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香烟岛谋杀案(三)
 作者:80511521  人气: 2431  发表于: 02年08月10日09点15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敲门声所惊醒,原来是严冬,“方众,起床了,走,去吃饭!”
  我给他开门后,转身又回到床上,“谢谢你,你先去吧,我一会儿就到!”
  “那好,马上来啊!”说完严冬就走出房间。
  我在床上一动不动,实在舍不得这温暖舒适的被窝,我在那里思想斗争了很久,最后决定放弃温柔乡。
  当我来到餐厅所有人都已经就位,韩云示意我坐下,这时马萌已经站起来,“方众,快来!”说着指向她右侧的位子,我走了过去在那里坐下。
  “现在人到齐了,可以吃饭了!”韩云微笑着说。
  我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没有参加劳动,而且大家都在等我一个人!我向所有人微微点了一下头,表示歉意!
  看来大家都饿了,所有人的吃象都不算雅观,这也不能怪我们,从早到晚只有这一顿饭,这也难怪!
  晚餐还是很丰盛的,虽然多数菜有些不生不熟,但看上去还是很有味道的,特别是我跟前的这盘儿传统大菜——炒鸡蛋,味道相比之下果然出类拔萃,当我决定吃第二口时,突然眼前出现一只手,不容质疑地把这盘儿鸡蛋全部端走,我正想和这人理论一番,抬头一看原来是张颖,她自打从上车就开始对我有敌视,我都不知道那里着她了!
  “哎,你干什么?”我不忍问道。
  “干什么?就不给你吃,这是我炒的!”张颖满脸不屑的看着我。
  “哎,我到底怎么惹着你了,处处和我作对!”我终于爆发出来。
  “是又怎么样!”张颖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
  **是啊,我不能把她怎么样!我现在开始怨恨《香烟岛谋杀案》的作者,干嘛要创造出张颖这样的人,这不是明摆着要和我作对吗!
  作者喊道:“我冤呐,本想写出一个温柔体贴的女子,可不知为什么,写着写着就变成这个样子,这可能是我内心潜在的,对女人的深恶痛绝!”**“好了,不要吵了!”韩云在这适当的时候出面调停。
  我和张颖都不再说话了,张颖把整盘鸡蛋扔在自己的跟前,气呼呼的吃着面前的米饭。
  这时气氛已经很尴尬了,不知道是谁把门后的CD打开,整个房间里飘扬着轻松烂漫的音乐。
  过了一会儿,音乐驱散了房间内的尴尬,所有人都开始活跃起来,张颖也和旁边的袁圆聊起天来,剩下在一旁的刘旭不知是无奈还是插不上嘴,在一边不住的摇头。张颖的右侧是严冬,正在和坐在首位的韩云边吃边聊,与严冬对面的李小雪好象满腹心事似的,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米饭,马萌则显得异常活跃,一会儿给我加这个菜,一会儿又加那到菜,忙得不亦乐乎。我右侧的肖海依然沉没寡语,但脸上却露出一丝让人难以琢磨的微笑,看来他今天格外高兴,还喝着不知哪弄来的啤酒,甚是逍遥啊!
  “来,尝尝我做的。”马萌说着边把远处的一道菜摆到我跟前,“快来呀!”
  这是一盘儿蒜薹,我尝了一口,好咸呐!但我还是生生的咽了下去,原因很简单,张颖正在偷看我,我装做很兴奋的说:“哇,太好吃了,我就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蒜薹!”
  马萌被我这夸张的表扬,立刻眉飞色舞起来。而且在一旁不住的让我多吃,虽然我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但我还是虚伪的边吃边叫好。
  可能是太咸了,我忍不住向一旁的肖海要了一瓶啤酒,肖海很迅速的把啤酒递给我,看着我喝酒的样子,“方众,是不是很咸?”肖海忍不住笑的问我。我回过头看看马萌,趁她不注意的时候,猛的向肖海点着头。
  就当我还想和肖海说些什么的时候,刚刚回身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响声,原来我和肖海的筷子交织到了一起,“你是左撇子!”
  “是啊!”肖海回答。
  没多久大家已经风卷残云,韩云又提议所有人一起打扫战场,这一次我没有逃避!
  真是人多力量大,没多久就打扫完毕。
  其他人陆续的走出餐厅直接进了休息室,留在最后的只有我和张颖,我本想和她好好谈谈,可她根本不给我机会,连眼睛都不看我!
