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侦探推理 > 法律案例
福学113周年了
 作者:jz  人气: 3111  发表于: 00年11月18日00点06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本文为sfst教授作品,收录入《案史——西方经典与逻辑》一书。 琉璃鸟注


福学113周年

贝克街夜话
——歇洛克·福尔摩斯与
约翰·H·华生对话录

东南君在

伦敦的黄昏永远散发着古旧气息,贝克街,四轮马车和的士混杂,外来的游客临
近那座普通的公寓楼“221号B”时,都会因一种朝圣的心情浮想联翩。此时,坐在俯视街区
的宽大窗户后面的两个人感到格外的闲适。
“华生,‘推断’这个词你是怎么解释的?”
“推测——推想——推论——推理,都差不多吧。”
“亲爱的医生.我想,我们必须把你看作一位文学家和一位逻辑学家。”
“福尔摩斯,我看你不必嘲笑我的无知.你倒底想说什么呢?”自从华生把回忆录
交给柯南·道尔整理发表后,这两位握笔杆的人都领受了“文学家”的称号,柯南道尔还被
国王封了爵位。可是一想到福尔摩斯讥讽的口吻,再联想到他对文学的一无所知,华生对这
个称号已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了。华生觉得,“逻辑学家”是福尔摩斯抛给他的又一个刻
薄。
“啊,你自谦过早了.”福尔摩斯眼里显出诡秘的神色,“你来念念这本书吧!”
华生把福尔摩斯随手丢来的书拿起来,他突然想起来,早餐时它就摆在桌上,他想翻
翻,但看清书名后,他又觉得那会影响嚼面包的口味。这本书叫《这个偶然、偶然、偶然的
世界》。华生按福尔摩斯的指点翻到了有折的书页,他有些吃惊,那上面写道:
“福尔摩斯忧郁地说:‘演绎法是强有力的方法,但是只有掌握了大量的原始证据才能
运用它。但在
破案时任何侦探都不可能掌握这么多原始证据。他就得在证据极度缺乏的情况下进行工作。
这哪儿提得上演绎法呢!老实告诉你吧’他压低声音对华生说,‘我不用这个方法!’华生
简直惊呆了,好半天才说出话:‘你可是绝妙地、有说服力地描述了破案的过程啊!而且这
的确是演绎法。’福尔摩斯沮丧地说:‘问题就在描述这个词上。描述案情容易.破案就难
多了。并且我用的根本不是演绎法,而是归纳法。老实说.连大一的学生也不该混淆演绎法
和归纳法。过去我深信自己运用的是演绎法,实践证明恰恰相反。’华生畏畏葸葸的问道:
‘是否可以这样说,描述探索真理的过程,是演绎法,而探索真理的过程本身是归纳法
呢?’‘华生,你总是能理解我的想法。如果你在《福尔摩斯探案集)的勘误表加上一句:
“演绎法”应读为“归纳法”,这一切都解决了,你的名誉丝毫不会受损。’福尔摩斯微笑
着安慰华生。”
读到此,华生不禁大叫起来,“哎,你不会以为我是为了钱,把回忆录偷偷又卖给
另一个人胡编乱改吧?”
“你误会了!”福尔摩斯安详地说,“那是拉斯特里金的手笔,一个苏联人。他曾经写
信给我.说你和柯南道尔先生把逻辑都弄混了。我本不想为此说些什么,可是近来我被请到
苏格兰场讲课,我确实感到了你和柯南道尔制造的不少混乱。要知道我为此费了许多口
舌。”
“那么,你是赞同那个俄国佬的观点了?”
“不,这只是我要同你谈论的话题。华生,作为一个‘咨询侦探’.我和其他侦探一
样,很少象逻辑学家那样严格用词,但‘推断’这个词例外,绝未用错。所有的侦探都在做
推断。我在《生活宝鉴》 那篇文章里写道:推断和分析的科学也象其他技艺一样,只有经
过长期和耐心的钻研才能掌握。‘推断’在我的理论中是一个基本概念,与观察对应,它是
常见的侦查思维初步进程的表述;另一方面,推断是逻辑学分析思辨的对象,我常为你做这
类分析。”
“是的。但推断究竟怎么解释呢?”
