家伙似乎复杂一点,虽然开锁的小钩子可以代替钥匙打开第一道锁,但却过不了密码锁那一关。我有点心急了。
“……我想密码你应该不会猜不出,它就在我刚才说的话里……”我回想着和她的对话,究竟哪句话才是密码呢?可恶!
“……我是来报仇的!……”又一句话跳了出来。
“报仇”?就试试这个吧。
于是我开始按键:R-E-V-E-N-G-E,最后按下“确认”,幸运得很,我猜对了,门自动地缓缓地弹开了。
丽莎蜷身躺在里面,对门被打开毫无反应。我想轻轻抱她出来,可惜没这力气,只能拽住她的手臂,把她拖出来。可能这样弄痛了她,她开始反抗。不过毕竟饿了一天多了,她的反抗没有妨碍我。让她平躺在地上后,我取出同样放在保险柜里的一袋珠宝,检查并且确认了它们是珠宝店失窃的那些。我小心地把它们塞入背包,然后把事先打好的一封信放入保险柜。
按原样锁上柜子后,我转身照料丽莎。她仍处于半昏迷中,对着我有气无力地喊道:“走开,你这混蛋……”
“你饿傻啦,丽莎?”我凑到她耳边,“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是罗宾呀!”
“不好意思。”她的嘴角动了一下,是想笑吧。
谢天谢地,她还没傻。我走进厨房,找了个杯子,洗了洗,倒了杯水让她喝下去。她看上去清醒了一些。
“感觉怎么样,丽莎?能站起来走路吗?”
“放心,我没有看起来那么虚弱。扶我一把。”
于是我扶她站起来,她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
“还行。”她说。
“那么,我们回去吧。”
我扶着她走出房间,关上灯,锁好门,坐电梯下了楼。但愿电梯的丁冬声没有被管理员注意到。
这大半夜的,路上几乎没有车辆。我们在风中等了一会儿,终于叫到一辆出租车。
回到家,我让丽莎吃了一些饼干,现在她的气色好多了。
“唉,我又欠你一份人情了,怪盗罗宾。”
“看来你已经完全恢复了,我也没必要留你了,回去吧。”
“难道你放心那么晚让我一个人在外面走吗?”
“关我什么事,我的目的又不是去救你,而是那些珠宝,与其还给那种人,倒不如……”
“可是,你会第一个被怀疑的。”
“这个我早就安排好了,不用你操心。好了,你先躺一会儿,我去洗澡了。”我拿起工具箱和珠宝上楼,听见丽莎在我身后嘟哝:
“到底是怪盗……”
7、扑空
第二天中午,我接到萨切尔警官的电话,告诉我“詹妮弗”的住址已经查到。
“真的?太好了,我能不能一起去看看?”我装出惊喜的声音。
“我打电话来的目的,就是请你一起去的。你的另外两位朋友我已经通知过了。吃过午饭我开车了接你们。”
“谢谢。”
挂上电话,我对丽莎说:“下午我要跟萨切尔警官他们一起去那个人的家,现在我先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一个人走没问题的。”
“好吧,小心一点。”
我送丽莎到门口,她走出几步,又转回来:“对不起,塞蒂娅,本来你可以有更好的前途,现在却做了……”
“与你没有关系,这是天意。好了,一会儿我们来看你,别再叫我怪盗。”
下午1点左右,门口传来汽车喇叭声,是警官他们来了。上车后发现,凯妮特和尼娜已经坐在里面了,萨切尔警官坐在副驾驶席。
“另外有三个刑警已经先去了。”萨切尔警官告诉我。
“哦,我们也快点吧。丽莎已经被关了两天了。对了,她怎么会被绑去的呢?”
“我们也不清楚,那是前天放学以后的事了吧。看来只有问她自己了。谈谈你这几天的感受吧。”凯妮特摇着头说。
“……”
谈话间,我们已经到了。
另外三名刑警已经等着了。又一次站在这幢建筑前,我发现它在白天看起来比晚上漂亮多了,乳黄色的外墙和红色的阳台的搭配十分得当。
走上台阶,萨切尔警官按下了连接管理员房间的蜂鸣器。向管理员说明来意后,对方示意我们进去。他在电梯口等我们,把我们领到位于二楼的九号套房前,开了门之后就下去了。
先到的刑警中有一位是警方的开锁专家,但是同样,他也只能打开第一道锁。
“你猜得出密码吗,塞蒂娅?”凯妮特轻声问我。
“这个……”我故意疑迟一下,“我记得她说密码就在她所说过的话里,而那些话的核心是‘为父亲报仇’,就先试试这句吧。”
“这句是不是太长了?”萨切尔警官问。
“呃,那就‘报仇’吧。”
于是那名刑警在密码盘上拼出“报仇”——R-E-V-E-N-G-E,和上次一样,门缓缓地弹开了。令我们瞠目结舌的是,里面是空的,除了一封信静静地躺在那儿。
萨切尔警官拿起那封信,瞥了一眼,把它递给我说:“给你的,塞蒂娅。”
“啊,我的?”我佯装吃了一惊,接过来,拆开,与因为好奇凑过来的凯妮特和尼娜一起阅读:
塞蒂娅·罗宾小姐:
你好!
很抱歉让你以及你的朋友们扑了个空。我想这些珠宝与其还给那个吝啬鬼,倒不如让我了处理,我会让它们有更还的用处。至于你们那位可爱的朋友,不必担心,她现在已经在自己的家里休息了。
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本是无名之士,自幼对亚森·罗宾十分敬仰,希望能成为他的继承人,借此机会征求你的同意。另外,如果有什么能为那效劳的,我将非常乐意。
A.L.之继承者 上
“真是过分,我们一定要设法抓到他,你说呢,塞蒂娅?”凯妮特有点气愤,如果让她知道是我干的,包管要昏过去。
“这个嘛,就要看他的表现了。我们还是先不要妄加干涉,听听警官的意见吧。”我转向萨切尔警官,“您看怎么样呢?”
“这件事还是交给警方处理,你们不要管了。对了,这封信能不能让我带回局里?说不定可以查出笔迹、指纹什么的。你们先回去吧。”
让我自己做收信人真是太明智了,这样信上有我的指纹就很正常了;另外,为了不被看出笔迹,我是用电脑打这封信的,这个特别字体还真是有手写效果。
“顺便问一句,如果可能的话,这封信还给我行吗?”
“当然可以,不过可能要过几天了。”
8、尾声
在丽莎的客厅里,凯妮特和尼娜正对丽莎嘘长问短。
“对了,你到底怎么会被那家伙掳走的呢?”
“星期五放学之后,我一个人走在这条路上,整条路上只有我,突然一辆汽车停在我身边,一个人下来向我问路,并且要我上车带路,然后强行把我拖上车……”
“唉,你也太大意了,”尼娜打断她,“那么昨天晚上呢?”
“昨天晚上怎么了?”丽莎瞟了我一眼,假装糊涂。
“有人自称‘A.L.之继承者’,来了个黑吃黑,把那些珠宝偷个精光,又把你从保险柜里救出来,送回家。”我不露声色地记叙道。
“哦,你是指这件事呀,”她又瞟了我一眼,“当时我处在半昏迷状态,对发生的事不是很清楚。不过他确实是个绅士派的梁上君子,特意送我回来,还买了东西给我吃。”
“这么说他是个好人咯?”凯妮特显得很有兴趣,“哎,他长什么样子?大概多大?”
“呃,大概十八、九岁吧,蛮帅的。”
“不错,看来跟我们塞蒂娅挺配的……”
“哎呀,你乱说什么呀!”我慌忙打断凯妮特,瞥见丽莎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
几个月后,这件事已经完全平息了,警方也放弃了对“A.L.之继承者”的徒劳的追寻。我将这批珠宝(除了一个形状独特的水晶项链坠儿被我留作纪念)连同那个钻石胸针脱手,把获得的钱款全数捐给福利机构。于是,这件事情真正画上了句号,而我的双重生活却刚刚开始……
Sadiea Lupin
[THE END]
  • 上一篇文章:完美的自杀

