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带篇原创来拜山^_^——简单杀人案
 作者:火龙之舞  人气: 2570  发表于: 02年08月08日18点10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大家好,我是天极论坛个人版侦探俱乐部的版主。我们版也是由一群喜欢推理的网友发起的,希望今后大家能多交流。现献上本版网友玛雅琼(乌衣小碧)的原创一篇。


文章标题: 简单杀人案 再次贴出,完整版,等待砖头(6970字)
发表时间: 2002.07.25 16:00
阅读次数: 25
文章作者: 玛雅琼
文章内容:

2001年冬天,反常的温暖。
终于动笔记下那件事情,虽然我一直试图完整的记录下它,却又回避般的不肯动手。直到这个宛如三月的冬天,收到了火龙的电邮。
她留下一句话:什么时候,可以看到你所答应的。

那是2000年的初夏,依旧在坛子里晃荡,偶然看到谁贴出的帖子:有几天假,一起出去玩吧。
正好有空,就回了贴。然后是漫长的时间地点的讨论,一般这样的随口说说最后总是无疾而终,但那次,在连最先贴帖人都退出了的第二天居然达成了共识,地点选在了庐山。
虽然已经去过,抱着有的玩就好的念头仍然整装出行了。
于是第一次看到了火龙之舞,还有其他闻名但从没见过面的人。

初夏的太阳已经开始热了,火龙的脸庞被晒的微微发黑。
旁边的知秋一叶,即使已经知道了他的年龄应该是一群人中最大的,仍会被他的外表欺骗。以为他的以前同事闲云才是。
和论坛上永远微笑的面具闲云相似又有些不同的人,现实的闲云做事一板一眼的认真。
满不在乎的嚼着泡泡糖的,是按时地方搞活。
那个不太爱说话的长头发女孩子,COFFEELULU。

5月的庐山傍晚,云雾缭绕,温度很低。

放好行李后,我走出房门。
两人一间的宾馆,到了分房的时候,遇到了麻烦。闲云当然是和知秋一叶在一间,我和火龙在一间。但是后面呢?
网络上讨论的时间太久,以至根本忘了性别对分房的影响吧。
不管怎么说,帮忙订房的人也应该先打电话确认一下。
在大家都有手机的情况下。
“是我不好,本来应该是兔泡泡要来,后来她来不了,我就顶了她的位置,忘了和订房的人说了。”漫不经心的小按说到,一脸的无所谓。
“那么现在怎么办?”闲云问到,担心的样子。
“啊,我不介意的,随便你们如何处理,和他一间房也行。”LULU安静的说。
虽然那样,总是不太好吧。但看着注意力已经不在这件事情上的LULU,大家反而觉得尴尬的是自己。
真的很放心么?互相望了一眼。还是决定他们一间房,只是把房间换成了套间。

套间在楼梯的出口处。走到LULU的房间门口时,意外看见了闲云,手搭在门把手上,要进去还是刚出来?
他也看见了我“你也来找他们呀。”
“是啊,火龙说来看看,大家一起出去吃饭。”
门打开了。LULU探出了头,显然有些吃惊。
她对小按打了招呼,一起走了出来。

庐山有名的是三石:石蛙,石鱼和石耳。
本来打算点鱼的,但知秋说:闲云对鱼过敏。
LULU吃惊的张开嘴,小按还是不在意的样子,我到知道,那是异性蛋白过敏。
火JJ取笑的说:还好没有对猪肉过敏。
大笑中,看见似乎若有所思的眼光。
是谁的呢?

