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侦探推理 > 法律案例
日本村妇毒杀村民谜案
 作者:青青  人气: 3051  发表于: 02年05月07日00点04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日本村妇毒杀村民谜案
译/魏通培


在连绵的春雨过去和炽热的夏季来到之前,日本列岛往往有一段春意盎然的明媚时光。这正是居住在乡间的村民们举办一年一度的夏季节的最佳时刻。这?天一般要选择在春雨刚过,炎夏还未降临之际。

日本本州岛太平洋岸边有一个名叫圜部町的村庄,村民们选择在春风杨柳,阳光普照的7月25日这天举行夏季节。这一天,村民们按照传统要欢聚一堂吃咖?喱牛肉饭。咖喱牛肉饭是日本的一种很容易烹制的传统饭,即使这样,要举办?上百人参加的露天聚餐会还是要费点劲儿的。于是,圜部町村民们选择了街上?网球场大的惟一空地作为节日庆典场地,村里的妇人会邀请了20多名妇女张罗?服务工作。她们从街上的餐厅里借来20多口煮饭的大铁锅和许多折叠桌椅,为防下雨她们还借来一张大账篷。为了搞得热闹,还借来了录音机,以便在餐后大家唱卡拉OK。在前一天晚上,咖喱牛肉饭需用的大米、牛肉、咖喱粉、啤酒和汽水已买好。第二天一大早,又买回了新鲜蔬菜,并理好洗净。8点半时,她们就开始做饭。每人照看两口大锅。大家开始忙碌起来,甚至村里最受人嫉妒的妇女林真澄也出来帮忙了。她拥有很大的公寓式住宅,虽然她的腿上留有车祸残疾。

快到中午时,她们宣布咖喱饭己做好了。下午5点钟左右,全体村民陆续到场。他们一边饮酒一边谈天。6点钟,妇女们揭开第一口锅,见咖喱饭仍热气腾腾,首先给村长谷中隆敏舀了一碗。村长尝了一口后宣布,咖喱饭做得美极了!他赞不绝口的夸奖妇女们高超的手艺,并对大家的到来表示欢迎。随后,村民们排起长队依次舀饭,排在前面的是小孩。不到几分钟,一锅咖喱饭就舀完了,有70位村民已吃上了咖喱牛肉饭。几分钟后,许多村民的肚子突然疼起来,并伴随着呕吐。村长一看架势不对,忍着剧痛给公共卫生局打电话,叫救护车?并报警。不一会儿,数辆救护车由远而近呼啸而来,一些村民肚子疼得已回家?,另一些人已被送往附近的诊所。小诊所的医生前田马上化验出食物中有毒。?公共卫生局也化验出同样的结果。于是,63名受害人马上被分别送往14家医院?。到第三天早晨,已有四人死亡,40位村民生命垂危。四名死者是:村长谷中?隆敏、谷中惠敏和两名孩子。经医院进一步化验得出结果,这是一起严重的氰?化物投毒谋杀案。

该事件令人联想起四年前在东京地铁发生的一桩曾使12人遇难5000人住院治疗的神经毒气谋杀案。但是,圜部町投毒案的惟一怀疑对象是一直受人嫉妒的村妇,咖喱饭厨师林真澄。警方控告她犯有四起谋杀罪、60起谋杀末遂罪和多起诈骗罪。令日本政府震惊的是,这位杀人犯竟是有四个孩子的母亲,且谋杀对象都是她的邻居。这使拥有优良传统的日本乡民社区遭遇了一次严重的信任危机。

林真澄1962年出生在本州岛太平洋沿岸的一个小村庄,她家是日本最典型的传统型家庭。那里的地形被称作亚洲的亚巴拉契亚山脉,是日本惟一的几乎与?世隔绝、古生活方式传存完好的山区。真澄在一个优越的家庭中长大。父亲和爷爷都是有田町渔业公司的掌门人。在日本,渔业是高收入且稳定的行业,凡渔民皆有进入贵族工人阶层的机会。而真澄的母亲不仅是家庭主妇,且是专事推销人寿保险的行家。长大后的真澄在和歌山市中学读书,毕业后进入大阪护?校学习。护士在日本也是个很高尚很受尊重的职业。可是,真澄追求的却不是职业而是和歌山市的一个已婚男子林健二。她毕业后,健二与前妻离异,他俩结合了。