“推断就是在一些事实基础上做出超出这些事实的断言。当然,推断也可以在假设上进
行,总之,断言必须异于已示判断的表面或实质。很遗憾,华生,我不同意刚才你作的解
释,正是你那些文字出现在你们的书上引起了概念混淆。首先,推断不等于 ‘推测’,
‘推测’带有‘不确信’的意味,它只是推断的一种情形,而确信的推断也是常见的;其
次,‘推理’ 和‘推论’逻辑上是一个意思,已有确切的定义.可是它们并不能说明所有
推断。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我推断你是从阿富汗回国的军医 ,历时不到一秒钟,其实
那是直觉,许多人都有利用直觉分析事物的能力.但是象我那样能把直觉表达为推理的人很
少.而且那种推理也是近似分析,我必须说,我有时的直觉连近似推理都做不出。‘推断’
是现象概念,‘推测’、‘推理’或者‘演绎法’、‘归纳法’都属理论上的解释概念,问
题是仅在逻辑上还不能完全解释推断;至于‘推想’这个词完全等同于‘推断’,奇怪的是
侦探们习用后者,你翻翻那些侦查手记或侦查教科书,不也这样吗?”
华生从来没有见过福尔摩斯这样咬文嚼字,也许是站了苏格兰场和世界各国的警察
学院讲台的缘故吧.他想,既然福尔摩斯有这个兴致,不妨让他充分发挥一下。
“如果说‘推理’还不能完全解释推断,那么推断还能作什么解释呢?”
“推理。直觉。臆想。”福尔摩斯吐出一口青烟,烟斗安静地卧在他的拳中,“推理和
直党可以解释我所有的推断.‘臆想’就是胡猜乱想.不幸的是未经科学训练的头脑经常产
生这种形式的推断。推理属于训练有素的产物.它虽抽象,但易于表达。直觉的起因和过程
至今众说纷法,它的状态,特别是暴发式的灵感状态难以表达。17世纪,我们不列颠的学者
洛克就有直觉、推证、感性的知识三分类说, 直觉这个说法不甚新鲜,但是没有直觉,
就象单凭和声理论产生不了交响乐、光靠剑法激不起斗志一样,侦探只靠推理那不会比雷斯
垂德手下的蠢货更高明。直觉是压缩了的逻辑,我想说,没有漫长而有耐心的逻辑思考,直
觉断然不会丰富。”
“那么,是否说,推断现象从理论上讲只有推理和直觉两种合理解释,臆想属于紊乱的
表现呢?”
“不仅可以这样肯定,说深一点,推理包含演绎和归纳以及它们的混合。直觉有可解释
的,构成近似推理;有暂不可解释的,不能用推理方式表达出来,还有形象思维上的自由联
想的直觉。推断的这些多种多样情况,有不确信的类别,这便是推测,推测是指:或者不确
信推断的根据,包括起点和背景;或者不确信思维的方式.这其中当然有归纳法。拉斯特里
金只看到了推断中的推测,推测中的不确信方式,不确信方式中的归纳法,他却妄言我只用
归纳法,何其谬也。顺便说一下.机器推断早成为现实,侦查领域已有应用,但侦探不见减
少,这不也是证明吗?机器没有直觉,不能完全代替人。”
拉斯特里金固然站不住脚,华生却觉得福尔摩斯对他的否定比拉斯特里金还要过
分,可想来也不无道理.他自言自语道:“难道你不能 用《探案集》来说明说明吗?”
“华生,你那些《回忆录》或者柯南道尔的《探案集》,我早就说过象几何定理掺进恋
爱故事.太多的文学性损害了我的侦探术。其结果是,人们宁愿把柯南道尔的老师J·贝尔
博士当作你们的原型而把我说成是虚假的。好吧,既然我是幽灵,就不妨说说人们认为真实
的事吧”。福尔摩斯走向墙角.说道.
