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侦探推理 > 法律案例
监狱中过帝王生活 杀人狂查尔斯的戏剧人生.
 作者:b-2-9  人气: 2615  发表于: 02年10月06日15点56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查尔斯·萨伯拉绰号“毒蛇”,是一个骗子、大盗、杀人犯,却因此成为媒体的宠儿。他在印度监狱服刑20年,过着帝王般的生活。在狱中他有打字机、电视机和冰箱,甚至包括一个很大的图书馆。他出狱后与电影公司签订合约,得到1500万美元的酬劳,而媒体采访他要付5000美元的费用。总的来说,杀人犯查尔斯的一生像一部充满了讽刺的轻喜剧。

  幸福的杀人犯

  如果把你送进监狱,条件是每年给你将近100万美元,而且你有可能在年富力强的时候出狱,你会愿意做这笔交易吗?

  再具体点说,假如你可以在监狱里过着帝王般的生活,亲友随时可以过来看望你,美味的食品、上等的红酒,幸福生活中该有的一样也不缺,除了自由。你会愿意在监牢里呆上20年吗?

  连环杀手查尔斯·萨伯拉就觉得,这笔交易值得。他在印度监狱里蹲了20年,经历被拍成一部电影,他从中赚取1500万美元,然后退居巴黎过他的幸福生活。

  查尔斯是一个骗子、珠宝大盗、毒品贩子和杀人犯,警方确信他杀了20多个欧美游人和到远东次大陆来寻求精神慰藉的朝圣者,但他却因此成为媒体的宠儿。

  他有足够的钱行贿,在印度监狱里过着称心如意的幸福生活。在狱中他不但可以使用打字机、电视和冰箱,甚至还拥有一个很大的图书馆。

  最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查尔斯在52岁时出狱,而电影公司将与他签订合约,将他一生的故事拍成电影,查尔斯将从中得到1500万美元的酬劳,而媒体每采访他一次便要付上5000美元的费用。

  对一个杀人犯来说,这种日子的确不错。今天,你也许会在巴黎的小酒馆看到查尔斯·萨伯拉在闲逛,如果你愿意出几个钱,他就会坐下来,给你讲述他的故事。

  被害人的亲友别无他法,惟有暗暗祈祷,希望查尔斯能早遭报应。

  徘徊在两个父亲之间

  查尔斯原名古马克,是一个越南女子宋和一个印度人一时冲动的结晶。古马克出生不久,那个印度裁缝便抛弃了他那天真的未婚妈妈。负心汉一去不回头,被抛弃的宋也不喜欢看见这段伤心经历的副产品。但古马克喜欢将自己想象成家庭的宠儿,并常常向伙伴们吹嘘他的父亲是多么英俊能干。

  后来,宋遇到了一个驻印法国军官,并和他结了婚。这个名叫阿尔丰斯·达霍的上尉对古马克很好,但随着其他孩子的出生,古马克越来越觉得自己在这个家是一个外人。

  被忽视的孩子常会想办法吸引父母的注意力,已改名为查尔斯的古马克也不例外。对他来说,即使是打骂也比被忽视强。从小查尔斯就不服管教。他聪明狡黠,但学习成绩不好,常常逃课,是典型的问题少年。

  这时,全家已经搬到法国马赛居住,但他却常常偷偷搭上去东方的船只,去找自己的生父。

  最后生父找到了,两人之间的感情却并未因此而加深。好多次查尔斯在海上或港口被海员发现,并将他送回马赛家中,这些费用都由倒霉的船员付,他的母亲和两个父亲不愿为这种事花一个子儿。

  后来因为入室行窃,他被判刑3年。在坐牢的日子里,查尔斯还是那样孤单,没有人关心他的死活。

  查尔斯暗暗发誓,要让他的家人和社会为此付出代价。-

  在监狱如鱼得水

  监狱的生活残暴无情,可查尔斯学过空手道,他以此来自卫和欺负人,很快适应了里面的生活。但他平时表现得可怜巴巴,引起了一个名叫费利克斯的志愿者的同情。费利克斯·埃斯科涅是一个年轻的富翁,他每周都到监狱来,帮助犯人解决一些法律诉讼问题。