入夜。
火龙找知秋一叶出去买鞭炮烟花了。无聊中,去看看LULU在干什么。
敲门,身后有人说:“他们说去看庐山恋了。”
不觉莞尔,那么老的片子,电影院里每晚重复的放,仍然总有人看。
恻身问到:“你怎么没去,他们,有叫过你吧。”
他一脸无辜的说:“可是能我年龄大了,不喜欢那样的缠绵。”
这不是闲云在坛子上的风格,更象是别人对他的评价。想多问一句,知秋一叶已经举着烟花上来。
于是下楼,看他们在雾气潮湿的青色地上放炮仗。火光明明暗暗,间或是闲云寂寞的脸。
虽然奇怪,但仙女棒已经拿了出来,短短的绚烂的几分钟。知秋一叶帮我点着了火,然后的注意力,就放在这迷离的金色中。

很深的黑色中,山上寒冷的夜。
走廊里传来声音,惊起四顾,火龙不知什么时候出去了。
悉悉历历的声音向门口移动。轻轻的低语含糊不清。
“小按和LULU那么晚才回来。身上还有露水……”
“差点碰到他们,幸好……”
“明天见吧。”
“好,那么……”
“如果你要是骗了我……”
门斜斜的打开了一条缝,暗淡的黄色廊灯投在了地板上,勾出了一个男人的影子。
我闭上眼睛,火龙的脚步轻轻的移动到床边,然后,是一阵衣物的抖动声。
安静的夜晚。

“早~今天去哪里?”知秋一叶很有精神的打着招呼,“火龙呢?”
享受着山间的凉风和新鲜空气,我点点头:“她去看有没有车去了。今天去锦绣谷吧,看日出已经太晚了。”
“这里可以看到日出么?”知秋一叶颇感兴趣的说。
“啊~别问我,这样起早的事情,从北京的升旗到青岛的赶海,我一向是起不来错过的。”
知秋一叶笑了起来:“真是懒MM啊。”他用坛子里那随意的口气说, “不过我喜欢。”
我一楞,笑了起来。回头,一条沉默立在门外的影子。

锦绣谷。流云缓缓而过,不时掩住对面的青翠山峰。密密麻麻的人。
靠近陡峭的山崖,火龙有点战战兢兢:“如果从这里掉下去,肯定没命。”
闲云伸头,注视了一眼深不可见的山谷,皱了皱眉。
知秋一叶安慰的说:“没关系,那么多人在这里,都看着呢。”
“如果人要是拥挤起来……”闲云声音里有些奇怪的东西,似乎有点精神恍惚。
知秋一叶停步大笑:“要不闲云你试试挤挤我?”
大风刮过,闲云打了个冷战。
“别傻了。”知秋一叶转身随人群移动,同时摆弄着手中的DV,“那里不是还有铁链围起来么。即使闭着眼睛,我也会和铁链保持距离。”
“不过在三叠泉,到是真的有人被挤下去过。”我不经意的说着。
大家都停滞了一下,知秋一叶的背影突然有点僵硬。
一直安静观看风景的LULU握住小按的手,低声说:“这里真的很大的风。”
她脸色苍白。

第二个夜晚过去了。
隐隐的听到有人的哭声。但睁开眼睛,却什么声音也没有。
是幻觉吧。自己这样对自己说。

第三天,要去的,是三叠泉。
希望早上人少能够少一些。做好了吃苦的准备,我紧了紧包。
在庐山,特别是在三叠泉,你就不可能避开一种人:轿夫头。只要他盯上你,他就会在任何一大段山路口出现你身边,即使你坐车而他看起来只是走路。甚至好象他一打响指,地下就会冒出几个抬滑竿的。
同样的,我们也被一个给盯上了。
火龙带着墨镜,虽然我已经告诉她会有这种情况,她还是很不满的瞥了眼如同影子一样跟在身边的那个人。
但她突然笑了起来,低声说:“我知道如何摆脱他了,昨天晚上想到的。如果我换了衣服,他还认得我么?”