“华生.你打开电脑,到BK221网站查一下。------搜索------键入:F·P------
对 !‘F·P爆炸案’,看看有什么。”
华生检出资料.那是1940年1月16日的案件:一个自称‘F·P·’的人在爱迪生公
司大楼安放土炸
弹,几周后又安了第二颗,1941年太平洋战争暴发,这类事件突然中止,1950年又开始发生
‘F·P·’炸弹恐吓事件,1955年‘F·P·’炸弹竟然出现了52颗,发生30次爆炸,炸弹
越造越好,还有了死亡记录。爱迪生公司和纽约警察局为此苦无良策。幸而一位精神病法医
学学士芬内当上了侦探长,他绞尽脑汁之后.想到了请教刑事犯罪心理分析家布鲁塞尔博
士,博士给警方提供了获得15个推断,1957年终于破案。华生按照福尔摩斯建议打开了“推
理假设”,找到了布鲁塞尔推断的分析。
“推断1说‘F·P·’是个男人。哈,哈!这不是太简单了吗?”华生直摇头。
“华生你真见忘.在《威斯特里亚寓所》一录中你问我那份神秘电报是男人发的还是女
人发的,我顺口推断说“男的”,我说女的不会拍那种先付回电费的电报,表面看从根据到
推断是演绎,但我说的第2句从何而来?是直觉。你再看电脑的分析,它说推断1,是枚举归
纳:因为以前放炸弹的都是男的,无一例外。故此案亦然。按说这是两步推理,第一步是枚
举法得到“放炸弹的都是男人”,第二步自然是演绎。第一步试图解释布鲁塞尔的直觉,不
容易啊,我觉得枚举法解释只是个例外,直觉的方式很多。其实即使偶尔有过女人的例外,
布鲁塞尔对案情的直觉仍不会改变,这不会有多少影响。变直觉为推理只能是近似的,可是
真理却在特殊的经验和灵感之中。”
“这样说,那么推断2说,‘F·P·’在50岁以上,这么准确?也是直觉吧?。”
“不,你看这可是经验归纳的功劳,布鲁塞尔研究过’偏执狂’,这种病发展缓慢,但
一过了 35岁便发展得不可收拾,‘ F· P·’距最初放置炸弹时又长了16岁,那他不是
50多岁吗——这是归纳结论上的演绎。但有两点亦非易事,一是研究病理特别是研究‘偏执
狂’的方法恐怕足够一本书去写吧,二是得到‘偏执狂”的概念是以16年的极端行为史作代
价的,我要是象纽约的警察.还能靠侦探术为生吗?推断3说爱迪生公司也许有过错,根据
‘偏执狂’的自卫理论,他总有归罪别人的理由,注意啊,这是连环推断,要是推断2错
了,推断3也难保正确。华生,你读读精彩的。”
“推断4说从恐吓信清秀的字迹可知他受过良好的中等教育。推断5说他不胖不瘦、中等
身材,体格匀称。这也是连环推断吧,你看它根据的是德国粮神病医生关于85 %的‘偏执
狂’属于运动员体型的统计,哦,又是概率推理。推断6说他兢兢业业,以前是模范职员,
根据是清秀笔迹与干净的信纸表明他工作质量不错。推断7说他非美国血统、住在外国人
区.因为他把美国人习惯的‘Cons.Ed’——爱迪生公司 Consolidated Edison的缩语—
—写成‘Society of Edison’,他的措辞也有点象维多利亚时代夸张的小说语言。推断8
说他是斯拉夫裔,这是推断7的引申,它说对仇敌的恐吓和谋杀,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多用匕
首,地中海沿岸惯用绳勒,斯拉夫国家爱用炸弹。很精彩!推断9又是连环,斯拉夫族多信
天主教,有理由设想他是天主教徒,并且上教堂已成习惯。推断10说他住纽约与韦斯特切斯
特两地之间,即布里奇来特的斯拉夫人居住区,因为恐吓信在前述两地投寄,中间便可能是
他的家。推断10与8有暗会。推断11说他年幼时心理受过创伤,有恋母憎父情结,反抗父亲
的潜意识滋生为反抗权威,这是乱放炸弹的心理原因,同样理由.推断12说他独身,没有
男、女朋友.有比他年龄大的女亲属与他一起生活,这又是潜意识常被触动的外因。很玄!
推断13说他礼貌、衣着整齐、风度翩翩,因为他要保持君子风度,推断14说他住一所独院,
因为造炸弹必须隐蔽,电脑提示那同芬内贡献的推断。第15个推断是唯一的错误,它说‘F
·P·’,患心血管方面的疾病,事后得知他患的是结核病。看,博士的补正:我原设想,
‘F·P·’自称是个病人.那可能是癌症、心血管疾病或肺结核,如果是癌症,‘F·P·’
能活十几年的几率很小,肺结核在现代完全可以治愈,故有了推断15,未想到这一点还是
与’偏执狂’有关,他不会尊重医生,讳疾忌医,所以结核病一直没有好。”
“好了,谢谢,华生医生。布鲁塞尔和我惊人相似吧,他不过是我侦探术的一个学生.