  当我放弃这个念头时,就径直走出放门,可就在关门的一刹那,我看到张颖鬼鬼岁岁的溜进厨房,我故意把房门留了一些缝隙,只见她从厨房里出来,手中捧着那盘马萌抄的蒜薹,见房中无人,迅速从盘中拿了一块儿放入嘴里,可很快又吐了出来,脸上表情十分痛苦,她一边吐着口中的余味,一边咒骂道:“这个死方众,这么难吃还说好,呸,呸……!”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推开房门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好吃吗?哈哈哈……!”
  张颖先是被我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但又看我正在笑她,小脸已经通红,随手就把整盘菜连同盘子朝我的脸仍过来,我躲闪不及整盘菜扣在左肩膀上,这回轮到她对我傻笑,“活该,让你笑!呵呵!”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嗨,马萌怎么放这么多酱油啊!“哎,好了,你已经报仇了,还生气呀!”
  张颖气鼓鼓的白了我一眼,“谁有时间跟你生气,别自做多情了!”说完走进厨房拿出工具开始收拾自己做的孽。“我来帮你!”我说完蹲下来拾起破碎的盘子,她也没有反对,继续清理地上的汤汁。
  “哎,去换件衣服吧!”我们走出房门时张颖对我说,我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没关系,这不挺时尚的吗!”
  “爱换不换!”说完她就径直走进休息室。
  我自己也觉得有欠雅观,回房后刚换好衣服,肖海就回来了,“你怎么没去休息室?”
  “我回来换件衣服,你怎么回来了?”我把脱下来的衣服把进洗手间。
  “我来拿烟。”说完已经走到洗手间的门口,拿出一根烟递给我,自己也拿了一根。我把衣服扔进洗手池,肖海把烟点上,“走吧,一起去!”我点了一下头,就跟他到休息室。
  整个房间充满了音乐氛围,窗帘已经被拉上了,头顶上开着各种各样令人眩晕的等,视线也显得十分模糊,房中间的空地上,只有刘旭和袁原相互搂抱在一起,跳着似舞非舞的东西,其他人都坐在四周的沙发上,脸上表情实在看不清楚,肖海走到离音箱不远的沙发坐下。
  “方众,快来!”不用看就知道马萌在喊我,我顺着声音走过去,马萌从黑暗中跳了出来,“和我跳只舞”,说完拉着我跑到所谓的‘舞池’,“来呀”。
  “可我不会跳舞!”我不好意思的说。
  “没关系,就象他们一样,”马萌指向刘旭,“不用会得!来!”
  没等我有任何反驳,马萌已经牵着我的右手搂在她的腰上,就这样我就象狗熊一样,随着她时前时后的烂转。
  可能是马萌的带动,韩云和严冬,肖海和李小雪,都走进了舞池,和他们相比我们的舞姿实在不敢恭维,这时休息室的门开了,借助走廊的灯光我看到张颖走了出去。
  马萌依然孜孜不倦地教导我,可我还是无法心领神会,这时曲子已经停了,所有人都回到了沙发上。
  “马萌,这有梁咏琪的《钟意他》!”肖海在音响附近喊道。
  “对呀对呀,马萌快来呀!”李小雪也在一旁附和着。
  其他人也一同起哄让马萌唱歌,“对呀,你是学音乐的,让我们这些俗人听听什么是天外之音!”我在一旁同样说道。就在这一杀那,我看到她的浑身一颤,眼睛盯着肖海那里。
  但她很快恢复平静,“好,我来唱!”
  肖海为她找好曲目,前奏轻快的响起,这时马萌拿着麦克风,“这首歌送给我刚刚结识的朋友——方众!”
  下面顿时一片起哄声,虽然光线很暗,但我知道所有人都在看着我,我的脸也有些发烫了!
  马萌的歌的确无与伦比,我这种五音不全的人也不由得被其吸引,当最后一个音符从音箱发出后,掌声四起虽显有些不够声势,但这是这里所有人的共鸣。
  我突然觉得好象少了什么,但又好象什么都不缺……
  在大家让她再来一首时,马萌见好就收。这时整个房间震撼着‘的士高’的强劲旋律,所有人都近乎疯狂的跳动着身体,我对此毫无兴趣就走出了房间,在走廊里依然可以听到震耳的音乐。
  我回到房间从背包里拿出烟和书,本想静静的看一会儿,但音乐的魅力太大了,房门无法阻挡其洪水猛兽般的音乐气势。我想到张颖可能在房间,但敲了很久没人开门!