  费利克斯给查尔斯带来不少读物,不停地鼓励他。两个截然不同的年轻人建立了深厚的情谊。假释后,查尔斯和费利克斯依然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但私下里他又故态复萌,开始小偷小摸。他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一个是光明、美好的费利克斯的世界,他在这个世界里辛勤工作,和巴黎最上等的人家打交道;另一个世界则黑暗险恶,但查尔斯却似乎更喜欢后一个,在那里他感到亲切,如鱼得水。

  最后,查尔斯又把自己送回了监狱。那天,他偷了一辆汽车,载着未婚妻尚达尔到夜总会狂欢,查尔斯在那里大赌特赌,把借来的几千法郎全输掉了。但他说是尚达尔给他带来了霉气,因为他向她求婚时被拒绝了。

  尚达尔心惊胆战地坐在他身边,不敢辩驳。查尔斯还不肯罢休,玩命地飙车,直到吓得要死的尚达尔答应嫁给他。

  就在那时,查尔斯才注意到,警车正在后面追他。他大力打方向盘想逃走,却因下雨控制不住速度把车撞了个稀巴烂。最后查尔斯被送回监狱,刑期8个月。

  英俊小偷和他的漂亮夫人

  尚达尔是个漂亮的巴黎姑娘,她在一个舞会上认识了萨伯拉,一下子被这个看起来博学、体面的年轻人迷住了。萨伯拉向尚达尔讲述他在东方的冒险生活,还说自己出身于西贡一个富有的家族。

  他很快俘获了姑娘的心。虽然尚达尔的父母不同意女儿嫁给一个混血的越南人,但尚达尔已经堕入爱河,当萨伯拉坐监时,她坚决站在他一边,并向同事和朋友们撒谎说,她的男朋友应征入伍了。尚达尔的父母无可奈何,只好顺从女儿,他们结婚了。

  不久尚达尔怀孕了。与此同时,查尔斯决定到东方去。他又偷了不少富裕人家,知道自己的骗局和恶行早晚会被发现,想在警察再次把他送到监狱之前走掉。

  他向费利克斯借了一辆汽车,说是只用一两天。然后就带着所有财产和怀孕的妻子离开了法国。一路上,查尔斯用伪造的证件,偷盗不止、抢劫不停。等他们到达伊斯坦布尔时,法国警方已经开始搜捕他们。

  在孟买,尚达尔生下了一个女孩。查尔斯英俊,尚达尔美丽、风情万种,还有一个可爱的婴儿,这对迷人的年轻夫妇很快成为社交场上最受欢迎的人之一。

  刚刚结婚时,尚达尔还不知道丈夫是一个贼,她只知道丈夫是做生意的,而且经营得很成功。等到知道了也太晚了,她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的“生意”做得越来越大

  1970年前后,查尔斯发现在印度大陆欧美汽车是抢手货,于是他开始做起“大生意”。他从伊朗和巴基斯坦等地偷来汽车,并将其拆卸装箱。

  在印巴边境,他大撒金钱,贿赂守关人员。这样他们不仅不检查他的手续和证明,还帮他将这些货以赃车的名义放到拍卖行。在那里,查尔斯以较低的价格买下自己偷来的汽车,然后高价卖给有需要的人士,从中谋取暴利。

  作为一个贼,查尔斯精明能干。但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好赌。在澳门,查尔斯输掉了大笔钱财,最后只好用尚尔达的首饰来还债。当这些偷来的珠宝又都到了别人手中后,债务还是没有还清。查尔斯开始害怕了,因为赌徒杀人如麻,不会象欧美的受害者对他那么仁慈。

  就在此时一个法国人建议查尔斯和他合作做“珠宝生意”,目标是德里一家珠宝店。查尔斯让同伙将珠宝店老板引到楼下,说是有一个大买家在等他。最后“大买家”查尔斯用枪口指着老板,拿到了所有钥匙,将商店洗劫一空后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可是百密一疏,绑得不是那么结实的珠宝店老板脱身后立即报了警。看到德里机场到处都是警察,查尔斯不敢前去出口处领那个装满了珠宝的箱子。结果他两手空空回到了孟买,不仅一无所获,还损失了1万美元的现金。