最后他也学我留一处让人津津乐道的闲笔,他还有第16个推断,说‘F·P·’穿一件双排钮
扣的上装,衣服笔挺,式样普通,钮扣扣得整整齐齐——他好象亲眼看见似的。‘F·P·’
梅特斯基被捕时一如描绘的模样。布氏推断是可以研究的。从结构上看,推断包含五个要
素:A、前提。直接的或间接的观察判断,布氏前提属后者;B、背景根据。包括案情背景、
经验背景和理论储备,这些既可能影响观察,也可能影响推断方式,布氏的特长是理论,正
如保罗·瓦莱里所说:‘心理学的目的是在我们最了解的那些事情上给我们一个完全不同的
概念。’——其他刑事科学不也是如此吗?C、假设。任何侦探不借助假设就不能对付缺
环,布氏推断都有说出的或未说出的而被假定的事实.只有发生了问题,假设才被严重关
注,推断15假设了病人会自动就医就是一例。D、推断方式:推理或直觉。是前三项在思维
中的关系。当然现在这个分析法有助于理解推理,对于直觉是一个强加的框框,因为直觉就
是混饨。不过一个侦探要想另一个侦探了解他的想法,就象警界流行的侦探组一样的情形,
这种分析还是不能放弃的。E、置信程度。任何人对推断结论都抱有一种态度。态度影响如
何行动.态度是最容易发生信误的方面,但它可以随时调整,总的说来,推断尝试多于确
信。切莫以为布鲁塞尔是算命家。根据五要素说.学者应有分工。刑事专家第一要研究如何
正确地观察和了解案情背景,概括操作规范和原理;第二要解释经验的形成,最好研究案例
学.我在《伯尔斯通的悲剧》一录是中曾建议麦克警官每天读十二小时犯罪史,《血宇的研
究》 中,我对你说,对一千个案子的细节了若指掌,第一千零一件案子不能解释,那是怪
事;第三要建立推断理论,我说的推断理论指实质推断理论.包括现代的物证推断、心理推
断以及其他特殊推断.换一个角度即可归纳为专案推断。我告诉你,我关于泥土的研究就引
起了美国物证专家埃德蒙·洛卡德的嫉妒, 他于1951年去世,他悔恨未能第一个提出那种
创意,J·贝尔博士确有过你在《五颗桔核》中写的关于粘土和白垩的推断,柯南道尔爵士
在1903年为乔治·埃达治杀马案辨冤, 根据的也是泥土。我很高兴很多学者从我的经验中
得到启发,我最年轻的一个学生是美国联邦调查局国立学院导师约翰·道格拉斯, 不过
他已于1995年6月退休,正在世界各地演讲。你刚才说布氏推断之11、12很玄,你应当了解
他的‘罪犯特征推断术’研究,比起布氏他有更多奇妙的破案经历,电影《沉默的羔羊》,
正是他的经历启示的结果。我的印象是,现代的侦查教科书过多规范和操作的描述,推断知
识严重不足,也太一般。象道格拉斯的《性凶杀案:模式与动机》、《罪案分类手册》、苏
格兰场杰出教官鲍威斯的《犯罪征候》等个性突出的书,价值更大。逻辑学家应当研究推断
方式,可是他们很 多人对纯粹逻辑感兴趣,少数人涉足侦探术,但还未摆脱逻辑固定格式
的束缚,对‘推断’这一概念视而不见.是一大弊害。我不想贬低逻辑,因为以上观点正说
明我站在逻辑的立场。”
“福尔摩斯,你是不是认为,侦探的逻辑或者说侦查逻辑就是推断逻辑?”华生已感
到今天谈话的理论意义,他急切地想知道结论。
“侦查逻辑包含推断即案情发现——假说与案情论证——审辨,我只是指出人们对侦探
推理在第一方面严重疏忽。”福尔摩斯感到太严肃了,他换了一个口气,“亲爱的华生,侦
探小说好象一个夸耀的长舌妇,把一切发现的关键都说成是推断的功劳;法庭小说则好象喋
喋老者,总是告诉人,一切都在于论证和审辨。小说把逻辑割断了。实际上,推断是建立假
说的基础,此后的中心环节是H—D法。”
“H—D法?”
“就是假说演绎法。1690年惠更斯的《论光》最先表述这种思想,后来哲学家休厄尔、
罗素、波普、亨普尔等都有论述,苏联人拉·别尔金写的《刑事侦察学随笔》算是在侦探学
上比较早的提到这一点。哦,最近出奇的风头都让华人占了,据说美国的李昌钰在全世界迄
今已获八百多个荣誉奖项,他写的《犯罪侦查中之物证》再一次明确提到H—D法,一般刑事
专家可是很少有方法论表述的。华生博士你怎么会不懂H—D法,怎么这样惊讶?”
“不是我不懂,而是惊讶你怎么会涉及哲学问题。”
“你真狡诈。你在《血字的研究》中断言我‘哲学知识——无’,在《希腊译员》中说
我混在第欧根尼俱乐部很惬意,暗示我对哲学有兴趣,在《最后致意·前言》中又说我在研
究哲学以消磨时光,别人对我可能有很多误解呵!”