已年近50岁的林健二来自香川县的一个小岛。他曾是香川县的出租车司机,也做过职员。据日本休闲发展中心提供的数据,现在的日本人花费在弹子球的费用远远高于在教育、高尔夫球、或购买大米所花的费用。而健二就曾是惯赌。大约在1980年,他来到和歌山市后当了白蚁检察员。虽然有关他的谣言颇多,但有关他的文字记载却很少。

许多传统的日本人都不理解前途远大的真澄为什么要嫁给这样一个人。于是,出现了许多猜测,现代日本人都和西方人一样,把生活看作一场游戏,而非需要传存的佛教文化。还在学习期间,真澄就在她的笔记中这样写道,“我的生活应该是自由自在的,非一般女子所应遵循的规律,这就是:欲望第一。这种想法在日本属于超现实的,因为当代日本人仍把婚姻和家庭看作人人都必须跨过的门槛,特别是女人。任何有违这种规律的人都会被视为不轨或反叛。

去年10月,林家夫妇被捕前,真澄曾把家里料理得井井有条。每早,邻居都可以见到她家的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背着书包和其他孩子一起上学。并且,真澄结婚不久就步妈妈的后尘,走家串户推销人寿保险。在日本,家庭妇女是推销入寿保险的主要力量。因为,日本的家庭主妇掌管着家中的财务。在她们之间,相互来往关系密切。真澄和妈妈一样也是人寿保险推销能手,但在1998年,健二的四肢逐渐瘫痪,他需要定期到医院治疗。1990年他不得不放弃工作。真澄因此得以成为日本最大的保险公司邦尼人寿的全天候推销员。她每年要为公司增加上百万美元的保险业务,并且她还帮助公司制定保险品种,策划保险内容,她很快走上了成功之路。

1995年初,真澄家来到圜部町,他们购置土地,修建了一楼一底的小洋楼。该公寓在小镇上特别显眼,它不仅是圜部町最大最好的建筑,而且几乎占去了十分之一公顷的土地,且小楼周围还筑起了高墙。院内的花园用豪华佛灯点缀。

据报道,这次致命的节日晚餐被投放了剧毒氰化物。这种剧毒从来不属家用药范围。据警方调查,这起投毒案是有预谋的。日本的媒体认为,在与世隔绝的小小圜部町居然出现这种投毒案,投毒者理应是外来的不速之客,而绝不是质朴的村民所干得出来的。为此,在日本山形县,一些年轻人自发组成一支调查队,他们发誓要把此案查个水落石出,还圜部町一个清白,然而由于他们没?有亲目参加那个村里的夏季节,所以也无法实施行动计划。另一些传媒认为,投毒案案情颇为复杂,因为夏季节的咖喱饭自始自终都有人照看。案发一周后,警方突然宣布,投放的剧毒并不是氰化物,而是三氧化二砷(砒霜),这种剧毒和氰化物一样在日本都受到严格管理,然而最新的分析又令人迷惑不解,如果投毒者是蓄谋毒杀村民,那么砒霜又不是最佳的犯罪媒介,因为这种药品与氰化物相比毒性相对较弱。砒霜是一种无色,无气味,呈晶体粉末状,主要用于农药生产的药品。若大剂量服用会引起呕吐、喉咙发热,却难以致命。根据?受害者的呕吐物和余食化验结果测算出,投下的砒霜足有半斤,但仅有四人死亡。若抢救及时,这四人也可幸免。砒霜的发现使投毒案进一步神秘化。