三叠泉。
独力爬下据说是三千多层的台阶,已经腿软了。回头,一直跟着我们的轿夫还在,若无其事(废话,人家是轿夫啊),眼睛里,却闪着讽刺的光。没有理他,转身,正对着瀑布。
前几天刚下过雨,瀑布比上次看见的似乎更壮观一些。活泼的水流穿过深青色的树林,如同跳舞那样,先有一个小跳,跟着一个大跳,然后义无返顾的纵身跃入潭中,死寂的潭中。和上次一样,虽然美丽,但让我觉得阴郁。那潭好象无情的眼睛,冷冷的看着周围。是因为阳光只能照到山壁么?没有阳光的地方,才悄悄的散发出逼人的寒气。在第二叠那里的很小一块空地,就是据说掉下过人的地方。
有人拍我的肩膀,转头,我不由一楞。
火龙笑嘻嘻的说:“如何,不认得了吧。”
不同的衣服,不同的化装,火龙看起来完全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好象变了一个人。
小按靠了过来:“完全不一样了,摆个姿势拍下来留念吧。”
“你手里拿的好象是知秋一叶的DV么?”
“是啊,下来的时候给我的。”
“那么他人呢?”
大家都讶异起来,在人群中四处寻找。不但知秋一叶,连闲云也不见了。我的眼光突然碰到LULU惊恐的脸,她指着瀑布,但却说不出话来。
顺着她手的方向看去,两个身影在第二叠的那个地方,从衣服上看,是闲云和知秋一叶!而闲云,离瀑布非常非常近了。
“快叫他们下来,那里以前就摔死过人的!”我紧张的抓住小按。
“可是那么高,瀑布的水声又大,他们又是背对着我们……”火龙摇摇头。
“等等。”小按摸出了一个鞭炮,“我口袋里还有一个这个……”
他把点着的鞭炮扔向空中。
上面人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来,我们一群人大叫着作起手势。
闲云退了几步,隐到了阴影之中,但一直背对着我们的知秋一叶转过身来,震惊而迷惑的拿起随身带的望远镜向前走了两步,然后……
他从瀑布上掉了下来……
他身后,闲云伸出的手臂还没收回。

现在想起来,那之后的场景都是混乱而激动的,一干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情看我们发抖。打电话给公安局,叫滑竿抬人上去,景点管理处的人处理的有条不紊。好象被遗忘了很长时间后,一个公安局的警官走到我们跟前,很客气的请我们去录口供。
录口供的警官姓周,问了些常规问题,但很多问题对我们来说都是无法回答,他的一切情况我们都不太了解。自杀?他好象精神很好啊。谋杀?没有听到什么啊。
最后周警官皱了眉头的送我们出门,请我们暂时不要离开此地,并要去了DV。

晚上,住处。
即使在网络上认识了那么久,知秋一叶还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过闲云和知秋的房间时,我向里面看了看。警官显然收去了部分知秋的东西,闲云又被暂时的扣留,他们的房间显得有点空荡荡的。没有了人的房间,凄凉而生硬。
火龙出去半天了,从出事到现在她几乎没有说话,
如果要是出了那样的事情,仍然镇定自若的,恐怕会被怀疑有问题吧。
苦笑一下,正想睡,却被门口的争吵惊动
“别以为我不知道,就是你!……”
“你呢……”
两个女子好象充满醋意的争执。然后一个男子的声音加了进来:“你们别在这里吵……”
声音慢慢远去。


警察的速度很快,第二天,周警官就把我们叫了去,听闲云的审讯录音。
出乎意料,闲云痛痛快快的承认了是他做的,甚至还交代动机是因为工作上的长期不和。大家面面相觑,我不由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象重拳打在棉花堆上。
就这样?原因就是这样?

周警官拿出了张照片。
“这是经过我们放大的照片,是你们在案发时拍下来的DV上抓下来的。从上面可以看到。闲云的手在知秋一叶背后之前曾被刺到。但我们对知秋一叶的衣服做了血迹测验,上面并没有血迹。”
“这说明什么?”我问到。
周警官给了我们一个笑容。“这点,我想你们中间有人可以告诉我。”
“那知秋一叶的死因到底是什么呢?”我追根就底的问
“在悬崖那里太向前靠,被这个东西绊下山崖。”周警官拿出一根细细的铁丝,“就是这个。”
LULU睁大了眼睛,然后和小按对看了一眼。
“可是。”火龙疑惑的问。“那里怎么会有铁丝呢?”
“是啊,那里怎么会有铁丝呢?”
周警官说着,眼睛在众人的脸上瞟过。
“是我放的铁丝。”LULU松开抓的紧紧的手,承认到。