“福尔摩斯,我不知道应不该对你的哲学水平给予重新评价。”
“那还是让别人以为我是一个俗人好了。但我有几点哲学家似的结论,你完全可以授权
柯南道尔先生予以发表,不过别忘了给第欧根尼俱乐部的会员们寄去你们的印刷品。我的结
论是:推断大多不能作证据,而是获得证据的思路,推断,也就是观察推断,与假说推断不
一样,后者无论肯定或否定都被纳入证据体系,这是H—D法的运用。如果不能完成H—D法的
论证,案件就不能在法庭上定罪。对比地说吧,推断提供线索,H—D法编织罗网;推断冒风
险,H—D法讲缜密;推断讲成者英雄败者贼,H—D法是成也英雄败也君子,起码是避免了冤
案。可恼的是证、否两难,法律学家为此摆出‘推定’,让人争论不休。我只说过一次,世
上比我更善推断的是我哥哥迈克罗夫特,不是恶魔莫里亚蒂教授。很多侦探迷都未到注意我
提这件事的重要意义。迈克罗夫特为什么不能成为侦探?《希腊译员》已写道,他只善推断
但无证实的愿望,简言之他缺H—D法这一手。”福尔摩斯突然问到:“华生,解剖尸体残酷
吗?”
“什么?”对于一个医学博士来说,这个问题太侮辱人了,华生不明其意,缓缓地答
道;“我只是没有鞭打过尸体!”
福尔摩斯并不介意他的挖苦,他说.“你们解剖尸体的医生曾害死过许多活人。
1844年在维也纳总
医院的3,157位产妇,死亡率高达8.2%.1846年竟创11.4%的记录,直到1848年才找到
原因。塞麦尔
维斯医生解释了产褥热病的来源,可是从推断到证实,他付出了极高的代价:最初一个广泛
承认的推断是所谓‘字宙——地球——大气变化影响’,后又说是产房过于拥挤,调查委员
会则归咎于医科学生的粗暴检查,甚至还有人认为教士到产房引起了恐惧,塞麦尔维斯只是
反驳,但迟迟作不出推断,他试过仰卧分娩与侧卧分娩的比较,也未捞到‘稻草’.直到
1847年初他的同事被尸体解剖刀刺伤极度痛苦地死去,他才猛然意识到产褥热是同事和学生
解剖尸体后用未经消毒的手检查产妇引起的,他下了消毒令后,推断得到证实——产褥热死
亡率立即降低,可是残酷的是假说并不是证明了的规范,一次,塞麦尔维斯检查了一位宫颈
正在溃烂的癌患者,未经消毒又检查了十二位妇女,结果十一人死于产褥热。我们做侦探的
面临的残酷同医生一样,从推断到证实什么代价都可能付出,这就是我要说的推断性质。”
“这种悲剧真的不能停止吗?”
‘停止?那要看怎么做。厄瓜多尔的丹尼尔·巴博萨奸杀了71名女童, 心理学家才被
请去推断,还有巴基斯坦------也许人们比我知道的还多,推断是靠常人去做还是靠专家去
做,这一点很要紧啊,尽管专家也要付出代价。我很向往民风淳朴的中国,但是人们也不能
奢望太平,据我所知,在中国的武汉连续发生的66起强奸案竟是靠这些案件在地图上形成
‘马蹄铁形’才破获的. ,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武汉的张明高连续杀人20名,破案很偶
然.1993年至1996年,云南的李桂永连续杀人25名 ,他总是穿黑衣,用同样的手法作
案,竟没有人做心理分析,甚至也迟迟未做并案,抓住他只是靠一个旅店住宿登记员的偶然
报案,这些案件创了中国之最,我妄断一句,至少他们在心理推断方面不如布鲁塞尔和道格
拉斯。我觉得中国除了引进西方的技术.还应当重视西方的推断方法论。总之,全世界的刑
事专家和逻辑学家应当在推断的实质和逻辑领域做更多的事。”福尔摩斯突然打住,“哦!
赫德森太太,我们就来进餐。”
贝克街221号窗户上朦胧的灯光别有一番神秘的气氛。一群戴着福尔摩斯鸭舌帽、
叼着福尔摩斯烟斗的人正游行过来——“福学会”正在庆祝福尔摩斯“贝克街221号B”侦探
所开业一百一十三周年* 。
*《1887年比顿圣诞年鉴》发表第一篇福尔摩斯故事《血字的研究》

  • 上一篇文章:《二审开庭》公告 (2000)推二审字第(001)号

  • 下一篇文章:悬念大师阿加莎·克里斯蒂失踪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