  愈越狱愈精彩

  在孟买,查尔斯继续从事偷车卖车的行当。可是没多久他在德里偷珠宝的事暴露了,被投进了提哈尔监狱。

  入狱没多久,查尔斯就以溃疡为由要求去医院治疗。虽然他什么毛病也没有,爱面子的医生却诊断他有阑尾炎。于是查尔斯在医院住了下来,当尚达尔来看望他时,查尔斯要她帮自已逃走。最后,尚达尔设法麻醉了看守,查尔斯趁机逃跑了。尚达尔也服了麻醉药,并在床上痛苦地翻滚,以表明她和事件无关。

  可不久查尔斯就被警方逮了回来,同时被捕的还有尚达尔,因为她的表演不够到家,无法让警察相信自己的“无辜”。在罪行较轻的尚达尔获释后不久,查尔斯也向生父借钱保释,夫妇俩离开了印度,去了阿富汗。

  在喀布尔,查尔斯仍然靠行骗和偷盗养家糊口,一家子过得舒舒服服。但不久查尔斯的流浪癖又发作了,他又带着全家准备离开,可他“忘记”了付两个月的房租,结果被阿富汗警方抓了起来,再次进了监狱。

  他又一次计划逃跑。在阿富汗监狱,囚犯们没有牢饭,通常要雇用乞丐为自己找吃的。查尔斯让乞儿为自己买来一个针筒,抽出自己的血喝下去,然后嚷嚷说自己有严重的口腔溃疡,要求去医院治疗。在那里,他再次麻醉了守卫,逃到了伊朗。

  之后整整一年,他到处无所事事地闲荡、偷盗,每个地方都只停留很短一段时间,以免引起警方的怀疑。

  此间他的妻子和女儿都被丢弃在喀布尔,无人过问。最后尚达尔再也忍受不了这个酷爱犯罪的丈夫,决定离婚。她带着孩子回到了法国,并祈祷这辈子不要再见到查尔斯。

  幸好有个蠢弟弟

  这时候,由于犯罪记录太多,查尔斯可去的地方已经不多了。不过他多了一个帮手,弟弟安德烈。安德烈从10岁时起,就对桀傲不驯的哥哥崇拜得五体投地,愿意为他做一切事情。当查尔斯告诉安德烈自己再也不能回法国时,安德烈说自己愿意陪着他。

  安德烈为自己的愚忠付出了代价。他跟着哥哥到了土耳其,做了几次案;然后跑到希腊,抢劫游客。但有一次他们失手,被警察抓住了,查尔斯认为希土两国一向不睦,希腊警方大概不会知道他们在土耳其作的案,也分不清他们兄弟俩。因此他让安德烈对警方诈称是自己,而他自己则扮成安德烈。因为安德烈的罪行较轻,可以较早获释。他说等自己出去一段时间后,安德烈再告诉警方自己的真实身份,那时警方只好释放他。

  计划看起来很完美。但当希腊警方表示对两个人都要严办时,查尔斯再次装病,在去医院的路上从警车上逃跑了。几天以后,蒙在鼓里的安德烈告诉希腊警方,自己不是查尔斯,是安德烈。被耍了的希腊警方恼羞成怒,将安德烈交给了以严酷闻名的土耳其警方。结果,安德烈被判入狱18年。

  红粉知己和愚忠助手

  就在弟弟在监狱里苦度岁月时,查尔斯逃回了印度。在游荡行窃的日子里,他碰到了“红粉知己”玛丽·勒克莱。这个法国女人到东方来寻找刺激和冒险生活,结果碰上了查尔斯。两人一见如故,打得火热。当旅行结束,玛丽背着一书包查尔斯写给她的情书到曼谷找他时,却发现查尔斯正和一个名叫梅的泰国女人住在一起。

  玛丽对查尔斯怀有一种病态的爱,她不能看到查尔斯有任何不快,所以对查尔斯的风流她不以为怪,甚至为他辩护。不过,查尔斯对女人并不贪婪,他劝说玛丽在“事业”上帮助他。因为此时他萌发了一种建立自己的团体的想法。