  我拿着烟走上船的右侧甲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今夜海面很平静,海风的潮湿令我有些呼吸困难,我扶在栏杆上看着脚下的海水被船体用力的划开,海水露出白色的伤痕,所过之处涧起不高海浪,我盯着那一处许久依然无法平息。
  寂静的大海被月光照的格外银白,月亮,星空,海面三位一体,给这个寂寞的夜带来了寂静的美。
  我沿着甲板向船尾走去,突然有一阵隐隐的哭泣声,我辩着轻微的声响寻了过去,就在后甲板通向船内的门后,我看到李小雪,她并没有发觉我,哭声是从她这里发出来的,她坐在门后低着头脸隐藏在她凌乱的头发中,这时我才注意到她只穿了一件衬衫,下身什么都没穿。身体不住的颤抖着,她大概是想尽量控制哭声,所以她的哭泣有些不伦不类。
  我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这种情况对方当然不想让人知道,何况还是个男人。
  我走了又觉得不太丈义,咱哥们儿也是个大老爷们儿。我转身悄悄的返回房间随手拿起毯子,但我再回去时她已经不在那里了,我找了一圈都没有见到她。
  我把毯子扔到床上,肖海已经回来了,“方众,你发烧了?”肖海看我拿着毯子很关心的问我。
  “看来,你今晚的兴致很高嘛!”我倒在床上说道。
  肖海没有回答我,只是向我神秘的一笑,接着就去了洗手间,“哎对了,方众,刚才张颖把你的衣服送回来了!”肖海在洗手间里说道。
  “什么衣服?”我来到洗手间门口问道。
  “就是你扔在洗手池里的那件!”肖海一边洗脸一边说。
  我这才看到挂在衣架上的衣服,虽然战绩依稀可见,但勉强可以视人。
  “你干嘛不去找她?”肖海奇怪的问我。
  我点着头说:“你说得对!”转身我就出了房间。
  这次敲门终于有人开了,韩云十分热情的要我进去,“坐呀。有事吗?”韩云坐到我的对面说道,我有些不好意思,“张颖在吗?”韩云好象明白了什么,微笑着说:“噢,她还没回来呢!可能在马萌那里,你去看看吧!”我倒过谢刚走到门口,这时严冬进来了,我很知趣的去敲对面的房门,开门的是马萌,“诶,你怎么来了!快进来!”马萌把我让进了房间,张颖果然在这里,“来,方众快坐下。”马萌也很热情的招呼我,李小雪没了刚刚的哀怨,象个没事人似的,她可真是个天生的演员,“你来找马萌吗?”李小雪坏笑着看着我,“不是,我来找张颖的!”我刚说完,“你找我干什么?”张颖没好气的说道,我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而脸又烫了起来,她们看到我这个样子都笑做一团。“好了好了,方众,你找张颖什么事?用不用我们回避一下?”李小雪说完又笑了起来,这次张颖没有笑,“方众,走吧,什么事外面说!”张颖说完率先出了房门,我随后也跟了出去。
  来到后甲板张颖冷冰冰地问我,“找我什么事?”
  “噢,谢谢你!”我低头看了一眼衣服。
  “就这事儿?不用客气!……还有事吗?”
  “你干嘛对我象阶级敌人似的,我有得罪你吗?”
  “不怕坦白地告诉你,开始我有些喜欢你,但现在……,”张颖瞪了我一眼,“现在我很讨厌你!!”
  “我干了什么,让你这样?”我疑惑地问道。
  张颖轻蔑地哼了一声,“你自己做了什么,难道不知道!”
  “我干什么了?”我不解地问道。
  “得了吧!你这种人,平日装得道貌岸然,其实就是个流氓!”张颖憎恶地看着我。
  我被弄得莫名其妙,正想再追问,“方众,你听着,以后别再和我说话……”张颖转身就走,“那样我会觉得恶心!”说完她已经进入船舱。
  我在那里愣愣地站了半个钟头,始终没明白其中的意思!