然而,人们却因此把注意力投向了曾当过白蚁检查员的外来人健二。因为他曾不止一次的向其他人说起,他曾是白蚁检察员,除他之外,衬里没有其他人与砒霜有任何联系。林家离举行夏季节的场地仅有二三十步远,在烹饪咖喱饭过程中,真澄多数时候都在场,并且她和丈夫及其孩子均无人品尝咖喱饭。实际上,在开始分发食用咖喱饭时,这家人就不见了踪影。并且,这对夫妇神秘的巨额财产和健二的无度挥霍都使村民们迷惑不解。因此,这个线索使150名警察和200名记者云集圜部町,原安宁的圜部町被警察重兵把守,村民的自由因此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限制,并且调查工作长达数月。圜部町投毒案惊动了整个日本新闻界,大小媒体纷纷添油加醋的加以报道。警方的无能和媒体的渲染使得圜部町的村民遭受了一场比此案更为严重的精神洗劫,传统上千年的乡土风情已荡然无存,且牵动了许多原出生在圜部町的外地人。这种投毒案在日本几乎无先例,在其他工业国家也鲜见。一些媒体甚至这样报道:圜部町有一不知名的人家,他们开了一个恐怖的餐馆,凡去吃饭者均已被毒杀。这家人因此骗取高达4000万美元的巨额保险金。而令更多日本人吃惊的是,警方竟没有及时逮捕这对夫妇;而警方的解释却是,据分析,投毒案的动机不是因谋财而害命。再加上,圜部町太小,不曾有过刑事犯罪案。无论如何,投毒动机都与谋财挂不上钩。

然而,经调查却发现,真澄的丈夫健二的残疾名不符实,他却已获数十万美元的人生保险赔偿金,而真澄也因骑自行车摔倒谎称遇严重车祸使腿至残获巨额赔偿。健二自称麻将桌上的常胜将军,从来不输。与此同时,真澄也称她从亡母那获得大笔遗产,这样就构成了足以使他们过上奢侈生活的理由。

另一项调查却提出了这样的疑问。难道保险公司就如此粗心大意的轻信林家夫妇的索赔要求?当然,日本的保险公司在接受索赔之前有时不会要求索赔人提供医院的诊断证明书或其他有效证件。日本的人寿保险公司是世界上实力最雄厚的公司,因为在日本平均每人每年向人寿保险支付三千美元的保险费,是美国人的三倍,但由于经济萧条,公司的投资利润回收缓慢。因此他们得不停地推出新险种,拓宽保险范围。

在夏季节投毒案发生两个月后,30名警察在100名防暴队员的配合下,绕开记者的围追堵截,乘坐10架直升飞机直抵圜部町逮捕了林家夫妇。抓获罪犯似乎崐使牵动全日本的投毒谜案就此有了答案。日本首相小渊惠三就此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此案的破获使我们跨过了难以逾越的传统障碍。”健二和真澄均被指控犯有保险诈骗罪和1997年制造的一起谋杀未遂罪。村民泉克则曾于1997年的一晚在林家打麻将和吃饭,在凌晨3点钟骑摩托回家时,由于呕吐不止翻倒在田里。随后查出他是由砒霜中毒所至。而真澄却拒绝承认对他下了谋害药。她狡辩道,他在打麻将时,曾食用变质牛肉”。

林家夫妇拒绝承认犯有谋杀罪。真澄说,“我们没有干违法乱纪伤天害理的缺德事!”而健二也一唱一和,“我完全相信妻子!”但是,林家夫妇的被捕无不让圜部町的村民拍手称快,“这个投毒案让圜部町的所有村民都谋受了冤屈。我们已无法忍受这一局面!”

由于日本法律容许罪犯抓获后警方可关押23天,所以警方事先就对他们进行了审问。但由于日本的审判协会和国际赦免组织均指责日本警方不适当的介入了司法,所以在警署进行的审判无效。一月后,真澄出现在审判庭,她告诉法官森谷眷子,“警察曾不下20次的打我的巴掌!他们还对我进行逼供,强迫我说出家中藏有砒霜!”