“LULU~。”小按惊叫一声。
LULU看了他一眼,稳定了有点发颤的声音。“是我放的,我在那里放的铁丝,也是我把知秋一叶骗上的第二叠。”
周警官毫不意外的“哦”了一声,接口到:“我们询问过管理人员的,他们在照片上认出你了。”他朝小按那里点点头:“还有你。”
“对,因为我一个人去有点害怕,就要他陪我去了。”LULU满不在乎的说:“后来他劝我,我就放弃了。”
周警官想了想,说:“能说说原因么?”他又象想起什么一样向四周看了看:“不介意换个地方吧。”

于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们被安排在办公桌旁坐下来,捧着杯水发愣。
2个小时过去了。来往的人虽然多,但是没有一个看我们一眼。
战战兢兢的捧着那杯茶,没有人注意的话,比被看嫌犯的眼光看着要好很多。我自我安慰着。
3个小时过去了,局里的人开始相互招呼着去吃饭了。周警官还没有出现。
虽然没有说话的心情,我还是嘀咕了一句:“很饿啊,吃饭时间了。”
周警官慢慢走进来,拿着两张照片。
火龙突然不自然的笑了一下。
“那么,先吃饭?”周警官扯着嘴角向火龙笑了一下。“吃完饭后,这位小姐是不是还要和我说些什么?”
也就是说,我还要留在这里,直到大家都问完话么?我皱了皱眉。
“你想做些其他事情吗?”周警官突然转换了话题。“等在这里很无聊吧。”
“是啊,都没有什么事情。”我打了个哈欠。寻思着是不是去告诉大饼。“还不能走啊。”
“怕有什么要你补充的。”周警官温和的说,“拖那么久,也没有办法啊。”
于是吃饭,然后居然让我上了他们的电脑,东扯西拉并在大嘴骂过一个人后,总算又见到了周警官。

他带我换了间房,桌子上有个东西,我认识,是很多电视上看得到的录音机。
录音机沙沙的响了起来,最先出来的,是闲云的声音。

“是啊,我和知秋一叶是同事。不过我恨他。
他一直摆出一幅高人一等的样子,比我有更多的晋升机会,更好的人缘,我早就想干掉他了。可惜啊,这次不是我下的手。”
“你别激动,来,喝口水。”
没有声音,想象中,闲云大概会在借擦眼镜来平静自己。
“那么,这是什么?”一个人问话的声音,是周警官。我疑惑的看了看周警官。他笑了笑,拿出一张照片,是火龙。
显然这张照片给了闲云极大的震撼,因为我听到什么东西掉了下来,然后他的声音再度响起,有一点愕然有一点愤怒,还有一点恐慌:“这个你们怎么会有?不关她的事!”
但是他突然崩溃了,因为我听到了哭声。在断断续续中,他开始了他的叙述。


去年的时候,有一个网友要到重庆。闲云要去接。显然那时候闲云和知秋一叶的关系很好,因为被什么事情拌住了的闲云请知秋一叶代劳的。
晚上6点的时候,知秋一叶困倦的返回,向闲云抱怨说:“KAO,你被放鸽子了,害的我等了那么久。”然后就翻东西出去了。
闲云楞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是没有接到。他觉得很惊讶,因为要来的,是他网上认识的一个女孩子,两个人的关系,也只能用“网恋”这个词来形容。
象闲云这样认真的人,网恋起来也是一丝不苟的。
换句话说,他网恋的对象,也是一丝不苟的人。这样的人,是不会轻易爽约的。
何况,过来是出差。
但他不久就把这件事情忘了,正好遇上休假,本来打算陪同游玩的计划既然没有办法实施,闲云也就一个人回了老家。
因为被放了鸽子,在网上再见到那女孩,闲云没有问什么,也没有聊什么。那女孩以前有很多话找他说的,现在却也少了不少,几乎没有什么话。
倒是知秋一叶,听说有什么什么,天天都乐的不得了。但是闲云和他见面的机会也少了。因为知秋一叶已经调动岗位,不再在论坛工作了。