                 
  第二天由于机器发生故障,船只好停止行驶。
  今天阳光明媚所有人都到甲板上自由活动,我和肖海在船长那里借来鱼杆儿,钓鱼实在无聊,肖海又不喜欢说话,整整一天整艘船都死气沉沉的,尽管韩云极力渲染气氛,但很明显效果不佳。张颖果然没有再理我,只有马萌和我闲聊几句,而李小雪总是象心不在焉似的,严冬和韩云在海里游泳,显得不亦乐乎!就在这种既无聊又无趣的状况下度过一天!
  傍晚十分船又重新启动,可能随着船的行驶,所有人又都恢复生机。
  晚饭时,“各位,明天中午我们就可以到香烟岛,”韩云说着举起酒杯,“让我们为这次旅行的高潮——干杯!!”
  当夜我和肖海在甲板上聊天,“今晚好象很冷啊!”我紧了紧自己的衣服。
  “可能要下雨了……!”肖海望着天空轻轻地说。
  他的预言真的实现了,几颗雨点轻打在我的脸上。
  “回去吧!”
  “你有女朋友吗?”肖海侧过脸问我。
  “没有。”
  “可我有,我很爱她……!”
  我看了他一眼,“如果你不介意我想问一下,你的女朋友是不是在这个船上!”
  肖海猛地看着我,惊恐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这不重要,”我摇摇头,“她是谁?”
  肖海没有理我,只是出神的望着大海。
  夜里我展转无眠,总觉得有事发生,但是什么呢……?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早晨——雨一直没有停,空气也显得格外沉闷,其他人也有些精神恍惚!
  早饭时大家都很沉没,只有刘旭和袁圆对阴沉的天气不满,其他人好象对此毫不理会!
  韩云告诉大家回房整理东西,中午就会到达香烟岛。
  我和肖海都躲在房间里抽烟,其他人因为下雨的缘故,都失去了到甲板上看风景的兴趣。
  中午,韩云让所有人到餐厅去吃饭,“我们先吃饭,一会儿就到了!”
  午饭过后没多久,韩云叫大家到甲板上,“你们看——那就是香烟岛!”韩云指向远处一个黑糊糊的东西说道。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由于海上起雾,加上天空阴沉,我们只能看到一团黑黑的东西。
  “这可比宣传照片上的差远了……!”肖海在一旁感慨道。
  船一点点驶近,整个岛逐渐清晰地摆在我们面前。
  我觉得它只是很高罢了,其他并不觉得有那些特别,整个岛是由整块儿大岩石构成,远处看上去岛是个不规则的圆柱体,船越近越是无法看清顶部的样子,海岛的底部散落着大小不一的岩石,海浪拍打在上面溅起几米高的浪花,由于开始起风了,船又要返航,我们匆匆的绕到海岛的另一侧,这一面有一片不大的沙滩,从沙滩上伸展出一个木制的简易码头,码头上站着一个人,手举着一把深蓝色的雨伞,由于风是向着她吹去,她用伞挡在面前,但从衣着上知道她是个女人。
  船在摇摆中缓缓靠近码头,风浪越来越大,弄得我们犹如酒后桑吧摇摆不定!
  经过‘千难万险’我们终于上了岛,那位接我们的女人走过来,韩云热情地走过去,“扬姨!”
  “小云,我们总算见面了!”那个被称为扬姨的人微笑着和韩云说话。
  “是啊,对了扬姨,东西送到了吗?”韩云一边说一边招呼我们上岛,“昨天就送来了,”扬姨说道,“大家快往上面走,雨下大了!”她喊着我们率先朝台阶处跑去。
  由于整个岛成圆柱体高耸而立,从下面往上看犹如站在山脚下一般。
  我们跑到台阶处,扬姨告戒我们小心,又把手中的雨伞递给李小雪,“你们小心点儿,台阶很滑,注意安全!”
  整个向上的台阶成S型,每到一个转弯弧度都很大,看得出整个台阶是人根据香烟岛的岩石特征开凿出来的,台阶紧紧地镶嵌在岩石上,而另一侧又有护栏,可以说是相当安全!