  他招收门下的方式很奇怪,他认识了一个名叫多米尼克的法国男孩,邀请他回家玩,然后在多米尼克的饮料里放一种草药,使他喝了以后狂泻不已,仿佛患了痢疾。然后他悉心照料多米尼克,当男孩终于痊愈时,不禁对他们感激涕零。

  之后他又看上另两个法国小伙子雅尼克和雅克,这次查尔斯没有用药,他让玛丽带他们到外面喝酒作乐,然后自己偷偷潜入他们的住处,偷走了所有钱财和护照。当他们发现失窃懊丧不已时,他用慈父般的声音安慰他们,让他们不用担心,在办理新护照期间就住在他家里。

  最后加入的是一个名叫阿加的印度年轻人,他和查尔斯一样冷酷,在明白真相之后,立即成了他的忠实助手和保镖。

  被溺死的比基尼女郎

  找到了足够的帮手后,查尔斯开始杀人。他的第一个受害者名叫詹妮·波利瓦尔,她来自美国,到印度来是为了体验佛教徒的生活方式。这本来不是错误,错误的是没多久她就中了查尔斯的圈套。

  她的尸体在泰国湾涨潮时被发现,身上只穿了一件比基尼。警方开始时认为詹妮是服了迷幻药和喝酒后落水而死,但尸检结果表明,她是被人溺死的。

  第二个受害人是年轻的犹太人维达尼·哈肯,他和詹妮一样来东方寻找精神的秘密,结果也和詹妮一样陷入查尔斯一伙的圈套。不同的是,他加入了查尔斯的小帮会,并和他们一起到了泰国湾附近去玩,但在那里他碰到了另外一群人,觉得和他们很谈得来,因此决定留下来。

  几天后,在通往芭堤雅的路上,发现了一具烧焦的尸体。这个男性死者身上有被拷打的痕迹,而且明显是活诺氖焙虮唤缴掀蜕账赖摹>饺衔馐堑钡氐男×髅ニ⑽唇胝材莸乃懒灯鹄础?/P>

  1975年12月,维达尼的女友沙尔马娜到泰国来找他,但旅馆的老板告诉她,维达尼几周前就离开了。不过,维达尼留了一个口讯给女友,无意之中将沙尔马娜也推进了查尔斯的杀人网。沙尔马娜根据维达尼留的口讯去找了查尔斯,不久这个法国姑娘的尸体被发现,死状和詹妮几乎一模一样。

  杀人如戏

  这时的查尔斯已经臭名昭著,警方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毒蛇查尔斯”。这条毒蛇的下一个目标是两对情侣。

  其中一对是哈肯和他的未婚妻科妮利娅。他们是荷兰大学生,在香港碰上了查尔斯,他说自己是个宝石商,名叫阿兰·杜皮斯,并卖给科妮利娅一枚蓝宝石戒指,双方很快熟络起来,查尔斯邀请他们到自己在曼谷的别墅小住。到了那里后,他们像许多客人一样奇怪地病了一场,然后接受查尔斯无微不至的照料,后者还“关心”地把他们的财物和护照锁好,“以防止被盗”。

  沙尔马娜找来那晚,依然病着的哈肯和科妮利娅被赶走。查尔斯和阿加跟了出去,不久他们回来了,满身是土,还有股汽油味。没人问发生了什么事,查尔斯也没做任何解释,不过多米尼克和另外两个小伙子开始觉得不安。不久,曼谷的媒体报道说发现了一对外国游客尸体,他们被扼死后又被烧埂?/P>

  此时,查尔斯用哈肯的护照去了尼泊尔,在那里遇到兰迪·杜帕和安娜贝拉·特瑞蒙。

  没人知道他们和查尔斯交往的细节。但不久以后,人们在野地里发现了一具烧焦的尸体,上有多处刀伤,从身材来看,应该是西方人;在附近人们又发现了安娜贝拉的尸体,她胸口中了好几刀。

  在调查中,海关向警方报告说,安娜贝拉的尸体发现不久,兰迪·杜帕就肟四岵炊>接纱巳衔抢嫉仙彼懒伺笥巡⒘⒓刺幼摺?/P>

  轻轻松松逃亡

  只有查尔斯知道,逃走的并非兰迪,而是他。他用兰迪的护照回到曼谷,卖掉了抢来的部分珠宝,然后用哈肯的护照又回到了尼泊尔。但这时尼泊尔警方已经了解到安娜贝拉生前与查尔斯交往的情况,所以一到当地,查尔斯和玛丽、阿加就被带到警局查问,不过他们找了一个机会逃脱了。