林家夫妇一直没有坦白交代罪行,舆论的压力一天紧一天,警方不得不重新展开调查。出人意料的是,这次他们在犯罪分子的公寓里外收集了上千个砒霜疑点。随后一月的化验分析表明,在这幢建筑的三个不同位置都曾隐藏过砒霜:下水道、厨房的洗涤槽下和室外排水沟的夹缝内。这些发现与健二过去的职业相吻合。

数周过去,日本媒体继续大规模的加以报道评论。据说,真澄曾有一个当医生的情人,并且还有巨额私房钱。她曾请一同事去劝丈夫投保,然后设法谋害丈夫,但是日本没有反传闻的法律,法官也只能根据线索和证据来评判案件的真相。审查人员从健二的头发中化验出砒霜元素,真澄被指控在丈夫的食品中投入了微量砒霜,企图缓慢谋害丈夫。而丈夫却拒绝承认妻子的图谋。健二究竟在案件中扮演什么角色仍然是个谜。

由于审查人员未能从心理攻破林家夫扫共筑的壁垒,他俩的口气始终一致,使得该案缺乏有力证据,无法继续审判;直到12月26日这天,东京科技大学的应用化学专家中井泉宣布了他发现的9个砒霜物证,其一是夏季节现场、其二是林家中厨房内的调料盒,另外,在健二退休前就曾把工作剩余的砒霜交给真澄的兄弟保管,随后这位兄弟又把这些砒霜原封不动交给了真澄。经化验发现,这9个砒霜样品的纯度都一样低,很明显,这些砒霜出自一人之手,并且购自同一家厂。

由于罪证确凿,12月29日这天,林夫妇受审,法院宣布,健二犯有保险诈骗罪,真澄除犯有保险诈骗罪外,还犯有四起谋杀罪、60多起谋杀未遂罪、谋杀丈夫未遂罪和谋杀牌友未遂罪。根据罪状,真澄将被判处绞刑。真澄的律师泉谷京治申?辩道,没有无动机的谋杀案;但原告马上反驳道,由于罪犯的自身因素,作案不一定非要动机。根据调查,真澄的脾气暴躁,性情怪异,曾在保险公司将一手机甩向给她提意见的老板。在村中,真澄以自我为中心的个性曾充分暴露出来。在夏季节那天,轮到她照看正在煮的饭锅时,她来得很晚,因此受到责备。这也许成为引发她的犯罪动机的诱因。并且,村民反映,曾有数分钟时间,真澄单独照看所有的煮锅。有人说曾见她揭开锅盖,随后锅中冒出腾腾热气,这可能是她投下的砒霜因受热而冒出的热气。

此外,谷泉京治还认为,由于杀人犯不能保释,证据又不确凿,罪犯至今不承认犯罪,审判程序应每月进行两次。按这种说法,其审判期限有可能拖延十年以上。如果真澄否认所有的人证物证旁证和她犯下的罪行,那么依据日本刑律,罪犯可以抗诉直至获释。但是法官驳回了谷泉京治的申诉。

日本仍然保留着绞刑,这是专门用来对付罪大恶极的凶犯的刑法。1999年5月13日,和歌山市法庭举行了公判大会。成千上万的和歌山市市民涌上街头,都想亲眼目睹这个罕见的杀人村妇。公判大会还未开始,受害人的母亲便喊叫起来,“我要她被处以极刑四次,原村长的妻子一把鼻子一把泪的向人诉说丈夫临死前的惨状。日本最著名的丑闻杂志《焦点》将这一场面登了出来,并声称,?被女法警押赴刑场的真澄居然面带笑容,耻笑法官,仍否认犯有谋杀罪。

由于日本法庭繁琐的程序致使该案一拖再拖,并因此搅乱了人心,使日本的司法形象受到损害。为保持自身的名誉,圜部町村民早已联合起来,他们异口崐同声地对记者说,“她不是我们中的一员。林真澄罪大恶极,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

  • 上一篇文章:蛛丝轻微

  • 下一篇文章:神探擒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