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那女孩子突然打电话来:“你手机为什么关机?”
“我的手机?”茫然的闲云回答到:“没有啊?我没有手机。”
“你的QQ也没有开。”
“QQ?那个东西因为单位把断口封掉了,我很久没有用了啊。”
“骗子!你不是注册了会员么?上回我来的时候你给了我手机号的啊。”
“上回你不是没有来么?上次我有事情,请的知秋一叶去接你的。”
良久的沉默后,电话那头传来忙音。


闲云的叙述还在继续:“直到这次来,我才知道事情的真相,我真想把他推下去,可惜我没有。。。”
不管我听的一头雾水,周警官换了盘带子,响起的是LULU的声音
“我认识小按,但我没有和他说过我JJ的事情。”
“我是故意认识小按的,我上坛子,在坛子上混,就是想找个机会,可以杀掉闲云。”

我楞了一下,闲云?

"我有个JJ,和我感情也就那样。家里人一天到晚的拿她来和我比,说我这不如她那不如她。她是优等生,当然拉。”
“我逃课的时候她参加竞赛,我留堂的时候她培优,她上了大学,反过来替我补课。”
“一句话,乖宝宝那种。”
“托她的福,我也上了大学。交男朋友,飞男朋友,上网,翘课,不过也快毕业了。”
“她上网还是我教的。”
“理智的人上了网也理智,可惜理智的人恋爱起来却会变的迷糊,她居然就一本正经的谈起网恋来。”
长时间沉默后,周警官的声音冒了出来:“然后呢?”
“然后?死了啊,人流的时候。”LULU嗓音没有丝毫激动。“她那个笨蛋什么也没说,甚至都没有联系我就自己跑去医院。笨蛋,为那种人……”

“长话短说吧。”周警官关上了录音机。“她JJ就留下一本网路日记,LULU在小按的帮助下弄到了密码。于是她想杀掉闲云。在那之前,她已经打算利用小按做不在场的证据。”
“她把日记的复印件和她JJ的照片放到闲云和知秋一叶的房间,闲云的床上。并且说其他的东西在三叠泉的第二叠上。”
“但是她去布线的时候小按跟在她的后面,小按劝她罢手,她犹豫最后同意了。所以只把一条线的一头系好。(另一头是闲云系的)大概是因为爱情,当然也因为这个时候出的另一件事情。”
“就是鱼的事情。”
“日记里象所有痴心少女一样,记录了每一点细节,包括吃的什么,在她们见面的第一顿饭,闲云,啊,应该说是知秋点的,是条鱼。”
“于是LULU有些迷惑。她不想错杀好人。就停止了。但她在后面的几天里一直没有时间去除去线。结果导致知秋最后掉了下来”
“你明白了吧。”周警官说完了,喝了口水。
“知秋一叶冒充闲云和LULU的JJ在一起,从日记上看,开始好像许诺要娶她。最后却不闻不问。等她去医院的时候,时间已经太晚了。”

“那火龙和这个事情又有什么关系呢?”
“啊!”周警官急着说话,被水呛了一口。“那张照片。奇怪的很,知秋一叶喜欢的都是同一类型的女孩子,特别是如果从远处看的话。那照片是火龙而不是LULU的JJ。火龙无意在知秋一叶的包里看到LULU JJ的照片,于是想模仿了看知秋一叶的反映。结果……她好象和LULU还为这吵了起来,因为谁也不能确定是谁的责任。”

结果,知秋一叶就那样掉了下去。因为那三个有意或无意的行为。

出警察局门的时候,看着暖暖的阳光,我突然想了起来:“还记得那女孩子无法联系知秋一叶的大概时间吗?”
“好像是去年4、5月份。”
“那时候,知秋一叶刚换了岗位,掉了手机,出差。”我深深吸一口气,说到。

没有办法联系到知秋一叶,于是,她去了医院,并象花一样凋谢在那里。一年后,知秋一叶从瀑布上,掉了下来。

人生有的时候,比想象中更离奇。悲悲喜喜间,我们就这样被命运玩弄于股掌间。

(OVER)