  台阶也有够长,我们足足爬了二十分钟,果然上面别有洞天,与台阶交接的是一个长方形的水泥平台,踏在上面以后就可以算是蹬到峰顶,其实岛上面的空间并不是很大,紧靠近平台的是一块儿篮球场,球场一侧岛上的边缘,另一侧有两个花池,两花池中间相隔一条人工铺成水泥小路,直通一幢三层欧式房子的大门,说它是欧式建筑原因很简单,只因它和中国的房屋有很大区别,房顶尖平不一但很有规则,房子看上去很陈旧,虽然看出有重建的痕迹,但依然无法掩盖其历史悠久的气韵。四周边缘处均有高大栏杆,特别在球场三侧挂有高网。
  “大家快进去!”扬姨招呼我们进屋。
  房门大得出奇是由玻璃制成,进去后是一个较大的门厅,我们正面是一个宽大的木制楼梯,楼梯的背部朝向大门,正面对着一扇巨大的窗户,窗子大概直通三楼,门厅的右侧有扇门,里面是宽敞的客厅。
  我们随扬姨进入客厅,所有人纷纷落座,经过刚刚的爬山都以筋疲力尽。
  客厅的摆放乍看上去没有规则,但摆放的位置极其合理,沙发散落在各个角落,靠近门口有一个硕大的茶桌,正对着客厅门口的一面墙上,墙上挂有很多外国油画,墙根是一个在电影中才看得见的壁炉,但炉口以被铁栅栏封住。
  “大家都累了吧,”韩云微笑喘着气说,“我们先来介绍一下……”韩云说着把一旁的扬姨拉到中间,“这位就是这里的主人,扬海萍!”韩云郑重的介绍。
  扬姨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不是什么主人,大家叫我扬姨好了,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你们喜欢吃什么,尽管对我说,不用客气。”
  “扬姨,我们很累了,可以带我们到房间去吗?”我站起来说道。
  “啊,对不起,我都忘了,你们都来吧!”扬姨微笑着招呼所有人上楼。
  “男的住二楼,女的住三楼……”扬姨说到这儿被韩云打断了,“当然,你们例外!”韩云看着刘旭和袁圆。
  扬姨也会意地一笑。
  上了二楼“呐,你们睡在这儿!”扬姨回头看着我,接着又对韩云说道:“你们先等在这里,我带他们去看看房间。”
  二楼的楼梯口是一个小的休息室,女孩们就在那里暂时安营扎寨。
  楼梯的左右两侧各有一个走廊,扬姨把我和肖海带到右侧,紧里面的房间是肖海的,旁边是我的,这时我才知道每一侧只有两个房间,我和肖海并没有急着回房,又跟着扬姨到了左侧,挨着楼梯的是严冬的房间。
  “里面的房间比较大,又有一张双人床,”扬姨回头鬼笑地看着袁圆,“那间房是你们的!”
  刘旭和袁圆都羞红了脸,袁圆害怕众人的目光,急忙随刘旭进了房间。
  大家都呵呵地笑了……
  “扬姨?这太不公平了,”我义愤填膺的在一旁说道,“为什么他们可以有各大房间,我却不可以?”
  “孩子,如果哪个女孩和你有一样想法,我也可以给你们一个大房间……!”扬姨微笑看着我,又看了看休息室的女孩们。
  肖海这时已经放声大笑了……
  三楼和二楼布局是一样的,肖海的头上是张颖,而踩在我头上的是李小雪,严冬头上是马萌,那对儿恩爱夫妻的上面是韩云。
  扬姨住在一楼,大家本想去看看,但实在有些累,所有人也就各自回房了。
  进门后是个小走廊,一侧是卫生间,走过走廊是一个较大的卧室,房间的布置很简单,一张单人床,床的两侧各有一个小柜,墙上面也有一幅外国油画,床对面有一套沙发,沙发的右侧是一个放衣柜,对面是一扇镶有栏杆的硕大窗子,我轻轻推开窗子,一股海洋气息充斥着整间房子。窗外是一片汪洋大海,房子的这一侧是在峭壁上建造的,由于栏杆的缘故,我只能听到海浪排击岩石的巨响。
  洗过澡后我就躺在了床上。
  突然,在船上的那种不祥的感觉再次打扰了我,是什么呢?什么……
                 
                 
  请继续关注《香烟岛谋杀案》(四)
                 
  待续
                 
                 
                 
                 
                 
                 
  • 上一篇文章:香烟岛谋杀案(二)

  • 下一篇文章:香烟岛谋杀案(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