  查尔斯一行到了印度。他们躲在加尔各答,身上分文皆无,但查尔斯并不忧愁,他自认为是个超人,什么都打不倒他。他觉得自己需要的只是一本全新的护照和一些钱。

  他从一个以色列学生身上拿到了这两样东西。这个名叫阿佛尼的可怜人被扼死在旅馆,查尔斯想用他的护照和钱离开印度。

  可他只给玛丽偷到一本法国男人的护照,不过他要玛丽放心,说印度的边防人员不会质疑她为何用男人的护照,事实证明他说得没错,查尔斯在这方面总是聪明无比。

  他们最后辗转回到了曼谷,查尔斯又偷了几本护照,事实让他意识到,多几本护照总是没坏处的。收到控告的泰国警方对他们进行了调查,但只是轻描淡写地问了几句话,就把他们放了。原因很简单:生怕事情闹大了,影响当地旅游业。

  查尔斯多年前就对弟弟说过,在某些地方只要价钱合适,什么都可以买到。他再次证明了自己的理论,1976年初,他在给了警方18000美元后,就和同伙顺利地逃离了泰国。

  他们在马来西亚呆了一段时间,在那里,查尔斯派阿加到附近的矿上去收购宝石,准备带到日内瓦去卖。当玛丽在日内瓦机场迎接查尔斯时,却没有看到阿加。玛丽问阿加在哪里,查尔斯没有回答,但他的眼神告诉玛丽,不要再问这样的问题。

  查尔斯一帆风顺,他一次次地愚弄了警察,并觉得还可以愚弄下去。但是,当泰国有个专杀游客的连环杀手的消息传开时,泰国警方意识到他们必须行动起来了。因为事情已经无法掩饰,不能因此影响了泰国的旅游业。到那时为止,已经有9个外国游客被人以相似的手段杀死,各国大使馆强烈要求泰国警方进行调查。

  落网纯属意外

  这时,在孟买,查尔斯又开始重建他的小团体。这个新的小团伙到了德里,瞄准了在那里留学的法国学生。那些初到亚洲的年轻人很高兴他乡遇故知,所以当查尔斯给他们发放一些药片,说是可以治痢疾时,他们都很高兴地吞下了。

  查尔斯的计划是等学生们昏昏欲睡时实施抢劫,哪知道人算不如天算,药力发作得太猛,他们没有睡着,只是泻个不停。当意识到致病的原因在于查尔斯送给他们的药片时,愤怒的壮小伙子们把他揍了一顿,送到了警察局。

  查尔斯的好日子眼看到头了。当地警察局对查尔斯一伙进行了分头审讯。新吸收进来的两名法国妇女很快说出了她们所知道的一切。

  查尔斯本来坚称自己是一个成功的法国商人,但当各国的罪证和控告纷至沓来,他也坚持不下去了。泰国要以谋杀罪判查尔斯20年徒刑,印度和尼泊尔也想就几宗谋杀案对他进行调查,阿富汗和希腊警方同样对他有兴趣,而土耳其的监牢里至今还关着代他受过的弟弟,至于法国倒是不打算为难他,因为他数年前已被驱逐出境。

  最后,他们被送到了德里城外的提哈尔监狱。

  坐牢如此逍遥

  对玛丽和查尔斯的另外两个女同伙来说,就是地狱也要比提哈尔监狱强上百倍。吃的是面包和生水,一天只有一顿;罪犯们都饿得没有力气,老鼠和虫子无所顾忌地爬来爬去;大小便全是通过一个开在墙边的洞。出于种种原因,查尔斯的案子在搁置了两年之后才开始审判,在此期间,两个女同伙几度想自杀。

  但查尔斯了解印度,也知道坐监是怎么回事。所以他入狱时在身边藏了70多克拉的宝石,并用它换来了舒适的生活。虽然囚室始终不像他在曼谷的家那么气派,但散散步还是绰绰有余的。