看完这篇,我就想起了克里斯蒂《走向决定性时刻》中的一段话:谋杀不是开始,而是结束。任何谋杀,其实都是由若干人在不同的时间干了若干不同的事情而最终引发的……

  • 上一篇文章:大着胆子也贴一篇,各位大大不要笑

  • 下一篇文章:网维的侦探手记II——日本娃娃之谜(中篇)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酷岛信屹』于2002-8-8 18:10:00发表评论:

  • 简单?很不简单哪!!
  • 火龙之舞』于2002-8-7 15:31:00发表评论:

  • 文章作者: 玛雅琼
    发表时间: 8/8 9:26
    文章内容: 原来的时候场景不在这里,而在另外一个地点(也是庐山附近),想写成密室杀人案。
    后来之所以取消了,原因么。。恩恩恩。。是多种多样的(其实也就是偶懒拉)
    所以现在的就成了这个样子。
    写的时候,特别是写到最后一直在向知秋一叶抱怨:“有这样杀人的吗,哪有这样的。。”并且很烦闷的一度打算不继续了。幸好他一直在说:偶不能死的不明不白啊。。。。在这样的情况下,结尾有点草草收场的意味,其实换个方式,比如最后的嫌犯等半年后发电子邮件说出真相或引用LULU JJ的日记这样的可能会好一些,但那样老觉得就超出了篇幅。。
    写的是巧合的巧合的巧合。最开始的时候只是想:如果几个都未完成的犯罪在一起会出现什么状况。之所以没有太多的推理,是因为两个理由:1、总觉得在中国,想做一件事情而不让人注意是非常难的,也就是说:只要问,中国总有大把的目击证人(城市里要好些);2、实际上,嫌犯们都是善良的人,(这也是没有连环杀人的原因,一直认为:杀人是要理由的,当然BT杀人狂不同。能避免的,杀人者都会避免:),而且,杀的越多,暴露的越快。)所以他们才会比较痛快的说出必要的口供,而没有修改隐瞒什么。
    这篇文章里的警察太神勇了。。但办案过程中做为第一人称实在是很难挤进去啊。。(悲叹。。偶也要去发现证据~~~~~~)




  • 火龙之舞』于2002-8-7 15:04:00发表评论:

  • 久仰推门大名,这次来拜山,主要是抱着学习的态度:)
    希望今后能多多交流,我们版的地址是http://115.bbs.yesky.com。目前天极论坛正处于新旧版更替的时期,旧论坛的精华尚未导入到新论坛,所以大家如果去拜访,可能会发现新坛子有些空:(
    另,我们版的保留节目是网络版的“杀人游戏”,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前去看看。
    欢迎各位大侦探光临指导:f
  • 楚州狂生』于2002-8-6 22:01:00发表评论:

  • 此文可看,希望我们两个地方能够相互交流!
    欢迎来到推理之门
    这里有很多原创作者
    让我们共同提高!!!
  • wumi0212』于2002-8-6 20:52:00发表评论:

  • 拜读了一遍
    开始看时因为对名字不熟悉,分不清男女
    后来好容易分清了,故事也完了
    作者应该是为MM吧,感觉到她的写作风格同我们的小眉小薇和酷岛很像
    都是MM么,都一样的心软,不忍心给凶手太多的“折磨”
    也就是说,凶手一抓到就剩下讲他自己的故事了
    没有太多的推理过程(或者说没有太多的“描写”推理过程)
    写作手法还是比较成熟的
    总之是篇不错的文章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六章)[2538]

  • 美人鱼的诅咒(2)[2339]

  • 最后一案(三)[3256]

  • 网维探案——狐仙传(09)[2552]

  • 蛙声一片——开场白[2413]

  • 乔迁之死[4648]

  • 谁才该死?————献给我的结拜…[3563]

  • 雨的阴影[3808]

  • 湿漉漉的杀意[2798]

  • 生日宴上七个不可思议之谜(二)…[2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