  • 下一篇文章:网维的侦探手记II——蒙古骏马之谜(中篇)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Ki』于2002-10-7 20:58:00发表评论:

  • 很有意思。以前就挺喜欢侠盗,会不会写一个侠盗系列?
  • 火龙之舞』于2002-8-26 19:41:00发表评论:

  • 不错啊,很喜欢看怪盗的故事。继续努力:e
  • hitachi41』于2002-8-26 18:37:00发表评论:

  • 仍然很精彩的故事,使我想到了快斗君盗窃生涯的开始。
    但是这篇故事里面有一个小小的瑕疵,在现在英国已经取消死刑了。
    所以复仇者报仇的动机值得商榷。
    还是那句话,希望能看到你写得有过中国怪盗的作品。
    呵呵……

    血缘是一种奇秒的东西,冒险的因子往往在三四代后继承下来,于是复古的怪盗出现了。
    ——Bye敬上
    :e:e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奎因仿作】犹太六芒星之谜[5280]

  • 凶画(下)[4721]

  • 该隐号疑云(19)修订[2715]

  • 生日宴上令人吃惊的礼物(命题作…[3341]

  • 马盖瑞探案---<网恋>[2432]

  • 香烟岛谋杀案(五)[2743]

  • 网维探案——狐仙传(04)[2937]

  • 无法完成的婚礼(解答篇)[2580]

  • 《亚伦探案》之《夕阳下的谋杀》…[3364]

  • 一桩过分张扬的谋杀案(3)[2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