  对查尔斯的审讯过程中也发生了许多荒谬的事情。在他的要求下,印度警方居然设法把他的兄弟安德烈从土耳其的监狱里提到了印度,查尔斯希望他能再次帮助自己逃跑。

  其间查尔斯反复解雇律师,他的女同伙也屡次推翻自己的口供。最后这场审讯还引起了提哈尔监狱犯人的绝食示威,因为和查尔斯相比,他们过得太差。

  但不管查尔斯怎么折腾,法官还是认定查尔斯犯了谋杀罪。玛丽则暂时回到提哈尔监狱候审,后来她终因参与设计抢劫那些法国学生被定罪,并服了很长时间的刑,直至被确诊患有卵巢癌才获假释。最后她死在加拿大,临死前表示仍然爱着查尔斯。

  查尔斯一度面僮潘佬獭9呷思岢执λ浪蛭叭巳硕贾啦槎股绷耸喔鋈耍簧彼浪够嵘备嗟娜恕!钡槎股迫盟谔峁桃丫呛苎侠鞯某头A恕?/P>

  查尔斯有没有花钱买通法官?谁都不知道。但从结果来看,这太有可能了。当法官最终宣布判处查尔斯7年徒刑时,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这条毒蛇又得逞了。

  大摇大摆出狱

  不过后来查尔斯的刑期又被追加了5年,原因是涉嫌好几起针对法国人的抢劫未遂案。虽然这比死刑好得多,但查尔斯还是不满意,因为泰国方面一直想判他20年徒刑,这意味着他一旦出了提哈尔监狱,就要被驱逐出印度,有可能被别国处死。但他也不想立即逃走,因为那样会使他立马成为国际通缉犯,他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制定一个完美的计划。

  于是,查尔斯在监狱里安静地过着日子,他努力笼络看守和狱友,把他们都变成了自己的朋友。

  到了坐牢10周年时,他居然在牢里开了一个庆祝会。在这个滑稽的宴会上,查尔斯用上了老办法。他在饮料里放了药,看守和狱友纷纷睡去,而查尔斯则大摇大摆地走出了监狱。

  不过最终他还是被抓了回去,并被控袭警和越狱,加刑8年,他这次赌博失算了。

  1997年2月17日,“毒蛇”查尔斯终于走出了提哈尔监狱,他只有52岁,正当壮年。随着时间的流逝,各国警方渐渐淡忘了查尔斯,而证人们也纷纷死去,连泰国都不再追究他了。

  最终查尔斯回到了法国。在那里他成了明星,记者采访他要付钱。2002年3月,一家印度电影公司宣布,他们打算将查尔斯的生平拍成一部电影。该片副导演在接受当地报纸采访时说,影片不会故意美化罪犯,“我们只想讲述一个关于人的罪恶与救赎的故事。”

  但查尔斯是否有救赎或悔过的想法很值得怀疑。在印度坐监时他接受过一个澳大利亚作家的采访,他说自己不想再提过去的错误,但从来没有说不会再杀人。

  
  • 上一篇文章:南京特大投毒案侦破过程

  • 下一篇文章:香港中环发生谋杀案 隐形亿万富豪惨遭枪杀(转)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小林細川』于2002-10-6 15:56:00发表评论:

  • 資本主義的法制不健全可見一斑.還有,可以明了,黑色幽默一樣的法律和容易變態的人性,膨脹的私欲有多少傷害~
  • High Speed』于2002-10-5 21:13:00发表评论:

  • 什么世道!!!!!!!!
  • narrate』于2002-10-1 20:51:00发表评论:

  • 这是他个人的戏剧,司法的悲剧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少妇猝死之谜[5109]

  • ZT:河北青年因强奸杀人案被处决 …[5480]

  • 砒霜和砷中毒[4340]

  • 超级无敌bt谋杀案[2663]

  • 花季女儿出走被骗遭残杀 老父7年…[2680]

  • 小蔡笔记之神探Lee破案实录 No.2…[3075]

  • 黄静裸死案宣判 法院称特殊性行为…[5833]

  • 传奇侦探弗兰克-蒙特:阴错阳差“…[2531]

  • 他把时钟拨慢一小时[2802]

  • 法律案例系列分析之三——他们有…[3064]